孙昌武:关于佛典翻译文学的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8 次 更新时间:2015-05-31 16:54:49

进入专题: 佛典   翻译文学   佛学  

孙昌武  

   (《大正藏》第四卷)

   与中国古诗《陌上桑》“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从侧面描写罗敷一段相比,这里同是用烘托手法,而叙写远为夸饰细腻。宝云译本《佛本行经》第八品《与诸婇女游居品》描写太子与婇女入浴一段:

   ……太子入池,水至其腰。诸女围绕,明耀浴池。犹如明珠,绕宝山王,妙相显赫,甚好巍巍。众女水中,种种戏笑:或相湮没;或水相洒;或有弄华,以华相掷;或如水底,良久乃出;或于水中,现其众华;或复于水,但现其手。众女池中,光耀众华,令众藕华,失其精光。或有攀缘,太子手臂,犹如杂华,缠著金柱。女妆涂香,水浇皆堕,旃檀木樒,水成香池。(《大正藏》第四卷)

   佛典为了宣扬离欲,对色欲等反倒有相当细致生动的描绘。对女性身姿如此浓艳华丽的描写,已类似中土的“宫体”,在佛传里不只一处。

   佛传出于表达修道、成道、传道等宗教主题的需要,又特别重视人物心理的描摹。这也是中土作品所缺乏的。如《佛所行赞》讲到太子出走、仆人车匿带着白马回宫,合宫悲痛万分,先描写了车匿回归一路的悲伤心情、采女们听到消息后的悲痛场面,接着描绘姨母瞿昙弥“闻太子不还,竦身自投地,四体悉伤坏,犹如狂风吹,金色芭蕉树……”;她回忆起太子形容的美好和在宫中优裕生活,“念子心悲痛,闷绝而躄地”,如此等等,整个场面被铺张、渲染得活灵活现。

   佛传在具体写作方法上也多有特色。饶宗颐曾举《佛所行赞》连用“或”字为例,与韩愈《南山》诗相比较,指出后者“用‘或’字竞至五十一次之多,比马鸣原作,变本加厉”(注:饶宗颐《马鸣佛所行赞与韩愈南山诗》,《梵学集》第316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进而认为二者的文体亦有关涉。这是古代文人借鉴佛传写作技巧的一例。其它如《佛所行赞》在运用比喻、夸张,表现神变、灵异等写法方面也多有特色。

   除了佛陀,有些佛典还描写了他的家族、亲友、弟子、信徒以至反对者、敌人等各色人物,围绕这些人物不乏有趣的故事。如舍卫国大臣“给孤独长者”须达以黄金铺地构筑“祗树给孤独园”事,见于有部律《破僧事》、《佛所行赞》和《摩诃帝经》等多种经典中,《贤愚经》的《须达起精舍品》则对其中舍利弗与六师外道斗法情节进行了多姿多彩的艺术发挥。陈寅恪论及这段故事,联系《增一阿含经》卷二九和《大智度论》卷四五所记佛弟子舍利弗与目连角力事,指出“今世通行之西游记小说,载唐三藏车迟国斗法事,固与舍利弗降服六师事同。又所述三藏弟子孙行者、猪八戒等,各矜智能诸事,与舍利弗目犍连较力事,或亦不无类似之处”(注:《须达起精舍因缘曲跋》,《金明馆丛稿二编》第174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

   据应是出于东汉末的《牟子理惑论》记述,当时有关佛传的传说已在中土广泛流行。又据传曹植“著太子颂及睒颂等”(注:汤用彤校注:慧皎《高僧传》卷一三,第508-509页,中华书局,1992年。)。《太子颂》显然是叙述佛传的;《睒颂》则是睒子本生故事。曹植在渔山制作梵呗一事当是出于传说,但早期梵呗应确有讲述佛传的。南北朝文人的赞佛作品多有表现佛传的。梁武帝命虞阐、刘溉、周舍等编辑《佛记》三十卷,沈约为序,书的内容是鉴于佛陀“妙应事多”而“亦加总辑”,“博寻经藏,搜采注说,条别流分,各以类附”加以整理的(注:沈约《佛记序》,陈庆元《沈约集校笺》第6卷第180-181页,浙江古籍出版社,1995年。)。在同是受梁武帝之命、宝唱编辑的佛教故事总集《经律异相》里也收有许多佛传故事。唐初王勃有《释迦佛颂》和《释迦如来成道记》,也是根据佛传撰写的。至于佛传的记叙启发了作家的创作构思,化为创作的语言、典故等等,例证更是不胜枚举。

   本生故事:

   在佛典翻译文学中,《本生经》或称“本生谭”是艺术价值最高、也最为普及的部分之一,被称为是古印度“民间寓言故事大集”(注:季羡林主编《印度古代文学史》第135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是可与希腊伊索寓言并称的古代世界寓言文学的宝典。

   昙无谶所出《大般涅槃经》卷十五说:

   何等名为阇陀伽经(《本生经》另一音译)?如佛世尊本为菩萨修诸苦行,所谓比丘当知,我于过去作鹿、作罴、作麋、作兔、作粟散王、转轮圣王、龙、金翅鸟,诸如是等行菩萨道时所可受身,是名阇陀伽。(《正》第12卷第694页)

   《本生经》的形成大体与集结佛传同时。部派佛教时期形成了“三世诸佛”、“过去七佛”观念,从而神圣、永生的佛陀就有其过去世;赞美佛的过去世,就出现了《本生经》。在今印度中央邦马尔瓦地区阿育王(前268?—前232?)所建桑奇大塔牌坊浮雕里已多有本生和佛传故事。东晋法显西行求法,在天竺曾到本生故事讲的菩萨割肉贸鸽、施眼、舍身饲虎处;在狮子国(斯里兰卡)他遇到王城供养佛齿,在仪式上“王便夹道两边,作菩萨五百身以来种种变现:或作须大拏,或作睒变,或作象王,或作鹿、马,如是形象,皆采画装校,状若生人”(注:章巽校注《法显传校注》第35、36、38、154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玄奘所著《大唐西域记》同样记载了五印流行本生故事的情形(注:《南海寄归内法传校注》,王邦维校注,182-183页,中华书局,1995年。)。

   在南传巴利文佛典里,保留有完整的《本生经》,计547个故事,是五部《阿含》中《小尼迦耶》(小部)的第十部经。我国南北朝时期传译的《五百本生经》可能就是这部经的译本,但佚失了(注:据《出三藏记集》卷二《新集撰出经律论录》:“《五百本生经》为详卷数,阙。……右二部,齐武皇帝时,外国沙门大乘于广州译出,未至京都。”这部经大概就是巴利文本《本生经》。苏晋仁等点校本,第63页。)。汉译佛典里没有南传《本生经》译本,可是流行最广的本生故事大体有相当的译文。比较集中地保存本生故事的汉译佛典有十几部,其中吴康僧会所出《六度集经》(计包含81经)、西晋竺法护所出《生经》(计包含31经)、失译《菩萨本行经》(计包含24经)等比较集中;此外各种不同类型的譬喻经以及《贤愚经》、《杂宝藏经》里也包含有不少;佛传如《佛本行集经》也编入不少本生故事;还散见于其他经、律、论之中。

   构成《本生经》的主要方式是把传说的佛陀前世善行附会到现成的民间故事之中。“这一类故事和另外一种完全是夸张想象以至堆砌词藻的经和故事显然是两种风格,有两种来源,起两种作用”(注:金克木《梵语文学史》第173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年。)。《本生经》原来的体裁多种多样,有神话、传说、寓言、传奇故事、笑话(愚人故事)、诗歌、格言等等,译成汉语多采用韵、散结合的译经文体。其中占有相当大比重的是以动物为主人公的故事,显然原本是民间寓言;根据历史家考察,如“顶生王本生”、“大善见本生”,本来是古印度先王事迹传说;有些故事与古印度叙事文学传统相关,如汉译《六度集经》里的“未名王本生”和《杂宝藏经》里的“十奢王缘”,情节合起来就是印度古代史诗《罗摩衍那》的提要。后出的故事有些可能是信仰者逐渐创作的。后来在佛教流行的西域地区也不断有新作品出现,汉译有些应是出于西域的。

   中国自先秦就形成了神话、传说和寓言文学的优良传统。但无论是文体,还是表现方法,中土作品与外来的本生相比都具有重大差异。汉译《本生经》有固定的结构。一个故事大体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佛陀现世情形,比较简单;另一部分是他过去世的行事,讲他在过去世示现为动物如鹿、猴、兔、鸽等或示现为国王、贵族、商人、平民、穷人、婆罗门等,积累精勤修道的善行;最后部分是关联语,由现世的佛陀说明过去世与现世的关联,指出当初行善的某某就是佛陀自己,作恶的某某是现在加害或反对他的人,从而表达教义或教训的喻意。在巴利文原典里,在过去世故事之后有偈颂诗,还有一段解释偈颂的文字,汉译里没有这两段。

   中土流行的佛教思想主要是大乘的,汉译本生也更多地表现大乘积极入世、“自利利他”的菩萨观念,菩萨救济善行,舍己救人、舍身求法是常见的主题,其中著名的如尸毘王以身代鸽事,见于《杂宝藏经》、《菩萨本生鬘论》、《大庄严论经》等多部经典。尸毘王生性仁慈,爱民如子,天帝释对他加以考验,变成一只鹰追逐鸽子,国王自愿以身代鸽,自割股肉饲鹰,直到身肉将尽,发誓说:“我从举心,迄至于此,无有少悔如毛发许。若我所求,决定成佛,真实不虚。得如愿者,令吾肢体,当即平复。”当他发愿时,身体恢复如初。故事的最后,佛告大众:“往昔之时,尸毘王者,岂异人乎?我身是也。”(注:见《菩萨本生鬘论》卷一,《正》第3卷334页。)这个故事立意在赞颂菩萨,把舍己救人的品德表现得淋漓尽致。类似的故事还有萨埵太子舍身饲虎、鹿王本生等。有的故事描写恶人恶行,对它们进行强烈谴责,则恰和菩萨的善行作对比。其中经常出现的是提婆达多(另译“调达”),他本是佛陀的从兄弟。但他心术不正,是佛陀的反对者、教团的叛逆者。如《六度集经》卷六里的九色鹿故事(单行《九色鹿经》),说菩萨昔为九色鹿,曾从大水里救出溺人,时有国王夫人欲得九色鹿的皮和角,国王募于国中,溺人闻王募重,就告发了鹿的去处;国王捕到鹿,鹿说明原委,王甚大惭愧,严责溺人,并放了鹿;佛陀说:尔时九色鹿者,我身是也;时溺人者,今调达是(注:见《佛说九色鹿经》。《祐录》作失译,后题后汉支谦译,吕澂《新编汉文大藏经目录》“附西晋录”第67页,齐鲁书社,1980年。)。这个故事揭露以怨报德的恶行,立意和中土“东郭先生”寓言相类似。

   有些故事具有较丰富的社会内容。例如《六度集经》(异译有失译《长寿王经》)里的长寿王本生颂扬长寿王仁恻慈悲、愍伤众生,与邻国小王的“执操暴虐,贪残为法,国荒民贫”相对比,批判统治者的暴虐、贪婪,赞扬仁民爱物、悱侧为怀的情操,宣扬和平富足、国泰民安的社会理想。《六度集经》“国王本生”里大臣说“宁为天仁贱,不为豺狼贵”,百姓说“宁为有道之畜,不为无道民(注:《六度集经》卷五《忍辱度无极章第三》,《正》第三卷第26页。),都鲜明地表达了人们对清明政治的渴望。汉译本生故事多使用“仁”、“德”、“孝”、“忠”等词语,多表现“天”、“命”等观念,则是译者把儒家伦理融入其中了。

   譬喻故事:

   《杂阿含经》卷十记载佛陀说的话:

   今当说譬,大智慧者以譬得解。(《正》第2卷71页)

   《法华经》记载佛对舍利弗说:过、未、现诸佛“以无量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言辞,而为众生演说佛法”。

   《大智度论》卷三五则说明譬喻的作用:

   譬喻为庄严议论,令人信著故……譬如登楼,得梯则易上;复次,一切众生著世间乐,闻道德、涅槃则不信不乐,以是故,眼见事喻所不见。譬如苦药,服之甚难,假之以蜜,服之则易。(《正》第25卷第320页)

   佛典初传中土时,其多用譬喻的特点已引起人们的注意。《理惑论》里记载攻击佛教的言论说,“佛经说不指其事,徒广取譬喻,譬喻非道之要。和异为同,非事之妙,虽辞多语博,犹玉屑一车,不以为宝矣”;而作辩解时则引用圣人之言为例:“自诸子谶纬,圣人秘要,莫不引譬取喻,子独恶佛说经牵譬喻耶?”(注:《弘明集》卷一,《正》第52卷第4页。)从广义说,前面所讨论的佛传和本生故事也可说是譬喻文学作品;但还有一批以“譬喻”为名的专门经典,它们也和民间文学创作有密切关系。1926年鲁迅先生为校点本《百喻经》作题记说:

尝闻天竺寓言之富,如大林深泉,他国艺文,往往蒙其影响。即翻为华言之佛经中,亦随在可见。明徐元太辑《喻林》,颇加搜录,然卷帙繁重,不易得之。佛藏中经,以譬喻为名者,亦可五六种,惟《百喻经》最有条贯。(《痴华鬘题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佛典   翻译文学   佛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537.html
文章来源:《文学评论》(京)2000年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