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龙灿:风云际会的晚清新经学转型

——张之洞与廖平的师生交往及其学术史意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0 次 更新时间:2015-05-31 16:35:41

进入专题: 张之洞   廖平   新经学转型   中体西用  

吴龙灿  
亦不信今蔑古”。回应张之洞对经学二变“尊今抑古”中《王制》和《周礼》处理方式的意见,廖平“拟于各经凡例中删去《王制》一例。所有制度,各引本经传记师说为证,不引《王制》明文,现已遵照改易”,“惟《攻刘篇》专攻《周礼》,此书未刊刻,即将原稿毁消”。并弥合今古学学派:“盖二派各立门户,不尚主奴。特古学久经盛行,今学不绝如缕,初谋中兴,不得不画分疆域;既已立国,无须再寻干戈。公约一定,永敦交好。”“既将诸经统归一是,则不必更立今古之名。是不言今古者,乃出于实理,非勉强不言而已。”(46)此语表明廖平不再囿于经学的今古之别,而诠释皆“出于实理”,可视为廖平早期经学走向中期经学的标志之一。在经学三变“大统小统说”中,《周礼》“丁酉之后,乃定为大统之书,专为皇帝治法”(47),“以前所删所改之条,今皆变为精金美玉,所谓‘化腐朽为神奇’”(48)。三变的初作《地球新义》也在《劝学篇》问世之初诞生,可视为张廖学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标志。张廖之前共同关心的经学“今古”之争,志在通经致用,通过廖平早期经学的创造诠释和张之洞的指导纠偏,已经完成对今古经学超越,而都转向了应对“中西之争”的新经学构建之路。

   廖平将张之洞“中体西用”说转换为“文质说”。廖平早期经学中之“文质说”,言互相取法而无主辅、体用之别:“文质即中外、华洋之替字,中国古无质家,所谓质家,皆指海外,一文一质,谓中外互相取法。”(49)中期经学则以“祖学、新学”分主辅:“讲学者当以祖学为主,新学为辅,混而为一,不可歧而为二。”(50)以“形上之道、形下之器”来对应“中学、西学”,明“体用”之别:“所谓改文从质,乃指改今日文弊之中国以从泰西之今质。”“中古文弊已深,不能不改,又不能自创,而迎给于外人,亦如西人患难已平,饱暖已极,自新无术,而内向中国。中国取其形下之器,西取我形上之道,日中为市,交易得所而退,文质彬彬,合乎君子,此文质合通百世损益之大纲也。”(51)其后建构孔经哲学体系都契合“中体西用”立场,即以孔经哲学为内核的中国文化为体、西方民主政治和科技器物文明为用。

   戊戌之后,廖平构建以尊孔尊经、融摄西学为主要内容的新经学体系,勉力弘扬师说,阐述群经大义,印证和疏解张之洞“中体西用”立场下的变法宗旨:“夫不可变者,伦纪也,非法制也;圣道也,非器械也;心术也,非工艺也。”(52)“夫所谓道本者,三纲、四维是也。若并此弃之,法未行而大乱作矣。若守此不失,虽孔孟复生,岂有议变法之非者哉”(53)。光绪二十五年,廖平按《劝学篇•守约》参与《经学明例》编纂,而廖平在光绪十二年已做《群经凡例》(《十八经注疏凡例》),此时则转变为认同张之洞提倡的“守约固本”的“八经”新经典体系。

   张之洞以为儒家处于“今日之世变”,若不改变《论六家要旨》所言“儒家者流,博而寡要,老而少功”的状况,“圣教儒书,寝微寝灭,虽无嬴秦坑焚之祸,亦必有梁元文武道尽之忧,此可为大惧者矣”,故“设一易简之策以救之”,“切于治身心治天下者,谓之大义”(54),通过七端举大义而“有要而无劳”,“以约存博”,不亡中学。廖平承此师说,“计穷智出,化旧为新”,以“用帝王之全力,集秦汉之大成,分门别类终始灿然”(55)的《白虎通义》为蓝本,略加编排为《群经大义》,以接引当时学子学习经学。

   张之洞提倡弘扬传统儒家道德观念“三纲五常”,以为“五伦之要,百伦之常,相传数千年,更无异义。圣人之所以为圣人,中国之所以为中国,实在于此”(56);廖平先后做《群经总义讲义》、《会典经证》、《伦理约编》、《左传汉义补正》等,皆以中国传统伦常为弘扬主旨,又著《哲学思想论》、《议院改良论》、《论民权大意》,申论中国哲学和政治传统之优越。在《忠敬文三代循环为三等政体论》中,廖平更把董仲舒的三统说、公羊学张三世说、礼运小康大同说与西方政治中的君权、民权、君民共和三等政体联系起来,结合西方进化论思想,认为从王霸小康到皇帝大同,要经过野蛮时代、文明社会和大同社会三次三统循环(57)。

   在教育实践上,张之洞为保存中学、经学而创设“存古学堂”,并倡言以经学为首的“八科之学”;廖平则在各地书院、学校勉力置办经书、编写经学教材和讲解经学,撰《中小学不读经私议》,倡导小学读经成诵。张之洞卒后,廖平更作《尊孔篇》、《世界进化退化表》、《中国文字问题三十论题解》、《文字源流考》、《孔经哲学发微》和《中外比较改良论》等,阐释以孔子和六经为核心的中国文化之体和以科技霸力为核心的西方文化之用的相互关系和未来趋势。晚年构筑的天人学,认为孔子六经微言之中有人学和天学,《春秋》、《尚书》为人学二经,孔子为六合之内的地球立法;《诗》、《易》为天学二经,孔子为六合之外的宇宙立法,其中天学综合运用了本土佛道、医学、文学典籍思想和中西天文学知识。廖平发展了张之洞“保国、保教、保种”之“同心”的诉求:“我圣教行于中土数千年而无改者,五帝三王明道垂法,以君兼师,汉唐及明,宗尚儒术,以教为政。我朝列圣尤尊孔孟程朱,屏黜异端,纂述经义,以躬行实践者教天下。故凡有血气,咸知尊亲,盖政教相维者,古今之常经,中西之通义。”(58)通过证明孔子、六经为宇宙全球立法来确立中国文化的主体性地位。

   四、结语

   综上所述,张之洞、廖平在《劝学篇》问世前后的学术思想步调一致。此前致力“通经致用”,面向以经学应世为中心的古今之争,兼综汉宋,分别古今,张之洞为导师,廖平为集大成者;此后同奉“中体西用”,解决以中国传统文化主体性为中心的中西之争,张之洞树旗帜、申纲领,廖平积极响应疏解,建构尊孔尊经、涵摄西学的新经学体系。戊戌之前“通经致用”时期,张之洞引导廖平走上经学正道,关心廖平学术发展,时加规劝而尊重其学术发明;廖平凭天资和勤奋发明经学古今大义,师徒过从密切,敬重乃师而坚持独立性,每有发明必送稿致信请益,尊重张之洞指导意见,但非经独立思考认定绝不擅改主张,然而师徒殊途而同归,共同完成了对经学古今之争的分疏、总结和超越。戊戌之后“中体西用”时期,廖平尊奉《劝学篇》师训,追随张之洞确立的“中体西用”文化旗帜,不遗余力构建树立中国文化主体性的孔径哲学体系,可谓师徒默契配合,合力建构了立法后世的新经学体系。过去强调张廖之异而不见其同,多拘泥于两者论述形式和逼贿等外在因素,若能知人论世,整体通贯,同情了解师徒交往和理论发明而论,谅结论无出于此。

   张之洞和廖平共同构建的以“中体西用、守约固本”为主旨的新经学体系,其特征可略概为以下三点:

   第一,新经学体系问题意识在应对“古今中西”之争,目标是“保国、保教、保种”。师徒由“通经致用”而“中体西用”,皆为此而来,与时俱进,由博返约,构建适应时势的新经学体系。经典体系,廖平在早期经学拟十八经体系,张之洞在《劝学篇》立八经体系。张廖曾为经学门户而纠结,戊戌之后则超越经学古今门户,一度“尊今抑古”的廖平以古文《周礼》为全球大统,平生恶公羊的张之洞则以今文学提倡的大义为守约门径。

   第二,新经学体系坚持中国传统文化主体性,自觉抵制西方文化侵略,通过西学之用维护中学之体。张之洞倡导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在批评顽固守旧派的同时,针砭全盘西化派数典忘祖,坚持守住儒家文化和纲常伦理为主的中国文化之体,向西方学习的目的是更好地维护中体。廖平也以“文质之辨”坚持以形上之中学为主体,以形下之西学为辅用,吸收器物层面之西学巩固道体层面之中学。

   第三,既努力阐发以在经学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发展的根基作用和对世界发展的普适价值,又积极吸收西学成分,如进化论、民主政治、军事科技文明等,以寻求中国固有优良传统在“千年未有之变局”之新时代中的创造性转换。张之洞通过中西伦理制度比较,认为中国哲学、儒家文化、伦理制度具有西方文化无可比拟的先进性。廖平则综合公羊学和进化论建构孔经哲学体系,证明孔子思想和儒家经典立法后世,具有永恒的普适价值,不仅适用于百世中国,而且适用于全球宇宙,西方文化还处于文化发展的初始阶段,无法与发达的中国文化比拟。他们都倡导立足中国固有文明根基,有选择地学习西方文明优秀成分,使伟大的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代焕发应有的主体性作用。

   张之洞和廖平师生交往的晚清时期,西方列强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科技等方面全方位侵略中国,民族危机深重,张、廖师徒在回应“古今中西”之争、重建中国文化主体性的共同努力中做出卓越贡献。20世纪中国文化总体上有激进主义、自由主义、保守主义(或称文化守成主义)等三大主要学术思潮,张之洞和廖平师徒联手建构新经学体系,启导中国保守主义思潮,奠定新经学转型的基本范式,彰显了中国传统学术永恒的普适价值和非凡的当代意义。在中国文化百年劫难之后的今天,我们仍然无逃于“古今中西”之争的问题意识,因而张廖奠定的新经学基本范式,也是最可借重和极富启发性的中国文化重建和当代儒学复兴的基础理论。

  

  

   注释:

   ①张之洞:《抱冰堂弟子记》,载《张之洞全集》(十二),武汉出版社2008年,第516~517页。

   ②参阅吴剑杰:《张之洞年谱长编》(上),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31~35页。

   ③许同莘:《张文襄公年谱》,载《北京图书馆藏珍本年谱丛刊》第173册,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9年,第661页。

   ④张之洞:《江汉炳灵集序》,载《张之洞全集》(十二),第378页。

   ⑤廖宗泽:《六译先生年谱》,载廖幼平:《廖季平年谱》,巴蜀书社1985年,第12页。

   ⑥张之洞:《创建尊经书院记》,载《张之洞全集》(十二),第368页。

   ⑦张之洞:《创建尊经书院记》,载《张之洞全集》(十二),第369页。

   ⑧张之洞:《创建尊经书院记》,载《张之洞全集》(十二),第370页。

   ⑨张之洞:《创建尊经书院记》,载《张之洞全集》(十二),第370页。

   ⑩张之洞:《创建尊经书院记》,载《张之洞全集》(十二),第370页。

   (11)吴剑杰:《张之洞年谱长编》(上),第46页。

   (12)张之洞:《致谭叔裕(二)》,载《张之洞全集》(十二),第15页。

   (13)张之洞:《致谭叔裕(三)》,载《张之洞全集》(十二),第15页。

   (14)张之洞:《致谭叔裕(三)》,载《张之洞全集》(十二),第15页。

   (15)廖平:《经学初程》,载廖平:《六译馆丛书》第29册,四川存古书局1921年刊本,第12页。

   (16)廖平:《经学初程》,载廖平:《六译馆丛书》第29册,第12页。

   (17)廖宗泽:《六译先生年谱》,载廖幼平:《廖季平年谱》,第28页。

   (18)张之洞:《致长沙江学台》,载《张之洞全集》(九),第244页。

   (19)廖平撰,廖师政、廖师慎编述:《家学树坊》,载《六译馆丛书》第35册,四川存古书局1921年刊本,第5页。

   (20)廖宗泽:《六译先生年谱》,载骆凤文:《一抹斑斓的彩霞——六译先生年谱校说》,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第112页。

   (21)廖宗泽:《六译先生年谱》,载骆凤文:《一抹斑斓的彩霞——六译先生年谱校说》,第119页。

(22)参阅黄开国:《廖平评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张之洞   廖平   新经学转型   中体西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532.html
文章来源:《武汉大学学报》2014年第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