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逢春:吴大澂恢复中国图们江出海权再探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91 次 更新时间:2015-05-30 08:20:08

进入专题: 日本海   吴大澂   图们江   出海权  

于逢春  
如有中国船只由图们江口出入者,并不可拦阻等因,箚饬前来,将此照会贵副都统,愿此事我两国和好益敦可也。(35)

   对于收回图们江口出海权一事,吴大澂本人亦颇感欣慰,曾做过一首七绝来抒发胸臆:“词锋敢骋笔如杠,圣德怀柔逮远邦,牛耳当年盟未久,犬牙何事气难降。分流溯到松阿察,尺地争回豆满江,我欲题铭铜柱表,问谁来遣五丁扛。”(36)

   结语

   钱恂在《中俄界约斟注》一书中曾对吴大澂在吉林勘界立碑及恢复中国图们江出海权一事予以中肯的评价:“溯自咸丰八年至光绪十年,凡中俄立约勘界,无不削地,惟此一次为展界、非蹙界。”(37)应该说,此评价客观且一语中的。

   遥想当年吴大澂乃一介书生,两度仗笔负笈前来宁古塔,在国家积贫积弱,东北领土面临着被沙俄逐步蚕食的窘境中,以极少量弱兵为后盾,词锋敢骋笔如杠,从侵略成性的沙俄手里,为国家收回丧失的领土,特别是图门江出海口。他敢死赴难的意志、高瞻远瞩的目光、寸土必争的精神,实在是令人感佩不已。

   关于吴大澂负面事迹,黄遵宪曾写了一首《度辽将军歌》,描述他不去学习现代军事科技,只是希冀凭借迷信来建功立业,结果在中日甲午之役的辽南重镇——营口(今大石桥市)、田庄台(在今盘锦市)、牛庄(今海城市牛庄镇)攻防战中,“徒托空言,疏于调度”,导致损兵折将,连失要地。辽南之败,吴大澂作为前敌总指挥是有责任的,说他“既无宏济艰难之才,自不合奋投笔请缨之志”是有道理的;说他是“未经战阵,以虚骄之气,作夸大之词”的空谈家也是符合实情的。但甲午之败,绝非一二个杰出将领所能阻挡的,因为此时的清廷已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

   对于吴大澂“失足”于中日甲午之役一事,俞樾在为他撰写的墓志铭中予以另行解释:“愤外侮之侵陵,感中国之积弱,抚膺太息,毅然请缨,诚古人臣急病让夷之义也”。(38)每每读此,诚以为愙斋先生有知己、不孤独也。实际上,吴大澂之败,不惟是吴氏个人之败,而是中国自北宋以来防范武人,重文轻武,每每以文人墨客带兵的体制之败。

   即便如此,每临国难当头之际,吴大澂均能慨然赴死是不争的事实。特别是吴氏两次与俄国勘界立碑,据理力争,为中国收回失去的领土、恢复中国图门江出海权,不惟是其人生最辉煌的风景线,也是中国近代史亮点之一。

   吴大澂能做到这点既取决于个人才干与爱国意志,也得益于当时的国内外环境。就前者而言,吴氏经过潜心经营,手上已有近万名装备比较精良的正规边防军,足以抵制沙俄的军事讹诈。同时,吴氏有着为国慷慨赴死的士大夫情怀,有如他在《勘界纪事诗》里所言:“牛耳当年盟未久,犬牙何事气难降,分流溯到松阿察,尺地争回豆满江。”(39)为了收复国土,真可谓“一寸河山尽寸心”(40),面对蛮横无礼的沙俄从不畏惧。就后者来说,当时中国因洋务运动而拥有了比较强大的海军。谈判期间,北洋水师6艘战舰借赴朝鲜巡操之际,到达海参崴。后留下超勇、扬威2舰为吴大澂谈判助威。(41)

   另外,吴大澂招民垦荒,劝农讲武,使得昔日人烟稀少的吉林边疆出现大批聚落、村镇乃至于市镇,这不但方便为中国军队提供充足的给养,而且还使边防军拥有了熟悉当地情况的后备军。

   自吴大澂收回图们江口出海权后,中国最北面的出海口得以恢复,珲春成为中国唯一的一个沿日本海的城市。嗣后,中国船只曾长期由此自由地出入日本海,从事海上捕鱼、运输和远距离贸易事业。

   光绪三十一年(1905),清政府根据《中日会议东三省事宜》(附约)之规定,同意将珲春开放,三十四年清廷宣布珲春为商埠。与此同时,珲春副都统致函吉林省交涉使,“现在既经宣布开埠,似应请督抚帅从速咨行外务部,照会俄韩遵照前约办理。倘有为难情事,再按公法与之抗议,庶海口可以速开,商埠即能建设”(42)。1909年,清廷在珲春设海关总管,统管吉林东部边境涉外事宜。宣统三年(1911)初,吉林省度支司、劝业道与上海商人朱江等合作,筹集了股本上海规银48万两,成立图长航业股份有限公司。其中,吉林省认购2400股,邮传部认购1300股,其余为商股,公司总部设在上海,在珲春设立分公司,主要经营从图们江发运土产、木材等商品到上海港的航运业务。1915年,北洋政府将珲春正式开埠事宜提上了议事日程。1918年划定埠址,翌年成立商埠事务所,开埠营业。根据珲春地方史志等史料记载,1912-1919年间,经图们江输出的大豆为5987吨,豆粕26万吨,木材为28.5万立方米;1929年进出船只1469艘,输入输出总量达2.5万吨;1920-1930年的11年间,输出总额共达835.4万海关两,输入总额达1022万海关两。这些船只北抵海参崴,南达上海,并横穿日本海,向东往来于日本各港口。直到1938年“张鼓峰事件”爆发,上述各类出海活动才暂时中止。

  

  

   注释:

   ①(清)朱寿鹏撰、张静庐等点校:《光绪朝东华录》,北京:中华书局,1958年,第852页。

   ②《吏部为河南河北道吴大澂着赏给三品卿衔前赴吉林随同铭安帮办一切事给吉林将军咨文》,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吴大澂档案”,光绪六年正月二十九日,档案号:J001-06-0164。

   ③(清)吴大澂:《吴大澂自订年谱》,《近代稗海》(13),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81页。

   ④(清)吴大澂:《皇华纪程》,收入《秋笳余韵》丛书,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705页。

   ⑤陈复光:《有清一代之中俄关系》,昆明:崇文印书馆,1947年;刘家磊:《东北地区东段中俄边界沿革及其界牌研究》,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12年;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编:《沙俄侵华史》,北京:人民出版社,1976年;佟冬主编:《沙俄与东北》,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5年;赵中孚:《清季中俄东三省界务交涉》,收入《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专刊》(25),1970年。

   ⑥(清)长顺等纂修;《吉林通志》第30卷,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7年,第8页。

   ⑦佟冬主编:《沙俄与东北》,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5年,第116页。

   ⑧步平等编:《东北国际约章汇释》(1698-1919年),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66页。

   ⑨王彦威:《清季外交史料》,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7年,第8页。

   ⑩(清)吴大澂:《皇华纪程》,长白丛书本,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6年,第320页。

   (11)《军机处录副奏折》,光绪六年七月二十七日。

   (12)(清)长顺等纂修:《吉林通志》第53卷,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7年,第866-867页。

   (13)《为吴大澂奏陈机厂炮台创办及需要工料银两事给吉林将军咨文》,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吴大澂档案”,光绪七年八月初四日,档号:J001-07-0785。

   (14)王彦威:《清季外交史料》卷57,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7年,第9页。

   (15)(清)吴大澂:《手书信稿》,“致张幼樵书”,二月初三日,转引自佟冬主编:《沙俄与东北》,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5年。

   (16)(清)吴大澂:《吉林勘界记》,收入《小方壶舆地丛钞》第一轶,上海著易堂,光绪十七年印行。

   (17)王彦威:《清季外交史料》,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7年,第8页。

   (18)(清)吴大澂:《皇华纪程》,收入《秋笳馀韵》丛书,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714页。

   (19)(清)吴大澂:《皇华纪程》,收入《秋笳馀韵》丛书,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714-715页。

   (20)(清)吴大澂:《皇华纪程》,收入《秋笳馀韵》丛书,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718页。

   (21)徐宗伟纂修:《珲春乡土志》卷1“国界”,吉林省图书馆,1960年油印本。

   (22)梅文昭总纂:《宁安县志》卷1《典地》,1924年铅印本。

   (23)(清)宝鋆等编:《筹办夷务始末》(同治朝)第7册,卷61,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第1444页。

   (24)顾廷龙撰:《吴愙斋先生年谱》,北京:哈佛燕京学社,1935年,第101页。

   (25)(清)吴大澂:《吉林勘界记》,载《小方壶舆地丛钞》第一轶,上海著易堂,光绪十七年印行。

   (26)王彦威:《清季外交史料》“光绪朝”卷57,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7年,第7页。

   (27)《重勘珲春东界约记》,收入步平等编:《东北国际约章汇释》(1698-1919年),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92页。

   (28)(清)长顺等纂修:《吉林通志》卷53,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7年,长白丛书本,第860页。

   (29)(30)(31)(36)(清)吴大澂:《皇华纪程》,收入《秋笳馀韵》丛书,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694页,第714页,第715页,第694页。

   (32)(清)吴大澂:《皇华纪程》,收入罗振玉主编《殷礼在斯堂丛书》,民国十七年铅字本,第16页。

   (33)《珲春东界约》,收入步平等编著:《东北国际约章汇释》(1698-1919年),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92-93页。

   (34)王彦威:《清季外交史料》“光绪朝”卷69,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7年,第15页。

   (35)《俄国关于中国船只出入图们江口事的照会》,收入步平等编《东北国际约章汇释》(1698-1919年),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102页。

   (37)(清)钱恂撰:《中俄界约斟注》,谢文翰斋,清光绪20年刻本。

   (38)(清)俞樾:《前湖南巡抚吴君墓志铭》,《清代碑传全集》下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960页。

   (39)(清)吴大澂:《皇华纪程》,收入罗振玉主编《殷礼在斯堂丛书》,民国十七年铅字本。

   (40)魏声和撰:《鸡林旧闻录》,吉长日报社1913年铅印,第1页。

   (41)(清)吴大澂:《皇华纪程》,载《东北丛刊》第15期,第14-15页。

   (42)《珲春副都统为调查在珲春开通商埠事致吉林交涉使咨文》,光绪三十四年十一月初十日。

    进入专题: 日本海   吴大澂   图们江   出海权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516.html
文章来源:《东北史地》2014年第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