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帆:重拾三心,复兴心学

——从正解知行合一与天人合一谈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5 次 更新时间:2015-05-27 10:16:57

进入专题: 心学   王阳明  

胡一帆  

  

   在《初解"一以贯之"》和《"一"是什么》中讲述了如何理解老子孔子庄子等对"一"的界定及"天人合一"的本意;《定性"良知"》中厘清了王阳明继承孟子"良知"在融佛入儒过程中的积极作用及扩展(恭请读者预先了解这三篇文章内容的基本观点或拙著《人之道》,会对深入理解本文要旨并领会五百年前一代儒学高峰王阳明的思想精髓有益)。现就《传习录》中对后世影响广泛深远的"知行合一",阐明其"一"同前述"一以贯之/天人合一"诸之"一"的区别及缘由,明确其巨大价值及在传承上的特点和局限,"瞻前而顾后兮,相观民之计极",也谨以此文纪念阳明先生及中华古圣先贤。

   下面,按照缘起宗旨、所由原理和操作方法,廓清"知行合一"之要及侧重:

   【问知行合一。

   先生曰:"此须识我立言宗旨。今人学问,只因知行分作两件,故有一念发动,虽是不善,然却未曾行,便不去禁止。我今说个知行合一,正要人晓得一念发动处,便即是行了。发动处有不善,就将这不善的念克倒了,须要彻根彻底不使那一念不善潜伏在胸中。此是我立言宗旨。"】--(摘自《传习录·门人黄直录》)

   辨析:现如今做学问之人,强行把知和行二者分开,以为"不善之念"未曾落实到行为行动上,就自以为未曾发生"不善"的影响,便不去禁止"不善之念"的发生。纠正此流弊,必须"彻根彻底"地从源头上做起,也即战胜每一念、每一知的不善,杜绝"一念发动,虽是不善,然却未曾行,便不去禁止"的倾向。用当下的语境去解释,就是尽管没有落实到行为上直接体现出来,但也不能忽视思想纯正、无杂、无邪、无偏、无执的重要性。毕竟思想引领行为,有什么样的思想就会有什么样的行为,必须"不使那一念不善潜伏在胸中"--防于未萌之先,克于方萌之际,是为要务。故,知行均有善恶,必须禁止知行之不善,尤其看似隐性之知的不善,使看似隐性的知和显性的行,二者共择善,以此消除显隐之别、走出显隐误区,不因诸念头的发生看似私密或未曾落在行为行动上而忽视其危害。

   就此,提倡和树立"知行合一"之"合一",是要表达两个导向以解时弊:

   1、"知与行"均有善恶,对待"知与行"须持相同、无别的标准,不能因"知"看似隐性或某种程度的私密以至不如"行"那么显而易见而有差别。也即,"合一"指看待二者的标准要无差别,杜绝价值判别和理念预判上人为的厚此薄彼。

   2、念动便是行,念等同于知等同于意,知即是行。虽然"知与行"是两件,但不能强行割裂"知与行",如知先行后、只重知不重行、只讲知不讲行甚至冥行妄知。也即,"合一"指知行二者是有各自共生发的行知,解决思想和行动上的人为各自隔断。

   后世多流行于第二条的解读,而第一条不管于个体还是组织其操作难度都比较大。如:文化大革命于灵魂洗涤之伟大实践的曲折;对持"思想无罪论、言论'自由'"诸思潮之徒依然具有强烈的现实警醒意义;对"思想卫士"究竟该如何护善念,每个个体或组织实在须对阳明心学引起高度关注。这是"知行合一"之所以被提出的初衷缘起或立言宗旨。

   【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知行功夫本不可离,只为后世学者分作两截用功,失却知行本体,故有合一并进之说。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专求本心,遂遗物理,无物理矣。遗物理而求吾心,吾心又何物邪?……晦庵谓"人之所以为学者,心与理而已。心虽主乎一身,而实管乎天下之理;理虽散在万事,而实不外乎一人之心",是其一分一合之间,而未免已启学者心理为二之弊。此后世所以有"专求本心,遂遗物理"之患,正由不知心即理耳。

   夫外心以求物理,是以有暗而不达之处。此告子"义外"之说,孟子所以谓之不知义也。心一而已,以其全体恻怛而言谓之仁,以其得宜而言谓之义,以其条理而言谓之理;不可外心以求仁,不可外心以求义,独可外心以求理乎?外心以求理,此知行之所以二也。求理于吾心,此圣门知行合一之教,吾子又何疑乎!】--(摘自《传习录·答顾东桥书》)

   【道心者,良知之谓也。君子之学,何尝离去事为而废论说。但其从事于事为论说者,要皆知行合一之功,正所以致其本心之良知,而非若世之徒事口耳谈说以为知者,分知行为两事,而果有节目先后之可言也。】--(摘自《传习录·答顾东桥书》)

   辨析:以"心即理",由"合一并进之说"解决朱熹的"一分一合",印证了"知与行"原本确实是两件,只是没有做到"真切笃实,明觉精察"的真行明知时,"知与行"才便被硬生生割裂了,由此失却了知行本体,因此需要"合一并进"。也再次表明了王阳明提倡"知行合一"之"一"是为了解决"知与行"被隔断的流弊。但为何"知与行"原本是两件?是何缘由?需要研究"知与行"的性质。

   王阳明继承《孟子》的思想提出了一个关于"心"的结构问题--"本心和外心",只是"外心以求物理,是以有暗而不达之处(注意,在此王阳明并没有否定"外心"的作用,只是讲"外心"有其认知局限)。"这同孟子关于"大体和小体"的分类及评判高度雷同--《孟子·告子上》:

   公都子问曰:"钧是人也,或为大人,或为小人,何也?"

   孟子曰:"从其大体为大人,从其小体为小人。"

   曰:"钧是人也,或从其大体,或从其小体,何也?"

   曰:"耳目之官不思,而蔽于物。物交物,则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此天之所与我者。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弗能夺也。此为大人而已矣。"

   其中的"人之心(大体/大者)"是"天"所赋予的,"人之眼耳鼻舌身意(小体/小者)"不具有"思"之功能且极容易陷入"物交物"的状态而被物所"引"而陷入偏差、偏执、偏落诸具相化执着进而失去客观准确的认知、判断和行为,从而堕入为物所蔽、为物所困、为物所府、为物所役的状态--"小人"--"外心以求物理,是以有暗而不达之处"。因此,基于"眼耳鼻舌身意(小体/小者)"的认知必须服从源于天之"心(大体/大者)"的认知--"大人",而且需要优先发挥来源于天之"心"的认知功能,此之谓"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弗能夺也"。

   以下借助佛学八识、尧舜禹16字心传"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道德经·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及"天人合一"的源出处--《庄子·大宗师》:"……故其好之也一,其弗好之也一。其一也一,其不一也一。其一与天为徒,其不一与人为徒。天与人不相胜也,是之谓真人。"对比王阳明心学结构对孟子之体的继承,有儒释道之心比照表如下(详细阐述见《人之道》):


   除却上表右侧所列的"终极本体",人类认知自我或世界的最基本渠道或载体有两大类,基于"大体"的认知在孟子那里具有优先地位--"我善养吾浩然之气",以"大体"统"小体",才能规避和消除"小体"的认知被误导或蔽于一曲--被"夺";基于"本心"的认知在王阳明那里具有优先地位--"致良知"("良知"也有层次结构,详见《定性"良知"》)。

   根据四句教"有善有恶意之动"判例,因"知行"都是有善恶之分的,那么"知行合一"之"知/行/念"当属"意动"范畴,也即是说,整体定性上"知/行/念/意"统统属于"外心/小体/小者/前六识"的范畴,有孟子对小体的论述及前表可见,也正因为"知行"易被外物所引,才出现知行的善恶。由此,王阳明提倡的"知行合一"就是解决"知行"--"外心/小体/小者/前六识"易受物所引而致缺陷提出的因应方法,也即如何规避和消除"外心"之"有暗而不达之处",毕竟"外心以求理,此知行之所以二也"。同时可理解,《传习录》中反复出现的"知行的本体"诸语显然是指"外心/小体/小者/前六识"之善的面向,不像孟子采取"大体/本心"必须对"小体/外心"覆盖或一边倒的价值取向。这是理解"知行合一"本质内涵及操作方法时的关键或前提。

   有了上述原理及对比理解打底,再看《传习录》中操作"知行合一"的两大类方法:

   【爱因未会先生知行合一之训,与宗贤、惟贤往复辩论,未能决。以问于先生。

      先生曰:"试举看。"爱曰:"如今人尽有知得父当孝、兄当弟者,却不能孝,却不能弟。便是知与行分明是两件。"

   先生曰:"此已被私欲隔断,不是知行的本体了。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圣贤教人知行,正是要复那本体。……说'如好好色','如恶恶臭'。……知行如何分得开?此便是知行的本体,不曾有私意隔断的。……如今苦苦定要说知行做两个,是甚么意?某要说做一个,是甚么意?若不知立言宗旨,只管说一个两个,亦有甚用?"】--(摘自《传习录·徐爱引言》)

   辨析:未能"知行合一"的缘由就是"被私欲/私意隔断,不是知行的本体"。据四句教中"有善有恶意之动"对"意"的言判,这里所讲的"私欲/私意"即是"小体/外心"被物所引时的情形,也即是"意"之恶动或"知"之不善。同时也严重提醒我们,如果"小体/外心"不被物所引,其结果就是"意"之善动,就是"知行的本体"。

   比照佛学八识之间的相互作用机制,第六识之"意识"既可堕落、也可正行、更可升华,在此王阳明把佛学对人心研究的成果糅合应用到了儒学--说糅合,是指英雄所见略同,佛学尤其大乘佛学对人心的内在作用机制描述更精细。只不过,王阳明给出了如何使"小体/外心"不被欲蔽而发挥其善动的方法,也即用《大学》中'如好好色'及'如恶恶臭'的知行方式进行说明:知了什么,行就表现出什么;是什么想法念头,就真实的表现出来;即知即行;知不受阻滞、障碍,原汁原味、不打折扣、质朴率真、直抒胸臆地表达……此时就会呈现"知行的本体"充分展示的状态,这是理解"知行合一"之"合一"内涵的首个重要方向。

   特举禅宗公案以示此"知行合一"方向内涵,《五灯会元·卷三》:

   【又问:"云何为邪?云何为正?"师曰:"心逐物为邪,物从心为正。"源律师问:"和尚修道,还用功否?"师曰:"用功。"曰:"如何用功?"师曰:"饥来吃饭,困来即眠。"曰:"一切人总如是,同师用功否?"师曰:"不同。"曰:"何故不同?"师曰:"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须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所以不同也。"律师杜口。】

   由此处的"饥来吃饭,困来即眠"与"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须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做对比,恰恰是此"知行合一"方向的鲜活案例,更是"活在当下"的正解示范。

   至此处,"知行合一"所体现的核心方法,一言以蔽之,曰:"诚意/至诚无息。"也即坦诚、坦诚再坦诚,真实、真实再真实,当下、当下再当下地去思考、行动表现。"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妨碍此达成的"知与行",会严重影响"小体/外心"之"知行本体"的显现或作用发挥,不是"合一"的状态,属于"私欲/私意"范畴。

   这是操作"知行合一"的一种方法。再看看《传习录》中的另外一种: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心学   王阳明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36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