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帆:敢不敢跟林毅夫打个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7 次 更新时间:2015-05-25 15:49:47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何帆(社科院) (进入专栏)  

  

   如今,激情渐冷,理想成空,有中国特色的“工作伦理”成了明日黄花。有这么充足的理由,为什么不跟林毅夫教授赌一把呢?

   林毅夫教授有个极具争议的判断,他说中国在未来20年都能保持8%左右的经济增长速度。这个观点一出来,众人一片哗然。很多同行和非同行都觉得林毅夫教授是信口瞎说。

   如果你觉得林毅夫教授错了,那么,你敢不敢和林毅夫教授打个赌呢?

   为什么不呢?看起来,底牌都摊到桌面上了,谜底早已揭开。中国的GDP增速已经低于8%了。2014年第4季度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只有7.4%,2015年第1季度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只有7%。这么低的数字,仍然遭到很多分析师的质疑,不少人觉得真实的经济增长速度比这还低,还低得多。

   消费低迷,投资急剧下降,出口萎靡不振。唯一能够让人乐观的办法,似乎只有把每一张经济指标的走势图倒过来看。

   消费低迷不仅是由于受到反腐和“八项规定”的冲击,观察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速,都一直趴在谷底不动。消费是收入的函数,没有收入的提高,消费的增长从哪里来?

   投资主要包括制造业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投资。过去,出口形势喜人,中国的制造业在20多年的时间内改天换地。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政府要刺激经济增长,大批资金涌入重化工业。但如今出口已经难以回到当年繁花似锦的时代,重化工业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制造业的投资自然难以高涨。房地产原本能够持续增长至少20年,但这个行业不断地靠激素催肥,引发了资产价格泡沫和各种社会问题。政府采取多重措施遏制房价上涨之后,房地产投资也应声而落。如今,唯一能够保持相对稳定增速的只有基础设施投资,但独木难支,基础设施投资无力对冲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的下滑。地方官员懒政和观望的现象,或许还会影响到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速。

   出口早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就已经显出颓势,危机之后更是持久地低迷。这不仅是因为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其它新兴市场的竞争力相对提高,也是因为贸易的规则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低热度的“贸易战”风险始终影影绰绰,挥之不去。

   若是看长期趋势,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更是不容乐观。这主要是因为一些基本面因素的变化。

   首先,刘易斯拐点已经到来。廉价劳动力看似无限供给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我们会迅速地进入人口老龄化的时代。其次,随着中国企业的竞争力不断提高,越来越接近技术前沿,后发优势也随之消散。过去,你想抄谁的就抄谁的,不管抄啥都能提高自己的水平,现在是想抄的人家不让抄,自己琢磨吧又不是总能琢磨出来。最后,赚钱的动力也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我们的父辈会省吃俭用,因为他们的生存压力太大。我们这一代人中有很多工作狂,则是一半因为焦虑,一半因为激情。如今,激情渐冷,理想成空,有中国特色的“工作伦理”成了明日黄花。

   有这么充足的理由,为什么不跟林毅夫教授赌一把呢?

   且慢。每一年的经济增长率往往波动很大,回顾过去30多年的中国经济增长,有峰顶,亦有谷底,我们已经经历了几轮大起大落。1989-1990年有过一次暴跌,1998年东亚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增长也掉到了8%以下。但每一次中国经济都较快地走出了谷底。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神州大地一夜回春,很快就出现了经济过热。1998年之后,政策也出现了较大的调整,2000年中国经济就已经回暖,即使经历了互联网泡沫的崩溃和SARS的肆虐,也改变不了复苏的趋势,到2003年之后就已经有了过热的信号。

   我是天生的悲观派,很难让我相信中国经济还会保持20年的高速经济增长。但我又是资深的怀疑派,如果说中国经济从此就永远告别了8%,又很难让我信服。为什么历史不会再重复它自己了?

   所以,在跟林毅夫教授打赌之前,最好要想得更清楚。要是我们谈的是20年之后,那么你的赢面更大,但要是一起预测2016年的经济增速,怕是胜负难测。

   假设中国经济在2016年能够回到8%,那又可能分为两种情景。情景一是,中国经济经历了一次艰难的转型。企业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去杠杆化做得非常彻底,扒掉一层皮,脱胎换骨。反腐运动会清除掉那些和官员联系更紧密、寻租活动更猖獗、资源配置更低效的行业和企业,从这些行业和企业释放出来的资源,如果顺利的话,应该流入更有成长性、更干净的新兴行业和企业。那么,2015年中国经济看起来越悲观,2016年的经济复苏就会越喜人。

   另一种情景是,经济下行的压力超过了政府的心理承受范围,新一轮的经济刺激政策呼啸而来。刚刚节食一段时间,身体还没有完全适应的时候,饥饿感会让人觉得格外难以忍受。一个声音告诉你:“我再不吃就会低血糖了,今天吃完我明天一定起来跑步。”另一个声音告诉你:“少废话了,吃!”

   保持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最好办法就是穿旧鞋、走旧路。财政空间仍然相对宽松,货币政策已经开始中国版的QE,有关部门的忽悠力又那么强,我在路边小店吃豆浆油条的时候都能听见邻桌的青年在激烈地商量A轮,B轮,8%的经济增长速度有什么不可能的?

   如果你问我,会不会跟林毅夫教授打赌,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我是不会的。我没有信心。但我愿意跟你打一个赌,我赌20年后,根本没有人还能记得林毅夫教授曾经的预言。我赌没有人关心20年之后的事情。

  

进入 何帆(社科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262.html
文章来源:新华网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