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尚书:论宋元文章学的“认题”与“立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0 次 更新时间:2015-05-23 23:19:56

进入专题: 宋元文章学   认题   立意   科举制度  

祝尚书  

   宋仁宗景佑四年(1037),翰林学士丁度等奉诏修订《礼部韵略》并详定《附韵条制》,立“不考式”,其中有“不识题”一项[1]。所谓“不考”,“但一事不考,余皆不考”[2]。简言之,就是一旦举子违犯了“不考式”中的某一项规定,其余皆被这“一票”否决,不再进人考试程序了。做文章如果不能准确识题,“立意”自然不可能佳;若干脆“不识题”,“立意”就不用说了。其实不仅是考试,只要把笔作文,认题、立意就是第一要务:弄清题目要求写什么,即所谓“认题”;根据对题目的理解而确定写什么,即所谓“立意”;而“意”一旦确立,它就是全文的灵魂、纲领和统帅,陆机《文赋》所谓“意司契而为匠”是也;杜牧更进一步指出:“凡为文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词采章句为兵卫。”[3]作者如果不能很好地把握“认题”、“立意”这两个环节,写出来的东西要么文不对题,要么内容差谬。

   宋、元之际是我国古代文章学由成立到蓬勃发展的时期[4],而“认题”、“立意”学说,则是这时期文章学中的重要命题,也是文章学家们的主要收获之一。直接推动这种研究的,是科举考试的需要:学者们要“教”举子如何避免因“不识题”而触发“不考式”的雷区,于是对文章(古文、时文)的认题、立意方法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与剖析,企图找到其中的规律和普遍适用的法则;而这些规律、法则一旦被发现,它就不仅只适用于科举考试,而成为文章写作的指南,直到今天,它的合理性和实用性仍未完全过时。对此,学界极少论及,本文拟加探讨。严格地说,认题、立意是两个略有先后、各有侧重但又紧密关联的思维过程,认题的目的是立意,而立意又是认题的结果,故我们在这里将它们组合论述。

   一“认题”与认题法

   认题又叫识题、相题[5],就是今天常说的“审题”。古人作文(包括作诗),最初多是无题的,后代发展为拟题作文、命题作文。各种考试照例是命题作文。命题作文的题目出于他人,故弄清题意便十分重要,这就是“认题”;但长期以来,如何认题似乎主要凭经验,极少见有相关的理论阐释,就是在发育较早的诗学研究中也是如此,如唐人论诗重“体”、“格”,即便涉及题目,似乎也没有兴趣去理会认题之法,如五代人徐衍《风骚要式》有“兴题门”,只是说哪些景况可以拟何题、立何意,如“登高望远,此良时也。野步野眺,贤人观国之光也”之类[6],更无论文章(散文)的认题了。

   宋代首次对文章认题方法作出精确解说的是陈傅良(1173—1203)。他在《止斋论诀》中写道:

   凡作论之要,莫先于体认题意。故见题目,必详观其出处上下文,及细玩其题中有要紧字,方可立意。盖看上下文,则识其本原,而立意不差;知其要切字,则方可就上面着功夫。此最作论之关键也。

   陈氏认为,认题、立意是个线性思惟过程,只有先认准题,才有可能立好意。认准题的要领主要有两点:一是详观题目“出处上下文”,一是玩味题中的“要紧字”。因为只有弄清楚题目出处及与其相关联的内容,才能了然题目的“本原”,不致因一知半解而望文生义,而导致瞄错了立意的方向;又只有咀嚼透题目中的“要紧字”,才能领会出题者的意图,把握住题目的关键和要害。当然,陈傅良说的是场屋论体文,其题目主要从史、子书中出,故有所谓“出处上下文”;但分析题目的内涵与外延,找准意蕴生发的基点,然后确定全文的主意,这不仅是体认科场时文题目的唯一途径,也适用于各种文体的认题。

   对于如何找到解读题目的“密码”,准确地“体认题意”,元代文章学家陈绎曾所著《文荃•识题法》和《文说》提供了具体的方法[7]。按:陈绎曾,字伯敷,自号汶阳老客,生于宋、元之际,处州(今浙江丽水)人,侨居吴兴(今浙江湖州)。历官国子助教、翰林院编修,尝预修《辽史》。《元史》卷一九○《陈旅传》有附传。他在两书中提出的识题法,概而论之,有三个方面。

   (一)认“虚实”。在《文筌•识题法》中,陈氏提出首先要认“虚实”,也就是要弄清是“虚题”还是“实题”:

   右,古文一主于实,实题实做,叙事则实叙,议论则实议是也。时文一主于虚,虚题虚做,实题亦虚做,只此是古文、时文分处也。

   陈绎曾的意思是说,古文题是“实题”,无论叙事还是议论,都要与客观事实、社会现实对接,而科场时文则是“虚题”,所反映的犹如虚拟世界,人们可以按程式凭空“虚做”。他之所以提出虚题、实题问题,是因为元代科举考试中汉人、南人考经义、古赋、诏、诰、章表及策[8],而经义、诏、诰、策等照例用古文,所以陈氏把认题之虚、实放在重要位置。

   (二)抱题。《文筌•识题法》的第二个方面是“抱题”。所谓“抱题”,即抱定题目,咬住题目不放,准确地分析、研究题目的结构与含义,然后才有正确的立意。《文荃》所述抱题法共十项:开题、合题、超题、引题、张题、蹙题、影题、摘题、缒题、撇题。《文说》部分内容与《文筌》相近,也有抱题法十项,它们是:开题、合题、括题、影题、反题、救题、引题、蹙题、衍题、招题。以上两书所述抱题法,其中五项完全相同,即开题、合题、影题、引题、蹙题。有三项名目不同,但意思基本相同或相近,还各有两项完全不同。这里先论相同的五项(《文说》内容较详,故征引时以该书为主)。

   其一:开题。《文说》曰:

   以题中合说事逐一分析,开写于篇中各间架内,次其先后所宜,逐一说尽,或以意化之,或以情申之,或以实事纪之,或以故事彰之,或以景物叙之。一篇之内,变幻虽多,句句切题也。此作文入门之法,非其至者也。

   则此种题目的认题法是“逐一分析”,它各层次间的关系是平行的、开列式的,所以叫“开题”。只要认出是“开题”,那么作法便是“逐一说尽”、“句句切题”。陈氏认为此种方法只是“入门之法”,算不得高超。

   其二:合题。《文说》曰:

   亦以题中合说事逐一开写,却将意融会作一片,一口气道尽。然忌直率,却于间架中要意思曲折,此高于开题也。

   《文筌》则谓“收敛题中景、意、事、情合为一片,而融化其精英用之”。这种题的处理方法,是先分写再收而合之,融作一片,所以叫“合题”,与“开题”的“逐一说尽”、“句句切题”不尽相同。

   其三:影题。《文说》曰:

   并不说正题事,或以故事,或以他事,或立议论,挨傍题目而不着迹,题中合说事皆影见之。此变态最多。

   其四:引题。《文说》曰:

   别发远意,使人不知所从来,忽然引入题去,却又亲切痛快。此要笔力似影题,而实异也。影题从题中来,此自题外来。

   在不从正题写起这点上,“影题”、“引题”是近似的,但两者又不相同:前者是“挨傍题目”,所写内容由题目影带而出(《文荃》谓“别把它物影见本题”),故文章是“从题中来”;而后者则是先离题(《文鉴》谓“先说别事”),然后“引入题去”,所以说是“自题外来”。从技术含量、艺术品位论,影题、引题显然比开题、合题要高,盖只有文章熟手、高手方可操觚。

   其五:蹙题。《文说》曰:

   题繁,乃蹙其文使甚简,而不漏题中一事。

   这与下面将论及的“张题”(或“衍题”)正好相反。所谓“蹙题”,是题目可写的太多,只好压缩内容,化繁为简,但又不能因简而疏漏。

   下面再论《文荃》、《文说》两书中名目异而意思相同或相近的三项,以及名目、意思完全不同的各两项。前三项是:

   1.摘题—括题。《文荃》释“摘题”:“摘取题中紧切要精者,而用其景、意、事、情之一端。”而《文说》释“括题”:“只取题中紧要一节作主意,余事轻轻包括见之。此最径捷也。”都是说摘取题中最紧要的一点(“一端”、“一节”)做文章,其他的只是轻轻带过,则两者的意思是基本相同的。

   2.超题—招题。《文荃》释“超题”:“超出题中景、意、事、情之外,而别取一片清虚玄妙之气用之。”《文说》释“招题”:“将题目熟涵泳之,使胸中融化消释,尽将题中合说粗话扫去,就其中取出精华微妙之意作成文章,超出题外,而不离题中,此作文之极功也。”虽有繁简之别,但在“超出题外”这点上,两说是相同的,因疑“招”是“超”之误(文中有“超出题外”语,而与“招”字无关)[9]。

   3.张题—衍题。《文荃》释“张题”:“小题张而大之。”《文说》释“衍题”:“题虚无可说,乃衍其意使甚多,而无一事题外来。”“衍题”虽是“衍其意”,但又“无一事题外来”,与将“小题张而大之”意近,只是“小题”与“题虚”不同。

   剩下《文荃》中的“缒题”、“撇题”两项,《文说》的“反题”、“救题”两项,各不相同。《文荃》释“缒题”:“别立说话,却不离题,直至结尾,方见本题。”又释“撇题”:“先说本题,撇入别事。”则以“本题”为基点,两者正好相反。《文说》释“反题”:“题目或悖义理,则反意说之。”又释“救题”:“题目虽悖义理,而以强辞夺正理解救之。”这是遇到题目悖“义理”时的两种“解救”方法。《论学绳尺•论诀》引福唐李先生(名未详)《论家指要》中的“论题目有病处”一则,意思与此相同,其曰:“题目有病处,切须回护。如子谓武未尽善,周公未尽仁,知不善回护,便小了圣人。又汉唐君臣,互有得失,先包容抑扬予夺,或始扬而终抑,夺而终予,贵得其当也。”总之,反映封建教条的“义理”必须维护,先圣先贤的形象与权威不能有丝毫损伤,这些是要作者自觉遵循的政治原则。

   陈绎曾虽将所谓“抱题法”分得很细,实皆就题认题,据题立意。在这里,抱定题目至关重要,它是科举时文认题的诀窍,虽有流弊(详后),但作任何文章都不能走题,这个基本原则和方法又是正确的、普遍适用的。

   (三)断题。《文荃•识题法》的第三个方面是“断题”,包括“推鞠”、“磨勘”、“拟断”、“处置”、“详审”五项内容,最后归纳其方法是“以题目作考功问罪之人,一一磨勘分明,方可运意下笔”——就是说,作者应当像是一位考功、断案(问罪)的官员,考、问的对象是题目。由作者反查自己认题的思路,看是否全都琢磨(“磨勘”)清楚了,确认后再运意下笔,方不致出差错。

   1.推鞠。这又有七项,《文筌•识题法》曰:

   来踪:题中景、意、事、情各各来由;去迹:题中景、意、事、情各各去处;本宗:直下本原;旁枝:牵连枝节;证佐:闻见可征;隐匿:隐匿情节,一一点破;形似:伪造形似,实非本真,尤需详察。

   如果说得简单、概括些,那就是要自我检查题目所提供的所有信息和线索,包括景、意、事、情,内涵(本宗)与外延(旁枝),隐藏的或似是而非的,是否都有了着落?这些都必须像审理案件一样,件件核实,故叫“推鞠”。

   2.磨勘。据《文筌•识题法》,这主要指检查“罅漏”,使文章的逻辑严密,做到滴水不漏——“景、意、事、情直须磨勘盛得水住,稍有渗漏便是病。”

   3.拟断。凡六项,《文荃•识题法》曰:

   原情:原以人情,而以恕度之;据理:据其天理,而以正折之;按例:史、子比则;奉敕:本朝典故;唯令:圣贤格言;依律:经书正例。

这是“推鞠”、“磨勘”之后的初步断案,所以叫“拟断”。“情”、“理”、“例”是历史的道德评判,而“敕”、“令”、“律”则是当下的政治评判。在“拟断”中,除科举考试的特殊要求外,固然还涂上了浓厚的封建意识形态色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宋元文章学   认题   立意   科举制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218.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2009年第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