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指纹隐私保护:公、私法二元维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3 次 更新时间:2015-05-22 00:29:31

进入专题: 指纹隐私   人格尊严   信息自主权   私法   公法  

张红  
第655页。

   [5]比如1955年日本制定的《外国人登录法》第14条规定,在日本居留20日以上的外国人,在每两年申请一次居留登录更新时,有按捺指纹的义务。这一规定在日本学界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参见池田耕平:《判决详解》,23卷12号;横田耕一:《外国人登录法的指纹按捺制度的合宪性》,九州大学法制学会法制研究1989年究56卷2号。

   [6]如欧盟在2001年之后先后颁布《隐私与电子通讯指令》(2002/58/EC)、《欧盟数据留存指令》(2006/24/EC)及《护照及旅行文件加附安全特征及生物资讯法》,以加强对信息隐私,特别是包含指纹隐私在内的生物信息隐私的保护。而我国台湾地区于2005年作出释字第六零三号解释,专门论述指纹隐私问题,美国小布什总统也于2002年签署《改善边界安全与签证入境改革法案》要求入境外国人士其留存指纹及相片,以加强国家安全管理。这些官方文件的出台,又推动了国际上对指纹隐私问题研究的新热潮。

   [7]其中刑事案件皆为利用指纹以作判案之证据案件;民事案件为信用卡诈骗案件,利用指纹作确认信用卡所有人身份之证据,参见周某与甲银行支行案(2010)沪一中民六(商)终字第69号;行政案件分别是,王法振诉滑县公安局案(2012)滑行初字第06号、杨秋霞诉新安县公安局案(2011)洛行终字第70号、肉XX麦麦提吐尔逊诉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案(2010)沪二中行终字第136号,这三个案件均为利用指纹信息确认当事人身份案件,载于网址:http://wwwl.awyee.net/Case/Case_Result.asp(最后访问时间2013年1月4日)。

   [8]参见王迁:《DNA指纹数据库法律问题初探——美国的纷争和启示》,载《法律科学》2002年第4期;张建文:《指纹资料隐私保护的基本思考——以港澳台地区指纹资料隐私保护为视角》,载《兰州学刊》2011年第3期;姚岳绒:《身份证取得时强制性采集指纹行为的宪法分析》,载《法学》2012年第5期。

   [9]其中最高法院公报案件分别是,邢立强与上海证券交易所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0年第7期;来云鹏与北京四通利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2年第6期,第202页;王永胜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河西支行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9年第2期;周培栋与中国农业银行湖南衡阳市江东支行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6年第2期;在这4个案件中后两者,皆为涉及对个人信息保密义务的案件,可见现代社会,侵害个人信息之案件屡见不鲜。关于其他案件可参见网址:http://wwwl.awyee.net/Case/Case_Result.asp(最后访问时间2013年1月4日)。

   [10]参见赵向欣主编:《中华指纹学》,群众出版社1997年版,第3页。

   [11]参见刘少聪:《新指纹学》安徽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7页。

   [12]参见《警察百科全书(十二)-刑事鉴识》中正书局2000年版,第6页;刘持平编著:《指纹的奥秘》群众出版社2001年版,第1页;罗伯特·海因德尔著:《世界指纹史》,刘持平、何海龙、王京译,中国公安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页。

   [13]参见刘持平编:《指纹的奥秘》,群众出版社2001年版,第1页。

   [14]参见《警察百科全书(十二)·刑事鉴识》,中正书局2000年版,第159页;林吉鹤:《指纹之科技整合研究》(再版),台湾中央警察大学出版社1983年版,第10页以下。

   [15]参见赵显彰:《指纹资料库与隐私权保护》,台湾逢甲大学公共政策所硕士学位论文,2004年7月,第16页。

   [16]参见徐正戎:《“户籍法第八条按捺指纹规定”释宪案鉴定意见书》,载《台湾本土法学》第75期。

   [17]参见王曰叟著:《指纹学研究》世界书局中华民国十九年十月版,第3页以下;前注11,刘少聪书,第1-2页;刘持平编著:《指纹的奥秘》群众出版社2001年版,第34页以下。

   [18]指纹终生不变的特征,是由人类学家韦尔克(Welker)在1856年发现的,其后经过一百多年的科学检验,证明这一特征是具有严格的科学性的,参见刘持平编著:《指纹的奥秘》,群众出版社2001年版,第36页以下;前注[11],刘少聪书,第3-5页。

   [19]参见前注[11],刘少聪书,第5-6页。

   [20]“Identity Fraud:a Study”(UK)Cabinet Office,July 2002.

   [21]参见蔡庭榕:《论户籍法第8条授权按捺指纹争议对警察法制之启示》,载《警察法学》2005年12月第4期。

   [22]参见张建文:《指纹资料隐私保护的基本思考——以港澳台地区指纹资料隐私保护为视角》,载《兰州学刊》2011年3月。

   [23]参见我国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释字第603号解释。

   [24]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2009)年浦刑初字第2728号刑事判决书,载:http://www.lawyee.net/Case/最后浏览时间2012年11月10号,该判决书中称“公民个人信息一般包括……指纹……”可见司法实践是将指纹信息作为受法律保护之个人信息看待的。

   [25]同前注23。

   [26]参见林子仪大法官针对我国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释字第603号解释协同意见书。

   [27]参见张新宝:《隐私权的法律保护》,群众出版社2004年版,第7页。

   [28]参见王利明:《隐私权概念的再界定》,载《法学家》2012年第1期;王利明:《人格权法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559页,同样,王利明教授也肯定,隐私首先应当包含个人没有公开的信息、资料等,参见王利明:《隐私权内容探讨》,载《浙江社会科学》2007年第3期。

   [29]参见杨立新:《人格权法》,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第598页;杨立新:《关于隐私权及其法律保护的几个问题》,载《人民检察》2000年第1期。

   [30]参见王泽鉴:《人格权法》,2012年自版,第238页。

   [31]张新宝:《隐私权的法律保护》,群众出版社2004年版,第7页。

   [32]参见莫纪宏主编:《宪法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297页。

   [33]Kants'gesammelte Schriften(Akademie-Ausgabe),Berlin 1900f.f,Bd.4,S.440.

   [34]参见蔡维音:《德国基本法第一条“人性尊严”规定之探讨》,载《宪政时代》第18卷第1期;邓晓芒:《康德道德哲学详解》,载《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2期。

   [35]德国巴伐利亚州在1946年州立宪法第100条规定:“立法、行政及司法,应尊重人的人格尊严”其后又在1949年,将人格尊严写入基本法。德国之所以如此重视对人格尊严的保护,是因为其经历了二战时期法西斯对于人格尊严的严重践踏,整个民族和国家急需重塑对个人的尊重和保护意识,因而德国《基本法》才将对“人格尊严”的保护条款放在了第1条第1款的重要位置。

   [36]此外,如1959年《突尼斯宪法》、1962年《韩国宪法》第五次修改案、1975年《瑞典宪法》、1978年《西班牙宪法》、1991年《卢旺达宪法》、1992年《沙特阿拉伯宪法》、1992年《以色列宪法》、1993年《俄罗斯宪法》、1996年《南非宪法》、1997年《波兰宪法》等都有相同或类似的关于人性尊严的表达。

   [37]参见帕森斯:《现代社会的结构域过程》,光明日报出版社1988年版,第129页。

   [38]从词义上来解释,“人格”是指“个人的道德品质”,“尊严”是指“可敬的身份地位”,因而“人格尊严”可以理解为,基于个人的道德而获得的身份、地位,参见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汉英双语),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5年版。

   [39]参见马平:《宪法上的人格尊严:一个中国语境下的诠释》,载《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08年第2期。

   [40]参见张红:《人格权总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64-167页。

   [41]BverfGE61,126(137).

   [42]参见李震山:《人性尊严与人权保障》(修订版),台湾元照出版社2001年版,第3页;[日]芦部信喜:《宪法学Ⅰ(宪法总论)》,有斐阁1992年版,第46页以下;刘志刚:《人格尊严的宪法意义》,载《中国法学》2007年第1期。

   [43]根据林来梵教授的观点,我国宪法第38条,由于其由句号分为前后两段,考虑到前后两端的勾连关系,分别可以将“人格尊严”理解为其他基本权利的价值基础和宪法上的一般人格权,参见林来梵:《人的尊严与人格尊严——兼论中国宪法第条的解释方案》,载《浙江社会科学》年第期。

   [44]参见王泽鉴:《宪法上人格权与私法上人格权》,台湾大学法律学院编:《第二届马汉宝讲座论文集》,2007年版。

   [45]参见萧文生译:《西德联邦宪法法院裁判选辑(一)》,司法周刊杂志社1995年4月版,第288-384页。

   [46]参见李建良:《“户籍法第八条按捺指纹规定”释宪案鉴定意见书》,载《台湾本土法学》2006年第79期。

   [47]参见我国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释字第586号解释。

   [48]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刑法修正案(七)》在第253条增加了“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因此非法买卖个人指纹信息,情节严重者也可能构成犯罪。

   [49]参见齐爱民:《个人信息保护法研究》,载《河北法学》2008年第4期。

   [50]参见前注[30],王泽鉴书,第231页。

   [51]参见[德]Christopher Kuner:《欧洲数据保护法——公司遵守与管制》,旷野杨会永等译,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350 -382页。

   [52]参见前注[51],[德]Christopher Kuner书,第350-352页。

   [53]参见梅绍祖:《法学前沿问题探讨——个人信息法律保护问题研究专论》,载《苏州大学学报》2005年第2期。

   [54]在我国农村现在还大量存在以指纹代替签名,以表明个人身份的,签订契约的行为。

   [55]参见张红:《基本权利与私法》,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1-2页。

   [56]参见姜昕:《比例原则释义学结构构建及反思》,载《法律科学》2008年第5期;李建良:《基本权利理论体系之构成及其思考层次》,载《宪法理论与实践(一)》,学林文化1999年7月版,第94页。另可参见我国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释字第603号解释。

   [57]同前注[23]。

   [58]同前注[23]。

   [59]参见萧文生译:《西德联邦宪法法院裁判选辑(一)》,司法周刊杂志社1995年4月版,第288-384页。

   [60]参见许宗力、曾有田大法官针对我国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释字第603号解释协同意见书。

   [61]同前注[23]。

   [62]虽然有《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修正案(草案)>的说明》存在,但该说明的法律效力如何,其是否足以代替立法,来说明增加强制录入指纹之规定的目的,都尚存疑虑。

   [63]同前注[60]。

   [64]参见黄学贤:《行政法中的法律保留原则研究》,载《中国法学》2004年第5期;应松年,《依法行政论纲》,载《中国法学》1997年第1期。

   [65]参见我国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释字第443号解释。

  

   原文载于《法学评论》2015年第1期

   作者:张红,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

  

  

  

  

    进入专题: 指纹隐私   人格尊严   信息自主权   私法   公法  

本文责编:zhaokeca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160.html
文章来源:《法学评论》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