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若增:社会主义与民粹主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12 次 更新时间:2015-05-20 08:58:21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民粹主义  

吴若增  

  在人类建设社会主义的努力中,最大的干扰和破坏,不是来自资本主义,而是来自民粹主义。
  这个世界,自发生贫富不均、两极分化之后,贫困人群便一直在表示不满,源远流长,迄今未止。不平则鸣,不均则怒,本是人类的正常心理反应。不要说是人,即便是两只猴子,一只占了两个苹果,另一只占了一个苹果,那只占了一个苹果的猴子都要不满。所以,对于社会财富,人天然地具有一种均贫富的愿望。这种天然具有的愿望难以实现的时候,常常表现为一种情绪。而这种情绪,又常常会表现得很激烈,甚至很暴烈,乃至于在非理性的情况下恨乌及屋,恨不得把现存的一切都要破坏甚至是毁灭。这种情绪,就是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不需要哪位哲人抽象和概括,甚至不需要文化学习。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其实是人性的一种本能。当然,本能永远是朴素的。所以,认真地说,民粹主义其实并不是一种主义,而是一种出自人性本能的朴素的愿望和要求。当这种愿望和要求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它们就会演化成为一种否定一切的情绪。由于人数众多,当社会发生动荡的时候,这种情绪就会成为一种思潮,从而影响社会的发展方向和进程。特别是当某个政治超人登高一呼的时候,他的能量甚至可能强大到无坚不摧,破坏性也无与伦比。
  从积极方面看,民粹主义对于人类政治地位的不平等、法律地位的不平等、人格地位的不平等和经济地位的不平等,具有一种天然的校正功能。这种功能,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和进步,特别是近现代“人人平等”的观念在当今时代已经获得普世公认,因而,具有了普世合理性和正义性。只是,民粹主义的盲目性和破坏性,使得它的追求不可能获得成功。今天,在世界上真正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都已经成熟的情况下——比方在瑞典等国家所看到的那样,民粹主义的积极意义也就不存在了。
  正是因为民粹主义和社会主义对于平等有颇为相似的追求,甚至可以说没有民粹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这是因为,近现代民粹主义情绪和民粹主义思潮,推动了正确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的产生——当然,也推动了错误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的产生!错误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是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事业遭到挫折和失败的根本原因,因为说到底,它不是社会主义,而是民粹主义。
  从表面上看,民粹主义与社会主义有颇多相似之处。二者都反对社会贫富不均,都有对于平等的追求,都关涉到社会全体人员特别是广大民众的切身利益,都力图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改造世界,等等。但是,当二者动作起来,差异不啻天壤,对社会的影响南辕北辙。特别是当我们为社会主义而斗争的时候,民粹主义的干扰和破坏大到致命的程度。
  正因民粹主义很像是社会主义,二者极易发生混淆,因此,在为社会主义的实现而奋斗的时候,必须要分清民粹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本质区别。
  在追求“人人平等”这个问题上,民粹主义的确很像是社会主义,但细看就会发现:一、民粹主义追求的平等其实是平均,因此也可以叫作绝对平等。二、民粹主义自以为站在了道义的制高点上,因此,它表现得很没有耐性,它要求立即实现绝对平等的社会理想,而不去考虑社会条件如何。三、民粹主义实现绝对平等的理想手段是把占有多的拉下来,为占有少的补齐。结果是导致社会生产力的破坏和社会的贫困化。四、民粹主义在实践中必然会遇到阻力,因为神志正常的人们看他们的想法,完全不可行,甚至十分荒谬。这时,民粹主义者们就会把目的看成一切,不拘于也不惧于使用任何手段,包括威胁和欺骗,血腥和暴力,以获取成功。他们行为无底线!五、民粹主义不具有历史的纵深视野,也不具有全球的横向视野,在对资本主义弊端进行批判的时候,他们不是向前看而是向后看。他们把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给以主观想象和美化,把原始集体主义所有制和原始集体主义生活给以主观想象和美化,他们甚至美化斯巴达式的军事共产主义生活,追求所谓无差别的整齐划一,要求人们像奴隶一样地驯服和盲从。六、近现代民粹主义就其本质来说,其实是一种农业社会主义思潮的反映,是这种思潮对于资本主义的反动——这一点,正是它易于被误解为社会主义的原因。同时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对资本主义批判时,它表现得比社会主义还激进。这个激进很能迷惑人——它就是我们熟悉的极“左”!七、民粹主义总是幻想毕其功于一役,因此,它总是企图通过一场战争、一场革命、一场或几场运动,来实现它的理想。因此,它的动作必然是急风暴雨式的。八、农业社会主义的民粹主义有着强烈的保守性。它的理想是桃花源式的乌托邦,因此,当新知识、新理念,特别是外来的新知识、新理念出现的时候,它有着一种本能的恐惧。这种恐惧,使得它原本就缺乏的冷静分析能力更加缺失,它在一种疯狂的情绪掌控下,做出许多难以理喻的动作,使讲究理性和道德的人们目瞪口呆。当它把持了某些权势甚至政权的时候,它将不惜使用任何残忍的手段对待反对者甚至是无辜者。九、农业社会主义的民粹主义满足于低等文化水平。超过这种水平,则读书无用,甚至反而有害。为此,它蔑视知识,蔑视文化,蔑视文明。当它动作起来的时候,使社会粗鄙化。十、民粹主义情绪与思潮的表现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内容十分庞杂,本文仅仅就其与社会主义的关系和异同简略论述,其他方面则不述及。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民粹主义看起来很美,做起来很糟!
  社会主义追求的平等其实是一种相对平等。相对平等不是不平等,也不是平均——从平均的角度来看,仍然是不平等。社会主义追求的相对平等,是相对公平、相对公正。此为一。二、社会主义同样是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但它是理性的,懂得社会的发展变化有其规律性,需要循序渐进,需要具备一定的社会条件。三、社会主义接受甚至主张社会经济收入存在一定的差距,甚至认为在合理并且合法的基础上“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有利于市场竞争,有利于激发生产积极性,有利于促进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四、社会主义顺应社会发展规律和潮流,它尊重历史,尊重历史所创造的人类文明,因此,它拒绝威胁和欺骗,也不需要血腥和暴力。它知道应该通过民主的手段去实现。五、社会主义是人类文明的结果和继续,它看到的是人类美好的未来,因此,社会主义拒绝乌托邦,确信自己是一种可操作可实现的理想。六、社会主义认识到它是从资本主义脱胎而来,因此,对资本主义在继承中批判,在批判中发展,而不是简单地破坏,更不是盲目地毁灭。七、社会主义知道社会的变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它把精力用在发展社会生产力上,通过科技革命和生产革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步步地推动社会发展变化。八、社会主义求新求变,但这一切都是在理性分析的基础上进行,因此,对于外来的新知识、新理念,不惧于学习和吸纳。社会主义有着真正的思想自信、逻辑自信和理论自信。九、社会主义认为自己是过去的人类知识积累和文化积累的结晶,同时,认为自己有责任有义务保护好人类文化与人类文明的结晶,并将其推向更高阶段,因此,社会主义崇尚知识,崇尚文化,崇尚文明,它使人类社会走向美好。
  拿出实例来谈可能更有说服力。以柬埔寨的波尔布特集团为例。波尔布特集团在外力的支援下夺取了全国政权。然而,进入首都金边的第二天,他们就以躲避美国飞机轰炸为由,以欺骗和暴力为手段,迫使市民统统撤离金边,使金边成为一座空城。
  紧接着的第二个动作,就让全世界神志正常的人们目瞪口呆。他们宣布:取消商品、市场、货币、贸易……取消邮政、银行、医院、学校……甚至取消家庭和城市……其理由是:这些都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的旧东西、旧事物,要统统地消灭,要为他们建设一个新世界扫清障碍。
  他们是怎样建设新世界的呢?他们把全体国民统统赶到农村,以性别、年龄、家庭出身、本人成分来编组,实行集中住宿和集体劳动,吃公共食堂,统一穿黑色服装,一齐高唱革命歌曲。在他们看来,建设社会主义就是要无父无母无夫无妻无儿无女。他们宣布知识为罪恶,因为那都是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东西。对于知识分子,他们要痛加改造,方法是强迫知识分子进行重体力劳动,不服从者杀掉。对于现代生活消费品如电视、冰箱、家具、服装、书报等,他们宣布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统统清除,不服从者杀掉。他们不设公检法,不设监狱,不设有期徒刑,劳动不好者警告三次,再不好则杀掉。对于自己人内部,即党内、军内,他们更不客气,不间断地一遍遍地清洗。通过严刑拷打,他们把一切屈打成招的“叛徒、特务、病菌”统统杀掉。在杀掉上述这些人的时候,为了节省子弹,要用木棒敲碎头颅,或用斧子劈开脑袋。乃至短短几年,700万人口的柬埔寨,被直接杀死或因病饿等原因致死的,竟达200万人之众。更加可怕的是,他们毫无负罪感。在他们看来,促进社会变革的最好办法就是把他们称为“旧人”的人们统统杀掉,使柬埔寨人统统成为“新人”。
  民粹主义的革命观,与邪教无异。他们所表现出来的野蛮与凶残,超出一般恶人的野蛮与凶残,因为他们以一种荒唐的信仰为支撑。为此,他们不承认自己有罪。波尔布特的帮凶后来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说:“我不是在杀人,我是在战斗。”
  在大规模杀人的同时,波尔布特宣布要在柬埔寨实行“超大跃进”——中国的“大跃进”,在他们看来是不够的。他们要通过10年到15年的“超大跃进”,把柬埔寨建设成为一个无阶级差别、无城乡差别的共产主义社会,并为全世界特别是全世界共产主义者们树立一个光辉的榜样。至于他们的奋斗目标是:“争取明年(1977年),每人每星期两个水果。后年,每人每两天一个水果。大后年,每人每天一个水果。”
  1975年6月,波尔布特等人前来中国访问时,周恩来曾经批评他们:“如果你们抛开谨慎和理智,那肯定会给人民带来灾难。”又说:“不要企图通过一个大跃进就达到共产主义。我们中国犯过这样的错误,我提醒你们不要重蹈我们的覆辙。”周恩来的话实为惨痛的教训之谈,但他们听不进去。他们另外得到了非同寻常的肯定和鼓励。结果,只有3年零几个月,波尔布特政权便灰飞烟灭。
  写到这里,不能不提到民粹主义的“祖师爷”谢尔盖·涅卡耶夫了。涅卡耶夫是俄国19世纪下半叶民粹主义革命家,他的自我评价是:一个坚定的社会主义革命者。涅卡耶夫为了他的所谓社会主义革命事业,放弃了家庭,放弃了爱情,放弃了亲属和子女,放弃了普通人理应具有的一切。他甚至没有真的朋友,因为不管是谁,一旦被他发现背叛了革命,甚至是革命意志不坚定,他都要毫不犹豫地杀掉。他个人穷困潦倒却毫不在意,对革命可谓赤胆忠心,一往无前。为此,他得到了当时许多青年的崇拜。
  涅卡耶夫著有《革命者教义问答》一书。十月革命后,列宁发现了这本小册子,十分欣赏,曾经打算大量出版发行,但后来改变了主意。斯大林在读到第二页时就被迷住了。之后,斯大林下令封存,不允许任何人再读此书。不过,可以在斯大林的大清洗、大屠杀中,清晰地看到涅卡耶夫的影子。此外,斯大林有一句名言也与涅卡耶夫的语言极似。斯大林的名言是:“胜利者是不受谴责的。”
  《革命者教义问答》虽然没有流行于世,但人们还是能够从一些文件的引述中得知,在涅卡耶夫看来,革命至高无上,并且是革命者唯一的生活目的,舍此再无其他。因此,革命就是毁灭,就是要毁灭一切,毁灭亲情、友情、爱情,毁灭道德、法律、文明。并且,绝对不能容忍任何同情之心、怜悯之心、恻隐之心。涅卡耶夫说:“毒药、刀子、绳索,是革命的圣物。”又说:“如果革命需要,应不惜与魔鬼结盟。”杀掉敌人毫不留情。那么,对人民怎么办呢?涅卡耶夫说:“如果饥荒和灾难能够促进革命,那么,就让我们欢迎饥荒和灾难吧。如果人民不觉悟,那么,就设法加重人民的苦难,以促其起义。”一旦革命成功,涅卡耶夫说:“那就要杀掉大多数旧人,以免他们妨碍一代新人全速奔向社会主义。”
  也许是民粹主义看起来太登不了大雅之堂吧,就连涅卡耶夫都不认为自己是民粹主义者,而是社会主义者,我们由此可以发现:近现代民粹主义的特点是,它从不自己出面,而是隐藏在别的主义的体内去发挥作用。由于民粹主义看起来很像是社会主义,近现代民粹主义就往往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行民粹主义之实。
  更加可怕的在于:某些人把民粹主义误解为社会主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民粹主义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110.html
文章来源:炎黄春秋201505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慕镕 2015-05-21 08:56:42

  那天朝就是以社会主义之名行专制之实。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