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西方外交思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24 次 更新时间:2002-01-07 18:21:00

进入专题: 王福春  

王福春 (进入专栏)   张学斌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以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十四点纲领》为标志,西方外交由所谓旧外交演变为新外交。与旧外交主张秘密、宫廷和个人的外交不同,新外交倡导实行公开、民主和多边的外交。1918年,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了解决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国际问题的14点和平纲领。其中第一条就是此后一切“公开的和平约定皆须公开达成,”“外交应当永远坦率地、在公众观察下进行。”但是,很快威氏就自食其言,在巴黎和会上与克雷蒙梭、劳合·乔治搞起了秘密外交。对此威尔逊解释说:外交是应该公开的,但外交的具体讨论则是秘密的。“在公众观察下”和“公开达成”等提法仅仅是相对而言的,并不妨碍他与英法首脑进行秘密谈判。当时谈判的保卫工作由美国海军陆战队担任,书房门口有人把守,室外有人来回巡逻。 这些话充分暴露了威尔逊作为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虚伪性和欺骗性。新外交实质是帝国主义的伪善外交。正如前苏联外交史家塔尔列指出:资产阶级外交就是“伪装假的,隐瞒真的”。“托辞防御,隐藏侵略;假借大公无私的动机,伪装侵略的意图;宣传和平,欺骗敌人,使其产生一种虚伪的安全感;缔结友好条约,松弛敌人的警戒;冲突局部化,消灭目标国家;利用敌人内部的不和,便利进行侵略;制造敌人与敌人之间的矛盾,坐收其利;煽动反帝,以准备侵略;保护弱小国家,为占领作籍口。其他的标准侵略策略工具尚有威胁、恐怖、谎言、勒索”等等。 在这种伪善外交的指导下,美、英、法、日等帝国主义国家为了宰割战败国,瓜分殖民地,先后召开了巴黎和会及华盛顿会议,建立了第一个全球性国际组织—国际联盟,形成了凡尔赛—华盛顿体系。但是,凡尔赛—华盛顿体系是不稳固的,它反映了帝国主义国家之间暂时的实力“均势”和力量对比,并不能消除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特别是战胜国与战败国之间的矛盾。作为战败国的德国不甘心长期被削弱,而伺机东山再起。1929-1933年的经济大危机进一步激化了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为了摆脱危机,意大利、德国和日本先后建立了法西斯统治,并形成了世界战争的策源地。在30年代,如何对待纳粹主义遂成为西方外交思想史上的一个重要课题。

  

  第一节:威尔逊的外交思想

  

  威尔逊(Thomas Woodrow Wilson 1856-1924)是美国第二十八任总统,民主党人。他於1856年12月出生在弗吉尼亚州。曾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弗吉尼亚大学和霍普金斯大学。1886年在霍普金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1890到1910年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法律及政治经济学教授,1902年至1910年同时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1911年至1912年任新泽西州州长。1912年、1916年两次当选为美国总统。1917年4月6日,在德国击沉了4艘美国船只以后,他正式对德宣战。次年1月倡议建立国际联盟,并提出结束战争的“十四点”纲领。1919年参加巴黎和会,会后为获得人民对其对外政策的支持,周游全国进行宣传,途中於1919年10月中风。这一年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1924年2月3日威尔逊逝世。他的著作有《乔治·华盛顿》、《美国人民史》、《美国宪法政府》等。

  威尔逊在1912年当选为美国总统时对美国的外交考虑得很少,以致于他在1913年3月4日的就职演说中几乎没有涉及到国际问题。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威尔逊一开始认为这场战争是美国人生活以外的他国事物,与美国不相干,要求美国公民在行动上及思想上都要严守中立。他主张利用中立地位,与交战双方同时保持经贸往来,“把美国商人的企业带到地球上的每一个地区”,“和平而体面地征服国外市场,是美国合理的雄心壮志” 。但是后来他看到要想避免这场战争的影响是不可能的事。德意志帝国政府1915年2月4日宣布开始对英国诸岛实行潜艇封锁,所有敌舰将不经警告就被击沉,甚至包括中立国的船只在内。5月7日,英国邮轮“露西塔尼亚”号被潜艇击沉,包括128名美国人在内共有1200多人死亡。1917年1月31日,德国又宣布2月1日后将用潜水艇击沉所有驶进大不列颠及爱尔兰的港口、欧洲西部海岸、以及地中海范围内被德国敌人所控制的任何港口的船只。2月3日,德国的潜艇就击沉了美国商船荷萨德尼克号,从而使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利益受到了现实的威胁。威尔逊在1917年3月5日连任总统的就职演说中说,美国对自己生活以外的他国事物一直采取不加以控制的立场,但是事实是,即使美国不想管,他们却吸引美国越来越无法抗拒地卷入他们本身的影响和潮流中去。战争无法避免地从美国人的思想开始,蔓延到工业、商业、政治及社会行动。漠视它或不管它,已是不可能了。但此时,威尔逊的思想仍然是矛盾的,虽然美国船只被德国击沉,威尔逊认为这是无法忍受的事,但他仍然在就职演说中表示不希望以牙还牙,要以另一种立场的感觉,专注于较战争本身即发事件更吸引人的利益。他宣称美国不准备为所有的人类去要求——公平交易、正义、生存的自由以及安逸,去对抗有组织的邪恶。强调美国将继续站稳武装中立的立场,既不渴望征服,也不渴望得到好处,更不希望所得到的东西,是以牺牲别人作为代价。

  威尔逊的矛盾立场很快被德国人改变了。3月18日,德国潜艇又击沉了三艘美国商船。直接导致威尔逊决定放弃中立,对德宣战。1917年4月2日,他在向国会作对德宣战演说中说:“我们的动机并不是复仇,也不是把国家的物质力量拿出来耀武扬威,而仅仅是主持正义和维护人类权利,我们只不过是这种正义和权利的诚实的捍卫者。”“我们没有任何自私的目的可追求。我们不想征服别人,也不想统治别人。我们不为自己索取赔款,我们不为自愿的牺牲寻求物质上的补偿。我们只是人类权利的一个捍卫者。” 威尔逊为人类权利而战的宣言令许多人为之感动,但实际上威尔逊宣布参战完全是为美国的利益。因为自从战争爆发以来,美国一直利用中立地位,和战争的双方进行大规模贸易活动,获得了极大的经济利益。战争是美国发展的大好机会,正义与人类权利并不是其判断敌友的标准,只有美国的利益才是其实实在在的标准。现在,威尔逊强调为人类利益而战,实际上是在谋求主宰战后世界格局的大国地位。就在他宣布美国参战后不久的一次谈话中,他曾直言不讳地说:“我们应当以资本供给全世界,而谁以资本供给全世界,谁就应当管理世界”。

  威尔逊的外交思想比较系统的阐述是在1918年1月。在美国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他提出了谋求战后世界和平的十四点计划。在这个计划中,他提出了一系列外交原则 :

  第一, 公开外交原则。威尔逊强调“公开之和平条约,以公开之方法决定之。此后无论何事,不得私结国际之盟约。凡外交事项,均须开诚布公执行之,不得秘密从事”。他认为,俄国关于在布列斯特—立脱夫斯克与德国举行谈判的立场“最足令人敬佩”,因为“俄国代表主张此次会议,必须公开。使天下万国咸与闻之,不得在黑幕之中,私相授受。此种主张,实具平民主义之精神,大公无私,足为天下法也”。他主张,“和平会议之际,必自始至终,公开于世界。秘密授受之政策,使不再见于今日……凡秘密盟结,为谋一二政府之私立者,决不令复见于斯世”。

  第二, 海洋自由原则。威尔逊主张“领海以外,无论和平或战时,须保绝对的航海自由。但于执行国际条约时,得以国际之公意,封锁一部分或全部之公海”。他之所以强调这一原则,是因为航海自由曾为美国带来巨大的利益,而在战争中这一原则的破坏,不但使美国遭到很大损失,还将美国拖进了战争。战后,美国能否保持一流世界强国的地位,海洋自由至关重要。

  第三, 消除贸易障碍的原则。威尔逊号召“除却各种经济之障碍物,使利益普及于爱和平及保障和平之各国”。战前,除英国以外,工业化国家都提高了关税,设法保护国内的工业和在海外的既得利益,使得他们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成为战争爆发的重要原因。这里,威尔逊把消除贸易障碍作为外交原则提出来,表明他要用外交手段打破各国建筑的各种贸易壁垒,确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的意图。

  第四, 全面裁军的原则。威尔逊提出“立正确之保障,缩小武装至最低额,而足以保护国内治安为度”。这一原则的意义主要是宣传性的,因为包括美国在内所有的列强都有海外利益需要武装保护。使战败国的武装缩小至最低额,自己取而代之才是这一原则的初衷。

  第五, 建立国际组织维护国家平等的原则。威尔逊认为,应“确定约章,组织国际联合会(General Association of Nations),其宗旨为交互保障其政治自由及土地统辖权。国无大小,一律享同等之利权”。这一原则是威尔逊的十四点计划中最重要的原则。他认为一个以维护和平为目的的普遍性的各国联合组织是保证每个成员国的政治独立和领土完整的需要。在这个联合组织中,不允许有特殊的集团或条约的存在,除非国际联盟本身行使经济上的惩罚以外,不得运用任何方式的经济抵制或排斥。而美国必须利用国际联盟,才能“楔入世界的中心,或者开创世界中心”。

  威尔逊强调提出上述种种原则的根据是一种“主义”,这种主义就是“以正义为前提,使国无强弱,共享均等之自由,与生命安全”。其实,这里所说的主义,就是他对建立战后国际秩序的设想。

  威尔逊建立战后国际秩序的设想在其十四点计划中已形成轮廓。其要点是重建大国之间特别是美国与德国之间的平等关系。威尔逊在计划中说:“吾人对于德国之强盛,绝无嫉妒之心。吾人所宣布之办法,绝无加祸德国之意。德国学术之发达,事业之成绩,光明照耀,世所公闻,吾人绝无摧残之意。吾人亦不欲阻碍其正当之势力。若德国能维持正道,与世界爱好和平各国为友,吾人亦决不欲阻碍其商务之发展。吾人所希望者,为德国与世界各国当处平等地位。然决不愿其抱作世界主人翁之梦也。” 亨利·基辛格博士对威尔逊上述思想极为称道。他认为:“过去从未有人提出过性质如此革命但执行原则却如此简单的作战目标。威尔逊构想中的世界是讲原则不讲实力,讲法律不讲利益,完全与欧洲列强的历史经验与运作方式背道而驰”。 其实,基辛格博士评价是不正确的。威尔逊国际秩序的构想是美国从一个地区性大国演变成世界级大国的背景下产生的,实力的变化要求利益的重新分配,美国所追求的是与德国等发达工业国家平起平坐的地位,是列强们共同主宰世界的秩序。维护这一秩序的国际机构就是国际联盟。

  按照威尔逊在巴黎和会上的解释,国际联盟将负有执行和平及纠正不公的双重使命。它像是国际法庭,又像是全球政府,可以裁决纠纷,改变国界。一旦国际联盟成立,巴黎和约中不可避免出现的种种错误,均可以通过它加以仲裁改正。

  威尔逊在巴黎和会上呼吁建立国际联盟的努力取得进展之时,在国内却遇到了巨大的阻力。以参议院外交事物委员会主席亨利·卡伯特为首的反威尔逊集团强烈反对美国成为国际联盟的成员,因为他们认为那样会有损于国家主权和国会权力,美国没有必要去保卫国联成员,美国应有权退出国联,国联不能干涉一国内政。为了赢得美国民众对自己的支持,威尔逊用三周时间在美国旅行八千多英里,发表了37次演说。由于过渡疲劳,他于1919年9月25日病倒在科罗拉多的普韦布洛,10月2日,他由于中风,导致身体左侧瘫痪。1920年3月,尽管威尔逊做了许多努力,参议院以35票反对,49票赞成,没有批准凡尔赛条约,从而也否决了美国参加国际联盟。

  

  第二节: 罗斯福的外交思想

  

  富兰克林·德兰诺·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 1882-1945),美国第三十二任总统,民主党人。1882年1月30日出生于纽约州。1904年哈佛大学毕业后,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1907年从该学院肄业。1907年至1910年在纽约当律师。1910年任纽约州议会参议员。在州参议院任职的两年时间里,由于他反对腐化堕落的坦慕尼派的领导人,支持直接选举美国参议员,保护国家资源和给州北部地区农民提供援助等改革建议,赢得了声望。1913年至1920年任海军部助理部长。当时他主张美国应当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以确保敌人不能在任何边远地方取代美国,侵犯美国的商务,摧毁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在全世界的影响。他曾说:“我们的国防一定要扩大到整个西半球,一定要远涉海洋一千英里,必须包括菲律宾和我们贸易所及的整个海外地区”。 1920年他被“作为一名未来的领袖”被民主党提名为副总统候选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福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王福春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