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祥龙:什么是生成学术能力的教学结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33 次 更新时间:2015-05-13 23:14:45

进入专题: 哲学概论   哲学教学  

张祥龙 (进入专栏)  
就能感觉到一些东西。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受,我在文化革命时还小,大概15岁,以前也没听过《梁祝》,一次到一个朋友家听到了,当时真的有那种天地为之变色的感觉。以前只是革命的世界,听到这样完全不同的东西,确实很震撼。在文化革命之前,可能我也听不进去,在文化革命中遭受一些挫折,所以一听到这个,就被它完全地打动了,而且开显了那种境界,终身难忘。这些都是与现实结合的,有些高深的东西,借助现实情形,学生确实能够更好的理解。当然因为哲学问题是很玄虚的,通过现实讲是必要的,但是不可能是主要的。

   问:老师您主要讲了教学结构的问题,那么从学生的角度来看,教学结构在学生的求学结构中处于什么位置?

   答:这个问题很好,教学只是学生生活中的一块,他还有其它的,有读书、有交往等校园生活,对此问题我没有什么成熟考虑。我个人也在北大度过我的本科阶段,虽然因为耽搁了十年,入学时已经二十七八岁了。我感到现在的校园生活有些太丰富了,反而使得学生的校园体验不够深刻。讲座特别多,什么公司都来,奖学金也特别多,当年觉得很稀奇的事情,在现在很平常。我是个老脑筋了,在这方面没有体验,但是如果学生追逐这些东西,比如留学的期待,我觉得干扰太大了。现在的学生比我们幸福的多,18岁就能够进入这么好的大学,如果能够从原发的地方--他的思想感受、学术感受、情感感受--真正把身心投进去,这样比较好,但是北大现在好像做的不够。我在昌平那上过哲学导论课,感觉那里挺好,自然环境不错,也有一些图书,学生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听课就很专注。所以我觉得我们放弃昌平校园不一定好。我在美国待得两所学校都有一个本校,在市内;一个新校园,比较远,要通过shuttle bus连起来,其中一处的哲学系就在新校区,周围就是森林、荒野。所以我还希望我们北大能够有一个自然、美好、清净的校园环境,尽量少让外边的那些干扰进来。我不了解具体措施,但我觉得那样的环境对于提高学生的学习结构还是很重要的。像美国的大学都要营造一种独特的、安谧的甚至是贵族的气氛,比如说耶鲁,他们把学生分成不同的学院,就像《哈利·波特》中的那样,让他们有独特的本科的归属感、有历史传统。这种学院不分科,只是住在一起而成一个学院,各科同学住在一起还能充分交流,这样我觉得比较好。另外,读书很重要,我给学生开的书单,就说这是我那个年代我最有感受的一些书,希望你们来读,但你们自己参考。北大的学生受谁的指导啊?他只是参考而已,有时候越是边缘的、不去着力的指导,他反而愿意听一听,受一些影响。

   问:你刚才讲的教学,我们也想着给学生更多的启发,但我们知道北大的学生往往眼高手低,在很多启发下,就导致一种现象:什么都知道一点点,导致审美疲劳,任何事物就很疲倦。这样的散漫问题老师如何看待?我刚开始工作,晚上开了个读书会,让他们读点书,但他们有没有时间,再怎么讲方法都不行。

   答:这个是非常现实的问题,与我刚才回答第二位老师的问题是相关的。对于克服审美疲劳的问题,或者说你刚才说的什么都抓、什么都肤浅的问题,一定要避免。北大的学生应该当作精英来培养,能够承担大任的人,中国的未来在某些程度上要通过他们来实现。我感觉有一个办法,就是说要鼓励学生的社团活动,让它某种意义上实体化。比如说,最近有一个学生社团叫“儒行社”,让我去做个讲座,他们是比较信儒家的一些人聚在一起,一起读书、去外地支教等活动。如果这种社团中有了某种向心力、某种信仰,而又是良性的,不会干扰教学或者有不当的行为,这应该支持。我个人当然是很信儒家的,但我在教学中从来没有灌输学生这些东西,尽量展示更多丰富的东西。但是我感到如果学生参加这样的一个团体,起码他的几年生活是有导向的,这个团体会对他产生影响,起码不会什么讲座什么时髦都去追、都去听。当然这只是一个团体,并不是所有同学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团体,或者我们学校可以采取西方的贵族学校的办法,把学生通过宿舍组织成有传统的学院,让他形成有向心力的、有团体结构的学校生活,而不是一盘散沙。我觉得一盘散沙很不好,学生就感觉他是一个,只是个体,然后他的成败只是他个体的。所以有些人一成功就觉得是他的成功,一失败就会很焦虑,甚至导致一些自杀等极端行为。因此,即便是在学校里,也应该让学生有一些超个体的生存空间和结构,比如说刚才说的学生团体。我们北大应该有异质的空间,这种根本的多样性一直是我很强调的,不要什么东西都是一种,这特别不好。所以我觉得,当然这是题外话,北大还有必要思想自由、学术多元化要落到实处,这个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比如对待儒家的传统,或者说中国自己的传统,怎么体现在教学和学术本身,而不只是你来听而已,这也都是问题。我们说要培养学生有理想、有抱负,现在变得很空了,如果让这些东西体现在真正的“事情本身”--生活里最关心的问题里,这样学生未来才真的有理想。所以你提的这个问题,我也深有同感。相比我们当年在北大上学的情况,现在的北大学生,说实话我为他们累,某种意义上我可怜他们,怎么现在学生负担这么重?心思里装了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

   问:张老师您好,刚才您讲胡适、冯友兰当时用西方哲学的方法来对待中国的传统文化,包括来区分什么是哲学、什么不是哲学;而您讲到您自己有现象学的背景,对您教这门课是有影响的,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束缚?

   答;这个问题很好,我说别人用了西方的方法,但我也用了。其实这个问题我一直面临,我说让学生读原著,希望跟哲学家直接对话,但实际上我的讲授不可避免带有我个人的哲学偏见,包括现象学的偏见。大家都知道,这是无法避免的,只要有老师,老师就有自己的哲学背景、哲学偏见。但是我的课程设计是希望减少我个人的哲学成见以及对学生的硬性的指导,这恰恰是我喜欢现象学的一个原因,现象学正是要还原掉你以前的成见、对世界的很多假设,先让它不起作用,而是面对活生生的生活体验以及体验中流出来的东西。当然后来解释学又说,纯粹的还原是不可能的,总有一种解释学的前见在起作用。但是问题是,像冯先生在他的《中国哲学史》中说:哲学的方法用的就是西方的科学和逻辑,这种方法相对来说指导刚性比较强,我觉得以现象学背景来教学会柔化一些。科学与逻辑很重要,理解西方必须这样的东西,但是毕竟只是一种。所以如果回到哲学视野本身,看待人类丰富的哲学追求,我感到我的现象学背景给予了更多的自由度。

   我承认后面有我自己的哲学视野在,但是我强调比较柔性的方法与比较刚性的方法体现在教学上确实不太一样,这有一个宽容度的问题,以及在宽容度中还能让学生感觉到这并不是相对主义。有时候强调多元化过了,学生会认为哲学还有什么真理可追求,这也是我经常面对的问题,什么回答都是相对于某个哲学家、某个传统、某个文化,人生到底有没有一种最终追求?还是只有各种各样的可能?哲学课只有讨论到这个层次,学生才能知道这种教学确实是很真实的探索、交流。还有一个,强调用原著很有意义,虽然我有我的偏见,但毕竟还是有原著在。我跟他们说:我无法完全控制你们,因为有原著在;我通过讲述给你加上了绳索,刚开始可以帮助你攀援,但也可能把你们绑起来了;不过我给你了另外一种更生动的自由空间,有不同的学派、不同的大师在,文本本身是有意义的,我的解释不能完全代替它们,如果你能够进入其中,还是有自己的思想自由与空间,还是很真实的。而且通过跟我的争论与对话,他们学出来的才是比较真实的,未来他们探讨学术时就会习惯于这种思考方式、治学风格。

   问:张老师,您在哲学导论课上讲的古印度、古中国的典籍,这部分内容与西方意义上的哲学有所不同,会影响到您对哲学的定义吗?

   答:当然会影响。这门课开始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哲学?我就要讲:哲学有广义、有狭义,以前的教学往往是狭义的哲学,有的在内容上直接全是西方哲学的论述或者观点的介绍;还有一种方法上的狭义,就是用西方概念化、逻辑化的方法来讲中国哲学史。但是我开始就讲,我这门课是广义的哲学,包括方法上、范式上都不是以西方为模板的,而是希望追求多元化、相互对话的,甚至方法的多元性,就是观察问题的基本角度的多样性。比如终极实在,西方人就认为终极实在不可能是变化的,尤其是真理,2+2=4,当然是不依靠环境之变化的,都是永远真的。而东方则不是,中国《易经》讲最终极的真理或实在还有变化的那一维,这恰恰是我要强调的思维的不同,不能说中国就没有真理的追求了,只是大家追求的真理是不一样的。

  

   本文根据张祥龙老师在“第三届北大教学论坛”上的讲座编辑整理而成。

   讲座时间:2008年12月2日,下午2:40-4:30

   转自北大教学促进通讯 http://llt.pku.edu.cn/?p=187

进入 张祥龙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哲学概论   哲学教学  

本文责编:chenjingzh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902.html
文章来源:北大教学促进通讯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