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悼念普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82 次 更新时间:2005-09-19 15:42:29

进入专题: 哈佛  

贺卫方  

  

  担任过哈佛大学校长的人注定会得到更大的身后哀荣。  

  这不仅是因为哈佛大学是一所比其所在国家更古老的大学,更因为这是在全球教育格局中最具影响力的大学之一,其校长的选任较之国家总统具有更挑剔的标准。他需要是一个学者,一个教育家,一个富于管理才能的人,一个具有崇高声望的人。除了这些外,还要考虑哈佛人能否接受。跟总统有法定任期限制不同,哈佛校长没有任期限制。1869年上任的艾略特担任校长长达四十年,成为这所名校历史上最重要的校长。没有任期限制这一事实,更加大了人们在选任过程中的审慎,以及该职位担任者的尊荣。 

  内森 . 马什 . 普西(Nathan Marsh Pusey),哈佛大学第二十四任校长(1953-19 71),于2001年11月14日在纽约逝世,享年94岁。世界主要媒体都报道了这一噩耗,并对普西的生平与贡献作出回顾。 

  普西于1907年出生于依阿华州的一个叫做康瑟尔布拉夫斯(Council Bluffs)的小城。他幼年丧父,担任中学教师的母亲含辛茹苦将三个孩子抚养成人。母亲的收入菲薄给他留下难忘的印象,当后来成为院长和校长时,他总是十分注重给教师优厚的待遇。高中毕业后,他考入哈佛,在诗人艾肯(Conrad Aiken)和著名的人文学者白璧德( Irving Babbitt, 正是吴宓先生留学哈佛时的导师)的指导下学习。1928年,普西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在简短的从事教学工作之后,他于1931年重返母校,从事对古典思想与文学的学习,其间曾远赴雅典,在那里的美利坚古典研究学校(American School of Classi cal Study in Athens)做专题研究。1937年以希腊的民主制度为专题的论文通过答辩,普西获得博士学位。1953年出长哈佛之前,他担任位于威斯康辛州的劳伦斯学院的院长。 

  当时,普西的任命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他的前任是以“平民校长”著称的化学家科南特,已在校长任上二十年。虽然普西系哈佛校友,作为劳伦斯学院院长也颇有成绩,但其他方面却是乏善可陈。他没有著作出版,因此不可能受聘做哈佛教授。但现在却要来做校长,难免让一些教授愤愤不平。也许是普西本人虔敬的宗教态度和当时的社会环境,尤其是麦卡锡主义的兴起成就了这位后来显示出不同凡响的能力的校长。 

  用中国的老话,普西可以说是受命于危难之际。当时,持激烈的反共立场的威斯康辛州参议员麦卡锡所掀起的清查共产党人的浪潮正是最凶险的时候,哈佛大学处在漩涡之中。哈佛法学院的毕业生希斯已被尼克松和麦卡锡们送进了监狱,若干哈佛教授也被指称与共产党有染,右派甚至直截了当地把哈佛说成是共产党人的庇护所。巨大的压力使普西校长感受到了学术自由以及大学独立正在受到的威胁,他义正辞严地对麦卡锡予以回击。在一次记者会上,普西告诉人们,哈佛不可能是共产党人的庇护所,因为这里的教授必须具备“ 在思想和判断方面必要的独立性”。他还发表声明,指出“爱美(国)主义并非意味着强制性或拘束性的信条;它不可能这样。我们的工作是培养自由的、独立的和富于活力的头脑,这样的头脑有能力分析事物,作出判断,将事实与宣传加以区别,将真理与半拉子真理和谎言加以区别。”最终的结果当然是攻击者无功而返。 

  在哈佛的历史上,普西的重要功绩之一在于他将这所大学由一个精英的堡垒变成了更具多样化的大学。在他的领导下,哈佛的生源不再局限于于东北一隅;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不断地进入这所古老的校园。哈佛也向女性开放大门,注重聘任女性学者,招收女性学生。 

  普西更是一个长袖善舞的管理者。从1958年开始,他发起了目标为8500万美元的募捐运动。在他之前,校长们通常不屑于亲自募捐,可是普西却放得下架子。福特基金会不断地向哈佛提供资助,以至于有人戏称假如没有哈佛,福特基金会也会造一个出来。源源不断的捐款使得哈佛有能力建更多的校舍。在他的任内,校园里新建了三十栋大楼,新增建筑面积是原有建筑的一倍。教师与管理人员的收入大为改善。 

  在1960年代末,普西遭遇到任职以来前所未有的困难。学生运动以及对越战的抗议浪潮风起云涌,作为美国大学的领头羊,哈佛自然不能幸免。1969年4月9日,由七十名激进学生组成的“争取民主社会学生会”的成员带领众多学生占据了校行政大楼,要求满足他们终止“后备军官训练队”项目以及成立“非裔美国人研究系”等要求。否则,他们就决战到底。在与学生交涉未果之后,普西只好向州警察求助。400名警察排除阻碍,进入行政大楼,打伤45名学生,逮捕200余人。一夜之间,普西成为哈佛园中最受痛恨的人。虽然后来经过妥协,没有一个学生受处分,但此事在普西心中留下了阴影。他笃信学术自由不受干预,而学生的所作所为却以武力妨害了这种自由,这是不能容忍的。1970年,他宣布,将于第二年辞去校长职务。这位临危受命的校长也因为危难而离开了哈佛。 

  将近三十年后,普西接受《哈佛报》采访,回首往事,他毫无悔意。他认为,当年与麦卡锡斗争是为了学术自由;后来调用警察驱散学生也是为了维护同样的学术自由。 

  

  原载《财经》2002年3、4期合刊

    进入专题: 哈佛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7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