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中学国文的教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42 次 更新时间:2015-05-02 15:16:00

进入专题: 国文  

胡适 (进入专栏)  

  

   中学国文的目的是什么?

   我是没有中学国文教授的经验的;虽然做过两年中学学生,但是那是十几年前的经验,现在已不适用了。况且当这个学制根本动摇的时代,我们全没有现成的标准可以依据,也没有过去的经验可以参考。我这个完全门外汉居然敢来高谈中学国文的教授,真是不自量力了!

   但是门外汉有时也有一点用处。“内行”的教育家,因为专做这一项事业,眼光总注射在他的“本行”,跳不出习惯法的范围。他们筹划的改革,总不免被成见拘束住了,很不容易有根本的改革。门外旁观的人,因为思想比较自由些,也许有时还能供给一点新鲜的意见,意外的参考材料。古人说的“愚者一得”,大概也是这个道理。这就是我这回敢来演说《中学国文的教授》的理由了。

   我们现在既没有过去的标准可以依据,应该自己先定一个理想的标准。究竟中学的国文应该做到什么地位?究竟我们期望中学毕业生的国文到什么程度?

   民国元年的《中学校令施行细则》第三条说:

   国文要旨在通解普通语言文字,能自由发表思想,并使略解高深文字,涵养文学之兴趣,兼以启发智德。

   这一条因为也是理想的,并不曾实行,故现在看来还没有什么大错误。即如“通解普通语言文字”一句,在当初不过是欺人的门面话,实在当时中学的国文与“普通语言”是无有关系的;但是到了现在国语进行的时候,这六个字反更有意义了。又如“并使略解高深文字”一句,当日很难定一个界说,现在把国语和古文分开,把古文来解“高深文字”,这句话便更容易解说了。

   元年定的理想标准,照这八年的成绩看来,可算得完全失败。失败的原因并不在理想太高,实在是因为方法大错了。标准定的是“通解普通语言文字”,但是事实上中学校教授的并不是普通的语言文字,乃是少数文人用的文字,语言更用不着了!标准又定“能自由发表思想”,但是事实上中学教员并不许学生自由发表思想,却硬要他们用千百年前的人的文字,学古人的声调文体,说古人的话,只不要自由发表思想!事实上的方法和理想上的标准相差这样远,怪不得要失败了!

   我承认元年定的标准不算过高,故斟酌现在情形,暂定一个中学国文的理想标准:

   (1)人人能用国语(白话)自由发表思想——作文、演说、谈话——都能明白通畅,没有文法上的错误。

   (2)人人能看平易的古文书籍,如《二十四史》、《资治通鉴》之类。

   (3)人人能作文法通顺的古文。

   (4)人人有懂得一点古文文学的机会。

   这些要求不算苛求吗?

   假定的中学国文课程

   定了标准,方才可谈中学国文的课程。现行的部定课程是:

   第一年:讲读,作文,习字。 共七

   第二年:讲读,作文,习字,文字源流。 共七

   第三年:讲读,作文,习字,文法要略。 共五

   第四年:讲读,作文,文法要略,文学史。 共五

   依我们看来,现在中学校各项功课平均每周男校三十四时,女校三十三时,未免太重了。我们主张国文每周至多不能过五时,四周总数应在二十时以下。现在假定每周五时,暂定课程表如下:

   年一:国语文一,古文三,文法与作文一。 共五

   年二:国语文一,古文三,文法与作文一。 共五

   年三:演说一,古文三,文法与作文一。 共五

   年四:辩论一,古文三,文法与作文一。 共五

   这表里删去的学科是习字、文字源流、文学史、文法要略四项。写字决不是每周一小时的课堂习字能够教得好的,故可删去。现有的《文法要略》、《文字源流》,都是不通文法和不懂文字学的人编的,读了无益,反有害。(孙中山先生曾指出《文法要略》的大错,如谓鹄与猨为本名字,与诸葛亮、王猛同一类!)文学史更不能存在。不先懂得一点文学,就读文学史,记得许多李益、李颀、老杜、小杜的名字,却不知道他们的著作,有什么用处?

   又这表上“国语文”只有两时。我的理由是:

   (1)第三四年的演说和辩论都是国语与国语文的实习,故这两年可以不用国语文了。

   (2)我假定学生在两级小学时已有了七年的国语,可以够用了。

   国语文的教材与教授法

   先说“国语文”的教材。共分三部:

   (1)看小说看二十部以上,五十部以下的白话小说。例如《水浒》、《红楼梦》、《西游记》、《儒林外史》、《镜花缘》、《七侠五义》、《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恨海》、《九命奇冤》、《文明小史》、《官场现形记》、《老残游记》、《侠隐记》、《续侠隐记》等等。此外有好的短篇白话小说,也可以选读。

   (2)白话的戏剧此时还不多,将来一定会多的。

   (3)长篇的议论文与学术文因为我假定学生在两级小学已有了七年的白话文,故中学只教长篇的议论文与学术文,如戴季陶的《我的日本观》,如胡汉民的《惯习之打破》,如章太炎的《说六书》之类。

   教材一层,最须说明的大概是小说一项。一定有人说《红楼梦》、《水浒传》等书,有许多淫秽的地方,不宜用作课本。我的理由是:(1)这些书是禁不绝的。你们不许学生看,学生还是要偷看。与其偷看,不如当官看,不如有教员指导他们看。举一个极端的例:《金瓶梅》的真本是犯禁的,很不容易得着;但是假的《金瓶梅》——石印的,删去最精采的部分,只留最淫秽的部分,却仍旧在各地火车站公然出卖!列位热心名教的先生们可知道吗?我虽然不主张用《金瓶梅》作中学课本,但是我反对这种“塞住耳朵吃海蜇”的办法!(2)还有一个救弊的办法,就是西洋人所谓“洗净了 的版本”(Expurgated edition),把那些淫秽的部分删节去,专作“学校用本”〔即如柏拉图的“一夕话”(Symposium)有两译本,一是全本,一是节本〕。商务印书馆新出一种《儒林外史》,比齐省堂本少四回,删去的四回是沈琼枝一段事迹,因为有琼花观求子一节,故删去了。这种办法不碍本书的价值,很可以照办。如《水浒》的潘金莲一段尽可删改一点,便可作中学堂用本了。

   次说国语文的教授法。

   (1)小说与戏剧,先由教员指定分量,自何处起,至何处止,由学生自己阅看。

   讲堂上只有讨论,不用讲解。

   (2)指定分量之法,须用一件事的始末起结作一次的教材。如《水浒》劫“生辰纲”一件事作一次,闹江州又作一次;《儒林外史》严贡生兄弟作一次,杜少卿作一次,娄家弟兄又作一次;又《西游记》前八回作一次。

   (3)课堂上讨论,须跟着材料变换,不能一定。例如《镜花缘》 上写林之洋在女儿国穿耳缠足一段,是问题小说,教员应该使学生明白作者“设身处地”的意思,借此引起他们研究社会问题的兴趣。又如《西游记》前八回是神话滑稽小说,教员应该使学生懂得作者为什么要写一个庄严的天宫盛会被一个猴子捣乱了。又如《儒林外史》写鲍文卿一段,教员应该使学生把严贡生一段比较着看,使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人类平等,什么叫做衣冠禽兽。

   (4)无论是小说,是戏剧,教员应该点出布局,描写的技术,文章的体裁,等等。

   (5)读戏剧时,可选精采的部分令学生分任戏里的人物,高声演读。若能在台上演做,那更好了。

   (6)长篇的议论文与学术文,也由学生自己预备,上课时教员指导学生讨论。讨论应注重:

   (甲)本文的解剖:分段,分小节。

   (乙)本文的材料如何分配使用。

   (丙)本文的论理:看好文章的思想条理,远胜于读一部法式的论理学。

   演说与辩论

   须认明这两项是国语与国语文的实用教法。凡能演说,能辩论的人,没有不会作国语文的。作文章的第一个条件只是思想有条理,有层次。演说辩论最能帮助学生养成有条理系统的思想能力。

   (1)择题演说题须避太抽象,太拢统的题目。如“宗教”,如 “爱国”,如“社会改造”等题,最能养成夸大的心理,拢统的思想。从前小学堂国文题如“富国强兵策”等等,就是犯了这个毛病。中学生演说应该选“肥皂何以能去污垢?”“松柏何以能冬青?”“本村绅士某某人卖选举票的可耻”一类的具体题目。辩论题须选两方面都有理可说的题;如“鸦片宜严禁”只有一方面,是不可用的。

   (2)方法演说辩论的班次不宜人数太多,太多了一个人每年轮不着几回;也不宜太少,太少了演说的人没有趣味。每班可分作小组,每组不可过十六人。演说不宜太长,十分钟尽够了。演说的人须先一星期就选定题目,先作一个大纲,请教员看过,然后每段发挥,作成全篇演说。辩论须先分组,每组两人,或三人。选定主张或反对的方面后,每组自己去搜集材料,商量分配的方法,发言的先后。

   辩论分两步。第一步是“立论”,每组的组员按预定的次序发言。第二步是“驳论”,每组反驳对手的理由。预备辩论时,每组须计算反对党大概要提出什么理由来,须先预备反驳的材料。这种预备有两大益处:(1)可以养成敏捷精细的思想能力。(2)可以养成智识上的互助精神。辩论演说时,教员与学生各备铅笔,记录可批评的论点与姿势,下次上课时,大家提出讨论。

   古文的教材与教授法

   先说中学古文的教材。

   (1)第一学年第一年专读近人的文章。例如梁任公、康长素、严几道、章行严、章太炎等人的散文,都可选读。此外还应该多看小说。林琴南早年译的小说,如《茶花女遗事》、《战血余腥记》、《撒克逊劫后英雄略》、《十字军英雄记》,朱树人的《穑者传》等书,都可以看。还有著作不多的学者,如蔡孑民《答林琴南书》,吴稚晖《上下古今谈序》,又如我的朋友李守常、李剑农、高一涵作的古文,都可以选读。平心而论,章行严一派的古文,李守常、李剑农、高一涵等在内——最没有流弊,文法很精密,论理也好,最适宜于中学模范近古文之用。

   (2)第二三四学年后三年应该多读古人的古文。我主张分两种教材:

   (甲)选本。不分种类,但依时代的先后,选两三百篇文理通畅,内容可取的文章。从《老子》、《论语》、《檀弓》、《左传》,一直到姚鼐、曾国藩,每一个时代文体上的重要变迁,都应该有代表。这就是最切实的中国文学史,此外中学堂用不着什么中国文学史了。

   (乙)自修的古文书。最重要的还是学生自己看的书。一个中学堂的毕业生应该看过下列的几部书:

   (a)史书:《资治通鉴》或《四史》(或《通鉴纪事本末》)。

   (b)子书:《孟子》、《墨子》、《荀子》、《韩非子》、《淮南子》、《论衡》等等。

   (c)文学书:《诗经》是不可不看的。此外可随学生性之所近,选习两三部专集,如陶潜、杜甫、王安石、陈同甫之类。

   我拟的中学国文课程中最容易引起反对的,大概就在古文教材的范围与分量。一定有人说:“从前中学国文只用四本薄薄的古文读本,还教不出什么成绩来。现在你定的功课竟比从前增多了十倍!这不是做梦吗?”我的回答是:

(第一)从前的中学国文所以没有成效,正因为中学堂用的书只有那几本薄薄的古文读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胡适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文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39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