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国滢:波伦亚注释法学派——方法与风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8 次 更新时间:2015-04-28 21:10:17

进入专题: 罗马法   伊尔内留斯   标准注释   学说汇纂   注释法学派  

舒国滢 (进入专栏)  

   摘要:波伦亚注释法学派从11世纪中后期到13世纪中期,前后历时一百五十余载,群英荟萃,成就斐然,众多法学家为后世继绝学,兴一代法学之风。总体上说,注释《国法大全》和其他法源的文本就构成了(波伦亚)法律教学与法学著述的对象,也是注释法学家们的基本工作方式。法学家们的这种工序完全是经院主义的技术,也可以笼统地称之为“辩证的注释方法”。故此,我们也可以把中世纪法学称为“经院主义法学”。

   关键词:罗马法;伊尔内留斯;标准注释;学说汇纂;注释法学派

   11世纪末开始的罗马法复兴运动,特别是《学说汇纂》的再发现①,不仅促成了法学教育的兴起,而且铸造了一种与大学体制相关联的新的法学传统,这种传统一开始建立在《国法大全》的注释或评注的基础之上,所以,我们可以笼统地称之为“注释法学”。在历史上,注释法学不仅展示了中世纪盛期和晚期的法学气象,为近代法学的科学之变积累了法学知识和概念基础,而且也为现代法学的体系化努力提供了必要的文献和思想素材。我们在这一法学演进脉络中可以看到不同代际法学家们的智识贡献、研究方法和思想风格,这是一幅中世纪及近现代法学历史的色彩斑斓的画面,而非单色调的图像。

一、波伦亚注释法学派的代表人物

   注释法学的滥觞之地是意大利的波伦亚(Bologna,一译“博洛尼亚”)。1088年创建的波伦亚大学②是罗马法复兴过程的一个重要标志,被视为当代法学思想的“滋养之母(alma mater)”。[1]93而该大学的建立、甚至波伦亚城市的声誉都与一个人的名字有关,这就是伊尔内留斯(Irnerius,一译“伊纳留”,约1055-1130),他被认为是波伦亚法学院或法律学校的创建人,并使《学说汇纂》的生命得以复活。由于伊尔内留斯,波伦亚一度形成法律学术的中心或“博学之城(docta)”,有人将此一现象称为“波伦亚文艺复兴”③。

   在建构法律体系的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个世纪的法律解释者的活动之重要性堪与伊尔内留斯及其后继者们的工作相提并论④。人们把伊尔内留斯及其后的继承者集体冠以“注释法学派”(拉丁文glossatoers,英文Glossators)的名称,这个学派有时也被称为“波伦亚注释法学派(the Bolognese Glossators)”,因为他们是一群从事“注释”活动的法学家⑤。

   波伦亚注释法学派从11世纪中后期到13世纪中期,前后历时一百五十余载,群英荟萃,成就斐然,众多法学家为后世继绝学,兴一代法学之风。

   伊尔内留斯不仅是波伦亚法学院或法律学校的创建人,也是“波伦亚注释法学派”的创始人。尽管根据历史的资料不足以证明伊尔内留斯是第一个致力于研究《国法大全》、特别是《学说汇纂》的学者,但有一个事实无法改变,即:伊尔内留斯奠定了注释法学研究方法和学术观点的基础,由此使研究和解释罗马法的活动发展到鼎盛时期⑥。到12世纪中叶,承接伊尔内留斯之功业的,乃波伦亚著名的“四博士(quattuor doctores,Die vier Doctoren)”,即:布尔加鲁斯(Bulgarusde Bulgarinis,? -1166)、马丁(Martinus Gosia,? -约1157)、雅各布(Jacobus de Boragine,? -1178)和胡果(Hugo de Porta Ravennate,? -约1166/1171),他们依照中世纪学校教育的用语风格,又被称为“法律的百合花”(lilia iuris,百合花当时被用来指称“博士”[doctores]之类的人)。[2]45据记载,“四博士”于1158年作为腓特烈一世巴巴罗萨皇帝(Frederick I Barbarossa,Emperor,约1123-1190)的法律顾问,参加了巴巴罗萨在意大利皮亚琴察附近组织召开的“隆卡利亚帝国会议(Roncaglia Diet)”,他们支持皇帝对伦巴第各城市征税的权力。不过,在解释罗马法上,“四博士”的意见并非完全一致,甚至相反,他们的观点和方法有时是对立的:比如,布尔加鲁斯奉行“严格法”,强调法律的字面规定,主张“狭义解释”,而马丁则奉行“衡平”的法律原则,允许对罗马法进行广义解释。由此在波伦亚和欧洲其他地区形成两派:一派称为“布尔加鲁斯派”(the Bulgari,他们把布尔加鲁斯称为“我们的博士”[nostri doctores]),另一派称为“哥西亚(马丁)派”(the Gosiani,他们的活动及影响主要在法国的南部)。在波伦亚,“布尔加鲁斯派”占主导地位,故而形成波伦亚的注释传统⑦。接续这个传统的是布尔加鲁斯的两位学生,即约翰尼斯·巴西亚努斯(Joannes Bassianus)和罗格里乌斯(Rogerius,? -约1170)⑧。约翰尼斯·巴西亚努斯生卒不详,传统上认为他乃12世纪意大利法学家,以论述“法律之树”(Law-Tree,他称之为Arbor Actionum[诉讼之树])而闻名。根据这种理论,在法律树枝上,各种诉讼按照结果的方式来安排,比如,市民法诉讼或“严格法诉讼”在数量上有48个,它们被安排在一边,衡平法诉讼或裁判官诉讼在数量上有121个,被安排在另一边。[3]256-260对于罗格里乌斯的生平,我们现在也所知甚少。有一说认为,他于1150年前后在波伦亚任教,大约在1162年转任于法国的蒙彼利埃大学,8年后卒于此地⑨。这个时期,还有另外三个注释法学派的名人,一个是罗格·瓦卡利乌斯(Roger Vacarius,1120-1200?),他最初在波伦亚接受教育,1139年跟随坎特伯雷大主教西奥博尔德(Archbishop Theobald,约1090-1161)前往英国,著有《穷人之书》(Liber Pauperum,系《优士丁尼法典》和《学说汇纂》的汇编教科书),1149年在牛津大学讲授罗马法(当时,英王斯蒂芬[Stephen,约1097-1154]曾下令禁止学习罗马法,1154年斯蒂芬去世后,瓦卡利乌斯可能恢复在牛津的教学),乃迄今所知的英国法学史上第一位罗马法教师,对在英国传播波伦亚注释法学作出了贡献⑩;另一个是普拉岑提努斯(Placentinus,约1120-1192),他出生于皮亚琴察,早年在波伦亚任教,1160年前后来到法国的蒙彼利埃大学教授罗马法,并创建蒙彼利埃大学法学院,促使注释法学派在法国南部立足(11)。还有一位是皮利尤斯(Pillius de Medicina,卒于1207年之后),他在12世纪末期特别有名,曾经担任过波伦亚大学的教授,1180年后出走到意大利的北部城市摩德纳(Modena),于此地开设一所法学院,以注释伦巴第习惯法见长,曾经撰写过有关《封建法书》的注释讲解录。[4]167在约翰尼斯·巴西亚努斯和罗格里乌斯之后,波伦亚注释法学派的传人是中世纪盛期的著名法学家胡果里努斯(Hugolinus de Presbyteris,卒于1233/1235年)、阿佐(Azo Portius,也写作Azzo,或Azolenus,约1150-约1230)和阿库修斯(Franciscus Senior Accursius,1181/85-1259/63)。胡果里努斯和阿佐均属约翰尼斯·巴西亚努斯的学生,胡果里努斯对《国法大全》曾有过专门的著述,比较而言,阿佐在注释法学上的贡献则更为突出,他在罗马法注释上采取一种“大讲解录(Apparatus maiores)”的文献形式,这种注释方式使波伦亚注释法学派的影响一度达到顶峰。后世曾有一个时期把阿佐的注释奉为权威,到15-16世纪,意大利的法律界曾流行一种说法:“不带阿佐的书,就不要登宫殿(法庭)”(12)。阿库修斯系阿佐的学生,他承继波伦亚的注释传统,乃波伦亚注释法学派的最后一位代表人物和集大成者,其生前对罗马法所作的注释被称为“标准注释”或“阿库修斯注释”,被奉为正宗的经典大全,像法律一样具有说服力和论证力。由于阿库修斯注释的影响,后世曾流行这样的法谚:“凡不被注释承认的,法庭也不承认。”(13)

二、注释法学派的注释活动及方法

   如果不考虑其他外部因素(比如,适应欧洲所谓“共同法”[ius commune]发展之需要(14)),那么,我们可以说,“波伦亚注释法学派”的形成其实主要得益于《国法大全》、特别是《学说汇纂》的教学和文本研究(15)。

   《国法大全》的版本在历史上的流传经历了一个曲折过程。至伊尔内留斯时期,《国法大全》的各个部分实际上以“摘要(compendia)”、“概要(summary)”、“精要(extract)”或“手抄本”的形式存续,这些文献多有矛盾、错漏,或者内容不完整(特别是《学说汇纂》)。故此,伊尔内留斯及其后继者们面临的头等重要的任务是剔除在中世纪早期所流行的上述文献之中的相互矛盾、语义不明、重复,弥补文本的缺漏,以此来修复《国法大全》,特别是负责复原《学说汇纂》。[5]18当然,这种工作最开始主要是为了满足教学和法律学习的需要(或“理论—教理的目的”),而不是为了实用的目的,不是为了将那个时代的法律变成日常生活可以应用或实践的东西。[6]91

   当时的波伦亚的教学和法律学习是以整部《国法大全》为基础的。波伦亚注释法学派的教师们在讲授《国法大全》、特别是《学说汇纂》时,通常采取阅读(朗读)文本的方式,学生们也必须手持(借来的)原文抄本跟随老师阅读,并做必要的校改(16)。13世纪波伦亚法学家奥多弗雷德(Odofredus de Denariis,约1200-1265)在1250年左右对波伦亚大学的罗马法教学曾经做过这样的描述:“关于教学的方法,古代和当今的教师们,特别是我自己的导师保持着下述惯例,而这一方式我也遵守:首先,在讲述原文前,我将就每一标题给你们作一个提要;第二,我将就(一个标题之下所涵盖的)每项法律的要旨向你们作尽可能清楚、明确的陈述;第三,我要从校正的角度阅读原文;第四,我将简单地重述法律的内容;第五,我将解决明显的矛盾,附带说明(从原文中提炼出的)法律的一般原理,这通常叫做“Brocardica”,并且对这些法律进行区分,巧妙地提出这些法律中所涵盖的有用的问题(quaestiones),并在神圣的上帝给我的能力的范围内给予解答。”(17)

因为《国法大全》、尤其是《学说汇纂》的原文十分艰涩,需要教师在读完正文后逐词、逐行地加以解释,这就是所谓的“注释(Glossa)”。“注释”一词,来自希腊文γλσσα,原意有二:一是指“语言”,二是指“不常用的词”(18)。其拉丁文Glossa或Glōsa与Verbum(字句、句法、语法),lingua(语言),vox(语言、语法、方言)同义(19)。故此,“注释”起先仅仅是指教师们对文本中较为艰涩的词汇进行同义的简短解释,这与中世纪“文法学校”的做法一致。在上课时,经教师所口授的对某个词的解释由学生记录在正文的行间空白处,这种解释被称为“行间注释”;如果解释的内容过长,比如,对一个段落进行解释,它们往往写在页边的空白处,称为“页边注释”(20)。注释言简意赅,其文本可能是教师本人在课前或课后所写,也有可能来自某一个或某几个特别有天分的学生所记的笔记。教师所写的注释文本通常称为“编纂注释(glossa redacta)”,由学生笔记构成的注释文本称为“笔录注释(glossa reportata)”。“编纂注释”文本一般在结尾处带有签名或印鉴,以编纂者(教师)名字的打头字母或缩写的几个字母作为标记,比如,“y.”或“w.”代表伊尔内留斯,“m.”代表马丁(Martinus Gosia),(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舒国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罗马法   伊尔内留斯   标准注释   学说汇纂   注释法学派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267.html
文章来源:《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3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