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洪川:赵萝蕤与《荒原》在中国的译介与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57 次 更新时间:2015-04-27 20:28:39

进入专题: 赵萝蕤   艾略特   荒原  

董洪川  

    

   【专题名称】外国文学研究

   【专 题 号】J4

   【复印期号】2007年02期

   【原文出处】《中国比较文学》(沪)2006年4期第111~125页

   【作者简介】董洪川,北京师范大学外文学院,北京 100875;四川外语学院外国语文研究中心,重庆 400031

   【内容提要】 赵萝蕤先生对西方现代派诗歌经典《荒原》在中国的传播与接受作出了重要贡献。本文试图系统梳理赵先生对《荒原》的译介与研究,辨析其在不同接受语境下所采用的不同译介策略,并考察她对《荒原》研究的独到见解,以此管窥《荒原》在中国流传以及中国学界对这部现代主义经典的释读与接受。

   Prof. Zhao Luorui contributed a lot to the communication and reception of the modernist classical The Waste Land in China. The present paper intends to do a systematic study of Zhao' s translation and research of The Waste Land, analyzing her translation strategies and her distinctive interpretation of the poem, so as to investigate the circulation and reception of this modernist classics in China.

   【关 键 词】赵萝蕤/《荒原》在中国的传播Zhao Luorui/the communication of The Waste Land in China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6101(2006)04-0111-15

   1922年,T. S. 艾略特(Thomas S. Eliot, 1888-1965)出版了西方现代主义经典诗歌《荒原》(The Waste Land),该诗在西方引起震动,艾略特也因此而在英美现代诗坛获得霸主地位,并成为"世界诗歌漫长历史中一个新阶段的带领人"。《荒原》在中国诗歌界影响巨大,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对中国诗歌形成了自"五四"以来"第一个最大的冲击波"。② 但是,《荒原》在中国的传播与接受与一位著名学者兼翻译家的辛勤劳动密不可分。她就是已故的北京大学英美文学专家赵萝蕤先生(1912-1998)。不过,学界对赵先生翻译和研究《荒原》似乎重视不够。本文试图系统梳理赵先生译介与研究《荒原》的重要业绩,并以此管窥《荒原》在中国的流传以及中国学界对这部现代主义经典的释读与接受。

   一

   赵萝蕤1912年出生在浙江杭州,父亲赵紫宸是位著名学者、神学家。1926年,赵紫宸受聘担任燕京大学教授兼神学院院长,赵家迁居北京。1928年,赵萝蕤考入燕京大学,主修中文,1930年在英语教师的劝说下改修英文。深厚的家学渊源、良好的教育背景以及赵本人对中国古典诗词、英语文学的特别爱好,使得她在大学毕业时已经具备良好的中外文修养。燕京毕业后,赵萝蕤进入清华文学研究所攻读研究生,得到叶公超、闻一多及美籍教师温德的教诲。她喜欢写诗,"曾寄过三两首给上海的戴望舒先生,在他编辑的《新诗》上发表"。③ 温德先生对《荒原》的讲解,对赵先生后来翻译这首诗起到了重要作用。赵先生后来留学美国时,曾与艾略特在哈佛大学共进晚餐(1946年9月7日),艾略特带给她两本书:《1909-1935诗歌集》和《四个四重奏》。艾在前者的扉页上写了:"为赵萝蕤而签署,感谢她翻译了我的《荒原》"。艾略特希望赵萝蕤先生接着翻译他的《四个四重奏》。

   到上世纪30年代中期,艾略特在中国文学界已是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中国文学界表现出希望了解艾略特的急切愿望。根据笔者的统计,从1933年到《荒原》汉译出版的1937年,我国期刊共发表评介艾略特的文章达50多篇,其中1934、1935这两年就有30多篇。主要有:1933年3月《新月》第4卷6期的"海外出版界"刊发了荪波介绍著名批评家F. R. 利维斯的《英诗的新动向》(1932)一书的主要内容,该书的第三章讨论艾略特,说英国现代诗歌创作偏离浪漫主义"大半由于爱略特的努力。他已经成为一个新的开始,树立了新的平衡";1934年2月《现代》第2卷4期上发表了日本人阿部知二的论文《英美新兴诗派》(高明译),它是中国较早翻译的系统介绍艾略特的文章。文章指出,艾略特"乃是新诗派最重要的巨星",又说,艾略特有"《荒土》(按:《荒原》)的长诗(四三三行),其流派可不问,从发表的1922年以来一直在英美诗坛保持着中心的兴趣,而至于今日";1934年《学文》月刊上刊登了卞之琳应叶公超之约翻译的艾略特的《传统与个人才能》,这是最早在中国译介的艾略特诗学论文;1934年7月12日《北平晨报》刊载了宏告翻译的I. A. 瑞恰慈写的《哀略特底诗》;1934年10月《现代》第5卷6期出版的"美国文学专号"刊载薛惠撰写的《现代美国作家小传》(有艾略特传略)、李长之的《现代美国的文艺批评》(提到了艾略特的诗歌观点)以及诗人邵洵美撰写的《现代美国诗坛概观》,邵文对艾略特评价很高,说《荒原》这种诗"是属于这个宇宙的,不是属于一个时代或是一个国家的。我们读着,永远不会觉得它过时,也永远不会觉得它疏远";1934年《清华周刊》第42卷第6期上发表默棠翻译的R. D. Charques的《论现代诗》,这是目前见到的最早较全面地评介《荒原》的译文,说:"爱略特君对他同时代人的巨大的影响是不成问题的";1935年《清华周刊》第43卷9期载有章克椮翻译的威廉姆荪的《T. S. 厄了忒的诗论》;1936年《文学季刊》第1卷3期上发表了罗莫辰译的敏斯凯的《T. S. 艾略忒与布尔乔亚诗歌之终局》;1936年《师大月刊》第30卷78期刊载了艾略特的《诗的功用与批评的功用》(赵增厚译);1936年10月《新诗》第1卷1期上刊载了周煦良翻译的艾略特的论文《诗与宣传》;等等。

   至此,在中国艾略特的"形象"已经被定位为:英语诗歌中"一个新的开始,树立了新的平衡"和"对他同时代人的巨大的影响"。艾略特已经成为这段时间中国译介界的中心,仅艾略特的著名论文《传统与个人才能》在短短几年里就重译3次,④ 就是明证。中国新诗人也早就注意到了艾略特,1928年徐志摩创作的《西窗》专门加上一个副标题--"仿T. S. 艾略特",孙大雨1931年发表的《自己的写照》,对艾略特的《荒原》模仿得更是"神形兼备"。诚然,此时中国已有不少评介艾略特文章,但普通读者并没有机会阅读艾略特的代表作《荒原》,因而他们对艾略特的了解还只是"雾里看花"。

   1937年,赵萝蕤翻译的《荒原》出版,整个中国文学界有机会目睹这位文学巨擘的"庐山真面目"。从接受理论的角度看,赵先生此时翻译《荒原》已经具备了十分适宜的接受语境,前面介绍的中国文学界对他的热情可为证明。但客观地讲,并非赵先生本人适时地抓住了这一时机,而是当时中国现代派诗歌的领军人物戴望舒。戴当时主持上海新诗社,请还是研究生的赵萝蕤翻译《荒原》。中国现代派领袖向西方现代派大师发出邀请,这一历史事实引入深思。赵萝蕤由于温德老师课堂讲授艾略特及其《荒原》,而"对于艾略特的诗歌发生了好奇的兴趣……无意中便试译了《荒原》第一节。这次试译约在1935年5月间。……到1936年底,上海新诗社听说过我译过一节《荒原》,他们很希望译文能够完成,交给他们出版,于是我便在年底这月内将其余的各节也译了出来"。⑤ 很快,《荒原》汉译本交到上海新诗社并顺利出版,这是"翻译界介绍西方现代派方面的一件大事"。⑥"赵译《荒原》的价值与意义不仅在于它是该诗的第一个汉译本,还在于它是译介到我国的第一部西方现代派力作"。⑦《荒原》汉译出版不久,林语堂主编的《西洋文学》就发表邢光祖的书评,称"赵女士的这册译本是我国翻译界的'荒原'上的奇葩"。⑧

   此后,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对于艾略特等西方现代主义作家的引进在近半个世纪里几乎没有进展,赵译《荒原》也就成了几十年中国内地唯一的译本。上世纪80年代初,在一场声势浩大的关于西方现代派文学的争论之后,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在中国的介绍开始"解冻"。赵萝蕤对40多年前翻译的《荒原》进行了重新修订,并在《外国文艺》(1980年第3期)上发表,这是"拨乱反正"后中国发表的西方现代派文学首部重要译著。赵先生在译文前写有序言,译文后是曹庸译的艾略特最有名的论文《传统与个人才能》。赵先生在"译序"中指出:"艾略特不仅是在他那一代人中几乎居于首位的诗人,而且也是颇有威望、多有创见的评论家和剧作家"。这位在1937年就翻译出版《荒原》的翻译家,近半个世纪后又首开新时期译介艾略特的先河,真是意味深长。不久,上海文艺出版社开始选编一套大型的介绍外国现代派的选读《外国现代派作品选》(1-4册),历时5年(1980-1985)才出齐。赵萝蕤修订后的《荒原》入选该丛书第一册。

   可能是受到赵译《荒原》的影响,很快,中国的艾略特译介就取得可喜成绩。1983年,《外国诗》创办的第1期(外国文学出版社)就用了大量的版面隆重推出艾略特:刊有裘小龙翻译的《荒原》,其翔译的《关于艾略特的评论两篇》,程红译的《艾略特谈他的创作》和赵毅衡撰写的《〈荒原〉解》。1985年,裘小龙在漓江出版社推出的《四个四重奏》更是一个较为全面的艾略特诗歌的汉译本。赵译之后有多位翻译家重新翻译了《荒原》,除已经提到的裘小龙之外,还有赵毅衡(《美国现代诗选》,外国文学出版社1985年)、查良铮(穆旦)(《英国现代诗选》,湖南人民出版社1985年)、叶维廉(《诺贝尔文学全集》,台湾远景出版事业公司1983年)、汤永宽(《情歌、荒原、四重奏》,上海译文出版社1994年)等的《荒原》译文先后印行。这些译本都出自名家之手,各具特色,翻译家们都力求从形式到内容再现这一部现代派经典之作。傅浩认为"赵萝蕤的译本流利畅达、不失为佳译;赵毅衡和裘小龙的译本显然受到了赵萝蕤译本的影响,但未能过之。"⑨ 我们想指出的是,80年代初赵修订印行的《荒原》又开风气之先,对在新时期传播《荒原》具有特殊的意义。

   1995年,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了一套中国当代翻译家自选集,赵萝蕤以"荒原"命名她的"自选集",由此可知《荒原》一诗在她翻译生涯和学术生涯中的重要性。

   二

   1936年赵萝蕤翻译《荒原》,直接原因是当时的诗坛领袖之一戴望舒的约请。从文学交流与接受角度看,也可以解释为这件事情证明了当时中国文学界对艾略特的认同和需求。因此,一般很容易理解为赵萝蕤的翻译只是被动地迎合了他人的需求。但在我看来,恰恰相反,赵萝蕤作为诗人和英语文学专业的研究生,她十分清楚中国诗歌的发展,也非常了解艾略特诗歌的特别之处,对自己翻译《荒原》有着明确的目的性。

1940年,赵萝蕤应宗白华先生之邀撰写了《艾略特与〈荒原〉》一文,发表在宗先生主编的《时世新报》(1940年5月14日)。该文清楚地阐明了她翻译《荒原》的目的。她为什么要译这首"冗长艰难而晦涩的怪诗"?她被艾略特那全新的诗歌观念和深刻的精神内容打动了。她看到了艾略特的"最引人逼视的地方",即诗人的"恳切、透彻、热烈与诚实"。而且,"这些特点不但见诸于内容,亦且表现为形式,因为内容与技巧实在是分不开的,"赵萝蕤深刻理解艾略特所表达的现代人特有的"荒原求水的焦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赵萝蕤   艾略特   荒原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比较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21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