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洪川:赵萝蕤与《荒原》在中国的译介与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66 次 更新时间:2015-04-27 20:28:39

进入专题: 赵萝蕤   艾略特   荒原  

董洪川  
S. 艾略特的诗歌"一节,称赞艾是"寥若晨星的诗人",说他的诗歌是"观念的音乐"(music of ideas)。(22) 但是,艾略特在西方诗坛确立其权威形象则是F. R. 利维斯的《英语诗歌的新方向》(New Bearings in English Poetry, 1932)出版之后。该书第三章"T. S. 艾略特"足足40页,而第四章"庞德"则只有18页,艾略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利维斯说艾略特的诗歌"自由地表达了一个完全生活在他同时代人的现代感受、感觉的方式和经验模式"。(23) 艾略特也因此在"他20年代的诗歌里开启了英语诗歌的新纪元",利维斯特别强调了《荒原》中的"统一性"、"自由节奏"和"讽刺的对照"。(24) 我们无法确认赵萝蕤当时是否读到了这本书,但有《新月》杂志曾刊载过荪波写的书评,而赵与其丈夫陈梦家又常常被划入"新月派"。不过赵拈出《荒原》的语言、节奏、典故及"对衬"与"讽刺",确是击中了该诗最突出的特点。

   新时期,赵萝蕤为修订的《荒原》中译本所写的"译序"(25) 只有短短两千多字,却是一篇意味深长的论文。文章充分肯定艾氏是"西方现代派文学大师","是在他那一代人中几乎居于首位的诗人",并对《荒原》这首"划时代的、有极大影响力的诗篇"进行了重点评述:

   在《荒原》一诗中,诗体类型很多:有时间的徐疾,诗句的长短,停顿的妥帖安排,各种类型的辞藻的运用,有土语,有十分口语化或十分抒情的片段,有暗藏讽刺的片段等,都真实反映了内容的性质。这些艺术手法对我国的新诗创作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赵的"序言"不长,但其评价较为全面中肯,成为我国新时期评价艾略特这位现代派大师的先声。"序言"也提到了艾略特关于自己"在宗教上是天主教徒,在政治上是保皇派,在文学上是古典主义者"的那段著名自白,并说,这"毫不含糊地说明了他在思想上是保守的、甚至是反动的。这种思想反映在他的作品中"。这里,我们多少感受到文化语境对文学释读与研究的某种规约。

   几年之后,赵萝蕤发表《〈荒原〉浅说》(26),目的是"试图使读者把这诗的主要内容掌握住"。与她40年代发表的那篇文章不同,该文重点阐释了《荒原》的内容。文章指出,《荒原》影响之深是现代西方诗歌多少年来没有过的,之所以产生"大深"的影响,因为它"集中反映了时代精神,即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西方广大青年对一切理想信仰均已破灭的那种思想境界"。全文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对《荒原》进行"浅说",分析了复杂的典故、引语、人物、象征,并重点论述了诗歌的思想内涵,所突出的是《荒原》的"认识价值",这与当时社会历史氛围是紧密关联的。尽管赵萝蕤也提到了艾略特的"局限",但在语气上、陈述方式上都与上文提到的"译序"不同,这表明艾略特及西方现代派文学研究在中国已经获得了较宽松的言说空间。

   从研究思路和方法来看,赵萝蕤对《荒原》的研究基本属于文本解释型,即"通过分析、释义、评论确定作品的意义,通常侧重于晦涩模糊或者有比喻意义的段落进行阐明"。(27) 因为,《荒原》中充斥着"典型艾略特式的""英语中从未有过的令人困惑的含混"(28),故而赵的解释从技术层面和思想内涵两方面展开。叶公超在《再论爱略特的诗》中借用艾略特在《但丁》一文中的话说:"一个伟大的诗人在写他自己的时候,就在写他的时代。他(艾略特)认为我们的一切思想都可以从诗里表现,但表现的方式是要用诗的技术的。"叶借此话来表达自己的文学批评观点,实际上隐含了这样一条研究思路:艾略特的诗歌反映时代,同时又有技术的创新。从这点上看,赵萝蕤得了老师真传。40年代赵萝蕤在《艾略特与〈荒原〉》一文中说"我们觉得要了解艾略特,给他一个不卑不亢的估价,我们必须了解他的时代",并认为"我们感觉到内容的晦涩,其实只是未了解诗人他自己的独特的有个性的技术"。这与赵萝蕤坚持文学"内容与形式统一"的原则是一致的。她这一认识直接影响了她对翻译方法的选取,即"直译法",同时,也影响了她对《荒原》的阐释与研究。还应特别指出的是,赵萝蕤翻译与研究《荒原》都有着明确目的,即帮助中国读者理解和接受这部伟大的作品。笔者曾有幸两次向赵先生请教《荒原》,她高度评价这首诗并强调外国文学翻译一定要为我国的读者服务,十分令人敬佩。

   《荒原》介绍到中国已有近70年的历史,对中国文学尤其是新诗的发展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这部经典诗歌也受到我国学术界的青睐,已有专论近百篇。毋庸置疑,赵萝蕤先生的翻译和研究对这部经典在中国的传播和影响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特别是她在译介和研究中所表现出的为祖国文化建设服务的自觉意识,在"为研究而研究"、"为翻译而翻译"的当下尤显意味深长,值得我们认真总结和借鉴学习。

   注释:

   ①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辞,转引自裘小龙译《四个四重奏》,漓江出版社1985年,第284页。

   ②孙玉石:《中国现代主义诗潮史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第197页。

   ③赵萝蕤:《我的读书生涯》,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第2页。

   ④《诗与批评》第39期和第74期分别由曹葆华和灵凤翻译该文(译名为《论诗》),卞之琳译《传统与个人才能》发表在由叶公超主编的《学文》创刊号上。

   ⑤赵萝蕤:《艾略特与〈荒原〉》,收入《我的读书生涯》,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第7-17页。本文所引此文皆自该书,以下不再注。

   ⑥袁可嘉:《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在中国》,《文学评论》1992年第4期。

   ⑦刘树森:《赵萝蕤与翻译》,载赵萝蕤译《荒原》,中国工人出版社1995年,第116页。本文所引刘树森文字除特别说明外皆出自该文,以下不再注。

   ⑧《西洋文学》,上海西洋文学社,1940年第3期。

   ⑨傅浩:《〈荒原〉六种译本比较》,《外国文学研究》1996年第2期。

   ⑩赵萝蕤:《我是怎么翻译文学作品的》,原载工寿兰编《当代文学翻译百家谈》,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年。后收入《我的读书生涯》,第182-192页,本文所引此文皆自该书,以下不再注。

   (11)伊夫·谢夫莱尔在《比较文学概论》中从热奈特处借用来讨论接受问题的术语。孟华在《翻译中的"相异性"与"相似性"之辩》中曾讨论过这个术语。见谢天振主编《翻译的理论建构与文化透视》,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年。

   (12)刘树森:《赵萝蕤与翻译》,见赵萝蕤译《荒原·序》,中国工人出版社1995年第4页。

   (13)赵萝蕤:《艾略特与〈荒原〉》,《我的读书生涯》,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第7-17页。

   (14)赵萝蕤:《我的读书生涯·后记》,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

   (15)此前,叶公超曾写过两篇总体评价艾略特的论文,参见拙论《叶公超与T. S. 艾略持在中国传播与接受》,《外国文学研究》2004年4期。

   (16)刘树森:《我的读书生涯》"编后记",载赵萝蕤《我的读书生涯》,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

   (17)R. 韦勒克等:《文学理论》,刘象愚等译,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年,第6页。

   (18)(28)Woodring, Carl. The Columbia History of British Poetry, Columbia UniversityPress,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2005, p. 572, p. 571.

   (19)叶公超:《再论爱略特的诗》,收入陈子善编《叶公超批评文集》,珠海出版社1998年,第121-125页。本文所引此文皆自该书,以下不再注释。

   (20)Poplawski, Paul. Encyclopedia of Literary Modernism, London: Greenwood Press, 2003, p. 91.

   (21)转引自彼得·琼斯《意象派诗选·序言》,裘小龙译,漓江出版社1986年,第26页。

   (22)Richards, I. A. . Principles of Literary Theory,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1926, pp. 273-278.

   (23)(24)Leavis, F. R. . New Bearings in English Poetry, Middlesex: Penguin Books, 1932, p. 61, pp. 70-87.

   (25)赵萝蕤为其所译《荒原》撰写的序言,《外国文艺》1980年第3期,第76-79页。

   (26)赵萝蕤:《〈荒原〉浅说》,《国外文学》1986年第4期。收入《我的读书生涯》,第19-28页。

   (27)Abrams, M. H. . A Glossary of Literary Terms. 7[th] ed. Fort Worht: Harcourt Brace, 1999, p. 127. ^

  

    进入专题: 赵萝蕤   艾略特   荒原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比较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21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