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振军: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经验观察与病理分析

——以郭美美事件为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01 次 更新时间:2015-04-26 19:09

进入专题: 中国红会   郭美美   慈善  

赵振军  


摘要:中国红会在最近三年来的表现是当前中国社会转型和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经典案例,更是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一面镜子。郭美美事件曾经让有着百年信誉的中国红会备受煎熬,举步维艰;"起底郭美美"却没能让中国红会一雪前耻,重铸辉煌。只有切实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深化相关体制民主化进程,才能真正迎来中国慈善事业的春天。

关键词:中国红会;郭美美;慈善;改革


中国红十字会曾经是很多人心中的一座圣殿,也是这么多年来很多人心目中慈善和捐赠的代名词。但2011年夏天的郭美美事件把一向高高在上、稳居道德制高点的中国红十字会(以下简称红会或中国红会)这个"百年老店""三天就打了个粉碎"。整整3年以后,2014年夏天,警方"起底郭美美",把风光一时、"不作不死"的郭美美彻底打回了原形。

从三天毁掉一百年到三年终于搞定郭美美,中国红会"这三年" 既是我们了解和认识中国红会以至中国慈善事业的一个窗口,也是我们解读和观察中国社会发展的一面镜子。按理,"搞定郭美美"以后,风口浪尖上的中国红会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恶气,放松一下神经了,信誓旦旦的中国红会掌门人Zⅹⅹ们如果还记得自己当初的承诺,似乎也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然而郭美美事件尘埃甫定,Zⅹⅹ却又折戟沉沙,黯然离职。郭美美这回是真倒下了,Zⅹⅹ也真的没用3年就离职了。然而中国红会的未来却依旧充满变数。

一、从郭美美到社监委,红会何以遇难呈祥、逢凶化吉?

(一)重查郭美美事件

2011年郭美美事件甫一爆出,吸引了全社会甚至全世界的目光。"无耻闯天下,仗贱走天涯",短短数日,郭美美就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子变成了家喻户晓、"誉满全球"的风云人物。中国红会被郭美美事件"3天毁掉100年", 郭美美成了中国红会惟恐避之不及的丧门星。谁要是与郭美美扯上关系,非死即伤。但事件发生两年以后,2013年,中国红会化腐朽为神奇,"重查郭美美事件"成了红会摆脱危机、凤凰涅槃的契机和台阶, 郭美美也由中国红会的致命杀手变成了救命稻草。这个乾坤大转移是如何实现的?

经过了时间的发酵和沉淀以后人们逐渐发现,从"炫富"到"炫睡","为了名不计后果,为了钱不择手段"的郭美美自然不可理喻,但一方面,在今天这个所谓多元化的时代,郭美美并不特别,甚至也远远算不上极端;另一方面, 说中国红会被郭美美事件"3天毁掉100年",更是抬举了郭美美。郭美美事件更像是社会进入消费时代后的一种自我意识觉醒和个性过度张扬--只是这些超越了必要的限度,又缺乏对法律、他人关系的正确把握,这才造成了郭美美的出格和越轨。从更广阔的社会背景来看,郭美美事件其实是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一个符号,由此折射出了公众对僵化、保守的某些具体体制的反叛和抗议,反映了公众面对具体生活领域某些强大的僵化体制的无奈、调侃、戏说甚至愤怒和抗议。是在强大的暴力机器和僵化的体制机制面前个人和社会无奈的一种近乎本能的反应、下意识选择和被动应付,是国家与社会不平衡、政治与社会不协调、经济与社会不和谐的必然反映。公众排山倒海般的激进情绪其实并非都只针对郭美美本人,甚至主要不是针对郭美美,而是主要针对相关体制的僵化保守、某些权力部门和官员自以为是、强奸民意、腐化堕落、营私舞弊的不满,是长期淤积的不满情绪的宣泄。

从这个意义上说,不仅郭美美,甚至中国红会其实都是相当无辜的,只是一不留神成了替罪羊和出气筒 。郭美美及相关机构和人员只是为他们、为这种情绪找到了一个突破口,给了他们一次宣泄不满、抒发情绪的机会, 这与当前大量发生的反社会事件的道理是一样的。[1]而对于权力和政府来说,类似郭美美事件倒更像是一个社会稳定的安全阀,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社会紧张和不满情绪,防止了更深刻的矛盾激化和更剧烈的社会冲突。表面上看来出现了一些不和谐,实际上舒缓了社会情绪,防止了更大规模的骚乱和动荡,保护了社会的一致性。从这个意义上,有关部门倒是应该感谢郭美美。

但在郭美美事件以后麻烦不断、丑闻缠身的中国红会并不甘心就此沉沦。"强大、正面"的中国红会绝不允许就此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子手上。中国红会长期练就的火眼金睛很快就敏感地意识到了郭美美的新闻效应和利用价值,郭美美事件顺理成章地成了中国红会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重查郭美美事件"成为中国红会祭出的一道杀手锏。

虽然连中国红会自己也不确定"重查郭美美"的最后结果如何,甚至能不能重查都是未知数。但中国红会能确定,不管后果如何,只要祭出"重查郭美美事件"的大旗,自己就注定稳赢不输:通过重查或准备重查,这样一个信号本身就已经足以让中国红会以攻为守,反败为胜,顷刻间实现了攻防转换和命运转折。至此,郭美美和郭美美事件与中国红会的关系发生了惊天大逆转:郭美美事件由当初让红会九死一生的丑闻变成了中国红会遇难呈祥、逢凶化吉的利器,郭美美也从当初中国红会惟恐避之不及的瘟神和克星摇身一变成了中国红会的救星和宝贝。中国红会化腐朽为神奇,生生把一个炫富拜金、没有底线的默默无闻的风尘女子塑造成了不朽的传奇和神话。弱不禁风、即将过气的郭美美则靠了中国红会的大手笔咸鱼翻身,重新成为社会焦点,再次轻易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人们不得不佩服郭美美的炒作手腕和"战略"眼光:傍上了中国红会这棵大树的郭美美,想不红都难。中国红会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成就了一个哈佛商学院教科书上都找不到的经典案例。谈笑之间,芙蓉姐姐、干露露等一干炒作大师灰飞烟灭,无数整日梦想放弃底线、一夜成名的娱乐明星们高山仰止,五体投地。

(二)独立社监委?

运筹帷幄、点石成金的中国红会刚刚成功搞定郭美美,不识时务的社监委(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却又前赴后继,再一次把风雨飘摇的红会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就在中国红会还在为是否重查郭美美事件争执不休的时候,"多事"的媒体又不识时务地捅出了中国红会社监委其实并不独立,甚至中国红会拿出2000万为前民政部高官、现转行某大学做专职慈善研究的Wⅹⅹ办研究院,研究院和社监委都实为红会公关机构的丑闻。中国红会真是生不逢时、命运多舛。

想当初,Wⅹⅹ由民政部ⅹⅹ司司长到ⅹⅹ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的高调转身曾经让多少人大跌眼镜,从内心充满敬意,Wⅹⅹ本人也一度成为媒体焦点和舆论追逐的风云人物。一个堂堂厅局级高干,毅然放弃体制内的高官厚禄,义无反顾,冲着心中的理想,"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与洒脱曾经何等悲壮与激昂!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高尚情怀诠释得何其完美!

然而仅仅过了不到三年,Wⅹⅹ却再一次"成功"聚焦了媒体和公众的目光。只是这一次"心中的滋味又苦又咸……这一场荣华富贵好心酸,这一场锦绣年华欲说无言"。曾经的繁华物是人非,曾经的荣耀转瞬即逝。

如果说郭美美事件毁掉的是人们对中国红会的信任,Wⅹⅹ们却将人们内心残存的那一点点希望也彻底浇灭了。这样一个曾经慷慨激昂、义正词严的维护慈善、守望正义的符号和标杆一夜之间轰然倒塌,这个世界还有什么诚信和希望可言?

不过也许这只是善良的人们的杞人忧天,按照郭美美事件的逻辑,没准那一天社监委也会成为红会廉洁自律的正面武器。只是人们不明白,从郭美美到社监委,中国红会何以总能过关斩将、所向披靡?

二、主动辞职的傲慢与不提管理费的霸道

(一)主动辞职的"神圣"承诺

面对重重危机,中国红会掌门人Zⅹⅹ信誓旦旦:"如果两到三年,还是不能翻转'黑十字'印象的话,我自动请求辞职!" 表面看来,这是对中国红会甚至社会公众的责任承担,但实际上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一承诺的思维与导致中国红会问题的逻辑一脉相承:罔顾中国红会公益慈善组织的根本属性,把中国红会当成了个人的私家后花园。

首先,中国红会既不是私营企业,也不是政府机关,而是社会公益慈善组织。作为公益慈善组织的掌门人,其权威和合法性本身就应该建立在捐赠人认可的基础上,而不是政府任命或指派。这样说来,Zⅹⅹ们根本就没有辞职的权力:这个权力本身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授权者的认可。既然连权力的来源都不正当、不合法,又何来辞职的正当性?即便基于特定国情,Zⅹⅹ们获得了政府的授权,辞职也不是对公众的恩赐,而是公众意愿的正常反应和公共权力的正当诉求。Zⅹⅹ们完全把事情颠倒了。

何况,就算社会公众默认了Zⅹⅹ们的权威,中国红会也不是个人逞强斗狠、拉风作秀的秀场:政府官员也只是人民公仆,你所行使的是公共权力,管辖的是公共利益。理应循规蹈矩,依法行政,在制度和法律规定的框架内恪尽职守。而如果三年以后连"黑十字"印象都不能翻转,那就不是辞职的问题,必定涉及严重的违法违纪问题,必须接受法律裁决。

郭美美事件后,执掌中国红会的Zⅹⅹ政绩如何有目共睹:挪用8000万, 扣留2.5亿(日元), 社监委实为公关部, 挪用2000万给Wⅹⅹ办研究院 ……这些是捕风捉影还是空穴来风?"成功"聚焦这么多关注的目光不会没有原因。

面对一个又一个的丑闻,除了对自我封赏的"中国十大品牌女性"未见回应, 中国红会和Zⅹⅹ们都"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没有这回事"。--顺便说一句,"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里面没问题"已经成为Zⅹⅹ们面对质疑从容应对、"一句顶一万句"的经典句式。遗憾的是刁蛮古怪的"草民们"不可理喻,如此坚定明确、明白无误的回答还是无法消除公众内心的疑虑。

这样的中国红会的改革还需要三年吗?至于Zⅹⅹ本人,且不论其担任计生委副主任期间的是是非非,仅就上任红会以来的表白和表现就足以让公众看到未来。一个坚持儿童参加公益活动还要缴纳会员费的中国最大慈善组织的掌门人,一个动辄信誓旦旦、之后誓言屡屡被事实戳穿却从来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的官员,其诚信早已经成为自己的神话。三年之后辞职与否谁还懒得去见证?

中国红会已经让公众彻底失望,但社会的担忧却并未就此止步:Zⅹⅹ及其治下的中国红会并非个案。随着改革的深入,社会生活中这样的案例已经越来越多,甚至已经成为一种危险的趋势:越是有气魄、敢想敢干的官员越可能不要底线,这样的官员越坚定越可怕,越是大刀阔斧也许越是万劫不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铁道部长刘志军、南京市长季建业任内都不乏这样的大手笔和大气魄。

大量的事实和经验证明,在今天特定的体制背景下,对于那些地方和部门的一把手来说,敢想敢干、锐意改革也可能意味着没有底线、不要约束。由于这样的官员往往掌握绝对权力,由此给社会和公众带来的灾难很容易被显著放大。

不受监督的权力刺激那些高度自信的官员过度迷信权力、过分自我欣赏,其中相当部分甚至发展到了自恋和偏执、妄想以至不能自拔的程度。这样的官员一旦手握重权,往往为所欲为,为害一方。从"战斗机堵路" 到"拆出一个新中国", 从刘志军的高铁奇迹到王立军的个人传奇,从薄熙来的"重庆模式"到"讨论周校长者记过处分", 这样的事情近几年在地方政府、高等教育和文化事业单位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一些官员为官一任,遗害一方,导致地方和单位鸡飞狗跳,元气大伤,长期难以恢复的例子几乎俯拾皆是,差别只在于程度不同而已。

充满自信、迷信权力和个人能力的官员丧失底线、放任权力大拆大建、大造政绩工程,甚至不惜逾越法律、侵犯社会公众利益的做法已经成为普遍模式和部门与地方官员取得成功的"中国经验",甚至为了政绩不惜践踏基本人权、草菅人命的事情也时有所闻。在当前特定的发展环境和体制背景下,尤其需要警惕,对事业发展、公众利益真正构成致命威胁的,往往不是那些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的干部,而是这种所谓敢想敢干、动不动就要"超常规、跳跃式"发展的"希望之星"。

(二)不提管理费,廉洁还是无耻?

按照国际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的章程规定,其成员机构可以提取6.5%的项目经费作为活动经费。我国也有相关规定,慈善组织可在捐款中提取不超过10%的管理费。在项目活动中提取管理费既是国际慈善组织的惯例,也是这类组织的生存之道。但在2008年以来的多次活动中中国红会都公开宣称不提取管理费。这种"高调"慈善、"纯粹"公益的背后是什么?麻烦不断、备受质疑的中国红会为何在提取管理费问题上能如此一反常态、廉洁自律呢?

红会之所以敢于和能够承诺不提取管理费,首先是因为中国红会不是一般的或纯粹的慈善公益组织,而是有强大的政府背景,甚至红会本身就是准政府。不仅直接接受政府稳定的财政拨款,其活动经费、人员工资甚至岗位津贴、福利待遇等都有政府买单,而且其工作人员占用财政编制,享受公务员待遇,[2]其领导人更是可以在政府部门和红会之间实现"无缝链接"、自由"穿越"。Zⅹⅹ本人即是从计生委直接转任红会常务副会长的,中国红会的领导也同样可以到政府机关担任同级职务,没有任何障碍。

除了稳定的财政拨款,中国红会的其他财政来源渠道也是一般慈善组织无法比拟的:中国红会的官方背景甚至直接就是政府主管机构的身份使得它可以依靠官方背景和政府资源,通过垄断慈善、强制慈善,积攒了大量财富。这还不包括被媒体曝光的善款挪用、扣留、暗箱操作等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红会"即使缺乏公众捐款,也能够获取生存资源"。[3]相形之下,百分之几的管理费微不足道,不提管理费不仅不会影响其正常运作,甚至对其收益的影响也极为有限。所以,不提管理费不是中国红会的廉洁,更谈不上壮士断腕。

对中国红会来说,不提管理费无关痛痒。但中国红会以"龙头老大"的身份在慈善行业立这样的"规矩",对其他慈善组织却是灭顶之灾:中国红会是中国政府扶持的、甚至本身就带有政府性质的公益慈善组织,不仅其行为本身带有政策意涵,不提管理费实际是在误导公众,错误引导行业发展方向;而且中国红会作为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行业龙头和标杆,最应该懂得和理解慈善组织的生存之道:不提取管理费,慈善组织靠什么生存?你背靠政府,财源滚滚,自然可以高调慈善;民间机构、草根组织怎么办?慈善组织本身并不生钱,其实质是社会中介组织,通过转介资源实现对弱势群体的帮扶。中国红会把不提取管理费作为参与慈善市场竞争和赢得社会信任的手段本身就违背社会慈善组织的生存伦理,坏了行业"规矩"。这样做只能基于两点:要么无知,中国红会做了一辈子慈善,到现在还不懂得慈善的基本逻辑和运作程序,以至头脑一热就不提管理费。不仅随意践踏行规,而且严重误导民意,导致其他机构无法正常运行;要么无德,中国红会自己背靠大树,指望政府财政供养,看不上区区百分之几的管理费这点小钱。但对其他社会慈善组织来说这却是"最低生活保障",是生命线和生死钱。财大气粗的中国红会不要管理费,其他慈善组织就只能投河上吊,最后中国红会一统天下,独步江湖。这不是一般的不公平竞争和垄断行为,是对其他机构生存空间的高调谋杀,是斩尽杀绝,清理门户。这种蛮横霸道的官办慈善做法再一次暴露了它的彻底堕落和不可救药。

中国红会如果真想干净慈善,恢复诚信,就该明确与政府脱钩,放弃财政拨款,完全按照独立的公益慈善组织的规范独立运行,诚信经营。至于提取管理费,这本来就是慈善组织的生存之道,天经地义,无可厚非。

三、中国慈善的问题何在?

诚如Zⅹⅹ所言,中国红会百年历史的背后,是无穷的人道主义精神。但中国红会官办慈善、强制慈善的傲慢和专横,暗箱操作、自以为是、独断专行的官僚作风亵渎了红十字会的人道主义精神,伤害了人们的爱心。中国红会确实需要反思和真正的改革。

但把"起底郭美美"作为渡过危机的灵丹妙药,认为郭美美的倒台就会换来中国红会的凤凰涅槃显然一厢情愿。这既低估了公众的智力水平,更是对社会爱心的亵渎和再次欺骗。就算"收了"郭美美,"罢了"社监委,否定了2.5亿,撇清了8000万,强大的中国红会就能无坚不摧?中国慈善事业的未来也能无往不胜?面对接二连三的丑闻,如果总是指望瞒天过海、偷梁换柱文过饰非、苟延残喘,中国红会注定万劫不复。 公众怎么可能指望这样一个连起码的廉耻和道德都没有的机构完成自己的慈善使命?怎么敢把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交给这样一个言不由衷、出尔反尔的所谓慈善机构?

更深层的问题还在于,在中国,类似红十字会的许多机构到底是官僚机器还是民间组织?看一看中国红十字会的那些大员们,哪一个不来历显赫、出身名门?这种亦官亦民、非官非民的身份到底该怎样界定?难怪国际抗艾基金要冻结对华援助了! 如果作为最高层的中国红会都身份模糊,怎么可能指望基层真正的民间草根组织健康发育?如果不是依靠官办背景,中国红会还能否皇帝女儿不愁嫁?又到哪里获得巨额资金支撑"天价饭局"、 养活炫富拜金的郭美美们?显然,如果离开政府拨款,没有政府背景的强制慈善,中国红会不要说慈善,恐怕它自身的生存都是问题!

作为行业龙头的中国红会尚且如此,一般慈善组织就更难独立。事实也正是如此,在中国,绝大多数慈善组织"在产生方式和运作逻辑上具有惊人的相似性:它们绝大部分直接依托于各级政府的民政部门建立,和民政部门有着极其紧密的血肉联系"。[4]更糟糕的是,行政化还让那些本来准民间的慈善组织也逐渐向政府组织和官僚机构看齐,越来越与政府机构高度同质化。"行政化使慈善组织的工作方式、管理方式与政府部门极其相似。因此,官僚制的一些弊端也体现在慈善组织身上"。而且"行政化使慈善组织将处理好与政府的关系作为首要任务,将主要精力用于在官僚机构内部扩展人际关系",[5]慈善组织自身的主要目标反倒被淡化、忽略以至放弃。慈善组织极力争取成为政府的附属机构,甚至以此为荣,以此为资本。

慈善是社会的良知和需要。但"慈善事业的发展离不开慈善意识的支撑。""要发展慈善事业,促进公益事业的繁荣,就必须依赖人们慈善意识的增强。"[6]新中国60年来慈善事业的发展成就辉煌,史无前例,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但同样不能否认的是,随着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化,在轰轰烈烈的表面繁荣背后,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同样面临危机,甚至危机四伏。真正的基于公众自愿的慈善步履维艰。虽然捐款数量与日俱增,但公众慈善意识和热情却每况愈下,特别是基于对官办慈善机构的不信任以及"被慈善"带来的伤害,直接和显著地打击和消耗着公众有限的慈善热情--而这是慈善的真正源泉,僵化的官僚体制和俯拾皆是的腐败已经成为限制慈善事业发展和打击公众慈善热情的致命杀手和毒药。

社会中介组织是慈善社业发展的重要中介和依托。虽然"第三部门的理念是以西方文化和社会制度为背景的",因而西方意义上的定位于"与国家对立,并部分独立于国家"的第三部门发展思路并不适合中国国情,[7]但这绝不意味着走向另一个极端,否则情况可能更糟。甚至慈善的意义之一就是民间社会的发育和成长,"与国家救助不同,慈善的意义,不仅在于乐善好施,还在于一个自主自治的社会公益部门的兴起,以及公民和企业公民的成长"。[8]但在中国,各级政府喧宾夺主,官办慈善强奸民意,行政权力主导的政治体制和神经过敏的意识形态考量彻底堵塞了社会中介组织的生存空间。社会中介组织先天不足,营养不良,发育迟缓,一股独大的官办慈善实际运行的结果则是显著打击公众信心,破坏制度信仰,直接泯灭社会慈善良知,不断蚕食公众的善意和道德。社会强烈的慈善需求与地方民政部门为代表的僵化体制和官僚机器的冷漠迟钝形成巨大反差,僵化、麻木、保守、自私的权力完全不理会社会和爱心人士的要求,任意摧残社会良知和爱心,权力的傲慢和专横毫无收敛,脆弱的社会对此无能为力,毫无办法。作为捐赠主体的社会公众却连批评的权力都受到极大限制,因为在行政化背景下,许多慈善项目与政府有关,"批评这个项目相当于批评政府"。[9]

四年前的郭美美事件曾经在僵化保守的官僚体制上打开了一个缺口,从反面推进了中国慈善事业的某些改革。但郭美美不是观世音,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绝不可能仅仅因为一个郭美美事件彻底改观。中国红会把希望寄托在郭美美事件上,指望"起底郭美美"漂白自己、转嫁危机,实现官办慈善的新生不过是权力的自说自话。如同被慈善一样,如果中国的官办慈善机构和主管部门总是被民主和被公开,中国的慈善事业能走多远是不言而喻的。靠抱残守缺、自证清白式的被公开、被民主、被改革不可能解决中国慈善事业以致社会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根本问题,所谓"极端事件倒逼改革"的作用注定有限。 只有切实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深化相关体制民主化进程,才能真正迎来中国慈善事业的春天。

参考文献

[1]赵振军,袁梦醒.反社会事件频发的社会机制与政策选择[J].泰山学院学报,2010(1):98-107.

[2]李国林.略论政府在社会慈善事业中的地位和作用[J].求实,2005(4):53-56.

[3]孙发锋.第三方评估:我国慈善组织公信力建设的必然要求[J].行政论坛,2014(4):81-84.

[4]田凯.组织外形化:非协调约束下的组织运作--一个研究中国慈善组织与政府关系的理论框架[J].社会学研究,2004(4):64-75.

[5]孙发锋.我国慈善组织行政化的根源、危害及对策[J].理论月刊,2013(12):118-121.

[6]石国亮.我国居民的慈善意识及其影响因素--基于全国五大城市的调查分析[J].理论探讨,2014(2):157-161.

[7]刘杰.本土情境下中国第三部门发展困境及道路选择[J].社会科学研究,2010 (5):88-94.

[8]高力克,杨琳.慈善中的社会与政府:温州与常州慈善模式比较[J].浙江学刊,2013(5):204-209.

[9]王阳.第三方评估的中国式生存[J].环球慈善,2011(8):40-41.

注释:

1.中国红会这三年此处特指2011年夏天郭美美事件发生到2014年夏天郭美美被抓这段时间中的中国红会。

2.李妍: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再谈郭美美事件:3天毁掉100年。凤凰网2011年11月15日00:13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3.魏铭言:中国红十字会社监委拟下月重新调查郭美美事件。凤凰网2013年04月24日02:31来源:新京报。

4.这样的说法并非是为中国红十字会辩护。中国红十字会固然罪不可赦,比中国红十字会更腐败更黑暗的官办社会中介组织大有"人"在。至少,公众不会简单相信,在众多的官办社会中介组织中红十字会是一个例外。这也正是公众情绪激愤的原因之一。

5.一定意义上说,"郭美美"只是一个引爆点,触发了许多人郁积的对慈善机构的不信任乃至不满。参见:人民日报刊文谈郭美美事件:公众善心伤不起。人民网江苏视窗2011-06-2710:20。

6.红会2000万善款被指用于给王振耀办研究院。网易新闻2013-05-2522:31:23来源:红网(长沙)。

7.周小璐:赵白鸽:两到三年不翻转黑十字印象我自动辞职。新浪新闻2013年04月28日16:27人民网。

8.红监会:红会挪用8000万善款属实已责成其公开清单。凤凰网2013年05月02日22:01来源:央视。

9.红会被指扣2.5亿日元资金称接受审计未透露机构。新华网2013年06月05日07:13:33来源:新京报。

10.红会社监委被指实为红会所养公关部。新浪新闻2013年05月13日14:17四川在线。

11.红会2000万善款被指用于给王振耀办研究院。网易新闻2013-05-2522:31:23来源:红网(长沙)。

12.2013年5月赵白鸽当选"2013年中国十大品牌女性"。很快就有网友爆出颁奖机构为品牌中国产业联盟。该联盟的秘书长王永同时也是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见:红会常务副会长当选2013年中国十大品牌女性。中华论坛_中华网论坛2013-05-0308:55:15作者:你猜我是谁。

13.河北高邑县委书记因用战斗机堵路事件被免职。http://www.sina.com.cn2010年04月30日19:03中国新闻网。

14."宜黄官员"谈拆迁自焚: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网易新闻2010-10-1309:22:36来源:南方网。

15.南昌大学发封口令:讨论周校长者记过处分。凤凰网2013年05月11日18:27来源:中新社江西分社。

16.原上海红十字会长沈晓明担任浦东区委书记。新浪新闻2013年05月13日09:55东方网。

17.就在2011年8月6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播出的"被质疑的红十字会"节目中,面对红十字博爱项目曾借慈善卖保险的客观事实和公众的强烈质疑,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坚称,中国红十字会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宣传不够引起了公众误解。不敢想象,中国红十字会有多么强大的本事能把贪污和腐败宣传成公益和慈善?

18.国际组织暂停上亿美元对华抗艾援助。http://www.sina.com.cn2011年05月29日03:51京华时报。

19.网贴称上海卢湾红十字会一顿饭花9859元。腾讯网2011年04月16日02:41新京报。

20.红会系统募捐额连续两年下降同比下降超2成。新浪新闻2013年09月22日02:02京华时报。

21.郭美美倒逼慈善透明化湖南慈善机构忙晒账单。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11-07/08/c_121641247.htm.2011年07月08日12:22:49来源:华声在线。


本文原发于《改革与开放》2015年第5期。

    进入专题: 中国红会   郭美美   慈善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工作和社会保障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8717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