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耀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概念再定位及前瞻性审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2 次 更新时间:2015-04-21 21:06:43

进入专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乔耀章 (进入专栏)  

  

   一个志在走向现代化的民族国家,一定离不开创新,尤其是科学理论的创新。而科学、理论的创新又离不开其术语的革命。正如恩格斯在《资本论》1886 年英文版序言中所指出: 一门科学提出的每一种新见解,都包含着这门科学的术语的革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一种创新的理论,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纲领性命题。然而,自1982 年这一科学命题创新、使用30 年以来,其原初的含义已经开始丧失或转向了,大体有两种情形: 其一是与时俱进地向前发展,呈现"溢出"效应; 其二是有意无意或在不经意间被阉割其精神实质,呈现"缩水"效应。正如安东尼·吉登斯在其《社会理论和现代社会学》中曾经指出的那样: 和自然科学相比,社会科学研究因为关注具体的社会生活,所以容易被误读误用。社会科学概念通过透进社会世界而具有建构性的意义,他们为普通行为者所掌握,进而融入社会活动实践中,当然成为社会惯例的熟悉内容,即使它们像自然科学那样具有鲜明的创新性,但等他们首次参与建构时,其原初含义就已经丧失。所以,我们应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概念、理论的原初含义及其转向给予密切关注。由此,我们认为关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关注整体的真实的中国。

   真实的中国是一个多面体、多棱镜的客观存在。如果从时间维度看,就有中国历史、中国现实、中国未来; 如果从空间或领域维度看,就有中国经济、中国政治、中国文化、中国社会、中国内政、中国外交等; 如果从生态、动态、抽象或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就有中国特色、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模式、中国奇迹以及中国发展、中国形象等等。所有这些问题都可以从三个视角来审视: 从中国看中国,从西方看中国,从世界或全球看中国。如果仅从中国看中国,可能会有"不识庐山真面目"或"雾里看花"之感,其实中国不能完全自证; 如果仅从西方看中国,可能会有不公平、不公正之感,会失却自信而只剩"他信",其实,中国也不能完全由他证; 如果从全球或世界看中国,那就既需要超越中国也需要超越西方,才能做到比较全面、客观、公正,这就需要有制高点以及全局观点和战略眼光。2010年9 月,温家宝总理在出席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会议上,为世人亮出了一个真实的命题: 让世界看真实中国。那么,真实中国或中国真实是什么,中国最本质的东西是什么,中国的发展态势有没有形成共识,中国的核心利益有没有明晰,中国相对稳定的价值观有没有形成,等等。针对这些问题,不仅国外人士众说纷纭,国内人士的认知也往往大相径庭。美国《侨报》社论中曾作如是说: 过去中国贫穷时,发达的西方国家担心中国会因饥饿、疾病、养不活自己等影响世界,今天中国人的生活稍稍富裕了,又有人担心中国会"威胁"世界,形成所谓"穷亦忧、富亦忧"的格局。这也表明西方世界在对中国的认识上,一直陷入"无论穷富和进退,横竖都不是"的思维悖论中。因而该报主张要从历史与现实的交汇中认知中国。 对此,我认为,应当从历史、现实与未来三维时态的交汇中,从中国、西方与全球世界的交汇中认知中国。当今中国,最为本质的东西、发展态势、核心利益、相对稳定的价值观应当是: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应当防范和避免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简( 减) 缩为"中国特色"从而达到"去社会主义化"之目的的倾向。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原义及其转向

   在我国社会的日常生活以及传媒中,人们为了表达或宣传的方便起见,经常把党和国家正式文件中的有关理论命题简( 减) 缩化,可称之为"理论简( 减) 缩现象",这使其原初的含义或"溢出"或大大"缩水"、大打折扣。

   例如,党的思想路线。历史证明,党的思想路线正确与否至关重要。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党的正确的思想路线是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早在1941 年毛泽东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中,就对"实事求是"的内涵作了科学的阐释,后来在此基础上逐步形成发展为党的思想路线。最初党的思想路线的基本内容是: 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在实践中检验真理和发展真理。这条思想路线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成果,也是中国共产党革命、建设实践经验的马克思主义化,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重新确立了这一思想路线,并且丰富和发展了这一思想路线。这条思想路线已写入党章。这条思想路线有其完整科学的内容,不应该被简( 减)缩被误解。可是在许多场合却被简( 减) 缩为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后来又被冠以"发展"而转向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其实,从严格意义上说来,通过这样的简( 减) 缩或"发展"就与原初的含义已经不一样了。

   再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初是1982 年邓小平在中共十二大开幕词中首先提出来的: "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在这里强调了四个问题: 第一,强调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其中涉及到对马克思主义,对普遍真理,对我国的具体实际以及如何结合的理解与把握等问题。第二,强调走自己的道路,这是做到第一点的必然要求与结果。从走西方人的路到走俄国人的路再到走自己的路,这是自1840 年以来中国社会发展的基本历史轨迹。走自己的路给人们的启示主要在于: 必须要有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 必须立足于社会现实的基础之上; 必须合乎时代的潮流; 必须善于处理好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与借鉴别国经验的关系; 必须准备走曲折的路。第三,强调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基本含义包括: 建设,相对于革命; 中国特色,有别于中国特点、中国特殊、中国特征、中国特别等概念; 社会主义,本指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或科学社会主义,它既指社会主义的思想、理论,又指社会主义的实践、运动,还指社会主义的制度、社会形态;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层含义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以及与其他民族、国家的社会主义的联系和区别。第四,强调这是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历史的结论会给人们许多有益的启示: 历史的结论是对过去历史经验的总结,它可以使我们鉴往知来,但历史结论不能简单作为新的实践和历史进程的出发点,就像原则不能作为出发点一样; 历史结论是否正确及其正确程度如何取决于历史结论是否符合历史实际及其符合历史实际的程度如何; 历史结论既是历史的也是现实的,它要受到新的历史经验的检验和再检验; 历史结论的真正价值在于提醒人们要向历史学习,自觉避免重演历史。这四个问题是统一不可分割的整体。然而,在后来的历程中被人们"斩头去尾"简( 减) 缩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等,以至去掉"建设"去掉"有",直接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们认为"有"表明只有一些特色,表明其数量少,只是"有"而已,而去"有",则表明程度在加深,不仅仅是有一些,而且在数量上全然是了,直接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表明在提法上更加成熟。其实,从另一个视角来审视,总的说来这些提法、用法与说法同原初的含义已不完全一致,主要呈现与时俱进向前发展的溢出效应。

   但是,应当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最近几年来,在政界、学界及日常生活中出现一多一少现象。其中,"一多"是指人们越来越多地使用"中国特色"、"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模式"、"中国奇迹"等等概念。一般善良的人们认为这些概念都差不多,无论是"中国特色"、还是"中国道路"、"中国经验"抑或是"中国模式"、"中国奇迹"等,只要是中国的,都可以称道,都可以认同,都可以接受和使用。"一少"是指人们越来越少地使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概念。有意无意地"去社会主义化",用"中国特色"取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而使社会主义淡出"中国特色"。这是一种值得注意或警惕的现象。这里主要涉及两方面的问题,一方 面,是关于中国特色、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模式、中国奇迹等概念的使用及其相互关系问题( 限于篇幅不再分别论说) ; 另一方面,主要是关于"中国特色"与"社会主义"及其关系问题。1982 年,邓小平在中共第十二次代表大会所作的开幕词中首次明确使用"中国特色"一词是同"社会主义"这一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以前很少有人使用,属于理论概念的原创。然而从那以后,"中国特色"这个概念便频繁地出现在报端及人们的日常生活用语中,用"中国特色"反映林林总总、形形色色的中国问题,其中有积极的,有消极的,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什么都有,就如人们所说的"中国特色是只框,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装"。与此同时,人们往往把"中国特色"与其后的"社会主义"分割开来,致使人们至今对这一特定概念、术语的理解仍然歧义横生,莫衷一是,使其越来越远离它的原义或本义。事实上,"中国特色"、"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模式"、"中国奇迹"等几个相关概念,在一定的语境中都是可以作为形容词、定语或修饰语而使用的,但它们一般不能相互等同、相互混淆,更不能相互替代。相比较而言,它们所形容、所限定和修饰的对象可以是"社会主义",也可以是"资本主义",还可以是其他什么主义,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资本主义","中国特色封建主义","中国特色市场主义"……当然,我们的主观愿望是用这些概念形容、限定、修饰的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别的什么主义。于是就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或"中国社会主义特色"; "中国道路的社会主义"或"中国社会主义道路"; "中国经验的社会主义"或"中国社会主义经验"; "中国模式的社会主义"或"中国社会主义模式"; "中国奇迹的社会主义"或"中国社会主义奇迹"等。当然,除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特定概念而外很少有其他的相关概念。还需要指出的是,当这些概念用于形容、限定、修饰"社会主义"时,这里的"社会主义"既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也不是其他民族国家的社会主义,而是目前和今后相当长时期内中国的社会主义。这种社会主义之所以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主要是因为它还处在初级阶段,还不完全是原本的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即还是"不合格的社会主义",这种"社会主义"还要同其他"主义"尤其要同国内外的非社会主义,主要是资本主义成分和因素长期合作共处。在其整个历史进程中,占主流或主导的、定向性的、核心价值导向的只能是社会主义。

   由此可见,鉴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成为我们的旗帜和道路,是指导我们思想的新的理论体系,它作为理论、概念、术语已经约定俗成,所以,我们在正式文献或正式场合中还是应该使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概念为好! 因为"中国特色"这个概念太宽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只是"中国特色"概念的其中之一。凡"中国特色"的不一定是"社会主义"的; 凡与之相联系的"社会主义"则一定是"中国特色"的。这是一个是非问题,含糊不得。如果通过宣传、教育、普及工作,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已经掌握群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大众化,使其内化与"中国特色"成为同义语,那么这种"简缩"是一种与时俱进的发展、溢出和升华。否则,就应该警觉,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概念的转向效应保持密切注意。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特色"的主要表征

正如上文所示,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严肃的理论、概念、术语应当力戒随意性的解释。那么,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或"中国社会主义特色"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按理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中国社会主义特色"这两种表述是有区别的。在我国政界、学界没有或鲜有人用"中国社会主义特色"概念、命题。早在1996 年,我在《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纵横谈》一书中,就初步分析论证了"中国社会主义特色"问题,认为中国社会主义特色可具体表现出"命题特色"、"理论特色"、"实践特色"、"制度特色"和"发展特色"这五个方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乔耀章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697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