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自宁:风险决定的理性探求

——PX事件的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5 次 更新时间:2015-04-17 09:39:43

进入专题: 风险决定   情境理性   PX事件   行政法治  

金自宁  

   [12]前引[4],贝克书,第22页。

   [13]金自宁:《风险规制与行政法治》,《法律与社会发展》2012年第4期,第60-71页。

   [14]罗豪才主编:《行政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64页。

   [15]有关法条式原则与开放式原则的区分,参见[德]拉伦茨:《法学方法论》,陈爱娥译,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第353页。

   [16]该法第61条规定:“建设单位未依法提交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或者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未经批准,擅自开工建设的,由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责令停止建设,处以罚款,并可以责令恢复原状。”删除了原来“补办环评手续”规定。第41条规定,防治污染的设施“应当符合经批准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要求”。

   [17]该法第65条规定:“环境影响评价机构、环境监测机构以及从事环境监测设备和防治污染设施维护、运营的机构,在有关环境服务活动中弄虚作假,对造成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负有责任的,除依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予以处罚外,还应当与造成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其他责任者承担连带责任。”

   [18] 《厦门PX环评警示》,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dfjj/20070627/20183730899.shtml,2014年6月1日访问。

   [19]2007年11月底完成、12月5日正式公布的《厦门市重点区域(海沧南部地区)功能定位与空间布局的环境影响评价》称:“厦门市海沧南部空间狭小,区域空间布局存在冲突,厦门市在海沧南部的规划应该在‘石化工业区’和‘城市次中心’之间确定一个首要的发展方向。”参见《细解环评简本:厦门PX项目》,http://www.huaxia.com/tslj/rdqy/fj/2011/08/2555335.html,2014年6月1日访问。

   [20]法律社会化运动中,出于社会规制目的将法律工具化对法律规范结构的影响,在欧洲和美国都受到了关注。许多学者参加了相关的讨论。例如,H.Rotthleuthner,The Limit of Law—The Myth of the Regulatory Crisis,17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ociologyof Law(1989)P273.

   [21][美]斯图尔特:《美国行政法的重构》,沈岿译,商务印书馆2002年,第167页。

   [22]Citizens to Preserve Overton Park,Inc.v.Volpe,401 U.S.402(1971)

   [23]Wendy E.Wagner,The Science Charade In Toxic Risk Regulation,95 Colum.L.Rev.1613(1995),p1664.

   [24]Baltimore Gas & Elec.Co.v.Natureal Res.Def.Council,462 U.S.87(1983).

   [25]Jerry L.Mashaw,Small Things like Reasons are Put in a Jar:Reason and Legitimacy in the Administrative State,70 Fordham L.Rev.17(2001),p26.

   [26]Daubert v.Merrell Dow Pharmaceuticals,Inc.509 U.S.579(1993).

   [27]有关此案对风险规制的影响,可参见Macgarity:《风险评估司法审查多伯特化的前景》,载金自宁(编译):《风险规制与行政法》,法律出版社2012年版,第251-347页。

   [28]S.Jasanoff,The Problem of Rationality in American Health & Safety Regulation,in Roger Smith & Brian Wynne eds.,Expert Evidence:Interpreting Science in the law,1981,p151-169.

   [29] Craig Oren,Run Over by American Trucking Part I:Can EPA Revive Its Air Quality Standards,29 Envtl.L.Inst.10653(Nov.1999)

   [30]Macgarity:《风险规制中的公众参与》,载金自宁(编译):《风险规制与行政法》,法律出版社2012年,第225-248页。

   [31]例如,Dick Taverne,“Let's Be Sensible About Public Participation”,432 Nature 271(2004).

   [32]H.Kunreuther & P.Slovic,Science,Values & Risk,545 Annals Am.Acad.Pol.& Soc.Sci.116(1996),p123.

   [33]Jasanoff,Science,Politics,and the Renegotiation of Expertise at EPA,7 OSIRIS 194(1992),p209.

   [34]Gary S.Becker,The economic approach to human behavior,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76.

   [35]Herbert A.Simon,A Behavioral Model of Rational Choice,69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99(1955),P118.

   [36]F.A.Hayek,Rules,Perception and Intelligibility,in his Studies in Philosophy,Politics and Economics,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7,P56-57.

   [37]J.R.Habermas,Post metaphysical Thinking:Philosophical essays,The MIT Press 1994.

   [38]汪丁丁:《理性选择与道德判断》,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51.html,2014年6月1日访问。

   [39][日]大贺须明:《生存权论》,林浩译,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207页。

   [40][美]布雷耶:《打破恶循环》,宋华琳译,法律出版社2009年,第28-29页。

   [41]P.Slovic,(1987)“Perception of risk”Science,236:280-285

   [42]《中国环境科学院回复厦门PX项目公众意见》,http://news.sohu.com/20071219/n254180129.shtml,2014年6月1日访问。

   [43]如宁波PX事件。

   [44]如卡勒斯(carnes)等对核废料储存场选址的研究。Carnes,S.A.eta l.,Incentives and Nuclear Waste Siting:Prospects and Constraints.Energy Systems and Policy,1982,Vol.7(4):323~351.

   [45]一般认为,“特别牺牲”为行政补偿构成要件。参见[德]哈特穆特.毛雷尔:《行政法学总论》,高家伟译,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733页。

   [46]我国学界对正当程序原则的涵义有不同界定和表述,但无人否认这一自然正义要求;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正当程序亦“晨光初现”。参见何海波:《司法判决中的正当程序》,《法学研究》2009年第1期,第124-146页。

   [47]《环境影响评价法》第21条,《建设项目环境保护条例》第15条。

   [48]如厦门PX事件之初,地方政府不作正面反应,却先关闭了讨论PX事件的“厦门小鱼论坛”。

   [49]风险社会研究者认为,风险决定的受影响者与决定者之间的矛盾大有已经或将要取代劳资矛盾成为当代社会冲突的首要来源之势。有关介绍,参见金自宁:《食品安全的制度反思》,《绿叶》2011年第5期,第8-12页。

   [50]有关风险交流制度建构,参见金自宁:《风险规制中的信息交流及其制度建构》,《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12年第5期,第83-88页。

   [51]Jerry L.Mashaw,Small Things like Reasons are Put in a Jar:Reason and Legitimacy in the Administrative State,70 Forham L.Rev.17(2001).

   [52][德]马克斯.韦伯:《社会科学方法论》,韩水法、莫茜译,中央编译出版社1999年第6页、第158页。

   [53][英]卡尔?波普尔著:《猜想与反驳》,傅纪重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1年。

   [54]洪延青:《藏匿于科学之后》,《中外法学》2012年第3期,第537-559页。

   [55]参见Niklas Luhmann,Risk:A Sociological Theory,translated by Rhodes Barrett,Aldine de Gruyter,1993.尤其是第二章“作为风险的未来”。

  

    进入专题: 风险决定   情境理性   PX事件   行政法治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6768.html
文章来源:《当代法学》2014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