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厚:中美金融争霸战正风狂雨骤 中国经济正处于风险暴露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8 次 更新时间:2015-04-12 10:02:12

进入专题: 亚投行   大宗商品   系统性风险   人民币   国际化   金融  

金子厚  

   同时,也不难关注为外资银行在中国同业市场上仍然恪守同业拆借等简单业务,并未卷入纷繁多样的同业业务之中。目前银行同业的流动性风险,集中在资产负债两端大量运用了期限错配,同业负债久期大部分在3个月以下。在资产的应用方面,信贷类同业资产的久期为1-2年。

   信托业务的膨胀和利率市场化、地方债务、房地产以及资源类行业的融资需求密切相关。

   目前风险已有暴露迹象,尤其是资源类行业信托风险较大,信托资金主要投向于房地产和地方政府的平台债,然后是煤炭有色等产能过剩的资源性行业。

   2014年信托资产增速明显放缓,由2013年的46%下降至19%,其中增长最多的是证券市场投资类资产,而对工商企业和基础产业的增长大幅放缓。

   2014年新增信托贷款总额5174亿元,大幅低于2013年1.84万亿元。监管的加强和信托业务风险的上升是带来信托行业调整的重要原因。

   信托资产的期限结构有在滚动中缩短的趋势,以集合信托为例,平均期限由2年下降到1.5年,存量资产的期限结构集中于1-2年,期限结构显示当前信托产品还本付息的压力仍然很大。

   委托贷款的加速膨胀和信贷、信托增速的放缓并存,呈现以出表化和抽屉协议为主要特征的虚假委托贷款的明显特征。委托贷款在2010以后取得快速的发展。

   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2010-2014年,每年新增委托贷款总额分别为0.87万亿、1.30万亿、1.28万亿、2.55万亿和2.51万亿。

   2014年委托贷款的存量总额突破10万亿,而2010年之前,委托贷款的总额仅仅2.30万亿。

   大部分委托贷款,资金来源并不在于企业和非银金融机构,而在于商业银行自身,银行利用委托贷款出表化、逃避监管和提高贷款收益的冲动,导致了委托贷款的急剧膨胀。

   同时,委托贷款的风险管控相当薄弱,三方甚至多方的抽屉协议现象泛滥,损害了监管部门和总行对委托贷款的有效风险管控。

   2014年底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2015年监管当局对委托贷款的监管必有所加强,规范和清理有助于缓解委托贷款业务所积累的风险。

   风险与收益相匹配,是金融投资决策的基本要求。但中国金融市场投资者追逐高收益财富管理产品与风险自担能力薄弱存在严重冲突。主要表现在投资者在购买财富管理产品时,往往关注收益率,对风险警示选择性忽视,更不关心资金使用与项目运营成功可能性。

   在这种观念的主导下,投资者更容易被金融市场上财富管理产品的虚假营销、过度营销所蒙蔽,误认为只要是商业银行代销就视同商业银行将承担全部责任。

   因而一旦出现兑付危机,投资者往往会出现非理性行为,甚至是过激行为,易引发群体性事件。从已经出现兑付危机的信托计划、理财产品、有限合伙私募基金、P2P等,均存在投资者通过过激行为寻求社会舆论关注,进而迫使政府出面或金融机构就范的企图。

   目前,我国影子银行规模庞大,很多影子银行体系的资金来源于并不具备风险承担能力的投资者。这样一来,一旦出现兑付风险,金融机构被迫进行风险兜底,实施“刚性兑付”,暂时掩盖住金融风险。

   但应该看到,“刚性兑付”只是延缓了金融风险爆发的时机,并不会在根本上消化金融风险。从金融市场上已有处置财富管理产品兑付危机的案例看,运用自有资金承接债务、转售、延长期限、司法追债等措施,虽然可以暂时平息投资者诉求,但并没有可能让已经处于经营失败的企业或项目起死回生。因此,这些项目的风险注定要在未来延后爆发。对此,需要有理性认识。

   房地产风险

   进入2015年前夕,江西赣州长发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发置业)和赣州银信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信置业)先后破产。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上犹县法院和寻乌县法院分别受理了两家公司破产一案,这也成为赣州房地产公司破产第一案。

   此外,新年伊始,佳兆业4亿港元的过桥贷款违约创下了中国2015年首单违约纪录;随即,佳兆业一笔2018年到期的美元债券年化收益率狂飙至45%;紧接着,佳兆业的国内合伙人退出一项旧改项目,佳兆业国内违约事件正式启动。

   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接受CNBC财经电视台采访时说,中国的房地产行业此前疯狂膨胀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现在走到了“转折点”。

   如今的房地产行业已经进入大鳄争食的时代,中小房企的生存境遇愈发艰难。随着行业集聚程度的进一步深入,相对于规模越做越大的大型房企,中小房企的处境可谓“凄凉”,对外,在拿地、销售等方面要面临大房企的激烈竞争,对内,融资、转型等都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

   虽然2014年底市场出现翘尾行情,但是从2014年全年市场表现来看,房地产行业的境况显然已经大不如从前,全国商品房销售额全年同比降幅近8%,销售均价同比跌幅近5%。

   与此同时,大型房企的市场份额却在不断增加,50强房企的销售额门槛已经高达140亿元。对诸多中小房企而言,继续寻求规模扩张极有可能碰壁而亡,如何在夹缝中谋求生存空间,已经成为这些企业不得不思考的命题。

   来自中国指数研究院的统计数据显示,从销售业绩分布来看,销售额超过百亿的房企出现清晰的断层,绿地、万科等七家千亿级企业销售规模继续扩大,12家企业的销售规模在300亿~1000亿元,与第一集团之间拉开了500亿元的销售差距,而100亿~300亿元的企业则多达61家,竞争异常激烈。

   亿翰智库上市房企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化东表示,百亿企业阵营之间的分化正在拉大,规模房企的规模越做越大,强者恒强的趋势愈发明显,销售额100亿~300亿元的房企,很多是从区域市场走向全国布局的房企,抵抗市场波动风险的能力有限,未来也存在不少变数。

   新城控股副总裁欧阳捷表示,7家千亿房企的销售额占全国商品房销售总额的七分之一,过去5年它们的平均复合增长速度达到34.7%,由于房地产行业进入平稳发展期,未来增长率按照过去5年的复合增长率的一半计算,到2026年它们将会占领整个市场,届时预计会有90%的房企将会消失。

   除近80家销售额达到百亿的房企以外,全年销售额在100亿元以下的小房企更是不计其数,这些企业的市场关注度低,不少都是偏安一隅,无力向外扩张,在市场行情下行的背景之下,生存形势更为艰难。

   由于金融机构为了控制投资风险,中小房企很难获得开发贷,信托等其他融资渠道的成本又居高不下,中小房企没了“救命钱”,与大企业在土地市场的拼抢显得不堪一击,这就导致了一系列连锁恶化反应。

   在市场低迷时期,中小房企销售策略并不占优势,去化难度加大,资金匮乏拿不到可以开发的土地,项目运作陷入停顿,就将面临资金链崩盘的高风险。

   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在年前的研究报告中认为,2015年房地产市场的调整将持续,并可能在2015年进一步拖累GDP增长0.6个百分点;全国范围的房价跌幅将在5%~10%区间内,二线和三线城市整体面临更大的价格跌幅。

   国际货币政策变动风险

   2015年将是全球金融不平静的一年,全球央行货币政策并不同步,但其潜在风险正从被广泛担忧转化为现实。

   一方面是美联储加息时点日渐临近,“对加息保持耐心”的措辞被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文件正式删除;另一方面,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球20多家主要央行纷纷加入降息阵营,甚至负利率的举措也屡见不鲜。

   全球央行货币政策失衡的矛盾正在加深,根据金融市场的联动规律,我们可以预期的情形是:美元升值趋势仍将延续;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低迷,通缩压力挥之不去;新兴市场的薄弱环节爆发金融危机的概率非常之大,不排除2013年的新兴市场普遍“钱荒”重演的可能性。

   美联储加息将会对中国造成不容忽视的影响。尽管2014年中国经常账户盈余飙升至纪录高位(2140亿美元),并且持有的外汇储备占到世界外汇储备的30%(3.8万亿美元),中国仍将受到美联储加息的伤害。

   中国的信贷/GDP的比值已经从2008年的125%攀升至2014年的206%,贷款增速在2009年底达到34%的峰值,并从此开始逐年下降,这和社会融资总量的变化是相符的。

   目前中国社会融资总量的年度增速已经从2012年的20%下降至14%。

   另外,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和LIBOR(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间的利差已经从40个基点扩大到550个基点,流入中国的跨境贷款大幅增长了近六倍,从2008年的1730亿美元抬升至2014年3季度的1.1万亿美元。

   尽管国际清算银行显示2014年3季度的资金流仍保持稳定,我们认为跨境套利交易的“平仓”发生在2014年4季度。

   目前,香港和新加坡的票据融资已经分别下降了21%和18%,这两个地区代表了至少四分之一的国外投资者对于人民币资产需求。

   美元升值加剧了中国资本外流。2014年中国的资本账户赤字达960亿美元,而前三季度有690亿美元的资本账户盈余,这意味着中国在四季度大约有1650亿美元的资本流出。这是自1998年后,中国第二次出现资本账户赤字。第一次赤字出现在2012年,规模约320亿美元。

   两次资本账户赤字的相似之处在于,都是由于人民币贬值造成外汇存款上升,2012年和2014年外汇存款均增加约1300亿美元。

   自2008年以来,中国的美元债务上升了近六倍,目前持有大约1.1万亿的美元债务。根据我们的估算,其中仅25%进行了对冲风险。

   国际资金套利过程十分明了:1)在过去几年中LIBOR基本保持不变,而SHIBOR增加了近500个基点,利差非常巨大;2)在过去五年中美元对人民币的平均年贬值幅度达2%,因此进一步压低了美元债务的偿付成本。

   但是,目前美国货币政策开始收紧,而中国开始多次降低利率,这就导致两个变化:一是国内外利差开始缩小,二是人民币兑美元开始贬值。我们预计,到2015年末,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将达到6.40。这两点变化均会导致套利资金的平仓和退出。

   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的风险

   以欧美国家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长期控制着全球大宗商品的定价权,需求和产量更占优势的新兴经济体国家却无权染指大宗商品定价权,最终导致处处被动。

   2014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剧烈,原油、铜、铁矿石等品种的价格走势出乎市场上绝大多数投资者的意料。较大的跌幅是全球主要定价权市场上一些基金在兴风作浪,多数大宗商品真正的产出国却没有定价权,这些国家在价格暴跌之后承受了巨额损失。面对这种状况,以新兴经济体为代表的多个国家发起了新一轮全球大宗商品定价权之争。

   2014年,很多大宗商品的价格甚至跌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水平。这里面固然有供需失衡的因素,但大型基金在全球主要衍生品市场反手做空也在很大程度上扩大了大宗商品的跌幅。在这些资金赚得盆满钵满之际,不少生产国却苦不堪言。

   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际油价暴跌成为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最引人注目的事件,原油价格巨幅波动从来都不是一个局部事件,而是牵动全球经济、外交、地缘政治的大事,甚至关系到某些国家的战略安全。

   中国是大宗商品进口大国,这波大宗商品的整体下跌总体来说对国内经济是有利的,但短期过快的价格波动依然会对相关产业链造成较大的影响,比如国内一些矿山开工率已经有了显著地下降;之前做了相关套期保值业务的企业也受到冲击。

   从长远来看,中国对大宗商品依赖度仍然较高。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高达57%,大豆进口对外依存度超过70%,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超过80%。更加令人心惊胆寒的是,中国并不掌握这些重要的大宗商品的定价权。

   目前全球范围正面临能源和石油革命,非常规能源正逐渐改变全球能源格局,未来全球经济结构也将因此而发生改变。鉴于整个作用和影响会持续很多年,更多的技术革命还将浮现,随着清洁能源的应用、能源效率的提升,未来大宗商品价格走势还将出现更多的变数。

   对于大宗商品市场目前的现状,大圆银泰交易市场总裁袁顾明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目前全球经济复苏进程仍然过于脆弱和缓慢,欧盟和日本增长乏力,美国经济发展稍微好些,今年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在增加,这都可能加剧大宗商品市场的波动。

   另外,如今美国经济不断好转,美国正在控制债务规模,还债能力增强,这使美元输出减弱,更有可能造成日后美元紧缩。这样对全球经济造成新的冲击,也将对大宗商品价格形成打压。这些因素有可能使大宗商品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都保持低位震荡。

   目前来看,中国需求在短期内很难大幅提升,此前国家加强了对信贷市场和地方债务的管理,这将使得地方基建投资降温,也进一步减少了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大宗商品在今年很难形成前几年那种大涨的局势。

   此外,目前推行的“一带一路”战略,将在长期里对解决国内产能过剩的问题起到一定作用,不过在短期内无法改变大宗商品低位震荡的格局。

    进入专题: 亚投行   大宗商品   系统性风险   人民币   国际化   金融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6609.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