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泰:以地域分野的明初诗歌派别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0 次 更新时间:2015-04-10 16:08:38

进入专题: 地域分野   明初诗歌派别  

王学泰 (进入专栏)  
因此许多关注社会的江西诗人作品中都有一种悲怆的气氛。

   刘崧是江西诗人中成就最高的。他诗论平正通达而无道学气,主张“诗本诸人性,咏之物理,凡欢欣哀怨之节之发之于其中也。…‘而不屑在乎一句一字之间而已。”(《槎翁诗选自序》)刘诗也不以字句见奇,而以完篇取胜。刘化善于运用长篇五古和七言歌行反映动乱给社会带来的灾难和人民所遭受的痛苦,这一点比越派的刘基、吴派的高启更为突出。《壬辰感事》六首以古体叙事形式描写了江西动乱的由来和发展。作者对徐寿辉、彭莹玉的反元斗争是否定的,但这些诗篇客观描写了战争的残酷和人民辗转于水火的苦况,也暴露了农民军的许多弱点。《南山谣》是写淮西在天灾中南徙流民给江西人民带来的苦难,题材新颖。诗中把流民与农民的对立描写得十分真实、生动。它不仅在诗歌史上、在社会史的研究上也是有价值的。在刘氏笔下当时社会是混乱不堪的,《南乡怨歌》写兵匪相续、虎去狼来:“杀尽丁男掳妈女。”《筑城叹》写兵匪你去我来,但无不拉百姓筑城。《布谷鸟)写“丁壮从军”中男筑城春来土地无人耕种。《有虎行》写猛虎入城市,公然食人,军队不敢制止。《虎逐狼》写各种军队如虎似狼,无不扰民害民,人们备受痛苦,这后两首可作为寓言诗读。它们形象地展示了那个广大人民想为奴隶而不可得的时代,人们的出路只有死!《凶年有弃子于江渚者诗以寄哀》,更是令人不可卒读:“骨肉岂不亲,无食难为恩。抱子弃水中,哭声吐复吞。母饥骨髓枯,儿饥眼眶出。终然两难存,何以共忧恤。岁月不相贷,恩爱从此分。我死尚可忍,儿啼那复闻。儿啼那复闻,江水流浩浩。不忍回视之,衔悲入秋草。”虽然汉末王粲就写过这个题材,但刘氏这种细腻描写才更能展示这类事件的悲惨。刘诗中还有一首《石炭行》写挖煤工人之苦,这个题材也很少有人涉及。

   刘氏善于以七言歌行叙事,平易畅达,很少用辞藻,但却富于感染力,在他所描写的世界中充满了悲哀和血泪。他的近体和抒情作品则较差,诗味寡淡。

   刘炳的社会意识较刘崧淡薄,其诗多以其平生经历为题材,也擅长七言歌行。许多作品与其从军生活有关。如《东武吟》回忆其“壮年投笔去,手提三尺菙。戎衣才至,短剑光陆离”。这正是在动乱中许多士人的出路。《予昔与孟思鲁参戎事于三衢监司宋公幕府及兵溃得间道还乡遂归休之志故历叙之》诗中叙述其从军作战及归乡的过程,作者站在军队一方很少看到军队对人民的祸害。但他也感到战乱给社会带来的萧条,因此他的怀古伤今之作多表现出感伤情绪。如《浔阳行》、《明妃曲》、《题李陵苏武位别图》以及一些古乐府等。在刘氏描写自己生平遭际的作品中也有不少反映了沧海桑田之变,从而笼罩着悲剧气氛。

   周德是江西派的晚期代表,他主要生活在社会生活已趋于安定时期亦擅长七古歌行,周氏用这种体裁写了大量反映平民日常生活的作品。如《牧童谣》写牧童的苦辛和乐趣。《涣郎谣》写“载歌一曲沧浪晚,棹人烟波何处寻”带有隐士色彩的渔翁。《桑妇谣》、《临川女》、《瞿塘贾》描写了养蚕女,军人妻子、商人妻子的忧愁与烦恼,可见当时不同阶层妇女的生活侧面。其他如《柳条长》、《种粟谣》、《樵夫谣》都是一诗一事描写普通人的生活。朱彝尊说周氏此类作品“犹存张王遗韵”(见《明诗综》)周氏叙事诗只在平淡质朴方面类似张王,但在生活提炼方面较差。张王乐府是“成如容易却艰辛”,而周诗则较为草率,情节、语言都缺少锤炼。

   总之,明初江西诗人一般较长于叙事作品,擅长七言歌行。也有的长于五古,如前面提到的刘绍、梁兰、刘以五言纪行诗见长;梁的五言闲适诗较佳。风格平易自然也是他们的共同特点。江西派中除了刘崧外,成就都不大。

   江西派的直接产物就是永乐、宣德之间的台阁体。台阁体创始者为杨士奇,他是江西泰和人,陈漠之外甥,少时曾从梁兰学习诗文。刘崧作为其乡先贤,对杨士奇也有很大影响。杨士奇历任四朝内阁大臣,为太平时期宰相。江西平易自然的诗风正宜于奉敕颂圣、歌咏升平之作。因此钱谦益说:“江西之派,中降而归东里(杨士奇),步趋台阁,其流世界冗卑而不振。’”(《小传》)

   四、闽派

   真正对明代诗歌创作有全局影响的是闽派。所谓“闽”指今日福建省。《明诗纪事》收闽诗人40人左右,约占所收明初诗人的10%。福建在唐代还是个文化落后地区,没有出现过卓有成就的文学家。五代以后,特别是宋南迁后闽文学才有了长足的进步。南宋中叶出现了著名诗论家严羽。严氏提倡兴趣说,主张妙悟,推崇盛唐诗,这对闽诗学有极大影响。明初闽诗人继承和发展了严氏诗论,并力图用自己的创作证明这一点。

   闽派较早的代表人物是张以宁,他上承严氏,下启闽中十子。张氏多题画之作。如《题马致远(清溪晚渡图)》、《题李遂卿画》等,他善于选用富于色彩的词藻,描绘图画中的各种景色,有较高的艺术水平。

   使闽诗成为一派的是闽十子的出现。他们以林鸿,高棅为首包括陈亮、王恭、王偁、唐泰、王褒、郑定、周玄、黄玄等人。这是一个集团意识较强的创作团体,并对相同风格的诗作有着强烈的认同感。他们墓本上是以林鸿、高棅为首的两个核心,彼此有较密切的往来,或师承关系;在创作上成就最高的是林鸿。他明确地提出作诗要师法盛唐:“开元,天宣间声律大备,学者当以是为楷式。”(《明史•林鸿传》其集名日《鸣盛集》这既包含了作者对新王朝的肯定和拥护,也反映了他对自己的诗歌的评价。高棅因编选了《唐诗品汇》和《唐诗正声》而享大名。他用唐诗选本为诗人提供模拟的范本。这两个选本中把唐诗发展分为四个阶段,即初、盛、中、晚。推崇李白,把他看成盛唐的代表人物,他的多种体裁的作品被高氏列为正宗,成为模仿理想样板。杜诗人选的也很多,但只许为大家,被排斥于正宗之外。高氏还强调诗歌的源流正变和诗教,主张熟参致悟,并用唐代作品印证了《沧浪诗话》的论诗主张。

   闽派诗人的创作成就和他们在理论上的向往并不相称。他们意识到明代的建立必然意味着一个兴盛时代的到来,他们也有意用自己的作品鸣一代之盛。实际上,他们对诗人如何反映“盛世”问题并不理解;另一方面“盛世”也没有给他们提供表现盛世的条件。专制主义和最高统治者对于文化的排斥使得诗人不能放开喉咙歌唱。闽中十子作品内容比较贫乏,他们把歌功颂德的谀词看成盛世之音。因此,他们之中只要是有过仕宦经历的应制奉和之作特别多。林鸿、高棅都是这样。如林的《春日游东苑应制》就很为当时人所称赞的:“长乐钟鸣玉殿开,千官步辇出蓬莱。已教旭日催龙驭,更借春流泛羽杯。堤柳欲眠莺唤起,宫花乍落鸟衔来。宸游好续箫韶奏,京国于今有风台。”高棅的《拟岑补阙参奉和早朝大明宫之作》都是这类作品的代表。它们在意境、音调、辞藻上亦步亦趋刻意模仿初唐、盛唐应制之制,却不考虑地域和历史差别,这样就不可能取得令后人满意的成绩。

   闽中诗人标举盛唐,他们本身缺少盛唐诗人的品格,社会亦非盛唐,故其诗风与盛唐差别颇大。四库馆臣在《四库总目提要》的《白云樵唱》提要中言王恭诗“吐言清拔,不染俗尘,得大历十子之遗意。”用这段话评价林鸿、高棅、王偁诗亦无不可。“十子”中其他一些人的作品更是等而下之。

   闽派诗人的作品还有一个共同点就在于“拟”字。李东阳在《麓堂诗话》中说:“林子羽《鸣盛集》专学唐,袁凯《在野集》专学杜,盖皆极力模拟,不但字面句法,并其题目亦效之,开卷骤视,宛若旧本。”钱谦益也指出:“膳部(指林鸿)之学唐诗,摹其色象,按其音节,庶几似之矣。其所不及唐人者,正以其模仿形似,而不知由悟以入也。”(《小传》)不仅林氏“十子”皆有此病。高棅把盛唐有成就的诗人作品几乎拟遍。有拟李白、王维、孟浩然、岑参、高适、李颀、崔颢、张说等,几乎无人不拟,而且多拟他们的高华典雅的七律。林鸿的“五月台江水,孤舟去国人。苍山低戌垒,野日暗行尘。”(《送殷秀之武功》(仿佛是集唐人诗句。有些模拟流于抄袭,如王恭的“更尽一杯秋雨外,故山曾有几人回。”(《小楼对酒》)“肠断十三弦上月,一弦一柱总关情。”(《月下闻笛》)这些简直是生吞活剥、改头换面。王恭《冬猎》直抄李白诗句:“弯弓射杀平原鹿,笑人吴姬酒馆中。”但李白诗的风采全都失去。王氏在《观猎》又再抄一遍:“弯弓射杀南山豹,归醉吴姬卖酒垆。”而且更为拙劣。模拟之风虽然宋元两代也有,但没有明代这么普遍。明代始作俑者应该说是闽中十子。

   前面提到闽派对明诗有全局的影响。这不仅因为他们自己有作品,并为模仿唐诗提供了两个范本,而且他们提倡的学习盛唐之音,正反映了时代的要求,反映了明统治者和士大夫对于明王朝的看法与评价。另外,诗人们也想利用诗歌黄金时代的创作经验为正在日趋没落的正统文学形式——诗歌——注射一针强心剂。《明史.文苑传》认为“终明之世,馆阁以此(指闽派)为宗。厥后李梦阳、何景明摹拟盛唐,名为崛起,其胚胎实兆于此。”作为明代诗歌主流的茶陵派、前、后七子、一直到明末的复社、云间派都提倡,“诗必盛唐”、注重摹拟,以临帖的方法学习作诗,在精神和方法上都是与闽派一脉相承的。作为明代诗歌的结束者钱谦益对有明一代诗歌创作,不无感慨地说:“自闽诗一派盛行永、天之际,六十余载,柔音曼节,卑靡成风。风雅道衰,谁执其咎?自时厥后,弘、正之衣冠老杜,嘉、隆之频笑盛唐,传变滋多,受病则一。”(《小传》)“病”应该说是社会环境造成的,但在明代最早的传播者则是闽派诗人。

   五、粤派

   除了越、吴、江西、闽四省诗人比较集中外,安徽省的诗人也不少。但是由于没有出现成就较高、有代表意义的作者,在地域上也缺少独特的传统,因此不能构成一个在思想内容上、艺术形式上有共同倾向的创作群体。而粤(今广东省)出现的诗人并不多,《明诗纪事》中只收六人,但因为出现了卓有成就的诗人孙蒉和以孙为首的南园诗社,他们有着共同的创作倾向,对于粤地以后的诗歌创作有着深刻的影响,因此,形成了人们所谓的粤派。

   粤地在明朝以前除了张九龄、邵谒、郑愚、陈陶、余靖外没有出现过什么有影响的文人。而且他们多是粤北人,至于粤南,即广州一带在中国诗歌史还是空白,明初孙黄蒉,黄哲、李德、王佐组织了南园诗社,再加上赵介号称岭南五先生

   粤派诗人没有遗下什么论诗或论文主张,但他们在创作上确有共同之处,这与他们彼此唱和、相互影响有关。也就是说他们的群体意识是在创作中自然形成的。孙贲有《南园歌•赠王给事彦举》很生动地描写了南园诗社成员欢聚和共同创作的情景;黄哲的《王彦举听雨轩》也描写王佐、孙蒉等人狂歌醉饮的浪漫生活;从这些作品中可以想像远离中原战乱的广州一带士人的放浪生活和当地文化的发展。

   南园五子均长于七言歌行,他们学习初唐卢照邻、骆宾王之豪纵流丽的诗风,用富于才藻的诗章描写经过长期战乱、经济恢复后城市的繁荣和他们家乡的风物。孙蒉的《广州行》很有代表性。广州是当时通向西洋、南洋的最大商港,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明朝以前只有贬谪或编管南荒的士人写过广州的景色和风物,他们多是中原或江浙一带的士人,广州在他们眼中还是化外荒蛮所居之地,是充满烟瘴、令人恐怖之地。孙蒉是第一个以这样饱满的热情描写了广州的繁华和它作为国际性商业城市的特征。直到20世纪30年代,屈向邦还在《粤东诗话》中写道:“广州自南越立国、南汉建都以来,以地势重要,交通便利,故民物殷繁,商贾荟集、蔚然岭南之大都会。重以物既阜饶,景尤优美,绿杨城郭,风月无边,视古扬州,未遑多让。孙西庵特为之歌,读之,昔日风光,令人神往。较之近代,不胜沧桑之感。诗笔秀丽,宜为后世所艳称。”孙蒉的《南京行》着力铺排了作为明朝首都的南京宏伟气势和蔚为壮观的宫室与市容。其他如《长安篇》、《上京行》、《湖州乐》、《蒋陵儿》、《紫骝马》等或以城市景物或以城市豪门少年的浪漫生活为题材反映社会的安定和明王朝的开国气象。王佐的《唐仙方使图》孙蒉的《骊山老妓行•初天宝遗事戏效白乐天体》(此诗长达1232字)都是借题发挥,藉写唐代开元、天宝之盛、首都长安的辉煌壮丽以颂美新朝。粤派诗人生活在距离元末动乱中心遥远的南国,他们没有像其他地区诗人饱经战乱、心灵布满创伤,生活又较为优裕,因此他们的诗歌欢快,明朗。

   粤派诗人善于以七言歌行或七律、七绝描写明丽的景色和风物。像赵介的《怀仙吟•题玉枢经卷后》、《南楼对月》,李德的《天上谣》、《春兴》六首或写超凡脱尘的仙境,或写清秋空明的月色、或写明媚鲜丽的春光,都写得玲珑剔透,无凑泊之语。他们的作品中的意境与美丽的南国风光是一致的。

   明初的粤派诗人在广东文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他们在广东诗史上是起着开创作用的。南园诗社已成为文学圣地。屈向邦说:“吾粤风雅之地,首推南园。”(《粤东诗话》)在南园五子的带动下,广东一带的文化与诗歌创作在明朝二百余年中有了长足的发展。后来又出现了南园后五子(区大相、梁有誉、黎民表、吴旦、李时行)步武前五子。明末还产生陈子壮、黎燧球,这样杰出的诗人。特别是黎氏,他的诗歌,从内容到艺术风格都明显地受到孙蒉等人的影响。因此,明末清初的爱国诗人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谈到广东诗歌创作时说:“王先生以胜国遗佚与吴四杰,闽十子并起,皆南音、风雅之功,于今为烈。”这是十分正确的。

   以上,我们对明初诗歌创作按照以地域为区别的五个流派的特点,及其对明代诗歌创作的影响,作了一个大致的描述。可以看出,即使在戏曲小说占统治地位的明代,其诗歌在内容和艺术上还是有一定特色的。特别是在社会矛盾十分尖锐复杂的时期,诗歌还是承担起了反映社会现实、摅写人们精神世界职责的。因此,对它还有进一步深入研究的必要。

   【注释】

   1 参见陈正祥《中国文化地理》第一篇《中国文化中心的迁移》三联书店版。

   2 目前尚无《全明诗》,在常见的各种明诗总集中惟《明诗纪事》搜罗较为详备,所以取此书考查明初诗人分布状况。

进入 王学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地域分野   明初诗歌派别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6557.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