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安:改革和完善行政诉讼体制机制加强人权司法保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6 次 更新时间:2015-04-04 23:22:47

进入专题: 行政诉讼法   人权保障   人权司法保障  

姜明安 (进入专栏)  

   三、推进行政诉讼体制机制进一步改革、完善,促进司法对人权的更有效保障

   前已述及,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修订的行政诉讼法在改革和完善行政诉讼体制机制,改进人权司法保障方面取得了重大进步。但是,由于各种主客观条件的限制,这些进步仍然是较为有限的,尚不能完全适应现代社会对行政法治和人权司法保障的需要。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确定的行政诉讼体制机制在很多方面仍有进一步改革、完善的空间,至少在以下四个方面有待进一步推进:

   其一,在受案范围方面,可诉行政行为的确定应逐步从列举式向概括式转化。现行行政诉讼法和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虽然在列举之后有概括性的“兜底条款”,但这个“兜底条款”在实践中通常是备而不用的。如果我们下决心哪一天全面启用“兜底条款”,那我们就没有必要做现在这种挂一漏万的列举了。今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确定完全可以采用“负面清单”的方式,即行政诉讼法只列举排除司法审查的行政行为,凡是未列入“负面清单”的行政行为,当事人均可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而且,“负面清单”列举的排除范围不宜太宽泛,例如不宜将规章和规章以下的规范性文件不加区分地全部排除出受案范围,对于不经过具体行政行为即可能侵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并造成损害的抽象行政行为(规章和规章以下的规范性文件),应允许被侵权人根据“成熟原则”所谓“成熟原则”,是行政法确定行政相对人不服行政行为,向法院请求司法审查时机界限的规则:行政行为(无论是具体行政行为,还是抽象行政行为)只有实际侵犯行政相对人权益,或者即将导致行政相对人权益损害时(即时机成熟),相对人才能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司法救济。同时,行政行为(无论是具体行政行为,还是抽象行政行为)只要实际侵犯行政相对人权益,或者即将导致行政相对人权益损害时,相对人即可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司法救济。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司法救济。

   其二,在行政审判体制方面,全面改革现行体制,设置与地方行政区划完全分离的行政法院。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规定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高级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审判工作的实际情况,确定若干人民法院跨行政区域管辖行政案件。这虽然是行政审判体制改革方面的一个大的进步,但这个进步还是很不够的:其改革既不全面,也不彻底。当然,改革需要有一个探索阶段。然而我们不能老是停留在探索阶段,我们应该在探索中前行。

   其三,在法院对抽象行政行为的审查方面,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规定法院审查行政行为时可附带审查作为行政行为依据的规章以下的规范性文件。这样的规定显然是不够的:法院在审查行政行为时不仅应附带审查作为行政行为依据的规章以下规范性文件,而且应当审查作为行政行为依据的规章和行政法规。因为在我国,宪法和法律是行政行为的最高依据,行政行为即使符合行政法规和规章,如果行政法规和规章违反宪法和法律,法院仍然不能认定被诉行政行为合法有效。法院在行政诉讼中虽然不能直接认定行政法规、规章违法和撤销违法的行政法规、规章,而应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查、认定违法和撤销,但法院在具体案件审理中不能完全不审查行政法规、规章的合法性。法院不应闭着眼睛适用法规和规章,不管所适用的法规、规章是合法还是违法。

   其四,建立有限的可渐进式发展的公益行政诉讼制度。行政诉讼虽然是一种有较严格原告资格限制的主观诉讼,通常只能由权益受到相应行政行为侵害的特定相对人或其他有利害关系的特定个人、组织提起。但是,现代社会的发展,许多行政行为(作为或不作为)不仅造成特定个人、组织权益的损害,而且造成广泛的社会公共利益的损害,如环境污染、生态破坏、食品安全事故等。因此,应适当推进公益行政客观诉讼,授权国家检察机关、社会组织、团体对导致环境污染、生态破坏、食品安全事故等社会公共利益损害的行政行为提起行政公益诉讼。

  

   【作者简介】

   姜明安,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

   【注释】

   [1]姜明安,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25。

   [2]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上册)[M].张雁深(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184。

   [3]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十八条第二款。

   [4]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

   [5]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一项和第二十五条。

   [6]现行《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一条。

   [7]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

   [8]现行《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

   [9]现行《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七条。

   [10]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九条。

   [11]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三条第三款。

   [12]现行《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和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

   [13]现行《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二条和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一、五十二条。

   [14]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三条。

   [15]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二、八十三条。

   [16]现行《行政诉讼法》第五十条和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六十条。

   [17]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七十三至七十八条。

   [18]现行《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

   [19]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七条。

   [20]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七条。

   [21]现行《行政诉讼法》第六十四条。

   [22]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三条第二、三款。

   [23]新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九十六条第二、三、五项。

  

进入 姜明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行政诉讼法   人权保障   人权司法保障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6228.html
文章来源:《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5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