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刚:宽容:一种政治哲学的解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5 次 更新时间:2015-04-03 14:47:56

进入专题: ​宽容  

李永刚 (进入专栏)  

   歌德的说法就异常严厉。他认为,宽容作为侮辱性的施舍,应当遭到拒绝,因为它是一种善意的傲慢自大。{30}潘恩说得更彻底:宽容不是不宽容的反面,而是伪装的不宽容。宽容和不宽容都是专制。不宽容自以为有剥夺他人良心自由的权利,宽容自以为有对他人施舍良心自由的权利。一个是以火和柴武装起来的教皇,另一个是出售和颁发免罪券的教皇。{31}这里的要害在于,没有一种接受不包含着排斥,每一个宽容的行动都确实隐含着它的反面特征,都可以被理解为一种恩赐。只不过,歌德和潘恩的批评更适合早期的国家,那时,宽容尚未成为法律规则,权力者在决定是否恩赐时可以随心所欲;而在现代民主国家,这种恩赐已被固化,权力者并不能任意收回。所以,今人在质疑宽容的高度时,更常见的是西方左派的“阴谋论”说法,他们将宽容视为稳定资产阶级秩序的统治伎俩和“掩饰可怕政治现实的伪善面具”。{32}

   平心而论,如果非要指责宽容的价值高度不够,那只能说,宽容是涉及人们相互对待不同看法的态度,它自己并不是一种实质价值。即,在多元社会中,人们关于基本价值观的争论,有权者对弱者的所作所为,多数人(政治、社会、道德、民族等)对少数人的所言所行,如果都是致力于建设一个公正的合作性体制的话,那就必须以政治宽容为基础。宽容的价值从反面来看更容易理解,即:{33}如果没有宽容,不同的意见就会因冲突而导致暴力、压制、迫害、杀戮或战争;如果没有宽容,人们就不能和平地取得关于基本价值(或其他事情)的共识。我们之所以称宽容为美德,就是因为它可以一步步带领人们走出习以为常的压迫、专制和暴力。

   回顾历史,对“歧见”和“异己”的仇视与迫害是无数苦难与战乱的根源之一,对宽容的理念和实践做出澄明的思考,有助于求索我们如何在一个充满差异的世界中和平共存。对沃尔泽来说,宽容使差异成为可能,而差异使宽容成为必要。宽容不是单一的哲学原则而是多样的文化态度和政治实践,实际上包含了一个对待异己文化的态度“连续谱”:从最为消极的不得已的“听任接受”,到简单被动的“漠视”,到出于道德自律而“原则承认”异己的权利,到较为积极地对他者的开放、好奇甚至尊敬,以至于到最为积极的对差异的热情肯定和赞赏。{34}但宽容并非是为多元而多元,它依赖于相当程度的公共关心。如果一个社会的大多数成员丧失了对周遭事物的关心和道德判断,这个社会就无可避免地会变成一盘散沙。

   假如对未来充满信心的话,我们也不妨乐观地预测,在人类寻求美好社会的共同目标的过程中,宽容完全有可能超越其中介的高度。当宽容与追求道德真理共生时,它不仅可能发展成为一种政治之善,而且也成为一种与自由、平等和正义具有同等实质价值的社会之善。

   【注释】

   ①尤尔根·哈贝马斯:“我们何时应该宽容——关于世界观、价值和理论的竞争”,《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3年第1期。

   ②戴维·米勒(主编):《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820页。

   ③安娜·库茨拉底:“论宽容和宽容的限度”,《第欧根尼》1998年第2期。

   ④保罗·利科:“宽容的销蚀和不宽容的抵制”,《第欧根尼》1999年第1期。

   ⑤这是欧洲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国际性战争。前16年是新教和天主教之间的斗争,后14年为欧洲新生强国法国和瑞典的权力之争。然而,战场却始终在德意志的土地上。延绵30年的战火使德意志满目疮痍、一片焦土,人口从1700万锐减到800万。

   ⑥斯蒂芬·茨威格:《异端的权利》,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6章。

   ⑦参见贺来:“宽容的合法性根据”,《南京社会科学》2002年第2期。

   ⑧转引自孔特—斯蓬维尔:《小爱大德》,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第179页。

   ⑨巴鲁赫·斯宾诺莎:《神学政治论》,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十六章。

   ⑩参见莫妮克·坎托—斯佩伯:“我们能宽容到什么程度”,《第欧根尼》1999年第1期。

   {11}参见罗兰·斯特龙伯格:《西方现代思想史》,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4年版,第72页。

   {12}约翰·密尔著:《论自由》,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第10页。

   {13}参见徐贲:“宽容、权利和法制”,香港:《二十一世纪》2003年8月号。

   {14}参见徐贲:“宽容、权利和法制”,香港:《二十一世纪》2003年8月号。

   {15}房龙:“后记”,《宽容》,北京:三联书店1985年版,。

   {16}Jean Hampton,“Should Politic philosophy be done without metaphysics”,Ethics,99(1989),p802.

   {17}约翰·格雷:《自由主义的两张面孔》,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1页。

   {18}Michael Walzer, 1992, What It Means To Be an American, New York: Marsilio, pp89-90,转引自江宜桦:“麦可·瓦瑟论多元族群社会的国家认同”,萧高彦、苏文流(主编):《多元主义》,台北:中央研究院中山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所1998年版。

   {19}参见唐文明:“宽容的局限与自由主义的文化政治”,《河北学刊》2003年第5期。

   {20}参见吉兰·瓦特洛:“人权与宽容的命运”,《第欧根尼》1998年第1期。

   {21}参见保罗·利科:“宽容的销蚀和不宽容的抵制”,《第欧根尼》1999年第1期。

   {22}参见罗伯特·达尔:《多头政体——参与和反对》,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第26页。

   {23}参见保罗·利科:“宽容的销蚀和不宽容的抵制”,《第欧根尼》1999年第1期。

   {24}莫妮克·坎托—斯佩伯:“我们能宽容到什么程度”,《第欧根尼》1999年第1期。

   {25}参见徐贲:“宽容的困惑”,《知识分子——我的思想和我们的行为》,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26}莫妮克·坎托—斯佩伯:“我们能宽容到什么程度”,《第欧根尼》1999年第1期。

   {27}同上。

   {28}卡尔·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太原:山西高校联合出版社1992年版,第326页。

   {29}莫妮克·坎托—斯佩伯:“我们能宽容到什么程度”,《第欧根尼》1999年第1期。

   {30}转引自尤尔根·哈贝马斯:“我们何时应该宽容——关于世界观、价值和理论的竞争”,《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3年第1期。

   {31}转引自徐贲:“宽容、权利和法制”,香港:《二十一世纪》2003年8月号。

   {32}参见徐贲:“宽容、权利和法制”,香港:《二十一世纪》2003年8月号。

   {33}同上。

   {34}Michael Walzer, 1997, On Toleration, New Haven and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参见刘擎:“宽容:政治的还是哲学的?——读迈克·沃尔泽《论宽容》”,香港:《二十一世纪》2001年2月号。

   李永刚:南京大学公共管理学院,210093

  

  

进入 李永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宽容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6164.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06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