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虚拟资本运动与国际油价危机——写在国际油价超过每桶70美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60 次 更新时间:2005-09-07 08:20:19

进入专题: 资本  

王建 (进入专栏)  

  

  8月29日,国际油价在亚洲电子盘交易中首次突破每桶70美元,与年初首个交易日的42美元相比,已经上涨了66%,而与1999年的国际油价低谷相比,每桶石油的价格则已上涨了700%。国际油价如脱缰野马,涨势如虹,已经严重影响了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和消费者的正常生活。人们不禁要问,国际油价上涨何处才会是一站呢?

  纵观近年来的国际油价上涨,有两个十分奇怪的特点:

  第一个是并非全部由供需方面的原因引起。石油是天然资源,本来就是用一桶,少一桶,随着对石油需求的增长和开采量的增加,总有会用完的那一天,如果用这个道理说明目前的油价上涨,那么油价早就该涨到天价了,为什么今天才开始涨呢?据国际有关能源机构数据,到目前为止,世界已探明的石油的储量仍高达1•19万亿桶,按目前的开采速度,还可供开采40年,而据有关数据,目前已探明的石油储量,也仅占世界石油理论储量的24%,随着今后的勘探力度加大,仍会有新的可采储量被发现。既然如此,用在长期内才会出现的石油短缺来说明在目前阶段国际油价就开始狂涨,显然没有道理。

  在上世纪70年代,由于OPEC的限产提价行动,国际油价曾经历了两次大幅度上涨,按通货膨胀指数调整,每桶原油曾涨到相当于今天的90美元,但那是因产油国组织的垄断行为引起的。而今天则不同,OPEC不仅没有故意限产提价,还在不断增产,力图稳住石油价格,而据国际能源机构的分析,自1999年以来到目前,世界石油供需是基本平衡的,甚至是略有剩余,因此用石油供应在短期内短缺来说明油价上涨,也是站不住脚的。

  上世纪90年代国际新经济发展势头迅猛,石油消费在全球GDP中的比重从80年代的平均7%,下降到90年代的平均1•5%,显著压低了对未来石油消费的预期,引起油价下跌和对开发世界新石油资源的投资不足。据有关研究,90年代对石油开采和生产的投资年均为2100亿美元,大约比正常需要少了15%,累计少投入了3千多亿美元,有人也用这个情况来说明目前的油价上涨。但是近年来由于油价上涨以来,已经开始刺激了对石油产业的投资,而仅OPEC在今年由于涨价收入,就净增利润近1500亿美元,净利润总额则接近3500亿美元,从全球看,2004年对石油产业的资金投入已经增加了10%。因此投资不足来说明油价上涨,也是理由不足。

  从需求方面看,虽说目前世界石油净进口国已经从30年前只有美国一家,增加到现在的60多个国家,对比30年前,石油的需求的确增加很多,但需求只是在长期内缓慢增长,近年来中国和印度等国的需求增加是比较快,但也在世界石油供给能力的范围之内。特别是今年以来,美、日、欧的经济增长都在减速,而中国的石油进口上半年只增长了3•9%,比去年大幅度下降了30个百分点,说明今年以来世界经济增长对石油的需求正在趋缓,可国际石油价格却一路狂飙,这种情况显然很不正常。

  如果并非由于石油资源与生产不足以及需求出现爆发性增长,而油价却涨涨不休,能不使人感到奇怪吗?

  第二个奇怪的现象是,今年以来由于世界经济增长减速,已经引起世界资源市场的许多产品价格回落,例如美国煤炭价格年初至6月份已经跌去15%;国际CRU钢材指数上半年跌幅超过了10%;铝价下跌14%;其他如PVC、粮食中的大米小麦大豆等价格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铜、锌、金、银等商品价格虽然没有出现大幅度下降,但也牛市不再,出现了上下宽幅震荡的走势,唯有石油逆全球初级产品市场的行情大势一路上涨,突显出世界石油价格曲线变化的诡异。

  如果石油价格上涨并非市场供求因素所致,则必须探究油价上涨的其他因素,这个因素就是国际虚拟资本的运动。

  对当代国际资本运动的研究,必须分成两类,一类是产业资本,一类就是虚拟资本。在传统资本主义经济中,资本的主体是产业资本,虽然也有股票、债权、基金等虚拟资本,但这类虚拟资本只是产业资本的附属品,因为虚拟资本的利润来源,只能是对产业资本利润的分割。但是在上世纪70年代初,二战后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制解体后,货币的创造与物质生产再无直接联系,使货币形态的虚拟资本得以疯狂发展。在经历了30多年的发展后,国际虚拟资本的规模已经远远大于产业资本,去年全球的商品贸易额只有不到7万亿美元,但是当年货币交易额已经超过700万亿美元,说明在国际资本运动中,与物质产品生产有关的货币交易活动,只是全球货币运动规模的1%,或者说,在当代虚拟资本的运动规模已经是产业资本的100倍。

  虚拟资本运动的主要领域和牟利场所,原本是股票、债券等资本市场,而美国是全球最大的资本市场。2000年4月以后,美国的“新经济”泡沫和传统资本市场泡沫相继破裂,巨大的国际资本先是涌入美国和世界发达国家的房地产市场,并且制造出前所未有的房地产泡沫。近年来美、欧的房地产泡沫已经膨胀到崩溃的边缘,国际资本又去炒欧元。最近法、荷公投失败,又出现了伦敦爆炸事件,使欧元蒙上了阴影,国际资本就开始涌入期货市场炒石油。实际上,在美国高科技股和传统资本市场泡沫破裂后,已经有不少国际资本开始进入期货市场炒石油,是国际油价自2000年以来不断上涨的重要原因。但是国际石油期货市场太小,在每桶石油30美元的时候,年交易额只有4、5千亿美元,而国际资本则高达六、七十万亿美元左右,所以在美国股市泡沫破裂后,国际资本主要是游离在房地产市场和欧元货币市场之间,进入期货市场的只是一小部分。但是今年以来变化很大,由于房地产市场所累积的泡沫越来越大,炒欧元又缺乏好题材,已经有更多的投机资金开始涉足石油期货市场。据有关报道,摩根•斯坦利、美林、高盛等这些长期以来从事国际证券投资的大型投行公司,目前已经是国际石油期货的大炒家,而正是在世界投行排行第二的高盛,自去年以来就不断发出关于油价将超过每桶100美元的预测,故意制造出一个个有关石油危机的恐慌信息。也有消息报道,在油价超过60美元后,使国际投机资金的信心大增,已经有更多的投资基金与对冲基金涌入了石油期货市场。美国福布斯杂志最近报道说,目前几乎北美的所有对冲基金都进入了石油期货市场,而已经进入到这个市场的资金总额则高达8万亿美元。有人形象的比喻说,这就象“大象的脚踩进了洗脚盆”,盆子里的水,很快就溢了出来。

  此外,国际油价飚升的背后,恐怕还有美国的战略利益和操纵。美国经济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无法扭转持续扩大的贸易赤字,为此必须保持吸引足够巨大的国际资本流入美国,以弥补贸易逆差。自90年代以来,美国先是靠股市,后是靠房地产的繁荣吸引外资流入,可是如今股市泡沫已破,房地产又处于高危状态,吸引国际资本流入只能寻找其他途径。可以很清楚地看出,美国目前的种种经济调控手段,都是为吸引外资流入和实施的。例如,用拉高利率,制造出与日、欧不断扩大的利差来吸引国际资本流入;对美国海外公司汇回国内的利润,巴所得税税率从35%减少到5•5%;已经对敢于唱衰美元,开始大幅度投资外汇和国外股市的美国“股神”巴菲特进行打击,挑他下属公司的毛病,等等。国际油价也是制造国际资本向美国流动的重要机制,因为油价是以美元计算的,油价越高,流入美国的国际资本就会越多。按每年石油的国际贸易量为23亿吨计算,在每桶30美元的时候,流入美国的国际资本不低于5千亿美元,涨到每桶70美元,流入美国的资金就可以增加近7千亿美元,总量会超过1•1万亿美元,如果到了每桶100美元,流入美国的资金还可以再增加5千亿美元。所以,美国是国际油价上涨的最大利益获得者,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国际石油期货交易的60%在欧洲,但是北美地区的石油投机活动却最剧烈的原因。

  如果国际油价疯狂上涨的背后,主要是因为国际虚拟资本开始变换了方向,以及大国为了自身利益需要进行恶意操纵,则需要注意以后的几个发展与变化趋势。

  首先,由于国际石油期货市场太小,庞大的国际资本在美国股市、世界房地产市场和欧元市场相继失去投资价值后,可能会以更大的规模来炒石油期货,从而使国际油价继续上升。因此,目前的国际油价上涨势头今后会继续延续,而且可能更猛烈。高盛所说的上涨到100美元可能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反映了国他们的真实打算和国际虚拟资本运动在未来的真实方向。

  其次,还是因为国际石油期货市场太小和庞大的国际虚拟资本缺乏出路,今后可能不仅会继续冲击石油期货,还可能冲击到诸如金属、粮食和其他农产品等期货市场,从而也拉高其他世界初级产品价格。

  第三,国外有学者曾判断,由于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处于高危状态,而美国房地产市场的虚假繁荣,又是拉动美国经济与消费增长的主要动力,也相应创造了世界经济的繁荣与增长,因此如果美国房地产市场泡沫破裂,世界经济也将进入衰退,并由此推导出油价的回落,应该是在美国房地产市场泡沫破裂后出现。但是,如果看到美国房地产抵押证券市场已经吸纳了4•6万亿美元的巨量资本,而在美国房地产市场的繁荣结束后这些资本也缺乏出路,则在美国资本泡沫的最后破裂后,国际虚拟资本对商品期货市场的冲击会更剧烈。

  是泡沫总会破,石油泡沫也是如此,泡沫被吹破的时候,才是石油价格下降的时候。日本的资本市场泡沫持续了4年,美国股市泡沫持续了5年多,房地产泡沫从2000年以来也持续了5年,到目前还没有破,如此看,石油泡沫如果从2003年的每桶平均30美元开始算,可能还会上涨2~3年,若按比70年代净通胀指数调整的每桶石油价格90美元还高出50%计算,则油价就可能涨到每桶130美元上下,也即是说,对于目前的每桶70美元的国际油价来说,还可能再上涨一倍。这个水平是否能打住也很难说,因为股市和房地产的市场盘子比石油和其他商品期货市场要大得多,缺乏投机空间的国际庞大虚拟资本如果规模涌入商品期货市场,则期货市场的泡沫会被吹得更大。当然如果美国或欧洲与日本的股市与房地产市场出现新的繁荣,国际资本也会调头而行,从商品期货市场退出而转投其他资本市场,但是目前的大势是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崩溃在即,并会引发主要国家金融市场的进一步崩溃,而炒作油价的背景则是有中国和印度这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健康发展,所以,至少在未来5年内,国际资本都会因缺乏好的炒作对象而不得不大吹特吹国际油价这个泡沫。

  国际油价的变化还可以看出当代世界经济运行的一些新特点。传统经济学理论说明,产品价格是由供求决定的,当出现供应短缺时价格会上升,从而引起社会资源向短缺产业流入,使投资增长、产出增加。但是从当代的油价变动趋势看,是由供求决定的吗?如果价格是被虚拟资本拉高的,则价格上升对于调整供求关系就已经没有意义,因为油价上涨的好处并非为生产者所有,而是被投机资本拿走了,这样油价涨得再高,对生产增长的意义也不大。例如自2000年油价上涨以来,油价已经累积上涨了700%,但去年世界对石油生产的投资只增长了10%。由于产油国组织已经看到,世界并非是真的缺油,增产的积极性并不高,因为他们担心出现真正的产能过剩。而对石油消费国和消费者来说,过高的油价则迫使他们对产业发展和消费行为都必须作出相应调整,或者是减少消费,或者是寻找替代能源。总之,虚拟资本的投机行为,通过扭曲价格而扭曲了实物产品真实的供求关系,对生产和消费的作用都是破坏性的。

  再放宽眼界看一看,在当代的世界经济运行中,决定汇率和利率的因素也还是传统理论中说的那个样子吗?美国在过去长达10年的时间里创造了“强势美元”,可美国的贸易逆差却连年扩大,从2002年以来,欧元对美元已经升值了50%,可欧元区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却扩大了90%,传统的由贸易差额来决定货币汇率的理论已经崩溃了。这是因为,虚拟资本所进行的货币交易在当代已经是实物贸易额的100倍,所以贸易差额对汇率的影响已经微乎其微,是国际资本的流动方向在决定汇率变化趋势。

  利率也是如此。在传统资本主义经济中,利率被作为调节国家宏观经济景气的杠杆,主要是用来调节就业与通胀之间的平衡。但是看看今天的美国,从去年6月到现在,美联储已经进行了十次加息,到今年二季度,美国的核心物价指数只有1•6%,而一季度还为1•9%,说明通胀率在走低。美国去年的GDP增长率为4•4%,今年一季度为3•8%,二季度已经下降到3•3%,是节节走低,到8月份,商业活动指数已经下跌到50%以下,比7月份下降了14点以上,按说美联储的加息行为已经过度了,但8月30日刚刚公布的美联储会议纪要,仍表示要继续加息,格林斯潘甚至公开宣称,美联储已不应以通胀率作为货币政策的目标。美联储的做法,明显表现出加息的目的并不是针对经济景气,而是为了吸引国际资本流入,因为美国巨大的“双赤字”问题需要由国际资本流入来弥补,但在目前形势下,通过制造股市与房地产泡沫已经难有大的作为,只能靠加息来吸引国际资本了。

  因此,研究当代国际贸易、国际金融和国际期货等问题,都不能离开国际虚拟资本运动这个大背景,否则就看不透,也看不远。我们需要更深入地研究当代国际虚拟资本运动的规律,并且应该学会虚拟资本的游戏,以便因势利导,保证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

  

  2005-09-02

进入 王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资本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591.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