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为什么说天坛祭天表演“非礼”

——在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礼学中心成立仪式上的发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4 次 更新时间:2015-03-23 22:54:15

进入专题: 孔子研究院   礼学   儒学  

任重  

   本文是在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礼学中心成立仪式上的发言

   发言人:任重(儒家网主编)

   时间:西历2015年3月14日

  

   首先,要对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礼学中心的成立,表示衷心祝贺。礼学中心的成立,永捷兄、士涛兄、笑非兄、天晗兄为此做了很大努力,很不容易,很有意义。来之前,我以为只是个小型的活动,没想到成立仪式这么隆重,来了这么多的嘉宾,作为孔子研究院的研究员,非常高兴,感触很大。

   为什么说感触很大呢?我和刚才发言的肖群忠教授感受是一样的。昨天,我参加一位老先生的追悼会,有弟子建议,尽管其他人都是行鞠躬礼,但作为先生的学生弟子,应该行跪拜礼,这个建议,当然得到学生们的赞同。可是,很多人不知道如何跪拜,应该说是手足无措,场面混乱。这种情况和现象,想必大家跟我一样,遇到过很多,尤其是参加婚丧嫁娶等活动时,传统礼仪已经面目全非,而所谓的“现代礼仪”,也是不伦不类,几乎惨不忍睹。

   丧葬礼是中国传统大礼,体现的是儒家所倡导的“慎终追远、民德归厚”价值理念。以“天人合一”为思想指导,在丧葬礼中遵循“天人相通”的原则,将人世间丧葬礼仪的生成、变迁同天地四时、阴阳五行的运转结合起来,使丧葬礼仪由“世俗性”向“神圣性”的转化,并以此来实现“人生永恒”的宗教功能。同样,传统婚礼也具有神圣性。婚姻是为了组成家庭,所以具有更深远的意义,这就是“绵延后嗣”。通过子嗣繁衍,实现生命的绵延不朽,意味着自己以及祖先乃至种族的生命得以延续,实现了祖先生命永存不朽的可能,便是孝道。

   按照《朱子家礼》,传统婚礼包括议婚、纳彩、纳币、亲迎、主人礼宾、妇见舅姑、(新妇)庙见、婿见妇之父母等环节,每个环节都依礼而行。对现代人而言,虽不必完全照搬这些环节和形式,但其背后的义理却不宜完全忘记。传统婚礼是并非简单两个人的结合,而是合两姓之好的一个过程,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承有宗族延续之重。而且,从中国传统的家国天下有机联系结构来讲,夫妇之道乃是人伦的起点,有夫妇乃有父子,而父子之道又可谓衍生或涵盖了兄弟之道、君臣之道、朋友之道,人间大伦皆始于此。《中庸》里说“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可谓深得其旨。由于婚礼具有的这种始初意义,所以传统婚礼尚质不尚文,仪式喜庆但十分庄重。

   但是,现在很多婚礼已经变成男女个人情感关系的展示。如蒋庆先生指出,现代中国婚礼大多在酒店举行,酒店作为嘈杂的盈利场所,并无法为庄重的婚礼提供一个符合其道义考量和教育意义的恰当空间。尤其需要指出的一个现象是,现在中国城市里的婚礼,大多是基督教式的,但却也只有基督教之皮毛,而无其本质。其实很多年轻人也许并不了解穿白婚纱的意义,只是在正统礼仪长期缺位、而以礼化俗的努力又远远不足的情况下,崇洋媚外或者说仅仅是从众跟风的心理使然。而且,在中国传统礼仪中,白色是丧事孝服的颜色,喜事的服装应该是相对喜庆的颜色,喜事穿白色,显得颇不吉利。记得秋风兄有一次在微博上把这个问题指出来,还引发了一场争议。

   今天的中国,可以说已经“礼崩乐坏”了,从个人到社会,在到整个国家层面,都处于不知礼、无礼仪的状态。我亲身经历、印象很深也刺激很大的一件事,就是有人当着我和我父母的面直接问我:“这是你爸、你妈吗?”我知道也了解,他并非故意,而是确实不知道应该称呼“令尊令堂”,或者说“伯父伯母”、“叔叔阿姨”,因为他从小就是这样说,没有人教过他,他觉得很自然,顺口而出。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可能有时候也会这样。因为,如果说你在现实生活中称呼“令尊令堂”,别人会觉得你文绉绉、酸溜溜的,会用异样的眼光审视你乃至嘲笑你。无礼成为常态,尊礼反而成了另类,悲夫!

   在国家层面,我们传统的祭天、祭孔、祭祖这“三祭”礼,不但没有很好的恢复,而且还在不断糟蹋,不断闹出大笑话。除了刚才肖群忠教授说的曲阜祭孔极不“合礼”外,每年春节期间在天坛搞的祭天表演,更显得好笑之极。为什么说好笑?因为主办者找了一些演员来假扮皇帝来祭天。联想到传统祭天的主体、政治意义及其背后的道义考虑,现在这种表演秀式祭天是不是很荒谬和不可理喻?想象一下欧美人假扮国王到大教堂礼拜耶和华、阿拉伯人假扮国王到清真寺礼拜真主、印度人假扮国王到神庙礼拜梵天,会是怎样一种场景?难怪有人说,这哪里是祭天,分明是渎天嘛。

   “天”在中国传统的“道—德—命”政治思想结构和社会心理结构中享有的地位是原初性的,在士人百姓安身立命的信念体系和日常生活场域里占据的地位是崇高的、神圣的,“祭天”因此曾是中国传统政治生活中最为庄严的礼仪,但随着现代化进程里的人的物化趋势和向上仰望的能力的丧失,斯文坠地竟至于此。我去年就曾在微博上就此事对天坛公园管理者进行了善意提醒,阐明天地在中国传统思想和实际历史上生活经验中的重要性以及祭天礼背后的义理考虑,指出此类祭祀表演秀,无丝毫庄重恭敬可言,可谓对“天”的大不敬,是极端失礼、无礼、非礼。可惜,人家对我的意见置若罔闻,今年仍继续找了些戏子假扮皇帝搞祭天仪式表演,一如既往地展示自己的无知无畏 。

   在此我建议,政府应该研究恢复在天坛的祭天典礼,除了继续强调感恩天地之德的内容,同时还可加入呼吁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以及祈求世界和平的内容。国家每遇大灾难导致民众重大伤亡,政府最高领导人应该举办哀吊仪式,并反省自检,诸如大灾大难之后的慰灵仪式,最好在天坛举行,向上天表示敬畏之心,向民众昭示万物一体之义,并宣示保护生态环境。两岸分治以来,大陆最高领导人还没有到孔庙、黄帝陵和天坛参加过祭孔、祭黄帝、祭天之礼,较对岸的“再中国化”步伐,尚有差距,希望能加快步伐,两岸齐头并进,创携手再造中华之佳话。

    进入专题: 孔子研究院   礼学   儒学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556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