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妙法:再论黑格尔哲学中的"wirklich,Wirklichkeit"的翻译和理解

——答张东辉先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7 次 更新时间:2015-03-17 11:12:18

进入专题: 黑格尔   现实   真实  

赵妙法  

  

   摘要:在中文的日常使用中,不管是"现实"还是"真实",都不可能具有黑格尔所赋予的那些丰富的内涵,这就是日常语言与专业术语的差异。因此,无论是用"现实"还是用"真实"来翻译"wirklich"都需要把黑格尔所阐释出来的那些内涵附加上去。所以说什么"真实"的译法根本无法准确表达黑格尔哲学的观点而只有"现实"的译法才能做到的说法根本就是没有道理的。另一方面,如何准确地翻译哲学术语本身就是哲学家所要研究的课题。因此,在西方,经典哲学文本往往有多种译本。在国内,亚里士多德的"现实"概念就没有一个标准的固定的译法,而黑格尔的"现实"有人也译为"实在"。所以说什么"改译导致理解的断层"也不能成为反对改译的理由。更何况贺麟先生和梁志学先生在现有的译本中已经在个别地方将"wirklich"改译为"真实的"了,在这些地方,译为"现实的"在中文上是讲不通的,但在别的地方,把"wirklich"都改译为"真实的"在中文上并没有不通之处。这再次证明:在黑格尔哲学中,"wirklich"的准确的中文译法是"真实的"。

   关键词:黑格尔 现实 真实 理性 理念

  

   在发表于湖北大学的《德国哲学》2011年卷上的拙作《关于黑格尔命题("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的翻译和理解》(在爱思想网上发表的题目是:"存在即合理"吗?以下简称原文)中,鄙人建议把黑格尔哲学中的"wirklich,Wirklichkeit"翻译为"真实的、真实(性)",并认为这样翻译比国内学界现在通行的译法"现实的、现实(性)"更切合黑格尔哲学的原意。

   湖南科技大学的张东辉先生在发表于《世界哲学》2013年第4期的《再论黑格尔的"两个凡是"命题--兼与赵妙法先生商榷》一文(以下简称张文)中提出了不同意见,坚持现有通行的"现实的、现实(性)"翻译。

   读罢张文,给鄙人的第一感觉是:这不象是学术辩论!张先生虽然不同意鄙人的观点,但在文章中却不提鄙人提出观点的依据和理由,而是从另外的方面去论证他自己的观点。他大概觉得,只要证明了他自己的观点是对的,就可以表明鄙人的观点就是不对的。这就象我说那个东西比这个东西好,他却说还是这个东西好,他不去反驳我为什么说那个东西好的理由,而是提出自己的理由说还是这个东西好。这那象辩论啊!真正的辩论应该是有针对性的。要是不同意别人的观点,要是说别人的结论是错误的,应该去反驳别人得出结论的推理过程以及所提出的依据和理由。这样才有说服力,才能让别人心服口服。

   所以,为了反驳张先生的观点,我还是去考察张先生提出的依据和理由,看看这些依据和理由能不能站住脚?同时也去考察他的论证过程。

   先说说张文的题目。张先生把自己的这篇论文起名为《再论黑格尔的"两个凡是"命题》,既然是"再论"了,那么"一论"或"首论"在哪里呢?张文里没有交待。我想张先生并没有一个"一论"吧?他是看到我的那篇论文以后有不同意见才也想讨论下这个问题吧?这样的话,他的论文的恰当题目是《也论黑格尔的"两个凡是"命题》。他大概是觉得,我的论文在先,是"一论",他接下去是"再论"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他这篇论文之前别人讨论黑格尔命题的论文何止是我的那篇?算上别人的同类论文,真不知他的已经是"几论"了?古今中外,还真不好统计完全!因此一般是只算自己的。这样,我现在的这一篇就用了"再论"作题目了,因为我已经论过一次了,本文一开始就有交待了。

   为了有针对性,以下我按照张文的行文顺序一段段引用他的原话来作出回答。

   张文:仅从词源学上考察,"wirklich"的动词词根为"wirken",是起作用、发挥影响、生效的意思,侧重于指称"现实的"作用和"现实的"影响,所以其形容词"wirklich"译为"现实的"更为妥当,这样讲从中文用语习惯和逻辑上考虑都要比"真实的",例如"真实的"作用和"真实的"影响,更为妥当;而在德语的翻译中,我们一般将涉及"真"的东西与"wahr"联系起来,例如"真的、真实的"( wahr)、"真理、真相、真实性"( Wahrheit)、"说真话的、真确的"( wahrhaftig)等等。当然,如果这里在中文表述上非要将"现实的"换成"真实的"似乎亦无不可,"wirklich"的名词形式"Wirklichkeit"也的确有"现实性"和"真实性"两种说法。

   答:为什么在中文用语习惯上和逻辑上说"现实的"作用和"现实的"影响比说"真实的"作用和"真实的"影响更为妥当?这两种说法在中文中都说得通,都很妥当,在逻辑上也没什么问题。但意思不完全相同,"现实的"作用和"现实的"影响是指对实际存在的事物产生了作用和影响;而"真实的"作用和"真实的"影响侧重于指出确确实实发生了作用产生了影响,不是吹牛皮瞎话说一通的。

   另外,不仅仅"wirklich"的名词形式"Wirklichkeit"的确有"现实性"和"真实性"两种说法,形容词"wirklich"本身也有"现实的"和"真实的"两个意思!

   当黑格尔在《小逻辑》§24附释2中举例说到"真朋友"( einem wahren Freund)和"真的艺术品"( einem wahren Kunstwerk) 和§142附释中举例说到"真实的诗人或真实的政治家"( einen wirklichen Dichter oder einen wirklichen Staatsmann) 时,德文形容词"wahr" 和"wirklich"是同义的,在德文中都可以说。

   张先生在上面一段中也承认"在中文表述上非要将'现实的'换成'真实的'似乎亦无不可"。但紧接下去,他说出了不同意我的观点的理由:

   张文:然而,即便如此,本文仍不能赞同赵先生的译法,而主张在黑格尔哲学的框架内必须坚持"wirklich"的中文原译"现实的"。问题的焦点并不在于遣词方面,拘泥于中文字词的推敲和日常用语的较真无助于此命题的理解。我们必须深入黑格尔的《逻辑学》及其哲学体系,乃至西方哲学史中才能准确地把握和翻译这个命题。

   答:从这一段中可见,张先生是从两个方面去论证他的观点的:一是从黑格尔的《逻辑学》甚至(顺便说一下,张文用"及其"是有语病的!)整个哲学体系的角度;二是从整个西方哲学史的角度。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张先生是如何从这两个方面去论证的。

   张文:赵先生在术语的使用上按照中文的日常表达,简单地将"存在"与"定在"、"实存"混淆起来,甚至与"现实"混为一谈,忽视和误解了黑格尔逻辑学的概念规定,没有进入黑格尔哲学的语境探讨问题。

   答:张先生不仅不讨论我提出改译的理由,反而没由来地指责我混淆了"现实"与"存在"。这种指责不知从何谈起!原文中有那一段白纸黑字表明我混淆了?张文也没有具体指出来!肯定是不可能指出来的!因为事实上不是鄙人混淆了"现实"与"存在",我是怕有人混淆了,而且事实上许多人包括一些著名学者确实已经混淆了。恰恰是为了防止这种混淆,我才提出把"现实的"改译为"真实的"。在原文中,我还指出了:在中文中,"现实"与"存在"是同义词,两个词的意思是完全相同的。所以把黑格尔的"wirklich"译为"现实的",很多人误解为"存在"是必然的,情有可原的。但中文的"真实"有两个意思:其一与"现实"同义,也就是"存在"的意思。例如说"真实的情况"等于说"现实的情况",也就是"实际存在的情况",三个意思是相同的。"真实"的另一意思是"真正的",与"虚假"相对立,这个意思是"现实"这个词所没有的,如说"真实的感情",就不能说"现实的感情",也不等于"实际存在的感情"。例如一男一女谈恋爱,女的对男的说:"我要的是你的真实感情",这说明目前这两人之间并不存在真实的感情。如果说存在什么感情的话,那也是虚假的感情。这些内容我已经在原文中讲过了,因为这是我提出改译的关键性理由,所以就不厌其烦地在这里再讲一遍,而这个关键性的理由恰恰是张文没有提到的。

   在原文中,我还特别强调了,德文的"wirklich"与中文的"真实的"是完全对等的两个词语,都有两个不同的意思。黑格尔自己也强调了,他不是在日常的一般常用的用法上用这个词的,而是在另一不常用的用法上使用的。因此,在黑格尔哲学中,德文形容词"wirklich"的更准确的中文翻译是"真实的",不是"现实的"。

   下面我再提出一个更关键性的理由作进一步的讨论,还要讨论一下英文的翻译。

   且看黑格尔《小逻辑》§142附释中的以下一段文字:

   ……, und andererseits ist die Wirklichkeit nicht so schlecht und unvernünftig, wie gedankenlose oder mit dem Denken zerfallene und heruntergekommene Praktiker sich einbilden. Die Wirklichkeit, im Unterschied von der blo?en Erscheinung, zun?chst als Einheit des Inneren und des ?u?eren, steht so wenig der Vernunft als ein Anderes gegenüber, da? dieselbe vielmehr das durchaus Vernünftige ist, und was nicht vernünftig ist, das ist eben um deswillen auch nicht als wirklich zu betrachten. Dem entspricht übrigens auch der gebildete Sprachgebrauch insofern, als man z. B. Anstand nehmen  wird, einen Dichter oder einen Staatsmann, die nichts Tüchtiges und Ver nünftiges zustande zu bringen wissen, als einen wirklichen Dichter oder einen wirklichen Staatsmann anzuerkennen.

   贺麟先生的中文译文:

   另一方面现实也并不是那样地污浊、不合理,有如那些盲目的、头脑简单的、厌恨思想的实行家所想象的那样。现实就其有别于仅仅的现象,并首先作为内外的统一而言,它并不居于与理性对立的地位,毋宁说是彻头彻尾地合理的。任何不合理的事物,即因其不合理,便不得认作现实。在一般有教养的语言习惯里,我们也可察出与此种看法相符合的说法,譬如对于那没有作出真正显示才智的贡献和扎实的业绩的诗人和政治家,人们大都拒绝承认他是真实的诗人或真实的政治家。

   梁志学先生的中文译文:

……另一方面,现实也并不像毫无思想的或被思维弄得狼狈不堪、心身憔悴的实践家想像的那么糟糕,那么不合理。现实就其与单纯的现象不同,首先是内部和外部的统一而言,并不作为他物而与理性相对峙,所以倒不如说,现实是彻底合理的东西,而一切不合理的事物正因为不合理,也就不应认为是现实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黑格尔   现实   真实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519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