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华:中国出兵朝鲜的决策过程及动机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67 次 更新时间:2015-03-11 21:53:18

进入专题: 朝鲜战争   抗美援朝   毛泽东   斯大林   朝鲜   苏联   世界战争史  

沈志华 (进入专栏)  

  
卷入朝鲜战争的各方,就社会主义阵营而言,唱主角的最初是四处游说的金日成,随后是积极推动的斯大林,战争爆发(特别是美国参战)后则是毛泽东。在有关朝鲜战争的历史研究中,中国出兵的问题始终困扰着学术界,其疑点之多,争论之大,在历代战争史上鲜有他例。冷战结束20多年后,随着俄罗斯、中国档案的解密和公布,国际学界对这一问题的研究不断深入。应该说,中国出兵朝鲜这一历史过程的脉络现在已经大体清楚。在这一基础上,研究者可以进一步讨论毛泽东做出这一决策的动机。

  

   一、中国出兵朝鲜的曲折过程

  

   从军事角度看,1950年10月前中国军队有两次出击的有利机会。当朝鲜人民军向南方推进时,中国领导人准确地估计到美军可能采取在后方偷袭的战术,并力主出兵援朝。如果这时斯大林允许中国出兵,在朝鲜半岛中部的东西海岸线摆上几个军,仁川登陆绝无成功的可能。美军仁川登陆成功以后,当朝鲜人民军开始向北败退时,中国领导人又主动要求出兵。而此时美国对于是否越过三八线攻击朝鲜仍有些犹豫,尽管由于有利的战局迫使白宫接受了麦克阿瑟积极北进、突破三八线的主张,但9月27日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命令还是为前线部队的行动设置了条件,即如果在北朝鲜出现了苏联或中国军队,如果苏联或中国发表声明准备出兵,美军都不得继续在地面采取军事行动。如果这时斯大林同意中国出兵,在三八线附近摆上几个军,美国军队完全可能止步于三八线。然而,这两个机会都错过了。当斯大林10月1日要求中国出兵时,联合国军已经开始越过三八线,而朝鲜则已全无还手之力。中国出兵的所有军事上的有利条件都已不复存在。也正是出于这个判断,麦克阿瑟后来信誓旦旦地向杜鲁门保证,中国军队绝对不会出现在北朝鲜。

   接到斯大林的电报,中国立即做出了反应。10月1日毛泽东连夜召集中央书记处紧急会议,讨论朝鲜局势和对策。会议在是否出兵的问题上出现了意见分歧,但是由于周恩来的支持,毛泽东主张出兵的意见占了上风。会议决定第二天召开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邀请在京高级军事领导人参加,再行讨论。会后(10月2日)毛泽东急电高岗,命令东北边防军做好准备,随时待命出动。同时,毛泽东起草了给斯大林的回电,通知他中国将于10月15日出动第一批部队。然而,毛泽东的电报却没有发出去。根据目前中国的史料和当事人回忆,在10月2日下午中南海颐年堂召开的会议上,多数人主张对出兵朝鲜的问题要谨慎从事。会议决定4日再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进行讨论。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只得收起已经起草的电报,而召见苏联大使罗申并告知,“中共中央的许多同志认为对此表示谨慎是必要的”,因此暂时还不能出兵。不过,毛泽东又说,这还不是最后决定,还要开会商议。

   10月4日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中南海召开。会上仍有很多人不赞成出兵,并列举了种种困难。会议的主要倾向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打这一仗”。这时,有一个重要人物尚未到场,就是正在西北主政的中央军委副主席彭德怀。毛泽东本来任命台湾战役总指挥粟裕担任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委,但粟裕因病未能到任,而林彪的病情更加严重,也无法承担这项工作,于是领兵出征朝鲜的担子就落到了彭德怀身上。由于天气原因,彭德怀乘坐的飞机于10月4日才到达北京。当天下午彭德怀赶到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现“会议的气氛很不寻常”,意见分歧很大。会后与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共进晚餐,了解到一些朝鲜战争爆发前后的情况。彭德怀自然明白毛泽东请他来京的目的,思前虑后,彻夜未眠。第二天早上,邓小平受毛泽东委托专程把彭德怀接到中南海。毛泽东征求彭对出兵的意见,彭德怀表示赞成出兵的决策。于是,毛泽东请彭挂帅出征。彭沉默片刻,表示服从中央的决定。于是,在下午的会议上,彭德怀发表了一番“打烂了再建设”“迟打不如早打”的慷慨陈词。毛泽东为进一步说服众人,把中、苏、朝三国比喻为三驾马车,说这辆车是三匹马拉的,那两匹马执意向前跑,你又有什么办法呢?正说着,师哲带苏共中央代表科瓦廖夫来找毛泽东。毛在丰泽园会见苏联客人后又返回会场说,你们看,果不其然,那两匹马一定要拉,我们不拉怎么得了!会议随即做出了出兵的决定。政治局会议结束后,毛泽东对彭德怀说:给你10天做准备,出兵时间初步预定10月15日。

   10月6日晚毛泽东接见罗申,告诉他中共中央完全同意斯大林对国际形势及发展前景的分析,并对中苏联合对抗美国感到兴奋。毛说,应该让美军在北朝鲜分散驻扎,以便于将他们各个击破。另外,中国也需要做准备。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非常差,最严重的问题是中国没有空军,无法向入朝作战的地面部队提供空中掩护。此外,中国目前也没有资金购买所需的武器装备和弹药。所有这些,都需要苏联提供帮助。因此,将派周恩来和林彪赴苏联向斯大林当面汇报。

   10月8日早晨6时金日成收到了中国使馆转交的密码电报。得到中国出兵的消息后,金日成感到,“现在我们有了光明的前途”。同日,毛泽东正式发布了关于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委,率第十三兵团及所属4个军和边防炮兵司令部及所属3个炮兵师,待令出动。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就是苏联的武器装备和空军支援。

   关于10月10日周恩来与斯大林在黑海疗养地会谈的情况,曾经众说纷纭。根据目前已经解密的档案,很多问题现在已经清楚了。会谈的结果是,由于中国武器装备太差,又没有空军掩护,而苏联的空军“至少两个月后才能到位”;“如在一个月内不用相当数量的、装备精良的部队提供直接援助,那么由于三八线以北的朝鲜军队无力支撑,朝鲜将被美国人侵占”,所以决定不再派兵援助朝鲜。朝鲜除留一部分部队开展游击战外,尽快组织政府和军队向中国境内撤退。应该说,苏联的武器装备半年后才能到达和中国国内面临的困难,都不是做出暂不出兵这一决定的关键因素,因为毛泽东在10月5日决定出兵,并确定部队出动日期为10月15日的时候,对这些情况已经有所考虑。毛泽东期待的主要是苏联空军能够配合作战,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苏联空军不能立即出动,这才是问题的核心。实际上这时的苏联空军已经做好了准备,除第151歼击机航空师已经部署在沈阳外,苏联空军还相继组建了第144、第17、第328和第20歼击机航空师,随时可以前往中国。斯大林之所以表示要在中国出兵两个月后再出动苏联空军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对毛泽东“犹豫”数日后才决定出兵的意图有所怀疑,对中国出兵是否能达到预期的军事目的没有信心;二是在美国军队越过三八线后(10月8日),两架美国喷气式战斗机袭击了苏联滨海地区苏哈亚市附近的一个机场。显然是把这一事件认定为美国发出的警告,苏联的反应相当“温和”,行动就变得更加谨慎了。

   毛泽东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中国军队整装待发之际,斯大林和周恩来联名电报的意见却是要放弃北朝鲜,而且电报的最后一句讲得很明确:“等待您的决定”。10月12日下午3点30分,毛泽东看到了电报,当即表示同意斯大林和周恩来的决定。晚10点12分,毛又致电斯大林,告知“已命令中国军队停止执行进入朝鲜的计划”。收到毛泽东电报后,斯大林立即致电驻朝大使什特科夫和军事顾问瓦西里耶夫,要他们向金日成通报11日联名电报的内容,并特意指出:毛泽东同志同意并赞成这次会议达成的意见。金日成于当晚做出了撤退的安排。

   就在金日成和斯大林已经绝望的时候,中国又突然做出了新的决定。毛泽东同意不出兵显然是有所考虑的,实际上,他在正式答复斯大林之前所下的命令是“10月9日命令暂不实行,东北各部队仍原地进行整训,暂不出动”,第九兵团“亦仍在原地整训”,并叮嘱:在干部和民主人士中“亦不要进行新的解释”。同时,要彭德怀、高岗回京商谈。毛泽东采取这种留有余地的做法表明:在苏联空军暂不出动的情况下,第一,他本人仍然倾向于出兵;第二,对于中国军事指挥员是否同样坚持出兵没有把握。

   10月13日中午,彭德怀和高岗抵达北京。下午,毛泽东在颐年堂召开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对出兵和不出兵的利害关系再次展开讨论。毛泽东依然主张出兵,并说服彭德怀和其他与会者,虽然苏联空军在战争开始阶段不能进入朝鲜,但斯大林已答应对中国领土实行空中保护,并向中国提供大量军事装备。会议最后决定,即使暂时没有苏联空军的支援,在美军大举北进的情况下,不论有多大困难,也必须立即出兵援朝。14日,毛泽东与彭德怀、高岗详细研究了志愿军入朝后的作战方案。

   会议结束后,毛泽东于晚9时召见罗申并告知了中共中央的决定。毛泽东指出:“现在派中国部队去朝鲜是有利的,中国人有义务派出部队。暂时先派出由9个师组成的第一梯队,虽然装备差,但它能够打李承晚部队。在此期间,中国同志将努力准备第二梯队。”毛泽东特别强调:“主要问题是必须有掩护我们的空军。我们希望空军尽快到达,无论如何不迟于两个月。”又说,中国政府目前无法为苏联提供的装备支付现款,“希望以租赁方式得到这些装备”。为此,周恩来“必须与菲利波夫同志重新讨论这些问题”。

   中国领导人单方面做出的这一决定的确出乎斯大林的意料。接到罗申的第一封电报后,斯大林便立即通知什特科夫转告金日成:“我刚收到毛泽东来电,他在电报中通报说,中共中央重新讨论了形势,决定尽管中国军队非常缺乏武器装备,但还是要给朝鲜同志军事援助。我正在等待毛泽东关于此事的详细通报。鉴于中国同志的这个新的决定,请暂缓执行昨天发给你们的关于在北朝鲜进行疏散和将朝鲜军队向北撤退的电报。”斯大林于14日再次致电金日成,强调:“此前通知您的关于中苏领导同志会谈时提出的建议应予撤销。与中国军队出动有关的具体问题,您需要同中国同志一起共同决定。”

   14日凌晨,毛泽东电令华东局书记陈毅:第九兵团仍照前定计划集结,待命开往东北;高炮团仍须即刻开往东北。又致电周恩来再次指出,志愿军入朝后,拟在平壤至元山以北山区组织防御,使敌军“有所顾虑,而停止继续前进”。以此“争取时间装备训练,并等候苏联空军到来,然后再打”。毛泽东特别强调,主要问题就是看“两个月内苏联是否确实能派出前线的志愿空军及后方各大城市的掩护空军”,以及苏联是否可以用租借的办法提供军事装备。14日晚,毛泽东再次致电周恩来,并让他向斯大林通报志愿军出国作战的方略:全军26万人于10月19日同时出动,10天之内完成渡江向南开进,在德川—宁远线以南地区构筑工事,待“空中和地上均对敌军具有压倒的优势条件之后”,即在6个月后再发动攻击。这样做,“即是将国防线由鸭绿江推进到德川、宁远及其以南的线,而这是有把握的和很有利益的”。得悉美韩军队已经准备进攻平壤的消息后,15日凌晨毛泽东急令高岗和彭德怀提前行动,先派两个军于17日和18日分别渡江,赶赴德川地区构筑工事。同日,又告周恩来,请苏联先调派一个空军师来北京,“以保护首都的空防”。

   仔细阅读这些电报可以发现,毛泽东做出这种“出而不战”的部署基于两个条件:第一,敌军北进速度较慢或停止北进(美军犹疑和人民军阻滞),为志愿军固守待援留下了时间和空间;第二,两个月后苏联空军参战和6个月后苏联装备按时到达,则志愿军开始反攻才有把握。如此,就能将战线推至远离中朝边境的地方,从而达到“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目的。然而,这两个条件很快便发生了重大变化。

接到毛泽东13日电报时,周恩来已从黑海回到莫斯科,即将毛泽东的电报译成俄文转交苏方,并于当夜约见苏外交部部长莫洛托夫,商谈武器供应问题。谈话间,周恩来询问苏联的意见,莫洛托夫声称他不能做主,一切都必须由斯大林定夺。然而,斯大林的答复令周恩来感到惊讶。斯大林让莫洛托夫转告周恩来:苏联只能派空军到中国境内驻防,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后也不准备进入朝鲜作战。这无疑是向中国领导人表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沈志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朝鲜战争   抗美援朝   毛泽东   斯大林   朝鲜   苏联   世界战争史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942.html
文章来源:《炎黄春秋》2015年第2期

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