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司法日常话语的“文学化”源于中国基层司法经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0 次 更新时间:2015-03-06 22:20:58

进入专题: 司法日常话语   文学化   基层司法经验  

刘星 (进入专栏)  
法学中,特别针对司法,讨论"文学化"多少甚至肯定有些令人疑惑。因为,人们习惯认为,法律和文学的行业界限十分明确。法律尤其司法实践,如有"文学化",则其理性、逻辑、严谨将受到"歪曲",其根本也将受到影响。但如果开放学术研究的姿态和心态,乐于尝试诸种可能(当然仅以这种可能是否可带来法学的有益发现为要旨),并且如果注重解决现实司法问题,强调是否可带来实践帮助,则"文学化"的讨论或许会有启发。本文即为努力。

   本文中,作为定义,"文学化"是指司法活动中目的在于感染、吸引司法对象的比喻、隐喻、排比、插语、故事等修辞叙事实践。具体划分这种实践,有时见于司法正式文本,[1]有时见于司法非正式文本,[2]有时见于司法日常话语。就司法日常话语而言,在诸如调解、非正式开庭的司法,甚至正式开庭审理前置、后续过程的司法中,均有可能看到。[3]本文集中讨论这种实践在司法日常话语中的表现。

   司法文本中的修辞叙事,十分重要。而司法日常话语中的修辞叙事,同样重要。后者体现出来的司法形象、影响、权威等,与前者类似。但后者之重要,有时甚至超过前者。因为,人们在后者中可更为直接、具体地体会司法的某些运作,窥视其某些内在,触及其鲜活,从而将感受放大,故需更为重视。而后者中文学化的修辞叙事,作为可能的修辞叙事种类之一,在特定司法语境如"解决家长里短纠纷"的广泛基层司法中,或更具有重要功能,如更为吸引、打动、感染司法对象,进而提升司法者的角色感召力,增强其形象、影响、权威的正面,又进而更易促进纠纷解决,故需细致辨析。

   与本文"文学化"相关、且人们易想到的一个现象,是"司法用语通俗化"。我想先强调,本文后面的论证,也适用于支持"司法用语通俗化"的主张。针对许多主张司法用语专业化的观念,已有法学研究者和法律实践者提出,"应注意司法语言的通俗性"。[4]但在本文逻辑中,通俗化的辨析涉及了文学化,而文学化的辨析突破了通俗化的思考边界,拓深了通俗化的原有基础(因为"感染"的概念,详见下文)。故本文思考比其更进一步。

   从现有中国学术研究状况看,司法日常话语的"文学化"自然是盲点。作为司法方法的探索,为人熟知者,如规范理论的科学主义,以及经验实证的实用主义,[5]均未对其予以关注。前述科学主义,强调演绎逻辑、正规程式,以传统法学的"法律特性论"为宗旨,故自然而然地,本身已暗含对司法方法中日常话语"文学化"的研究意图的排斥。[6]前述实用主义,虽然强调生活经验的运用,彰显务实,原本可以也应该关注这种日常话语的"文学化",因为,更生动的日常话语,可更为有效地协助实用化的问题解决(见后文详论),但因更注重甚至青睐"战术目的"、"精确结果"等主题,故其不知不觉地与"文学化"擦边而过,无形中,忽略了"人文"性质的司法日常话语"文学化"的思考。[7]

   从世界范围司法知识的研究谱系看,司法日常话语的"文学化",亦为盲点。自1970年代始,英语国家法律与文学运动对司法文学展开了深入研究,[8]但集中在法官的正式司法文书(作为文本的司法意见)及律师的正式法庭表达。[9]的确,针对司法,法律与文学运动关注了法官、律师等受到文学熏陶后,可以怎样提高表达能力、道德情操,即法律人本身的素质,进而关注了在法律人和当事人之间,司法模式中的"文学化"具有怎样的意义,如判决书的影响力;[10]但几乎未在司法者和被司法者的微观实践互动关系-司法日常话语过程可作典型-中,给予考察。以制度环境论,英语国家的司法者,无需承担像中国司法者有时无法回避的政治任务,如和谐解决纠纷,尽力避免上访;这些国家的司法者,本身也不面对制度激励,像本国律师那样,运用各种手段表达自己的意见,以吸引法庭某些群体的注意;当然,这些国家,同样也存在科学主义法律逻辑思想的强有力制约,[11]故司法日常话语的"文学化"成为学术盲点,有其缘由。而以社会条件论,英语国家的社会民众,亦无对司法者的司法行动形成某种中国式的社会压力,如抱怨司法者"司法冷淡",相反,则是通常较为尊重司法者,于是,司法日常话语的"文学化"成为学术盲点,亦在情理。

   本文从中国基层司法经验进入,从而展开讨论。所以如此,因为,第一,相对西方以及其他非西方国家,[12]在中国基层司法运作中,"人民司法"指导理念(传统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与现代司法理念的交织影响,此消彼长,或许表现得最为突出,特别是在当代。[13]此独特之处,使中国基层司法者和被司法者的关系,可能变得最为直接、"面对面",[14]同时,不失现在所说的"司法"的基本要素。而最为直接、"面对面",使信息交流成为近距离,进而使司法日常话语的"文学化"显露得更为真实、具体、典型,故更具有分析价值。第二,从历史上看,基于特定长期国情,中国基层司法者因为特殊的社会、政治、文化、财政等压力,比如,群众殊为希望作为"官"的司法者,比较全面地解决自己的要求和困难;再如,政府不断自上而下地强调政治稳定(如尽力避免上访);又如,基层司法机构本身缺乏物质、人力资源……故总是不得不,从有效彻底解决实际问题的角度来展开司法行动。而有效彻底解决实际问题,要求中国基层司法者,必须注意科学、逻辑之外的另类司法方法的运用,至少需要注意,另类司法方法和科学、逻辑司法方法的相互协作,不能仅是呈现法律科学逻辑化,以示裁判的"冷漠"和"中立"。于是,除了前述"实用主义"的手段,特别地,还有本文将要讨论的司法日常话语的"文学化"手段,也许包含了"可以协作"的结构特征,而从这种结构特征中,可以分析这种"文学化"所拥有的最为显著的实践依据。

   本文第一部分,讨论中国当代基层司法日常话语的一些"文学化样本",以及其中的可能考察意义、制度创新意义。第二部分、第三部分,讨论司法日常话语的"文学化"的两种主要功能及其细节机制,以及可能遭遇的批评,进而揭示对这种"文学化"进行研究的重要价值。第四部分,分析这种"文学化"的微观司法"市场结构",考察其中特殊的"需求/生产"关系。第五部分,扩展并深入分析这种"文学化"所蕴涵的司法政治问题,提示对其研究的深层思路。

   作为限定,我须指出,中国基层司法日常话语的"文学化",是和中国基层特定社区语言、群体感受、场合情景、表达习惯等密切联系的,也是与其相互对应、因此产生效果的。它们为语境化。这意味着,本文讨论已经预设,这种"文学化"的目标是"基层群众喜闻乐见",而非"曲高和寡"。

一、经验材料

   下述一份经验材料,来自中国一位基层法院法官的"手记"(关于"手记",后文介绍说明)。在一起监护权纠纷案件中,一位祖母在儿子去世后,要求孙子留在身边,而孙子的母亲要求自己带孩子。祖母情绪非常激动、难过。河南省南召县人民法院一位法官说到:"您老也别太伤心了,我知道您是个明白人。儿子不在了,想起来心里难受,可是,您想过没有,孩子也是李梅(孩子的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丈夫刚刚去世,孩子又不在她身边,她的心里是个啥滋味?何况孩子还太小,没有了爹,不能再失去娘,是不是?"[15]

   这里包含一些"文学化"。第一,法官使用了插说,即"我知道",使叙述增添了亲切感、真挚感,而且具有吸引力,可消融法官和听者的距离。从一般文学修辞理论看,插说在叙述结构中不是必要成分,但对于产生某些文学化的情感回应来说,时常必要。第二,法官使用了比喻,将"身上掉肉"指示"生下孩子",使叙述既亲和,又能调动听者身体极度感应,从而使听者发生较深的心灵触动。[16]第三,法官使用了"相同角色并置"的对称叙述-提到双方都失去了最亲近的人-手法,经过移情效果,使祖母的感情活动成为相互性的,即在感受自己痛苦之时体验他者(自己孙子的母亲)痛苦,在体验他者痛苦之时反省自己痛苦,进而使祖母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孙子的母亲和自己处于同样境地,让祖母容易转变最初想法。作为结果,事实上,后来祖母的确说到,"都是女人,我知道她的心",并同意调解。[17]

   注意另外一份经验材料。这份材料,同样来自中国一位基层法官的"手记"。其内容是:

   乡镇法庭面向农村,当事人大多来自农村,很多都是种菜的行家里手,都很乐意传授自己的种菜经验,一边聊着种菜的点点滴滴,一边把话题扯到刚开完庭的案子上。老庭长(此时山东省垦利县人民法院永安法庭庭长)"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场以种菜为题的聊天,不但拉近了法庭与群众的距离,更增进了原、被告之间的思想交流。

   一次,老庭长在一起离婚案件开完庭后,把原、被告叫到菜地旁聊天。原、被告夫妻俩本就是通过种植大棚菜发家致富的,但自从妻子生下第二个女儿之后,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的男方觉得生活没有了奔头,经常在外面喝酒,回家与妻子吵架也成了家常便饭,并要求与妻子离婚。老庭长说起种菜,勾起了双方起初创业盖大棚、种蔬菜、卖菜致富的回忆。双方都承认那时候生活辛苦,但家庭和睦,日子过得幸福快乐。趁热打铁,老庭长把原告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女儿也是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人,做父母的同样高兴,封建思想、腐朽观念该换换了。听了老庭长一席话,原告惭愧地低下了头,并表示要好好对待妻子和女儿,靠种菜卖钱,供两个女儿好好上学。一起原告坚持要离婚的案子,最终以撤诉而结束。[18]

   在这份经验材料中,可看到另外一类"文学化":故事型的叙述。第一,老庭长运用巧妙的倒叙引导,先说过去,再提现在,将表面话题(过去怎样种菜)逐渐推向实质话题(如现在离婚问题),使原来拒绝实质话题的当事人,不知不觉地接受进而转入对某些道理反省。其效果是,"注意倾听讲述得很好的故事,会被吸引,不知不觉进入其中"。[19]第二,老庭长利用了当下话语情景营造感染氛围,使当事人触景生情,处于心灵冲突的状态,又使其自我感动,处于类似文学化的"内心被打动",如此,让"种菜"话语活动,成为"法律"话语活动的推动力,进而使当事人产生自我疑问:为何自己要让纠纷发生?第三,在叙述行动中借助隐喻象征,使菜园场景和法庭场景互为映射,特别地,使当事人感觉法庭场景有如菜园场景,产生类似文学化的"景情想象",从而将法庭中对峙、生硬的感受,转化为菜园中和谐、亲切的感受。颇有意思,作为例子,上述三个方面,使老庭长可以非常顺利地在某些情况下进行"家长式"的法律教育,如在上述经验材料中,批评试图离婚的一方。

   再观察另外一些来自基层法官"手记"的经验材料。如一位离婚妇女,经历坎坷,父母早逝,初恋被骗,离婚6年,前夫没给一分钱,抚养两个孩子十分艰辛,在追讨抚养费的基层法院法庭庭审上不断痛哭。法官并未制止,却说,"你心中的苦闷不是一两句劝说就能解开的,痛快地流淌眼泪,哭够了再说,你会觉得又过了一道坎。"[20]在此,可看出,"你会觉得又过了一道坎",是暗喻,具有类似文学化的推动对象自我想象、进而自我解脱的意义。这类似上述第一份经验材料。再如,一次农村家庭纠纷庭审,黑龙江省伊春市桃山林区人民法院一位法官,"就像乡下人一样双腿盘坐在土炕上,与老人的亲家及儿媳妇唠起了家常,从今年庄稼的产量和价格谈到明年的打算,不知不觉地就把话题引到了家庭关系上来"。[21]这里,法官的"文学化"行动,类似上述第二份经验材料。

   怎样理解这些经验材料?

通常说,看到它们,一般研究或实践法律的读者容易觉得,其仅反映司法者平易近人、措辞运用较为策略的话语作风,未必或没有反映典型的"文学",如散文、诗歌、小说式故事表达;或者,容易不去沿着"文学化"方向思考这些经验材料。作为上述"手记"以及其他"手记"作者的基层法官,极为可能也是这样感觉。[22]在我看来,这很自然。然而,正因为自然,因为这样感觉以及这样一般容易觉得,故作为诸如比喻修辞、故事化的引导叙述等司法日常话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司法日常话语   文学化   基层司法经验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702.html
文章来源:《中外法学》2010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