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道德的困境

——从学雷锋说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75 次 更新时间:2015-03-06 10:47:17

进入专题: 雷锋   道德   法律   传统   现代  

杜君立 (进入专栏)  

  

  

  

   在每年的开学季,都有全国性的法定节日:秋季是教师节,春季是“雷锋日”——学雷锋纪念日;前者弘扬尊师重道,后者倡导大公无私。虽然这二者都有强烈的道德指向,但后者无疑将道德提升到无以复加的高度,不仅将无父无母无家庭的雷锋打造成道德的楷模,甚至成为道德的化身和道德的代名词。同时,以《道德》课取代现代教育体系中的《法治》课和《公民》课,这进一步体现了中国“以德治国”的强烈倾向。

  

  

   人是一种道德动物,道德源于人性。关于人性,自古就有善恶之分:孔子和儒家认为人性本善,荀子和法家则认为人性本恶。道德作为一种教化,其实是立足于性本善的,即认为每个人都应当做一个善良之人,对人也应从善良的角度来看待。

  

   从很大程度上,道德完全是中国宗族礼法时代的产物。道德一般只存在于最亲密的关系之间,随着关系的疏远,道德也就淡化和瓦解。比如父母对自己的孩子,就体现了人性中最善的一面,甚至为了孩子牺牲自己,但随着关系的疏远,这种善就逐渐消失;反过来,人性恶的一面逐渐显露,利用别人、欺骗别人、伤害别人甚至杀害别人,就成为主要动机。

  

   狼的世界是这种典型的分裂,狼群内部属于熟人社会,尊卑有序,兄友弟恭,君待臣以礼,臣事君以忠,是极其道德的;而狼群对外,或者说对待陌生人,则凶残暴虐、无所不用其极。这就是所谓的“狼图腾”,用成吉思汗的话说,人生最大的快乐是抢劫他人的财富,强奸他们的妻女,杀死他们的孩子,烧掉他们的房子。如同狮身人面,成吉思汗在蒙古人眼中是道德的楷模,在其他被征服民族中却是杀人的魔鬼,这其实就是道德的局限性。

  

   在传统农耕时代,人们生活于一个由血缘和地缘构成的熟人社会中,因此道德承担了最基本的文化力量,凡事都从道德的角度来评价。最典型的道德就是孝,所谓“百善孝为先”。在“二十四孝”的故事中,道德被提高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孔融让梨”的故事,其实是讲兄弟之爱,兄友弟恭,推枣让梨。在传统宗族社会中,几乎没有陌生人的身份,因此也就不存在道德之外的伦理法则。

  

   孔子将家族文化推而广之,“四海之内皆兄弟”,这样道德便成为天下法则。在传统伦理中,无论君臣还是师生,无论同事还是同窗,都以家族关系进行类比,或比作父子,或比作兄弟,因此在一个中国传统中国人眼中,任何陌生人都可以依照年龄和社会地位被称作老大娘、老大爷、老奶奶、伯母、叔叔、阿姨、大哥、兄弟等等,实际上,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和家庭关系。而雷锋就是一个典型的“叔叔”形象。

  

   儒家的道德教化在农耕时代就已经破绽百出,捉襟见肘,道德流于伪善,被鲁迅讽为“人吃人”。进入现代之后,由血缘和地缘构成的传统的乡土文化彻底解体,稳定的、有限(村庄)的熟人社会,被流动的、无限(城市)的陌生人社会取代;同时,大家族瓦解为小家庭,甚至因为家庭生产(男耕女织)和生活(衣食住行育儿养老等)功能的社会化,小家庭也日渐走向个人化。对门不相识,人与人形同陌路,道德因此失去了生存的土壤,传统的孝与忠沦为笑柄。所谓“老乡骗老乡,两眼泪汪汪”。

  

  

   “他人即地狱。”在陌生人社会中,因为利益和竞争,利用和不信任是一种基本的人际关系,人性的善被抑制到最小的空间,甚至仅限于自身。

  

   流离失所的战争状态是最典型的陌生人社会,所谓礼崩乐坏,人与人之间互相抢劫、强奸、杀害,弱肉强食。人性恶赤裸裸地显现出来。在非战争状态下的陌生人社会中,人与人之所以不再抢劫、强奸和杀害,并不是他不想这样做,而是因为对法律的恐惧。

  

   法律的根本意义,在于抑制人性的恶,即惩罚恶行,所有恶行都将受到法律的惩罚,因此,人性恶被抑制到最小程度。也就是说,现代社会完全是依靠法律和法治来实现文明和秩序的。

  

   举个例子,在汽车和道路发明后,十字路口就成为汽车最容易发生碰撞的地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人们设置了红绿灯,这就是法律。要是没有“红绿灯”这个“法律”,就会出现弱肉强食的局面,大车和豪车会横冲直撞,小车和行人就沦为车下之鬼。在十字路口,道德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除非开车的是父亲,过马路的行人正好是他幼儿园的儿子;在这种情况下,是不需要红绿灯的,父子互相礼让就行了。

  

   早在汽车发明之前,公共马车就已经在英国的城市出现了。公共汽车是一个典型的流动的陌生人空间,公共汽车出现近百年,一直是现代城市的象征,但这种现代文明在中国,却生出无数闹剧甚至悲剧来。去年有一老者上车后,因为一个年轻人拒绝让座,便大打出手,虽然年轻人没有还手,老者自己却力竭而亡。后来这个倒霉的年轻人被捕,不知道结局如何。

  

   这个年轻人是否有罪,无疑与他应不应该让座有关;但该不该让座,则与他坐的座位有关。如果他坐的是特殊人群优待区,他拒绝让座就违反交通法则(法律);但如果他坐的是非优待区,那么他是没有义务让座的,他没有任何责任。

  

   就如同设计道路一样,公共汽车在设计生产的过程中,就已经对乘客群体进行了细分,在出入口处,对行动不便的乘客(如老弱病孕等)设置了特殊座位区,并以橙色(或红色或黄色)加以区分;原则上,特殊人群的“特权”仅限于橙色座位区,普通座位区并无“让座”的义务。

  

   这个公共汽车法则跟红绿灯一样,早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城市生活的基本常识。但在中国,这个常识却被另一种“常识”所取代——“给老人让座”。为了实现这个美好的敬老道德,公交车上一遍又一遍的广播“弘扬中华美德……”云云,常常有年轻人因为拒绝让座而发生冲突;很多时候,公交车司机甚至以罢工要挟乘客让座,一个法则问题最后变成道德问题。很多时候,道德往往沦为讹诈和敲诈的工具,比如有些老者在车上,就理直气壮地认为每一个人乘客都有义务给他让座。从道德而言,给老人让座是应当的,但一般仅限于自己的父母;对陌生人,道德往往立刻失效;甚至说,年轻人更有可能因为力气大而抢老人的座位。这些矛盾只能用交通法则来解决,比如按先来后到原则进行座位分配,等等。

  

   或许有人认为这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其实这恰好反映了中国当下的社会状况。在这些层出不穷的公交冲突事件中,几乎所有人仍然都进行道德评判,总试图从矛盾双方中寻找一个“恶人”来进行谴责;实际上,在利益面前——哪怕很小的利益——谁也不比谁更高尚,甚至说,人们只会一个比一个更卑鄙、更无耻。借用鲁迅的那句话,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陌生人。

  

  

  

  

   历史学家黄仁宇曾说,中国传统上总是以道德来代替法律。这其实是适用于宗族礼法社会的,但对现代社会来说,则显得非常可笑。现代伦理基本上是否认道德的,因为道德更多的属于个人和私人层面,甚至牵扯到自由权利和隐私问题。在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拉链门丑闻中,道德本身仅仅构成社会谈资,而克林顿撒谎则构成欺诈,这属于法律问题,因此遭到弹劾。、

  

   从道德到法律,中国进入现代的历程极其漫长。中国至今依然没有摆脱对道德的路径依赖。很多严重的法律问题都被以道德的方式进行挞伐。比如官员贪腐案件中,通奸、不正当男女关系等字眼,完全是道德批评;从法律来说,只能指控其重婚罪和性贿赂。以道德取代法律,更多的意图是对官吏群体的庇护,使其逃脱法律的惩罚。在中国传统政治中,这种道德语境一般仅限于尊长,比如某个祸国殃民的大人物,用道德来说,就是犯了一些“错误”;但决不会用法律来指控其“犯罪”。

  

   作为一场道德运动,学雷锋的最高潮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学雷锋的主要人群正是红卫兵,而这些以道德标榜的社会精英却穷凶极恶地做着人类世界最不道德的事情,出卖陷害、焚琴烹鹤、杀人放火、欺师灭祖。从这一点来说,当一个人,或一个群体,以道德来标榜自己时,他或者他们,就正打算或已经在作恶了。以道德取代法律,所谓的以德治国,不过是以吏为师的家天下思想罢了,将一个国家视为一个家庭,而国家元首就是大家长,一切惟其马首是瞻,国家元首就是道德最完美的圣人。这也是中国最古老的神话,传说中的尧舜就是道德完美的贤者。

  

   道德最容易引发人们的同情,因此道德常常成为一种统治技术。委内瑞拉即将发生水灾时,查韦斯禁止一切预警,水灾发生后,他却站在水中与灾民合影,经过媒体传播,渲染出灾难面前,元首和民众心连心,众志成城万众一心的美满景象。课文《一件衬衣》,讲周总理一生节俭,一件衬衣穿了很多年,也舍不得换……在大饥荒的1959年,茅台酒厂依然用巨量的粮食在酿特供茅台酒,这些酒不知可以救活多少人命,更不用说可以换多少衬衣。

  

   荷尔德林说:“总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东西,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无论是“八荣八耻”还是“权力不能太任性”,都解决不了权力的堕落。因为权力本身就来自于人性中的恶,做恶是权力的本性,使权力行善几乎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阻止权力作恶,而这只能依靠法律。

  

   即使在现代社会,对道德的崇拜本身并没有错误,但对道德的推崇,其目的并在于道德本身,而是意在去除法律,特别是使自己置身于法律之外,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受任何法律制约,所有的作恶都不受法律惩罚。因此说,道德已经沦为权力和特权的借口,甚至说禁脔。

  

最近发生的救人事件中,大学生孟瑞鹏因为救人而遇难,但被救孩子的家长却一度拒绝承认被救,这其实是当下中国的人之常情。假如在传统时代,一个村庄基本属于一个宗族,救人与被救者属于熟人,救人不仅是应当的道德,而且是必须的道德;救人遇难,宗族立碑纪念,并可将获救者过继给死者家庭,皆大欢喜。但在现代社会,一个陌生人并没有救另外一个陌生人的义务;假如一个陌生人因为另一个陌生人而死亡,这个人既有可能遭到死者家庭的报复和敲诈(如果孟瑞鹏他爸是李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杜君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雷锋   道德   法律   传统   现代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692.html

7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