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梁、张晓霁:对《毛泽东谈高岗事件》一文的几点意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87 次 更新时间:2015-03-01 21:48:34

进入专题: 高岗   毛泽东   共产党  

赵家梁   张晓霁  
卡瓦列夫与刘亚楼有过工作上的联系。可是刘亚楼不在,便要找当时主持司令部工作的副司令员高岗。高岗让秘书刘家栋将其介绍给作战参谋处处长尹达接谈。在整个过程中,高岗根本没有和卡瓦列夫见面,哪来“谈了三天三夜”?更何况他不懂俄语,又怎能单独密谈呢?

   关于给苏联送情报的问题,更是无稽之谈。

   1945年至1946年间,北满解放不久,苏联内务部在我东北各地建立了二三十个情报组织,其中极大部分是地主或倾向于国民党的人员。这些情报组织给苏方提供了不少对中共不利的失实情报,其中就有一些是说,东北的大多数中央委员是“反苏的”,是对苏联“不友好的”这类完全失实的情报。苏联内务部和情报部门都曾收到过这些电报。当时中共的东北领导人,包括高岗在内,就曾正式向苏联指出过这种不当的情况。1946年至1947年间,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说,李富春在齐齐哈尔有反苏言行。林彪、高岗、陈云三人当即责问这是从哪里来的谣言?并申明李富春是我们东北的重要领导干部,他与中共中央完全一致,对苏联十分友好,根本不会反苏,绝没有反苏言行。

   需要说明的是,当时由于个别苏联军人强奸妇女和苏军撤退时将大量东北的工业设备拆运回国,的确曾引起一些群众和干部的不满甚至愤怒,这无可非议。苏联情报人员把群众的这种不满情绪歪曲夸大为“反苏情绪”,并嫁祸于东北局的一些负责人,是完全错误,甚至是别有用心的。东北局的领导同志一方面向苏方严正交涉,使他们处决了犯罪分子,以平民愤;同时批评苏联的情报不实;另一方面教育干部群众从大局出发,看到苏联出兵东北的伟大历史作用,维护中苏友好关系;也严肃批评了个别干部的不当言行。今天看来,东北局的处置仍是正确恰当的

   1950年,毛主席访问苏联时,斯大林把那些挑拨中苏关系的失实电报内容告诉了毛主席,说:“这是我们的蠢人干的蠢事。”表示了对中共中央、对毛主席的完全信任。

   1953年6月,贝利亚事件发生后,苏共领导人把一份资料交给中共中央代表,并说:“这些挑拨中苏关系的失实情报,就是贝利亚干的坏事!”

   当时去莫斯科听取苏共中央紧急通报的中共中央代表不是别人,正是高岗,翻译就是毛主席的翻译师哲。高岗回国后即把文件和资料交给党中央,并如实作了汇报。如果他真的心里有鬼,怎敢将材料全部交出?

   现在,却有人说这些情报是高岗送给贝利亚的,毛主席也怀疑高岗与贝利亚“有阴谋”。其实,贝利亚在1953年出事之前,是苏联主管情报机关的负责人,即使高岗与他有过联系,也不能因此断定就是阴谋,更何况至今没有证据表明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至于说高岗通过贝利亚与英帝国主义联系,更是毛主席的无端猜疑。

   何文中还说到一个叫张某的“神秘人物”(影子)是高岗与苏联驻沈阳总领事之间的联系人,据我所知也纯属子虚乌有。因为以高岗当时的身份,无论多么“神秘”的人物,要接近高岗,都瞒不过警卫和随身工作人员。

   5,关于高岗的生活作风问题。

   首先必须看到,高岗与许多女人发生不正当的性关系,这是我们党和人民所不能容许的腐败行为,在他的诸多罪行中,也是重要的一条,很令人反感不齿。但说一周就“安排了8个舞会”不是事实;他也不是“想跳舞,就下令去找女人”。高岗毕竟是党和国家的高级首脑人物,不是什么人都能接近的,至少保卫制度也不允许。据我所知,在与高岗接近的女同志中,除了家庭保姆(这些人都要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外,没有超出国家工作人员的范围。何文中所引毛主席的话“现已明确其中有些是敌对分子”,其实也不过是猜测而已。

   6,一点疑问。

   何文中说到在1954年2月2日,刘少奇和周恩来向尤金详细通报了高岗事件的经过,并说高“可能会以自杀威胁党”。2月13日又一次向尤金说高“仍以自杀相威胁”。

   问题在于,四中全会是2月6日至10日召开的,会议从始至终没有点高岗的名字。对高岗的揭发批判是从2月15日的中央高干座谈会开始的,高岗自杀未遂发生在2月17日。刘少奇和周总理怎么会在事前就将尚未发生的、未被证实的事情反复向苏联人透露呢?

  

    进入专题: 高岗   毛泽东   共产党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466.html
文章来源:《百年潮》2002年第3期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