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慰年:中国的出路在于人权彻底解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72 次 更新时间:2015-02-19 21:11:19

进入专题: 人权解放   中国出路  

罗慰年  

   中国前30年所谓的“社会主义经济”从苏联的经济模式蜕变而来。历史地看,苏联模式和中国建国后前30年的经济模式,显然是失败的。而在为什么失败这一点上,中国的理论界,从来没有共识。

   一些人从外部寻找原因,认为东欧、苏联共产主义经济制度的破产和由此导致的国家破产,是冷战围剿的结果。自由派往往从制度本身的结构上寻找经济失败的原因。这种思维,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都没有找到中国目前的问题的症结,也看不到今天半资本主义的问题,更不会对问题提出任何可行的解决方案。

   学者尚德塞看到了借鉴苏联模式,对中国发展所付出的代价。“苏联首创的党国制,国家垄断资本计划经济,在非均衡发展状况下建立强大国家,社会体制意识形态武力军备思想文化输出扩张,与资本主义全球对峙,如果它的崩溃是国有制计划经济的经济基础的必然结果,那么,当今中国党国制,转向近似混合经济基础的集权政体,沿循东亚模式取得的成功,到底能维持其时代不变万世永存吗?” 只有认清半资本主义的混合体制的实质,才能找到从这种体制中突破的路径。

   半资本主义,跟中国前30年国家主导的经济模式,有本质的差别,也跟传统资本主义和凯恩斯模式资本主义实践不同。政治学者杨继绳认为,“改革开放,使得多年被压制的社会活力一下子迸发出来,再加上吸收西方发展经济的成功经验,使经济持续三十多年快速增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举世公认的成绩。但是,由于只搞经改,不搞政改,所造就的不是市场经济,而是“权力市场经济”,即权力主导和控制下的市场经济,被权力扭曲了的市场经济,权力本身也作为商品进入了市场。而这种权力,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权力体系,是没有经过改革的权力体系,即不受制衡的权力体系。” 半资本主义之所以是半资本主义,是因为它没有建立资本主义的法律和契约,没有完全的私有制的经济基础,也没有与之配合的宗教信仰。

   “资本主义的成功,端在它与国家互为一体,更凸显法制的重要。资本家或其代言人务必取得立法权,于是发律上的条文才能保障所存积的资本。也要有司法的协助,才能根据立法精神将企业继续展开扩大。以上诸项使资本主义的发展成为一种组织和一种运动。”黄仁宇《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一书,论述资本主义不仅仅是一种生产方式,还是与这种生产方式配合的法律制度,这个制度必须建立在财产私有制的基础上。成功的资本主义,必须与国家一体。不光有资本主义的经济形态,还要有资本主义的对财产私有的法律保证。否则,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会被与这种生产方式不协调的法律制度所摧毁。

   中国的半资本主义,目前就处在这种经济生产方式与法律和政治上层建筑不兼容、不协调的矛盾状态。只看到国家资本占主导的半资本主义的经济优势,而看不到这种经济制度的潜在的社会矛盾和政治危机,是目前理论界普遍的短视病。如果能尽早认识经济和社会政策会引起危机性的后果,或能及早提出对策,防止政策向危机发展。

   看不到半资本主义的潜在的危机,只看到眼前它带来的经济一片繁荣景象,则会造成盲目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实际上,中国政策制定者和理论研究者们,并没有弄清楚中国当下经济发展背后的动因和潜在的隐患。

   因为看不清中国发展的真正原因,面对社会上一些看清中国目前的危机和批评,主流理论界提出“三个自信”。“三个自信”,恰恰是对中国经济现实的认识的不确定,没有看清中国半资本主义的本质,是缺乏自信的行为。

   中国主流学界的理论研究,远远地被现实抛在后面,造成当下的理论,无法解释现实。主流学界依然穿着过时的理论“马甲”,用它们指导现实、解释现实,因而陷入自相矛盾的理论、政策和发展误区。在错误概念、陈旧理论的陷阱和迷思徘徊,不光无法为一国的经济制度、政治制度的进步和发展找到出路,可能陷入历史上资本主义国家走过的弯路,也可能走上历史上覆灭的国家的道路。

   目前的国家发展,从宏观的层面,缺少蓝图。中国经济建设和发展,是一个没有蓝图的没有坚实的地基的大工程。经济学家弗里德曼说,“经济和社会的进步不决定于大多数人的特性或行为。每一个国家都是由少数人定下事情的步骤和路线。在发展最快、最成功的国家中,都由少数富于进取心和冒险精神的个人跑在前头,创造机会给模仿者跟进,因而使大多数人的生产力提高。” (《选择之自由》)弗里德曼的这个道理,道清了中国目前的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的根源。

   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说,“一个国家发展道路合不合适,只有这个国家人民才最有发言权。”要使国家走上永续发展的道路,必须是一条“通过人民,为了人民”的道路;必须一套人人平等、吸引民众广泛参与的制度,民众的参与,是手段不是目的;国家发展的目的,是为了使社会走向更平等的状态;国家发展的目的,不是是国家更加强大,而是人民更加富裕;国家强大必须建立在人民富裕的基础之上,而不是相反。

   目前的半资本主义经济,农村劳动力受户籍制度限制,不能自由迁徙,不能在城市自由落户,是一种不平等的社会制度。半资本主义经济,采用的是传统资本主义的资本原始积累方式,利用不平等的户籍制度,对来自农村的农民工进行超额剥削;造成劳动者和资本和权力拥有者的严重的贫富分化。这种对劳动者的忽视,对人的自由迁徙权利的限制,是由政府主导的半资本主义的获得快速发展的重要手段。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隐患。

   半资本主义经济模式的可持续性,既依赖半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也依赖一种适应这种半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政治制度。从目前社会出现的各种问题和乱像看,当下的分配制度,显然不能适应半资本主义的持续发展的需要。政治制度与经济制度的不匹配,将造成中国经济、社会和政治的不确定。这是目前中国社会不稳定的根源。

   中国目前的严重的贫富分化问题,已经是一种共识。甚至连中央的媒体《人民日报》,都发表文章,公开承认改革开放造成了严重的贫富差距问题。《一些贫者从暂时贫困走向跨代贫穷》提出,“贫富差距已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并形成了阶层和代际转移,一些贫者正从暂时贫困走向长期贫困和跨代贫穷···社会阶层流动通道也将被严重堵塞。”这是一篇新的《“盛世”危言》。遗憾的是,这篇文章没有认识到,中国摆脱“暂时贫困走向长期贫困和跨代贫穷”的出路,在于人的权利的彻底解放。人的权利,最本质和最根本的,是人的财产所有权。

  

   目前所谓社会财产的“公有制”,实则是少数权贵财产拥有制,或者叫“寡头财产拥有制”,他们借助权力行使对社会财富的没有限制的使用权。这种极少数人以公有制的名义行私人占有之实的权贵财产拥有制私是阻碍多数人的权利解放的最大障碍。茅庐放翁认为“公有制的社会资源,名义上属于全民,实际上人民一点也没有分配权和使用权。权力统一掌握在政党领袖的手中。公有制彻底剥夺了人民赖以自立的所有资源。人民想要生存,只能乞求于掌管公有资产的寡头的恩赐,从此人民彻底地沦为权力的奴隶。”(《公有制寡头》)

   一小部分人的财产拥有制以对多数人的基本权利的剥夺为前提。正如茅庐放翁所说,“公有制的社会里,个人的生老病死,婚丧嫁娶,上学就业,职务升迁,福利分配,以致于生产活动,居住迁徙,社会交往,思想意识,人生中的种种要素,都需经政权核准。公有制也因此恰恰是非常彻底的寡头私有制。彻底的公有制走向了它的反面,变成了最恶劣的私有制。公有制彻底的剥夺了个人所有的自由。只有垄断公有资源的寡头,才活得自由自在。他可以无法无天,能随意挥霍国家的财富,随意决人生死,规定人民的生活方式,强迫人民的思想信仰,变全民为他的奴隶。”

   一个社会,只要一部分人的富裕,建立在对另外一部分的平等的剥夺的基础上,这部分人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永续的富裕。美国今天的繁荣富强,无疑是建立在对黑奴的人权解放基础上。林肯的黑奴解放宣言建立在这样的逻辑基础上,“我们给奴隶以自由,就是使自由人的自由得到保证 --- 我们给别人以自由和维护自身自由,两者同样是崇高的事业。”1863年1月1日,林肯发布奴隶《最后解放宣言》,打开了美国人的权利彻底解放的通道。虽然这条道路在100年后才彻底打通,然而,从林肯开始,美国进入文明国家的行列。

   中国未来的出路,应该效仿林肯,从彻底解放中国人的权利开始。人的权利的彻底解放,从人的财产权利开始。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提出,改革方案要进一步明确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应该明确农民对土地的所有权。当然,土地改革也是中国经济改革的起始点。农村土地流失的问题很严重,城乡收入差距悬殊,农民的权利被践踏。这是改革的基础。在任何国家的当代发展中,农业都是基础。” 这是解决解决贫富两极分化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矛盾的捷径。

   这种方法可以在农村,一夜之间制造出拥有土地的土地所有者---中国的新的土地所有者。1862年5月,在南北战争如火如荼的时候,林肯签署了《宅地法案》(Homestead Act),根据这一法案,土地无偿地给予想开垦处女地的任何人。任何美国公民,只要交10美元的登记费,并在那块土地上连续居住5年,就可以获得地权证明书,成为160英亩土地的合法所有者;用这种方法,扩大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美国的经济发展,依赖南北战争期间的《宅地法案》土地私有制全面扩大打下的基础,才获得蓬勃发展。列宁在评价美国资本主义发展道路时说过这样一句话,“资本主义在自由农变为农场主的条件下能获得最迅速的发展。”

   把土地私有制的观点的进一步延伸,就是把城市的土地分给房屋所有者。贫富两极分化,是社会矛盾的根源。解决贫富两极分化的一个快速通道,是在中国制造出大量的“有产阶级”。目前,中国除了少数私人企业主是有产阶级,全国90%的人,都是“无产阶级”。中国30年的土地资本化合房地产开发,已经为中国制造了大量的“准有产阶级”,只要立法让城市房屋拥有者获得永久的产权;这些名义上的“准有产阶级”一夜之间就成了“有产阶级”。

   在农村和城市,同步实行全民土地私有制和财产私有制,就瓦解了少数人的“寡头财产所有制”的经济和社会基础。以全民土地和财产私人所有为主要内容的现代社会的平等的人的权利,就建立起来了。赋予农民土地所有权和城市居民房产所有权为起点的中国人的权利大解放,是未来发展的唯一出路。不通过对农村农民和城市居民的人的权利的彻底解放,继续维持剥夺农民和城市居民财产所有权为前提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制度,试图在目前已经出现严重社会矛盾的经济政策、户籍制度和政治制度上做有限的修补,都是没有出路的。

   (本文节选自即将出版的新书《半资本主义与中国的未来》)

  

    进入专题: 人权解放   中国出路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223.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8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