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茨泽克:牢记历史,才能得救

——德国总统魏茨泽克在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结束四十周年大会上的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20 次 更新时间:2015-02-12 21:35:10

进入专题: 二战   历史   德国   反法西斯战争  

魏茨泽克   李连江(译)  

  

  

   (李连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系教授)

  

  

   1985年5月8日波恩,德国国会全会大厅

  

  

   今天,很多民族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结束。各民族的命运不同,因而纪念的情感也各不相同。有的是战胜,有的是战败;有的是战胜了不正义,摆脱了外国占领,有的则变成他国附庸,走向分裂,走向新同盟,走向剧烈的权力更迭。1945年5月8日,在欧洲是个具有决定性历史意义的日子。

   我们德国人自己纪念这个日子,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必须独自找到纪念的尺度。保护我们的情感不受伤,不论是靠自己,还是靠别人,对我们都不再有什么好处。我们要竭尽全力正视真相,不加粉饰,不抱偏见,为此,我们需要力量,我们也拥有力量。

   5月8日,对我们来说首先是个纪念的日子,纪念人们遭受的种种苦难。它同时也是个反思的日子,反思我们自己这段历史。我们对历史的回顾越真诚,我们身上的枷锁就越少,就越能为历史后果担负起我们的责任。

   5月8日,对我们德国人来说不是个欢庆的日子。理智健全地度过这一天的人,各有各的亲身经历,体验千差万别。有人回归故里,有人流离失所。有人重获自由,有人锒铛入狱。很多人谢天谢地,庆幸整夜不断的轰炸终于结束,恐惧终于过去,他们逃过了一劫。很多人痛心疾首,因为他们的祖国一败涂地。有的德国人因为幻想破灭而愤怒苦闷,有的德国人因为得以从头再来而满怀感恩。

   人们很难立刻看清前进方向。忐忑不安弥漫全国。军事投降是无条件的。我们的命运掌握在敌人手中。过去是可怕的,对很多敌人来说尤其如此。我们对他们的所作所为,难道他们现在不会让我们加倍偿还?

   绝大多数德国人相信,他们战斗与受苦是为了自己国家好。然而,如今摆在他们面前的事实却是,他们艰苦奋斗,不仅徒劳无功,毫无意义,而且还成了犯罪当权集团实现反人类目标的工具。绝大多数人精疲力竭,茫然失措,忧心忡忡。还能找到几个亲人吗?在这片废墟上重新建设还有意义吗?

   回顾过去,是黑暗的深渊;面对未来,前途未卜,漆黑一片。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事实变得越来越清楚,这就是我们今天都承认的事实:5月8日,是我们得到解放的日子。这一天,我们都得到了解放,摆脱了灭绝人性的纳粹暴政。

   5月8日当天以及之后,很多人受到巨大苦难,没有人会因为得到解放而忘记这些苦难。但是,我们不应当认为逃亡、被驱逐和失去自由是因为战争结束。相反,发生这一切,原因是发动战争,是发动战争的那个暴政的产生。

   我们不应该把1945年5月8日与1933年1月30日分割开。

   确实,我们没有理由在今天这个日子参加胜利庆典。但是,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1945年5月8日,是德国历史误入歧途的终结,它播下了对美好未来的希望种子。

  

  

   5月8日是个纪念的日子。纪念,是满怀尊重毫无杂念记住往事,让往事成为自己内心的一部分。纪念,对于我们是否坦诚是个巨大的考验。

   今天,我们沉痛纪念所有那些在战争中丧生和在暴政下遇难的人。

   我们特别纪念六百万在德国集中营被谋杀的犹太人。

   我们纪念所有被拖入战争的人民,特别是失去生命的无数苏联人和波兰人。

   作为德国人,我们沉痛纪念我们死在战场、在家里死于空袭、死在监狱、死于被从家乡驱逐的同胞。

   我们纪念被屠杀的吉普赛人,被处死的同性恋者,被杀害的精神病患者,纪念因为宗教信仰和政治信念而丧生的人。

   我们纪念被枪杀的人质。

   我们纪念被占领国家为抵抗献身的人。

   作为德国人,我们纪念在德国抵抗运动中牺牲的人。他们作为公民抵抗纳粹;作为军人抵抗纳粹;出于信仰抵抗纳粹;作为劳动者和工会成员抵抗纳粹;作为共产党人抵抗纳粹。

   我们纪念虽然没有积极抵抗但为了不违背良心而选择死亡的人们。

   尸体成片,看不见尽头,旁边耸立着人类苦难的高山。

   死亡的苦难,

   受伤和致残的苦难,

   被惨无人道强行绝育的苦难,

   整夜轰炸的苦难,

   逃亡和被驱逐的苦难,

   遭受强暴和劫掠的苦难,

   被强迫劳动的苦难,

   被冤枉被拷打的苦难,

   饥饿与贫困的苦难,

   害怕被捕被杀的苦难,

   曾错误相信的一切,曾为之努力工作的一切,悉数付诸东流的苦难。

   今天,我们回忆这些人的苦难,沉痛纪念它们。

   各民族遭受的苦难,各民族的妇女承担得最多。

   然而,世界历史太容易忘记她们的苦难,她们的克己,她们默默的力量。她们操心,她们劳动,承载生命,保护生命。她们哀伤,因为失去父亲,失去儿子,失去丈夫,失去兄弟,失去朋友。

   她们在最黑暗的岁月保护人性的火焰不灭。

   战争结束后,是柏林和全国各地的妇女们率先行动起来,一砖一石清除废墟,尽管没有人能担保未来会怎样。

   幸存的男人们回家后,妇女经常不得不站到他们身后。因为战争,很多妇女孤身度日,寂寞终生。

   然而,各民族都没让破坏、劫掠、残忍、兽行击碎他们的内心,在战后逐渐找回了自我,为此,我们首先感谢我们的妇女。

  

  

   希特勒对我们的犹太同胞怀有刻骨仇恨,这仇恨是纳粹暴政的根基。在公众面前,希特勒从不掩饰他对犹太人的仇恨,他把整个德意志民族变成了仇恨犹太人的工具。他死的前一天,1945年4月29 日,用下面这句话作为他所谓遗嘱的结尾:“最重要的是,我嘱咐国家的领导和他们的追随者不折不扣地执行种族法,无情抵抗在世界各地毒害各民族的犹太人。”

   诚然,每个国家都在历史上卷入犯罪的战争与暴力,几乎没有例外。但是,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是史无前例的。

   实施犯罪的是少数人。犯罪行为被遮掩起来,不让大众看到。但是,犹太同胞遭遇的苦难,从冰冷的漠视,到隐藏的排斥,直至公开的仇恨,每个德国人都应该能够与他们感同身受。

   犹太教堂被纵火,犹太人被抢劫,被用犹太星标记污蔑,被剥夺法律权利,尊严遭到无休止的伤害,在这一切发生之后,还有哪个人能毫无猜疑吗?

   无论是谁,只要不闭目塞听,只要他愿意知道,都不可能看不到押解犹太人的火车在隆隆开动。人们可能无法想象屠杀方式,屠杀规模。但是,事实上,面对罪行,有太多的人故意看不到。其中包括我这一辈的人,我们那时年轻,既没有参与策划,也没有参与执行。

   那时,德国人用很多方式听任良心扭曲,逃避责任,回避现实,沉默不语。战争结束,大屠杀无法言说的全部真相大白于天下,却有那么多人声称毫不知情,或者声称只是有所猜疑。

   不存在什么全民罪过,也不存在什么全民无辜。罪过,正如无辜,不属于集体,而属于个人。

   人的罪过,有的已被发现,有的一直隐藏。罪过,有人承认,有人抵赖。今天,神智健全地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每一个都应该静下来,扪心自问究竟是否卷入。

   在那个年代,今天的德国人绝大多数要么仍在儿童时代,要么尚未出生。对于他们根本没有做的事,他们当然无法承担罪过。

   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会仅仅因为这些人是德国人,就认为他们应该穿上折磨犯人的罪袍。但是,他们的前辈留下了一笔沉重的遗产。

   我们所有人,不论是否有罪,不论年长年少,都必须承认历史。我们都受到历史后果的影响,我们要对历史负责。

   无论年长年少,我们都要彼此帮助,弄清为什么牢记过去对我们生死攸关,我们必须做到,我们也能够做到。

   牢记过去,不是要处理过去。那是不可能的。人既不能改变过去,也不能令它消失。对过去闭上眼睛,就无法看到现在。谁不想记住过去的非人行径,谁就可能重蹈历史覆辙。

   犹太民族记得这些,他们将永远铭记于心。作为人,我们寻求和解。正因如此,我们必须明白,没有记忆就不可能有和解。世界上每个犹太人的内心都有数百万人被屠杀的经历,这并不是因为人们无法忘记这样的残暴,而是因为记忆属于犹太人的信仰。

   “愿意遗忘会延长流亡,

   得救的秘诀叫作不忘。”

   人们经常引用这句犹太格言,它的大意是,相信上帝就是相信上帝在历史中发挥的作用。

   记忆就是体验上帝在历史中发挥的作用。记忆是相信得救的根源。这体验创造希望,创造对得救的信念,创造对于被分离者终将重新合一的信念,创造对和解的信念。忘记这体验,也就丧失了这些信念。

   假如我们忘记发生的一切,假如我们不记住它们,那我们就不配为人。假如我们遗忘,我们就会冒犯幸存的犹太人的信仰,我们就会破坏和解进程。

   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在我们内心牢记这些思想和情感。

  

  

   5月8日是个决定性的日子,不仅在德国历史上如此,在欧洲历史上也是如此。

   欧洲内战终于结束了,原来的欧洲世界也打碎了。“欧洲把自己打垮了。”美国士兵与苏联士兵在易北河会师,标志着一个欧洲时代的暂时终结。

   确实,一切都有深远的历史根源。欧洲人在世界上发挥过巨大影响,可以说是决定性的影响,但是,欧洲人却越来越不会在自己的大陆上共同生存。在一百多年里,欧洲饱受民族主义过度膨胀引发的冲突。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缔结了和约。但是和约无力维持和平。民族主义情绪再度点燃,并与社会的艰难困苦联结在了一起。

   在欧洲走向灾难的路上,希特勒是推动力量。他制造了群众疯狂,也利用了群众疯狂。一个软弱的民主制度无法约束他。西欧强国也因为软弱对灾难的发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些强国,正如丘吉尔说的,“天真,然而不是无过。”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退守本土,在三十年代没有影响欧洲。

   希特勒想统治欧洲,为此不惜一战。他寻找开战的契机,并在波兰找到了这个契机。

1939年5月23日,战争爆发前几个月,希特勒对德国将军们说:“不流血不可能再获得新胜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英译本的演讲稿

    进入专题: 二战   历史   德国   反法西斯战争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397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