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志强:纪实中篇小说:大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93 次 更新时间:2015-02-09 12:54:53

进入专题: 小说  

白志强 (进入专栏)  

  

   1

  

   这是一桩三十多年前的大案。我是这桩大案调查并促办的组长。上面督办的是局纪委书记。再上面督办的是铁道部纪委书记及政治部主任。

   这个故事需要些铺垫。我得简要扼要地叙述一下故事前史。我不敢娓娓道来,她太长,只案卷资料就积累了一个旅行箱,厚达几十卷如果卖破烂废纸那是十几公斤。也许她只值破烂钱,但当时全是用笔记录也抄录的资料她是七人加班奔波跑了大半个中国调查清楚的资料,那全是呕心沥血的积累。

   我试试看尽量简单写一下前史。

   1979年我从部队转业。几经周折分配到了中铁某局机关。暂时担任秘书。当年我不满二十六周岁。

   当时百废待兴,需要人才。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人才。

   但是我在部队搞创作,职称谓之创作员。回到地方我想我的档案只有薄薄的数页纸而已。里面装了我的太为简单的档案记录及立功受奖的经历,可能还有入伍录取通知书及入党证书等。

   但是我一家伙分配到了文化局创作研究室。上班十来天,发现同事同仁们天天喝茶看报纸骂大街发牢骚也嘀咕交头接耳的。那个研究室不适合我。

   我回到军转办,说明理由我不干了。

   那个时代还是个朝气蓬勃的时代,个个做事敬业,人人活得单纯。人人全经历过来了文革浩劫,人人脸上全有些痴呆迷茫但是显现了朝气。最重要的是——做什么事情用不着托人送礼。

   军转办一位军人干部说,你想不想干公安?我一想公安还行。

   我便去了一个公安分局当了刑警。又上班了十来天,我和一个老同事半夜穿了便衣蹲守在一排平房外面抓捕一个嫌疑犯。但是却稀里糊涂让另一伙子同仁们抓了。这个案子同时有两个分局的公安在破案抓捕。大家背靠背办案相互瞒着?是。我和同事被押上了一辆三轮摩托挎斗警车,带回他们分局审讯室。我和同事亮出了证件也亮出了手枪,但是我俩说话语气显然有些暴躁也有些骂骂咧咧,便受到了另一伙同仁一顿暴打。之后我俩不走了,打电话叫来了我们刑警大队值班的同仁同事们,就在那个分局院子里,双方同事没说几句大打出手。我当时没动,我只觉得我在转业适应期间,也是人生转型期间。

   我想凡是从部队转业回到地方的军人们,全知道“转型”这样的意味。这里面包含了太多的复杂和弄不懂,每个军人从部队回到地方总得发傻犯晕,且得慢慢适应或者极快适应。

   我那片刻看着架打得越来越大,双方动手的弟兄们已经有群殴的架势甚至有些人血流满脸,也有几个弟兄受了伤。而我此前也受了伤牙让打掉了一颗满嘴是血。半边脸也一定肿了我咋让同仁对手煽了一耳光?且打架双方的弟兄们年龄全比我大,我做出了一个越加让我一辈子得意但想起来后怕的事情,我掏枪哗啦地把子弹上膛,对着空中打了一枪。之后我吼:全是自己人,别打啦!

   那事件极快升级,闹到了市局。

   我便又不干了,离开公安那个行当,我差点背了个处分。我的人生经历中有过十来天当刑警的惨痛遭遇?是。

   于是我又一次去了军转办,说明了情况。军转办的干部军人说,铁路工程局缺人,你去不去?

   我悄悄地去了这个局机关,“考察一番”,我立即知道了那是个超大型国企,于是我又一次报到。

  

   但是我压根不知道,同时和我一块儿报到的还有一位老红军干部,他是白局长兼任党委书记一把手。白局长当时年龄已经接近退休,他报到的时候五十七岁。他是从一个军级单位副职干部转业回来了。他是副省部级干部,现在当了我们局一把手。

   党办主任让我尽快熟悉全局情况,准备出差。党办主任也和我谈话,说小文同志,你没结婚也没有拖累,趁着年轻就跑一下全局各处。

   我叫文斌。我的军龄已经有八年多。我的党龄也有八年。我在入伍头一年便入了党。

   那一年我是党办十几号秘书中最年轻的。

   主任和我谈话时的神态极为慈祥可亲,说了挺多的绕圈子话,我极快知道了我会外派到基层。用铁路术语是驻勤。

   后来我知道了驻勤这样的术语可怕,你的组织关系人事命令全在局机关但是你本人驻勤了,你在基层一干数年没人理睬你,你得上蹿下跳再往机关里奔但也许你的人生就“驻勤”了,那很残酷。

   我在熟悉全局资料时已经觉得我真选对了这个极为庞大的国企。我们局在全国很多大城市有基地,所谓的基地是家属楼盖了数十幢一个处机关的家属呆在了那里。但是处机关却是漂泊不定地跟着工程项目在全国漂泊流动。

   我们全局干部职工竟然有近二十万人,只局机关职能部门的处级机构,便是三十七个。我的腿一下觉得长了,我可以跑全国各地却并没有离开我们局的基地及招待所及工地现场。

   我们局是修铁路的。半军事化管理单位。我想这样的单位我能够适应她基本上和部队差不多。因为我报到后就接到了干部部组织部的组织人事任职命令,那是命令不是通知。

   我们局总部机关也随着铁路线迁徙,时尔在兰州时尔在乌鲁木齐,我到了我们局工作的时候,局机关刚刚从乌鲁木齐迁到西安。大西北的铁路干线全是我们局修通的。后来我也知道了兰州铁路局及乌鲁木齐铁路局全是我们局留下来的骨干队伍。我们局修通一段主干线铁路,留下一个处负责运营。那个运营的处极快就扩充为铁路局和我们局剥离。

  

   那一年我们局在唐山大地震时一家伙上去了近七万人的大队伍。且没有撤退被铁道部命令驻扎了下来,在唐山清理废墟大搞基建;还有一路人马驻扎在西安至延安一带,那条铁路线把我们局拖累成了巨额亏损单位;西延线修修停停,有钱了就修,没钱了停工,且设计路线有钱便变化;没钱了再改道,那实在是国家级大工程的天文数字浪费;西延线是1957年国务院决定上马,一家伙修到了1991年还没通,是临时修通。一条数百公里的铁路修了三十多年竟然仍是试验通车?仍是一满是病害的铁路?那得另篇叙述。省略。

  

   我们局还有一路人马杀奔深圳,当时刚刚有高层消息透露,要建设深圳特区;我们局还有数路人马驻扎在坦桑尼亚尼泊尔缅甸什么的破地方,帮助那些比我们更穷的小国家修铁路公路也盖楼房建机场。那些工人干部从这些小国家回来的时候被热烈欢迎,但我发现这些干部工人们也基本上成了黑人个个精瘦显得疲惫不堪。他们似乎从万恶的旧社会进入了解放后的新社会,他们把苦累受大了。

  

   我们主任继续说,小文,你得出差,成么?

   我表态说,可以。我服从命令。主任说让我去哪儿,我立即出发。

   主任就起身拉着我站起来,抱了我一下,极亲切地说,年轻人嘛,就得这样。谢谢啦小文。你马上准备一下,去北京。

   我听了觉得像是做梦,我咋刚上班就被派往北京了?而这样的派出还得让主任谈一次话?我立即跳了起来,说,行,我坚决服从命令!

   主任便写了纸条那是批示,让我去领一张全国铁路通用免票。要带一张照片。我极快办理了全国铁路免票,我觉得那样的免票是西安站至全国铁路各站,那张免票简单却是一张铁路通行证,我有了那张票便可以上任何铁路客车,随便去哪儿一分钱不花。

   那一年我们局和全国一样净是烂摊子,积重难返,问题堆成了山。局机关的两千多号干部员工并不做事儿,也压根不知道做什么事儿。干部们全体消极怠工,上班了喝茶看报纸发牢骚骂大街全一个熊样。用今天的词汇形容:那是集体不作为。

   出差的干部压根派不出去。大家全有各式各样的正当理由窝在西安拿着工资天天混。

   我们局在北京有一个前线指挥部,我们局担任了唐山大地震后的那条坍塌也成了千疮百孔的铁路修复工作。但我们局机关已经知道那条铁路是国家决定报废过的,只是修复让她通车而已。她真的通了,但是所有列车通过时速是二三十公里,坚决不敢开快车处处是塌方桥梁全是临时修通。国务院已经决定另修一条铁路,铁道设计院正在加紧设计一条“京-山”新线铁路。从北京到唐山的铁路必须重新修建,那是华北至东北并联通内陆的国家主干线,那是国家的大动脉路段。

   我奔了北京?那太让我兴奋!

   之后主任又说我和白局长也是党委书记一块儿上去。我暂时兼任局一把手的秘书也兼任司机还要兼任局长的生活秘书。主任说到了这位一把手有胃病,你要关照好局长的吃喝拉撒睡。

   这是好差使。但我仍是驻勤,一家伙“驻”在了局长身边跟着他,他去哪儿我跟着就成。

   主任又问我会开车么?

   我说会。

   主任说,咱们新上任的一把手特意交代了,他想要一个一专多能的小干部跟着。你会开车就行,不派司机了。

   我在部队学过开车,那是在大沙漠里胡开会踩油门踩刹车就行,远近没人影。我开过大卡车小吉普越野车甚至山炮装备车什么的。我还开过坦克那是蹭了一回是玩儿,我在部队是大军区机关干事,创作员全集中到了大军区。我一次下基层的时候某坦克部队正在训练,我就蹭了一回坦克,把坦克开得轰轰隆隆地在沙漠中像一艘奔腾起伏的军舰。当然各类枪械我全打过,下基层只要部队打靶,我一准蹭一回,我喜欢打枪更喜欢看到靶心让我打得稀巴烂。我对枪械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结,且射击准确。军人见了靶场很过瘾的。

  

   就那样见到了白局长。他竟然没办公室?他住机关招待所?

   那一年我们局的招待所简陋,那是前苏联帮助我们建设的一座遗留物。招待所占地面积阔大,楼宇也盖的阔大厚重,楼道和楼梯宽敞,房间却窄狭。

   局长在招待所一个套间里办公。他见了我去报到,立即呵呵地笑着,说,小文,兰州军区的?

   我说是。

   局长说,我点了你的名。咱们全是军人,一个大军区的。同一天来报到。现在咱们对这个局的任何是非大小武斗造反派揪走资派的所有矛盾,全没介入,咱是干净磊落,轻装上阵。

   我说,是。

   局长才说,明天出发去北京。

   我说是。之后我有些嗫嚅地说,您是一把手,竟然没办公室?

   局长仍是笑,说,这些杂碎们,得收拾。

   我也笑。我觉得我能适应部队首长的如此方式。心直口快,想骂人了那一准开骂并不藏着掖着。我的上司还是一位部队首长,这太适合我。我很兴奋。

   局长说,等咱们转悠回来,只一圈儿,我回来再收拾局机关这些杂碎们。我没办公室?等咱回来了,办公室一准得有。谁胆敢欺负咱们军人?走着看。

   我说,是。同时我也立即体味到了这位一把手说话的份量。他的火气已经憋着了,他会爆发,他必须爆发,否则还是副军职首长?

   和局长只聊了几句,立即知道了这是一位陕北人,他乡音犹存,一生不改。

  

   跟着局长坐了软卧,我蹭了一回。那年头乘坐软卧得是处级干部还得年龄满五十周岁以上。

到了北京直奔局指挥部。来了一辆小车把我们接到了北京附近的一个县城怀柔。那一年怀柔不属于北京是河北省一个小县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白志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377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