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政 臧志攀:《诗经》《老子》与雨兆、祈雨

——中国古代祈雨与文学书写史研究之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7 次 更新时间:2015-02-08 16:05:35

进入专题: 诗经   老子   祈雨  

王政   臧志攀  

  

   《诗经》中写到一些雨兆。《诗经•豳风•东山》曰:“我来自东,零雨其蒙。鹳鸣于垤,妇叹于室。”此写“鹳鸣”兆雨。在先民的观察中,鹳鸟在天阴下雨前会鸣叫。文献多有记载。《毛诗传》曰:“鹳,好水,长鸣而喜也。”郑玄《笺》:“鹳,水鸟也,将阴雨则鸣。”《文选•情诗》:“巢居知风寒,穴处识阴雨。”李善注引《韩诗》薛君《章句》:“雚,水鸟,巢处知风,穴处知雨。天将雨而蚁出壅土,鹳鸟见之长鸣而喜。”李时珍《本草纲目》也说,鹳“仰天长鸣,必主其雨”。

   其它鸟类或昆虫亦有兆雨之性。如《禽经》说鸠鸟:“暮鸠鸣即小雨。”[1]257纬书《乐稽耀嘉》说焦明鸟:“焦明至,为雨备。”《东坡诗话录》引《百斛明珠》记五色雀:“南海有五色雀……久旱而见辄雨,潦则反是。”据说大洋洲有种杜鹃,其啼甚哀,“似乎要把雨呼唤”,土著称之为“雨鸟”。[2]而据段成式《酉阳杂俎》说:“蛤蛎,候风雨,能以殻为翅飞。……天牛虫,……长安厦中,此虫或出于离壁间,必雨,成式七度验之皆应。”[3]168

   猪亦可兆雨。《诗经•小雅•渐渐之石》曰:“有豕白蹢,烝涉波矣,月离于毕,俾滂沱矣。”究其原因,是先民根据长期的观察认识到,猪浴身的习性往往为降雨前兆。原来,猪的汗腺不发达,天气热时喜欢在水中浸泡散热,而夏季下雨之前,天气闷热,猪便会跑到水中浴身,因为猪的如此习性,先民遂得出经验,即猪浴水中为将雨之兆。因此,诗中言见猪之白蹄,是因为猪浴水而蹄经过冲洗变成白色,见其白蹄即知其涉水之举,即知为将雨之兆,故诗又言“俾滂沱矣”,说不久之后就下起滂沱大雨了。即毛传所言:“将久雨,则豕进涉水波。”古代典籍中还有把天象与这种习俗相结合的记载,如唐代黄子发《相雨书》云:“天河中有云如浴猪豨,三日大雨。萧立等谓之黑猪渡河。有句云:‘黑猪渡河天欲风,苍龙衔烛不敢红。’”[4]19《锦绣万花谷前集》卷一《雨》引《述异记》曰:“夜半天汉中黑气相逐,俗谓之黑猪渡河,雨候也。”这种猪浴水兆雨之俗至今以谚语的形式仍然流传在民间各地,如福建的“乌猪过溪要下雨”,辽宁辽阳的“猪渡河,来朝雨儿多”。

   月离于毕兆雨。《诗经•小雅•渐渐之石》中又以月离毕星的天象为将雨之兆。毕星是一种星宿的名称,曾被先民当作雨的表征物,《尚书•洪范》即载:“星有好风,星有好雨。”马融注曰:“箕星好风,毕星好雨。”由于毕星兆雨,周以后即以毕星为雨师。《周礼•大宗伯》曰:“以禋祀祀昊天上帝,以实柴祀日月星辰,以槱燎祀司中、司命、飌师、雨师”,郑玄《注》曰:“雨师,毕也。”汉蔡邕《独断》曰:“雨师神,毕星,其象在天,能兴雨。”汉王充《论衡•明雩篇》云:“离毕之阴,稀有不雨。”毕星既为雨师,降雨也其责也。

   毕星兆雨应是殷以前的古老观念。卜辞中云:“丙申卜:今月(夕)方雨,毕,不凤(风)?允不。六月。”(《乙》一八)。方读为滂,意为:“今晚下了大雨,月望在毕,还会不会起风?”验辞是:“允不。”即“即果然没有起风”。故温少峰说:“月望在毕而大雨滂沱,是六千年前的天象经验,成为‘天气谚语’而流传下来”。天文学家张培瑜也讲:“‘月离于毕,俾滂沱矣’,……很可能是更古老的天气谚语,在殷商时还流传。”[5]59毕星兆雨观念可能最早出于西方。古罗马史诗《埃温阿斯记》三卷506——547行描写:在夜半停航时,帕里努鲁斯总是不眠,他“用耳朵倾听风声,观察寂静的夜空中所有移动的星斗,大角星,预兆降雨的毕宿,大小熊座……他看天空一切宁静,就从船上吹起响亮的号角……摸索着前进。”[6]73古罗马人即有毕宿降雨的想法。

   《诗经》中的祈雨诗篇有两类。一类是农耕活动中常见的“春祈秋报”式固定化的祭祈雨水。它以雨润谷物、求取丰收为祭祈目的。如《小雅•甫田》:“琴瑟击鼓,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稷黍,以谷我士女。”孔颖达《疏》曰:“孟春月,以琴瑟及击其土鼓,以迎田祖先啬之神而祭之,所以求甘澍之雨,以大得我稷之与黍。”宋苏辙《诗集传》卷十二:“田祖,先啬也。孟春既郊而始耕,则祭之,所以祈甘雨也。《周官》祈年于田祖,吹豳雅,击土鼓。”宋范处义《诗补传》卷二十:“迎田祖之神,以祈甘雨之至……此皆先王盛时民俗如此。”方玉润曰:“祭方社,祀田祖,皆所以祈甘雨,非报成也。”[7]940可知,此为春祈求雨之诗,祈事在孟春之月,求雨乃冀谷物丰收,故诗言“以介我稷黍”。按此,先啬神亦能助农以雨。

   又《周颂•噫嘻》写道:“噫嘻成王,既昭假尔。率时农夫,播厥百谷。”《毛序》云:“《噫嘻》,春夏祈谷于上帝也。”郑注:“祈,犹祷也,求也。《月令》‘孟春祈谷于上帝,夏则龙见而雩’是与?”郑的意思是:这里毛氏所云“春夏祈谷于上帝”,大概就指《礼记•月令》讲的春时祈谷子上帝与夏季龙星现时行雩祭吧?孔颖达《疏》进一步阐明:“《噫嘻》诗者,春夏祈谷于上帝之乐歌也。谓周公、成王之时,春郊夏雩,以祷求膏雨而成其谷实,为此祭于上帝。诗人述其事而作此歌焉。经陈播种耕田之事,是重谷为之祈祷,戒民使勤农业,故作者因其祷祭而述其农事。……祈为祷求,谓祷请求天降雨以成谷也。《月令》‘孟春祈谷于上帝’,及《左传》‘夏则龙星见而雩’,此二者,是此春夏祈谷于上帝之事与?”宋严粲《诗缉》卷三十三:“王氏曰:噫嘻,叹辞。曹氏曰:所谓吁嗟而求雨也。”这些解析均明了,以为《噫嘻》诗旨与春郊求雨生谷、夏雩祷霖促丰相关。

   另一类是写遇旱求雨,具有祈雨俗事的一般程序和仪节,时间上不固定。如《大雅•云汉》写道:“倬彼云汉,昭回于天。王曰:于乎!何辜今之人。天降丧乱,饥馑荐臻。靡神不举,靡爱斯牲。圭璧既卒,宁莫我听。旱既大甚,蕴隆虫虫。不殄禋祀,自郊徂宫。上下奠瘗,靡神不宗。……”此诗写夜观天河,河汉晴光回转,没有雨兆。郑《笺》云:“云汉,谓天河也。昭,光也;倬然,天河水气也;精光转运于天,时旱渴雨。故宣王夜仰视天河望其候焉。”宋段昌武《毛诗集解》卷二十五云:“《左传》昭十七年,星孛及汉,梓慎曰:汉水祥也,汉实水之祥也,而雨者水之施也,天将雨,其兆先见于汉,故闵雨则望云汉而占之也。……宣王占雨于云汉之间,而见其倬然昭回于上,则其非雨之候可知矣。”

   由于“望候”无雨,乃祭求天帝解旱情。祭祀中,没有神不祭奉的;更莫敢吝爱于祭牲。祭神的圭璧也用尽了,然何以神灵还是不听我之祷请、降佑于我?天,依然旱热隆甚!诗旨要义,正如郑《笺》所云:“奠瘗群神而不得雨。”

   这首诗描写中,透示了周人祷雨之祭的方式,既祭天灵,又祭地神;祭天曰上,祭地曰下;祭天的事象主要是奠,祭地的行为主要是瘗;瘗,即将牲玉“瘗埋”于地下,以致奉于神灵也。毛《传》云:“上祭天,下祭地。奠其礼,瘗其物。”孔颖达《正义》解说:“其祭之礼,上祭天,下祭地;而天则奠其礼,地则瘗其物。……以至于百灵,无神而不斋肃尊敬之。”明朱朝瑛《读诗略记》卷五亦释之云:“自郊祭天,奠;瘗,祭地。……上谓坛祭,下谓坎祭也。《祭法》祭天燔柴,祭地瘗埋,……祭水旱皆埋少牢,皆有坎坛,故曰‘上下奠瘗’。”

   《云汉》篇祭祀的目的是请解旱情,埋玉当为救旱得雨。《国语•楚语》中王孙圉与赵简子说:“玉足以庇荫嘉榖,使无水旱之灾则宝之;珠足以御火则宝之。”意谓珠可禳除火灾,玉则可祈免水旱。陈子展先生曾说:“诗云‘圭璧既卒’,《说文》:‘珑,祷旱玉也。’殆即圭璧之谓与?”[8]1059陈先生以为诗中之圭璧即一种称之为“珑”的玉器,似不确。圭璧之为形与“珑”之器形不相同。古玉中的“珑”为龙形,有时做为半璧的璜形,并因龙形雕刻“龙文”。段玉裁在《说文解字》“珑”字下注:“瑑龙为文也。”意思是:缘龙之形,刻以龙体之纹。王筠《说文句读》“珑”字下引《字林》曰:“祷旱玉为珑。《山海经》:‘应龙在地下,故数旱。旱而为应龙状,乃得大雨。’是以祷旱之玉为龙文也。”段、王皆以龙形、龙文之玉为“珑”。这种“珑”形器在红山文化中曾出土过。[9]139其中“三星他拉”出土的那件是标准的“珑”玉,龙体弯曲之态中透示着龙之卷缩隐伏的神性。而辽宁建平出土的那件“珑”形器,其首大拙似猪,学界因之称为“猪龙”。“猪龙”致雨的传说,一直到宋代祈雨风俗中仍流行。苏轼《次韵舒尧文祈雪雾猪泉》诗云:“岂知泉下有猪龙,卧枕雷车踏阴轴。前年太守为旱请,雨点随人如撒菽。”另外,哈佛大学福格博物馆藏洛阳金村出土“珑”,中山王墓出土之“珑”[9]157-159,安徽长丰县杨公战国墓出土之“珑”,广州象岗西汉南越王墓出土的“金钩珑”,都是既具龙形,又在龙体上雕刻有花纹。

   古之“作龙”求雨之俗,极其久远。卜辞云:“隹(唯)庚(焚)口(

)?又[雨]。其作龙于凡田,有雨?”(安明,1828)裘锡圭先生认为:“‘作龙’卜辞与焚人求雨卜辞同见于一版,卜辞中并明言作龙的目的在为凡田求雨,可知所谓‘龙’就是求雨的土龙。”[10]董仲舒《春秋繁露•求雨》曾记:“夏求雨,……以丙丁日为大赤龙一,长七丈,居中央;又为小龙六,各长三丈五尺,于南方皆南向……季夏祷(雨)……以戊巳日为大黄龙一,长五丈,居中央;又为小龙四,各长二丈五尺,于南方皆南向……秋(祷雨)……以庚辛日为大白龙一,长九丈,居中央;为小龙八,各长四丈五尺,于西方皆西向……冬(祷雨)……以壬癸日为大黑龙一,长六丈,居中央;又为小龙五,各长三丈,于北方皆北向……四时皆以水日为龙,必取洁土为之结。”董氏所记乃汉时求雨作“土龙”的详细规定,方色、尺寸、数量、时日的要求都甚严谨。

   作土龙求雨的巫术,典籍中多有记述。《淮南子》卷四《坠形训》“土龙致雨”,高诱注:“汤遭旱,作土龙以象龙。云从龙,故致雨也。”《后汉书•礼仪志中》“请雨”云:“其旱也,公卿官长以次行雩礼求雨。……兴土龙。”注:“郭璞曰:‘今之土龙,本此气应,自然冥感,非人所能为也。’”桓谭《新论》第十一《离事》亦云:“刘歆致雨,具作土龙,吹律,及诸方术无不备设。谭问:‘求雨所以为土龙何也?’曰:龙见者,辄有风雨兴起,以迎送之,故缘其象类而为之。”《通典》卷四十三《大雩》云:“旱甚则大雩……造大土龙,雨足则报祀。”《论衡校释》第六卷《龙虚》云:“龙与云相招,……设土龙以为感也。”第十六卷《乱龙》云:“设土龙以招雨,其意以云龙相致。《易》曰:‘云从龙,风从虎’。以类求之,故设土龙,阴阳从类,云雨自至。”

  

《老子》中涉及到战国前祈雨活动用到的祭祀物品:“刍狗”。《老子》上篇第五章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元人吴澄《道德真经注》卷一云:“刍狗,缚草为狗之形,祷雨所用也。既祷,则弃之,无复有顾惜之意。”[11]262刍狗,意思是古人以草结扎成狗,供求雨祭祀中用,用后即丢弃,没啥顾惜的。据此,祷雨之祭中用到草狗。这种祈雨用狗习俗,后世多见。《春秋繁露》卷十六《求雨》篇说求雨:“冬舞龙六日,祷于名山以助之,家人祠井,无壅水,为四通之坛于邑北门之外,方六尺,植黑缯六,其神玄冥,祭之以黑狗子六、玄酒,具清酒、膊脯,祝斋三日,衣黑衣,祝礼如春。”这里就用小黑狗六只。唐代有投犬于井祈雨的,唐韦绚《刘宾客嘉话》曰:“舒州潜山下有九井,其实九眼泉也。旱则杀一犬投其中,大雨必降,犬亦流出焉。”[12]801清代亦有类似记述,《听雨轩笔记》卷四“龙母井”载:“嘉兴乍浦城外有山屹立于海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诗经   老子   祈雨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3736.html
文章来源:《淮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