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林:伦理意识与中国神话传说的演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2 次 更新时间:2015-02-06 16:10:53

进入专题: 伦理意识   中国神话   古代文学  

赵林 (进入专栏)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童年时代的歌谣--神话传说,这些神话传说虽然在内容和主题方面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各自的发展演变历程却相去甚远。有些民族的神话传说脉络清晰、谱系分明;有些民族的神话传说却变化频繁、神系混乱,布满了后世人们刀砍斧凿的痕迹,诸神的形象和功能与其原初状态大相径庭。中国神话传说即属此类。而中国神话传说过早地出现了历史化的倾向。随着远古神祇转化为上古帝王, 诸神身上的原始图腾色彩逐渐被崇高的道德品性所取代。诸神失去了玄奥的神话象征意义,却获得了现实的道德教化功能。

   一、去怪异化与合伦理化

   与希腊神话相比较,中国神话的一个显著特征是神人不同形。在中国较早的神话典籍如《山海经》等书的记载中,诸神(无论是举止高尚的正神还是行为卑劣的恶神)几乎全是形态怪异、面目狰狞的。女娲和太昊伏羲氏均为"人面蛇身",炎帝神农氏为"人身牛首",少昊金天氏为鸟形,颛顼高阳氏的形象虽没有明文记载,但其父韩流与其子梼杌均为人面猪嘴,颛顼的形象想来也好不了多少〔1〕。 而黄帝轩辕氏长着四张脸("黄帝四面"),节制四方。至于恶神,其形象就更为狰狞可怖了,共工"人面朱发,蛇身人手足"),蚩尤"人身牛蹄,四目六手,耳鬓如剑戟,头有角",等等。

   在希腊神话中,也曾出现过一个形象怪异的神族,即以提丰俄斯和厄喀德为双亲的怪物神族,包括三头怪物喀迈拉、冥国三头恶狗刻耳柏洛斯、百头水蛇勒耳那和狮身人面兽斯芬克斯等。这个神族属于老一辈的希腊神,与他们同时存在的还有长着蟒尾的巨灵神。但是随着神系的更迭(从乌剌诺斯到克洛诺斯,从克洛诺斯到宙斯),每一代新神在否定旧神的同时,也把父辈身上的怪异色彩消除掉一些。到了以宙斯为首的奥林匹斯神族统治的时代,那些形象怪诞的神已逐渐隐退,而那些与人同形的神(如宙斯、波赛科、阿波罗、雅典娜、阿芙洛狄忒等等)则成为神话舞台上的主角。

   如果说希腊神祇的变形过程是在神话内部通过神系的自然更迭实现的,那么中国神祇的变形记则是通过对神话的历史化改造而完成的。在中国神话中,看不到从怪物神到人形神的渐进演化过程,而是代之以一个断裂层和一种突如其来的飞跃--那些人面兽身或人身兽面的神一下子就从蛮荒的神界跨入了文明的门槛,并且与人的历史揉杂在一起,神的历史化过程成为人的历史的开端。

   中国诸神的变形记是在一种双向的历史化改造中进行的,一方面是神的去怪异化过程,另一方面则是神的合伦理化过程。其结果,使得那些进入人的历史的正神(如黄帝、颛顼等)在蜕去了怪异形象的同时,也获得了崇高的德行。

   对神话的历史化改造过程早在先秦时期即已开始,到秦汉以后,由于儒家思想成为中国文化的主导思想,按照儒家的道德观念对诸神进行历史化改造更是成为史家撰史的一条不可动摇的基本原则。"子不语怪力乱神"的结果,是使部分形象诡异的远古神祇转化为威风凛凛和德昭日月的近古帝王; 而另一些神祇虽然继续保留着其怪诞的原始面目,但也经历了一番伦理化改造,作为前者的道德反衬留存于史籍和民间逸闻中。

   下面来看看史籍中对几个远古神祇 的去怪异化和合伦理的改造过程。

   黄帝千百年来一直被奉为中国人的祖先。关于黄帝的原始形象,《山海经·海外西经》中记载道:"轩辕之国在此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人面蛇身,尾交首上。"据袁珂先生解释,轩辕国为黄帝子孙相聚而成者。轩辕国人为人面蛇身,黄帝的形象也好不了〔2〕。 此外,在古代传说中还有"黄帝四面"的说法。在春秋战国以后的史籍中,这些怪异色彩逐渐黯淡,黄帝的形象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山海经》中的"人面蛇身,尾交首上"的说法在《史记》中转化为黄帝乘龙化仙的故事〔3〕。古代相传黄帝寿命八百岁,后减至三百岁, 孔子又对黄帝三百岁的传说作了合理化的解释。"宰我问于孔子曰:'昔者问诸荣君,黄帝三百年。请问黄帝者人也?抑非人耶?何以至于三百年?'孔子曰:'黄帝……生而民得其利百年,死而民得其神百年,亡而民用其教百年,故曰三百年。'"〔4〕从而把黄帝由寿命三百年的神变成了恩德遗泽三百年的圣王。关于"黄帝四面"的传说,孔子也作了合理化的说明:黄帝并非长着四张脸,而是命四名贤臣分治四方以君临天下〔5〕。这样就使黄帝身上的神话成份完全消解在历史化的过程中。 到了司马迁的《史记·五帝本纪》中,黄帝成为一个有稽可查、天才独具的人间帝王:"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至于黄帝的怪异形象,却只字未提。

   颛顼作为五帝之一在历代正史中都占有一席地位。作为一位上古帝王,颛顼的形象当然不能像其父韩流那样"擢首、谨耳、人面、豕喙、麟身、渠股、豚止"。但是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大凡有其父必有其子,因此改变颛顼的形象须从韩流着手,最好的办法是把韩流这个猪形的中介从神的谱系中删除。在《山海经·海内经》中,颛顼是黄帝的曾孙,昌意的孙子。到了《史记》的帝王谱系中,韩流被删掉了,颛顼成了昌意的儿子〔6〕。昌意在古籍中是体态不明的神, 这样就不会妨碍颛顼进入神圣典雅的上古帝王行列。"颛顼的幸运,恰恰是韩流的不幸--过度鲜明、集中的动物神特征,妨碍他顺理成章地过渡、易形为古帝王。"〔7〕

   再如夔,在《山海经·大荒东经》中记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风雨。"黄帝与蚩尤大战时,曾取夔的皮为鼓、骨为鼓橛。后来夔逐渐演变为乐师,司掌乐仪。《吕氏春秋·古乐》曰:"帝尧立,乃命夔为乐,夔乃效山林溪谷之音,附石击石,以像上帝玉磬之音,以致舞百兽……(舜立)乃令夔修《九招》、《六列》、《六英》,以明帝德。"如此重要的典乐之职,自不能由一只脚的怪物来充任,因此夔必须变形。《韩非子·外储说左下》中反映了这个变形过程:"哀公问于孔子曰:'吾闻夔一足,信乎?'曰:'夔,人也,何故一足?彼其无他异,而独通于声,尧曰:夔一而足矣。使为乐正。故君子曰:夔有一,足。非一足也。'"

   诸神的变形过程同时也是他们的德化过程。随着诸神由面目狰狞的怪异生番变为威风凛凛的上古帝王,他们也被赋予了种种高尚的道德品性。在中国神话的历史化改造过程中,诸神失去了图腾属性和自然属性,却获得了历史属性和道德属性。于是在整个神话传说中就表现出一种显著的道德教化功能,这是中国古代神话之不同于希腊神话的一大特点。

   黄帝原本只是某个原始部族的虚构的祖神,后来竟演化为夏商周三代乃至整个汉族的始祖神,成为德被四方、遗泽万代的帝王师表。黄帝所建立的丰功伟绩几乎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伐炎帝(因炎帝不行仁道)、戕蚩尤、杀夸父、诛刑天。"顺天地之纪,幽明之占,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8〕凡此种种,可谓德配天地、功蔽日月。

   除黄帝外,另一些远古神祇和传说人物也被赋予了崇高的德行。颛顼"隔地天通",兴礼法,首开中国伦常男尊女卑之先河〔9〕。尧始创"修齐治平"的德治规范〔10〕。舜高瞻远瞩,知人善任,命禹治理洪水,解民倒悬;命契推广教化,以正民风:命皋陶制定五刑,以惩贼寇;命垂执掌百工,造福于民;命伯益司典三礼(天、地、人之礼),以定尊卑;命夔为乐正,制定音律,以和神人;命龙为使者,上传下达,以绝流谗,造就了一个令后人仰慕神往的太平盛世〔11〕。至于禹,更是一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形象,为治洪水"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薄衣食,致孝于鬼神。卑宫室,致费于沟淢。"〔12〕令人肃然起敬。

   与希腊神话所表现的超越的浪漫精神相反,在中国神话中(严格地说是在对神话的历史化改造中)表现出一种协调的现实精神〔13〕。它的特点是侧重于对现世道德的教化功能,忽略对彼岸理想的信仰功能。因此中国神话的历史化改造过程同时也就是诸神的合伦理化过程,即诸神的"善"化和"恶"化过程(关于这一点,下面还要论及)。由于这种协调的现实精神的制约,中国神话中的那些具有超越色彩和宗教形而上学倾向的遐思冥想都被淡化、消除,或者拉回到伦理范畴中重新加以诠释。历代史官们都以一种现世性的伦理意识而非彼岸性的宗教意识作为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来对神话进行历史化的改造,于是"怪力乱神"就被排除在正统文化思维的视野之外,富有原始浪漫情调的神话传说就成为道德教化祭坛上的牺牲品。

   二、家长的权威与叛神的苦恼

   中国神话虽然谱系混乱,歧义纷呈,但是家长一统天下的特点却非常明显。在较早的神话中,诸神之间的相属关系尚未明确,他们以不同部落的祖神形象而各自为阵,互无攀连。在神话的历史化改造过程中,这种散漫的现象消失了,代之以一个有着不可逾越的从属关系的严格神统。以五帝的关系为例,起初华夏与戎狄蛮夷各部落集团都有自己崇拜的祖神,后来为了使这些相互独立的神符合"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大一统社会模式,"古史神话"中就出现了中央上帝黄帝剿灭四帝、并根据五行之德重建神国的传说:"黄帝之初,养性爱民,不好战伐,而四帝各以方色称号,交共谋之,边城日惊,介胄不释。……(黄帝)于是遂即营垒以灭四帝。"〔14〕平息战乱之后,新的神国组织在一种相互协调的关系中建立起来,以黄帝为中心而形成一种有序的统治格局。"东方木也,其帝太昊,其佐句芒,执规而治春;南方火也,其帝炎帝,其佐朱明,执衡而治夏;中央土也,其帝黄帝,其佐后土,执绳而治四方;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佐蓐收,执矩而治秋;北方水也,其帝颛顼,其佐玄冥,执权而治冬。"〔15〕黄帝成为一统天下、号令四方的天子,而四方上帝则成为听从黄帝节制的诸侯。

   这种诸侯裂土而治的统治方式仍然不符合秦汉以降的大一统封建专制帝国模式,于是共时存在的五帝又进一步转变为历时嬗递的五帝,从而在正史中就出现了"少典氏帝系"的承传故事。炎帝成为黄帝的兄长,颛顼成为黄帝的孙子,伏羲(太昊)被置于黄帝之前,与女娲(一说燧人)、神农一起组成"三皇",少昊则不知去向。又新增加了黄帝的后裔帝喾、尧、舜,与黄帝、颛顼一同构成前后相继的"五帝"。相互抗衡的五方上帝终于演变为在时序上相互承传的五个一统天下的人间帝王。

   由于远古神祇被历史化为人间帝王,使得中国神话中的诸神不象希腊神灵那样具有不死的本性。既然诸神或上古帝王们都难免一死,那么帝位的更迭就无须象希腊神话中那样通过暴力的途径来实现(如克洛诺斯之取代乌剌诺斯、宙斯之取代克洛诺斯),而可以通过家族内部的继承或者禅位让贤等方式来进行。因此"力"的原则在中国神系的发展演变中几乎不起作用,而"德"则成为承袭帝位的唯一准则。

   在"少典氏帝系"的传说中,充满了"唯贤是举"的传位故事。黄帝有二十五子,但是他却传位于他的孙子颛顼,因为颛顼"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颛顼不传位于其子穷蝉、老童、梼杌等,却禅位于其侄帝喾,因为后者"顺天之义,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修身而天下服。"〔16〕帝喾死后,长子挚继位,挚虽无大仁大智,却具有礼贤下士的谦谦美德,执政九年而禅位于尧〔17〕。尧有子丹朱,凶顽不仁,尧不传位丹朱而禅位于"能和以孝"的山民舜。舜晚年亦不传位其不肖子商均而禅位于治水有功的禹。禹在位时本欲禅位于贤臣皋陶,无奈皋陶早逝,禹又以天下授于辅佐他治理洪水的益。益当政三年复还政禹之子启(一说"启干益位"),自己则避居箕山之阳。自启之后,才开始了父子相承的继位制度。这些关于帝位承传的传说几乎同出一辙,说到底无非是为了突出一个"德"字。既然禅位者和受禅者都是德昭日月的圣人,他们的统治当然就是天经地义的了。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林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伦理意识   中国神话   古代文学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3667.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战线》(长春)1996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