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论词之美感特质的形成及反思与世变之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64 次 更新时间:2015-02-04 23:03:00

进入专题:   词学   美感特质   世变   诗文鉴赏  

叶嘉莹 (进入专栏)  

   我的这个题目比较长,也比较复杂,大致可以涵盖我们这次“中华词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主题演讲的三个方面的主题。因为大题目是“文学与世变的关系”,而我写的是词,所以一部分是“论词之美感特质的形成”,讨论词的美感特质是什么,它是怎样形成的。其二是词学家对词之美感特质形成的反思。其三是词之美感特质的形成与词学家的反思与世变有什么样的关系。词之美感特质的形成,当然与词史有相当的关系,那么就会有词学家对这个特质进行反思,这样就会牵涉到词学史或者词学理论。我这篇演讲只是一个非常粗略的想法。首先,我从词之美感特质的形成说起。大家常常“诗词”并称,好像都是押韵的美文,都是抒情写景的。其实诗之美感特质跟词之美感特质,我个人认为是相当不同的。诗呢,“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是言志的,是作者把自己内心的思想感情直接写出来,“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我以为诗的主要的美感特质是一种兴发感动的力量,这是非常重要的。那么是什么使得你内心有所感动呢?《礼记•乐记》上说“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是外物使人感动。大自然的四时,“春风春鸟,秋月秋蝉,夏云暑雨,冬月祁寒,斯四候之感诸诗者也”(钟嵘《诗品序》),是外界的景物使我们感动。“嘉会寄诗以亲,离群托诗以怨”,人世间的种种也使我们感动。诗是抒发作者的主体志意,因为接触到外在的情境,不管是大自然景物的呈现,或者人世间的一切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的种种事项,都会使得我们感动。“情动于中”然后写成诗,诗具有一种兴发感动的作用,这就是诗的美感特质。词呢,早期的敦煌曲子词就是当时的流行歌曲。凡是会唱流行歌曲的人,都能够配合着流行歌曲来唱一首词。所以敦煌曲子词的内容非常广泛,带兵打仗的可以把兵法写成歌词,医生可以把治病的医诀写成歌词。不过很可惜,敦煌的曲子并没有直接地流传下来,在当时没有印刷流传。那么真正对后来的词造成很大影响的是最早的一本词集——《花间集》。下面,我们就从《花间集》谈起。

   《花间集》前面有欧阳炯的一篇序文,称集中所选录的为“诗客曲子词”。像敦煌的曲子,就是市井之间,无论是什么行当的人,只要会唱流行歌曲都可以写一首词。可是《花间集》不一样,欧阳炯说他们所编集的是诗人文士,是高级知识分子的作品,是“诗客曲子词”。他们编选的目的是“庶使西园英哲,用资羽盖之欢;南国婵娟,休唱莲舟之引”。“西园”是建安时代的文士雅集的场所,“清夜游西园,飞盖相追随”(曹植《公宴》),是文人的集会。“英哲”是有才华的人。“用资羽盖之欢”,这些歌词就是用来增加他们在“飞盖相追随”的游赏之间的欢乐。当时诗人文士的聚会,会有歌妓酒女相伴,“南国婵娟,休唱莲舟之引”,那么使得这些南方的美女,就不要再继续唱那些采莲之类的曲调,“莲舟之引”是指一般的通俗歌曲。而现在我们就有诗人文士写出来的更典雅更美丽的歌词来供这些诗人文客聚会的时候来歌唱来欣赏。所以《花间集》就是在这样的场合,为这样的目的而编选的一种词集。

   那么,在这样的歌筵酒席之间,他们所写的美女与爱情的歌词与世变有什么关系?与国家社会历史的变故有什么样的联系呢?宋代陆放翁写过一篇《花间集跋》,他说五代的时候“天下岌岌,生民救死不暇”,在这样乱离的战争时代,而写出这样的听歌看舞、美女爱情的歌词,“士大夫流宕如此”,那些读书人嬉戏、流宕到这样的地步,真是“可叹也哉”。可是从另一方面来看,它又具有一种很微妙的作用。所以词的美感特质真的是非常微妙的,正是在这些外表看起来都是美女爱情的、伤春怨别的、好像不涉及时事的作品之中,后来的读词的人却从里边看出了很多很深层的非常幽微隐约的含义。比如张惠言在《词选》中说温庭筠的《菩萨蛮》是“感士不遇也”,这是感士不遇的作品。《花间集》所选的温庭筠的第一首《菩萨蛮》是:“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写一个美女起床、化妆、穿衣、照镜等活动,这有什么意思?张惠言说温庭筠“照花前后镜”这几句词,就是《离骚》初服的意思。《离骚》是屈原所作,所谓“信而见疑,忠而被谤,忧愁幽思,而作《离骚》”(《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这首诗里面有屈原对楚国的关怀和悲慨。《离骚》中写道:“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屈原说他想被朝廷重用,想挽救国家于危亡,可是朝廷终究不肯听信他的忠言,将他放逐了,“进不入以离尤兮”,得不到任用反而遭遇到批判和凌辱,所以他就退下来。退下来之后,他既不是自暴也不是自弃,虽然还在放逐之中,他说还要修整自己的衣服。屈原是用追求形象的美好来象喻对美好品德的追求,他常常用美女来比喻他的理想,或者是一个美好的君主,或者是一个美好的贤臣。“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其他的女子因为嫉妒我蛾眉的美好,就造谣说我“善淫”。屈原遭人毁谤,这样被楚王疏远了。而屈原爱美要好的志意没有改变,司马迁《史记》说:“其志洁,故其称物芳。”因为他的品质、他的理想是高洁美好的,所以他在他的作品中就称赞高洁美好的事物。《离骚》云:“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诗人用美好的衣服象征美好的品德,他说既不得朝廷的任用,我就退下来,即使退下来,还要修整我美丽的衣服,仍然要追求品德的、学问的美好。在中国的古代,从屈原开始就有了这样一种传统,美女可以有一种象喻的含义。同样,美丽的衣服也具有了一种象喻的含义。所以张惠言就从温庭筠所写的美女穿衣照镜的小词里边看到了这样的一种深层的含义。

   那么大家也许会问,这是读者这样解说,可是温庭筠真的就有这样的意思吗?我们等一下再讨论这个问题。现在还要说到另外一个作者,他在《花间集》里也很有名,与温庭筠并称的,就是韦庄。韦庄也写过好几首《菩萨蛮》的词,如:“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这首词是写与一个美人的离别。韦庄的五首《菩萨蛮》也写的是美女爱情,离别相思。张惠言却说这是韦庄“留蜀后寄意之作”。韦庄是唐朝人,他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参加进士考试,但是考了很多次都没有考中。中间又经历了黄巢的变乱,流寓江南很多年,直到五十九岁时才考中进士。后来他出使到西川,认识了西川节度使王建,王建很欣赏他的才华,就聘请他入蜀,做了掌书记。后来唐朝被朱恩篡位而灭亡了,于是王建就自立称帝,建立了前蜀。王建很重用韦庄,任命他作前蜀开国的宰相。张惠言说《菩萨蛮》这组词是韦庄留在前蜀以后,思念自己的故国、寄托感慨的作品。当然,很多人都认为张惠言是牵强附会,也就是说温庭筠、韦庄不一定有这样的意思。可是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小词的产生,它有一个自身的美感特质。而它与时代的结合,时代的因素又提供给它某一种美感特质形成的因素。那么这些美感特质又是什么呢?我要简单地讲一下我个人的看法。我昨天也说过,我是被生活所迫,常常流离天涯。我也曾经被逼迫一定要用英文去教书,每天查生词到半夜两点。正是在这样被逼迫之下,我也看了一些西方新潮理论的书。关于《花间集》我们究竟应该怎样体会、怎样认识呢?我觉得我们应该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花间集》里很多作品都是写美女和爱情,你避开美女和爱情,而从旁边找意思,有时候就难免牵强附会,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面对它的美女与爱情的主题。我们可以参考一些西方的文学理论。前些年,西方流行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我以为可以作为参考来理解《花间集》,这是我的个人看法,可能说得不对,在这里我向大家请教。第一,从语言方面来说,西方女性主义的文学批评把语言分成男性化的语言和女性化的语言。不是女子说的语言就是女性化的语言,而是语言的本身有男性化和女性化之分别。男性化的语言是比较整齐的,有逻辑的,清楚明白的;而女性化的语言相对来说则是凌乱破碎的,不整齐的,不那么清楚明白的。就诗和词而言,诗是言志的,它的语言是男性化的语言,作者清清楚楚地知道他要表达什么。杜甫说:“皇帝二载秋,闰八月初吉。杜子将北征,苍茫问家室。”(《北征》)他是写历史,写自己亲眼所见,读者不会误解,不会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可是小词呢,原来是写给歌妓酒女歌唱的歌词,里面并没有表现作者自己的志意。最早中国的词学是在困惑中成长的,词人们也不知道这种写美女和爱情的歌词具有什么样的意义和价值。虽然有很多诗人文士也喜欢填写歌词,但填完之后他的内心不自安。宋代的王安石做了宰相以后,曾经问人:“为宰相而作小词,可乎?”(魏泰《东轩笔录》)陆放翁也写过很多词,他在晚年给自己的词集写序说:“予少时,汩于世俗,颇有所为,晚而悔之。……今绝笔已数年,念旧作终不可掩,因书其首,以识吾过。”(《长短句序》)他说我是少年不大懂事时写了这些作品,那么现在呢,觉得烧了又可惜,所以姑且把它们都保存起来。就是说自己又想写,又觉得它没有意义和价值。所以有些人就要给美女和爱情的小词找到它的意义和价值。小词从语言来说,是属于女性化的语言。刚才我已经讲了女性化的语言与男性化的语言之不同。我在国外教书,国外的学生很喜欢提问题。有学生问我:“诗也是抒情写景的,词也是抒情写景的,它们有什么不一样呢?”我就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来回答。这个故事是我伯父给我讲的,到现在我也查不到出处。我伯父说清朝有一个文学家叫纪晓岚,这个人学问很好,很有才华。他也很喜欢跟人开玩笑。有一次他给朋友题写扇面,题了一首唐人的诗:“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之涣《凉州词》)这是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一首诗。可是纪晓岚在题写的时候把“黄河远上白云间”的“间”字给漏掉了,当时有人就说,纪先生你写错了,你丢了一个字。纪晓岚很聪明,他就狡辩说我写的是一首词,而不是一首诗。明明是一首诗少了一个字,怎么会是词呢?他说我念给你听:“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如果是诗的语言,“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表现的是一种开阔博大的感情。如果把它变成词,马上这个情调就不同了,所以词是女性化的语言。词是参差错落的长短句,这种特色是造成词之美感特质的一个因素。当然语言是最基本的因素。第二,西方女性主义批评中谈到女性的形象。我受到西方文学理论的影响,但我不是死板的搬过来,只是他们给了我一个启发,我就往某一方面去思考。西方女性主义喜欢分析小说中的女性形象,他们认为男人所写的小说里面的女性形象不是真实的女性形象,男人所写的女性形象大多是他心目中的像白雪公主一样美的女性,如果女性太强了,他们就觉得是巫婆、是恶妇,要不然就是母夜叉,要不然就是潘金莲之类的。这些就是男人所写的女性形象。我不会用西方的理论来套我们的诗词,不过他们既然分析到女性的形象,于是我也对中国古典诗词里面的女性形象进行了分析。

从《诗经》开始,中国的诗歌里面就描写了很多的女性形象。我以为《诗经》里所描写的女性是现实、伦理之中的形象。“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现实生活中遇到的一个美丽女子。“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这是一个谈恋爱的女子,她有她所爱的男子,家里还有父母和兄弟。“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这说的是被丈夫虐待而抛弃的弃妇。总而言之,《诗经》里面的女性,大多是现实之中、伦理之中的形象。屈原所写的女性,“众女嫉余之蛾眉兮”,他以美女自比,屈原诗中的“美女”是喻托诗人对才德的追求以及政治上的理想。他所写的“美人”都是具有象喻性的女子。到后来唐诗中出现“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沈佺期《杂诗》)和“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王昌龄《闺怨》)这样的抒写闺怨、宫怨之类的诗歌,也都还是现实中的女子。再来看小词,它真的就很妙!因为小词,它是写给歌女歌唱的,这些歌女都是有血有肉的现实之中的女子,不是象喻的。可是这些歌妓酒女又不属于现实、伦理之中的任何关系。不是母亲,不是妻子,不是女儿,不是姐妹,她们什么都不是。这样的女性就具有了一种特殊的情况。因为她们没有任何伦理的关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叶嘉莹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词学   美感特质   世变   诗文鉴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诗词歌赋鉴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3548.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京)2008年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