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琏瑰:谁来回答“赫克之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60 次 更新时间:2015-02-03 21:16:31

进入专题: 朝鲜问题  

张琏瑰 (进入专栏)  

  

   安危在是非,不在于强弱。存亡在虚实,不在于众寡。

   ——《韩非子·安危第二十五》

  

   佛说:菩萨畏因,众生畏果。

   在朝鲜核问题上,国人有许多认识误区。其中之一便是认为朝鲜核问题是朝美关系问题,中国不是当事者,中国要做的只是在道义上坚持维护半岛无核化的口号,适时做些劝谈促和工作,没有必要采取实际行动促朝弃核,因为那是在帮美国的忙。其实,只要翻开地图看一看朝鲜核设施距中国边界的距离,看看离美国有多远,再了解一下朝鲜拥核动因及其核设施安全状况,我们的心态可能就不会那样闲适和从容了。

    

   极具现实意义的“赫克之问”

   西格弗里德?赫克是美国核科学家,曾于1986年至1997年担任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主任,现任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主任。

   朝鲜出于诱使美国承认其核国地位,进而在拥有核武器的前提下实现朝美建交之目的,曾多次邀请赫克及其同事刘易斯等美国知名专家、学者访朝,极其坦城地向他们展示其“核成就”。其中,2004年1月8日,赫克等应邀参观朝鲜宁边核基地达8个多小时,朝方让这些美国人仔细察看其提炼出的用于制造核武器的钚;20l0年11月10日,赫克等人再次被请到宁边参观,这次朝方向他们展示的是其轻水反应堆建设现场和铀浓缩设施运转场面。这种特殊的安排使美国行家对朝鲜核计划推进状况有了更多更直接的了解,但同时,作为专家和学者,赫克等人对朝鲜核现状也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2012年2月21日,笔者曾参加一个同赫克、刘易斯等人的座谈会,双方较深入地交流了对朝鲜核问题的看法。席间,赫克谈及他们参观朝鲜核设施后的感想,并提出了一个问题,使笔者深感震惊和不安,至今压在心头难以释然。赫克说:2010年那次去宁边参观,使我吃惊的不是其核能力,而是其规模。2000台巴基斯坦P2型离心器正处于工作状态,显然,在其他地方他们还会有这等规模的核设施……朝鲜出于政治目的正大力推行其核计划,扩充其核设施。但由于孤立自闭,他们采用的技术原始而落后,极不安全。而且,由于朝鲜已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他们无法通过正常渠道从其他国家获得相关的设备、技术和经验、教训,我对其核设施的监管系统及其独立管理能力持怀疑态度。访问时我曾提出几个技术性问题,他们没有回答。我非常担心,他们迟早会发生重大核事故。接着,赫克问道:

   “访问朝鲜后我陷入了巨大的困惑之中:我们是眼看着他们发生严重核事故,造成大面积核污染和大量人员死亡袖手旁观呢,还是施以援手,在技术上帮助他们避免核事故发生?选择前者,作为科学家良心难安;选择后者,实际上是帮助他们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后果更为严重。现在似乎是哪种选择都不对。中国人聪明,你们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两难选择?”

   赫克这一提问使我们不寒而栗。更使人不安的是,赫克等人的忧虑不是杞人忧天,而是专业界的共识。

   2012年1月11日,美国核威胁倡议协会发布《核材料安全指数》报告,对拥有1公斤以上核材料的32个国家及拥有1公斤以下或没有核材料的144个国家,按数项安全指数统计得分进行排名,在拥有1公斤以上核材料的国家中,朝鲜(它于2008年提交的核申报材料中承认自己拥有核武器级钚38.5公斤)得34分,其安全指数在全世界排名倒数第一。2013、2014年的报告朝鲜依然稳居末位。

   2013年9月17日,西班牙《阿贝赛报》发表《全球最危险的核电站》文章,罗列分析全球最危险的8个核电站及核设施,朝鲜宁边核设施榜上有名。该文称朝鲜核设施“外观简陋”,“2004年管道系统曾严重损毁”,但近期却又恢复运行了。

   2014年4月9日新华社发布题为《朝鲜宁边钚反应堆安全性遭疑》的专稿,使人们对朝鲜核设施安全状况有了一些更具体的了解。这篇专稿转述了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美韩研究所网站“北韩38o”4月7日发表的报告说,卫星图像显示,去年夏天暴雨和洪水导致宁边核设施附近的九龙江改道,致使反应堆冷却用水供应出现故障,冷却水蓄水池淤塞。为此朝方可能在今年初一度被迫关闭一座5兆瓦石墨减速反应堆。这一美国智库的报告称,“九龙江能否成为可靠的、整年不中断的冷却水来源,依旧令人怀疑,而那些临时修建的取水设施今后同样可能被洪水破坏”。(见2014年4月9日上海《文汇报》)

   韩国一向被认为是对朝鲜情况了解最多的国家。2014年3月24日,赴海牙参加第三届核安全峰会的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开幕式上发表主题演说时,曾忧心忡忡地谈到朝鲜核设施安全问题。她说:“朝鲜核设施安全性问题也引发着巨大担忧”,“现在,在朝鲜宁边聚集着大量核设施,如果某建筑内发生火灾,那将引发比切尔诺贝利还要严重的核灾难。”(见韩国《中央日报》2014年3月25日报道)

   赫克为朝鲜核设施安全状况担忧,美国智库判断朝鲜宁边核设施一度面临导致日本福岛核电站重大核事故的冷却水供应故障,朴槿惠认为那里一旦出事故,甚危害程度将甚于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这迫使我们不得不去查找有关资料。

   2011年3月11日日本福岛核电站在地震和海啸中受损爆炸,核物质外泄。日本倾其技术和财力仍对之束手无策,只好宣布核电站周围20公里为强制疏散区,并一度计划在最坏的情况下疏散方圆250公里内所有人员,包括东京3500万人,仙台100万人,福岛29万人。近4年过去了,至今被毁的核电站仍在不断地向海洋排放受到核污染的脏水。最近有报道称,福岛一带日本居民癌症等患病率畸高,其近海鱼类出现基因变异而奇形怪状。这一带所生产的大米和水产品被许多国家宣布禁止进口。

   1986年4月26日,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因操作失误发生大爆炸,事故当年就有8000人为此丧生。近30年过去了,事故现场仍是一个无法处理的危险地带。至今,事故发生地乌克兰有1500平方公里、其邻近的白俄罗斯有7000平方公里被污染的土地仍处于荒芜状况,近似鬼城。由于遭到核辐射,周边地区新生儿出现大量畸形残废,事故地区动植物出现可怕的基因变异,发现巨形老鼠和疯狂的植物。

   迄今为止,我们未见朝鲜官方有任何关于核污染问题的报道,但韩国方面不时有些相关文字见报。韩国Daily NK网站2013年2月18日发布的一条消息称,朝鲜涉核地区出现较为严重的核污染状况;报道称,黄海北道平山铀矿区“经常看到畸形儿和核辐射残疾工人”,一位曾在宁边工作过的党委书记“其儿子和女儿皆是受辐射伤害无法正常站立的畸形儿”。这里患癌症、白血病概率很高,工人平均寿命明显低于其他地区。工人们要求当局采取防护措施,被告知:比起宁边和丰溪里核试验场,这里情况好多了!为了安抚当地工人干部,这里的工资是其他地方的7倍。由于该网站被认为是“反朝”的,且其消息主要来自所谓“知情脱北者”,外界无法核实其真伪,故在这里仅记以备考。

   笔者的一位学界朋友是研究东南亚问题的,平时对半岛问题并不大上心,因此接受了时下流行说法,认为朝核问题是朝美间的事,中国不是当事者。他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朝鲜核问题应由美国去解决。但当看到上述材料时,他有些不安了,赶忙找来地图认真度量起来。他告诉我:朝鲜在其西北海岸铁山郡东仓里新修建的远程导弹发射场距我丹东直线距离约50多公里,宁边距我边界约110公里,其咸镜北道丰溪里核试验场距我边界约90多公里。据称,更有大量涉核工厂、储藏场等建在朝中边界地区。这时,笔者的这位朋友顿悟:面对有可能蔓延的火灾,争论应由纵火者还是受害者去灭火有点憨。

  

   赫克并未说出事情的全部

   中国科学家何祚庥在2012年2月8日的《环球时报》发表文章,反对在我国内陆修核电站,他认为“风险太大”。他给出了一个公式:危害程度=风险概率×风险后果。

   我们用这一公式观察朝鲜核设施,有利于深化我们的认识。

   赫克等人的担忧,说的仅是“风险概率”中意外事故那部分,人为风险并未谈及。

   数年前有位学者在一篇文章中分析朝鲜核设施对我安全的影响,指出这种安全威胁除上述提及的事故风险外,至少还包括三个方面,即:第一,核武引发的各种可能后果;第二,朝鲜推进核武计划可能引发的武力冲突;第三,半岛危机导致的非理智行为。

   一、朝鲜在距我边界如此近的地方进行核试验使我面临严重环境安全风险。

   2013年2月12日朝鲜不顾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普遍反对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后,2月22日上海《东方早报》刊登了一篇对“核武老人”魏世杰的专访。这位把一生都贡献给我国核事业的老人说:“核试验场的选点,第一条就是远离人群,避免污染物伤害老百姓,地下核试验的选点还要避免污染地下水源。世界上的核试验场都选在沙漠或大洋深处的海岛道理就在这里。严格来说,朝鲜国土狭窄,不具备上述条件。目前的选点,对朝鲜来说,可能是最合适的地方,但对中国,就很不合适。”魏老说,朝鲜这次核试“和以前两次一样,都是平洞核试验,而不是封闭性更好的竖井核试验,放射性物质的泄漏,是不可避免的”。宅心仁厚的魏世杰老人仅仅谈及“安全核试”情况,他没有谈一旦核试“失手”有什么后果。不难想象,一旦出现那种情况,大片土地不适于人类居住,不仅朝鲜民族将会失去立足之地,中国东北地区也将会出现大片永久荒芜地带。我国许多人对此并不了解,也不关注,故《东方早报》在发表这篇专访时,加的标题是:让72岁老人搞核知识科普,其实挺悲哀。

   朝鲜核试验在我边界地区引发有感地震,使不少人产生恐慌,在一些城市出现抗议朝鲜核试示威。中国环保部罕见地在朝鲜核试次日举行记者会,宣布中国已在接近朝鲜核试验场的中国东北边境及其周边地区设立了数十个各种数据监测点,并已针对朝鲜核试启动了辐射环境应急响应预案。全国150多个自动监测站24小时运行,实行实时监测,多支应急监测分队急赴东北边境地区,启动技术专家组实时分析评估。环保部称,至2月13日上午9时,长春、沈阳、北京几个大城市辐射水平尚属正常(见2013年2月14日《东方早报》报道),但还是有些边民对香港、日本某些报道产生恐惧。

2013年2月14日,德国联邦地球科学与自然研究院(BGR)发表其监测数据,称朝鲜第三次核试能量释放约为4万吨梯恩梯当量,是1945年广岛原子弹爆炸力的3倍。该研究机构称其监测到这次朝鲜核试地震规模为5.2级,与美、韩、日公布数据相同。朝鲜前2次核试地震规模分别为4.2级和4.8级。朝鲜核试地震规模的逐步升级引起韩国更大担忧,他们担心引发长白山喷发。他们判定,朝鲜核试影响范围可达300公里,而其核试验场距长白山仅110公里。长白山是一休眠火山,在过去1000年中它曾先后喷发10次,最近一次是在1903年。韩国专家认为,若朝鲜核试验地震达到6.0级,就可能引发长白山喷发。据研究,长白山一旦喷发,其烈度指数可达7.4级左右,而2010年4月曾造成巨大灾难的冰岛火山爆发烈度指数仅为4级。韩国国立防灾研究院根据美国联邦灾难管理厅的模拟实验结果推测,如果长白山在冬天爆发,火山灰会在8小时内掩盖郁陵岛,12小时内到达日本,东北航空路线瘫痪(见韩国Daily NK网站2013年2月14日报道)。还有研究称,长白山一旦喷发,其破坏性能量的60%将倾泻于中国一侧。毫无疑问,这一重大灾难风险会使朝鲜周边国家不寒而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琏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朝鲜问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3511.html

3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