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显明 曲相霏:人权主体界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0 次 更新时间:2015-01-28 14:19:43

进入专题: 人权主体   主体普遍性   人格主体   特殊主体  

徐显明 (进入专栏)   曲相霏  

   提要:本文通过分析人权主体理论的历史发展,概括出人权主体范围扩展的三个过程。在古典人权理论中人权主体是有限的。现代人权理论中,人权的普遍性首先指主体的普遍性。法人所以成为人权主体,一则因之其权利为宪法意义上的权利:二则因之其保障方式为宪法诉讼方式。人权的国际化使集体成为特别的人权主体。法人和集体作为人权的主体仅具有手段性的意义,生命个体才是真正本源性的人权主体。

   关键词:人权主体|主体普遍性|人格主体|特殊主体

   人权概念自产生以来,人权主体理论不断丰富和发展,其中最显著的内容当属特殊人权主体理论和人权主体范围扩展的理论,并以后者为人权主体变迁的集中体现。我们发现,与已成公论的人权内容的"三代"划分相似,人权主体范围的扩展也大致可归纳为三个过程,即"从有限主体到普遍主体","从生命主体到人格主体","从个体到集体",而整个近代人权主体理论即以此为中心展开。人权主体范围的扩展以及对特殊人权主体关注的渐次加强,既展现了人权由异化到复归的过程,又有着人权保障上的特殊意义。

一、从有限主体到普遍主体

   人权的最早获证来自于西方,古典自然法思想和自然权利理论是人权的系统理论来源:人权理论的成型化要归功于古典自然法学派的历史贡献,资产阶级大革命催生的《人权宣言》和《独立宣言》标志着人权理论达到其自身发展的第一个高峰?,这就是古典人权理论。

   古典人权理论是否已经确立了普遍的人权主体观?即古典人权理论其主体指向的究竟是普遍的人还是有限的人?这是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们留下的一道棘手的难题。在以普遍性的语言表达人权概念的同时,且不论广大殖民地和附属国人民人权被践踏的事实,即使在人权的发源地英国、法国和美国,能真正享有古典人权的也只有欧洲白人有产男子,而几乎所有的非欧洲人(及其后裔),甚至东欧和南欧人,都受到普遍的排斥。那么,这些在实践中被排除在古典人权之外的人,在古典人权理论中是不是人权的主体呢?

   对此,一种普遍性的观点是: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所提出的古典人权理论其主体当然是普遍性的,但是这种理论上普遍性的人权在实践中没有得到很好的实施,资产阶级后来的人权实践,被看作是对这种普遍性人权理论的背叛,而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这种背叛也许是一种迫不得已的无奈之举。如路易斯·亨金在《宪政与权利》导论中就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对这种普遍性观点作出经典表述的当推亚伯拉罕·林肯。他断言:"他们(立国先贤们)并无意制造明显的谎言,即所有的人当时都在真实地享有平等,他们也不准备马上就赋予这种平等。他们只是想昭示这种权利,以便使这种权利的实施能够尽快地跟上来。他们打算为自由社会确立一套为每个人所熟悉的准则和标准,让人们不停地去追寻,让人们不停地去努力,让人们不停地去逼近,尽管不可能臻于完美。

   林肯的断言不仅为其废除奴隶制找到了理论根据,而且保全了古典人权理论的光荣和伟大。但这样的解释虽能消除古典人权理论与其人权现实之间的矛盾,却消解不了古典人权理论自身的矛盾。启蒙思想家们和《独立宣言》的起草者们真的是想昭示如林肯所言的那种权利吗?昭示一种普遍性的人权,其前提是拥有追求普遍自由与平等的理想,而这种理想,只能来自对每一个人彻底的不分种族、性别、宗教信仰、智力水平、才能程度等等的深深的认同。但从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的言论和行动中,却难以找到对普遍性人权意义上的平等的诠释和对这种平等的追求。

   几位近代法国学者的研究成果给我们提供了解析古典人权主体理论的线索。法学教授格扎维埃·马丁(XavierMartin)在《论人权宣言当中的人》中揭露了"1789年潜在的人类学原则"。它是一个强调人的理性的、文明属性的概念。这种"人"的概念把一般妇女和非欧洲人排除在外。法国当代犹太人资料中心的创始人、历史学家莱昂·波里亚克夫(LeonPloiakov)则认为启蒙运动吸收人种分类"而发明了种族主义,因而种族主义是启蒙科学的一个孩子、一个未被启蒙运动承认的孩子。由此,瑞士法学家胜雅律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既然这种人类的"人"的概念局限于性别和种族,那么"人"这个字与该词的现代涵义相比较仅具相当有限的意义。这里使用了一种称为"分节法(meristicmanner)的方法。"Meros"是一个古希腊字,意为部分。"Merism"是一个定义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一个部分过分膨胀,被界定为全体,而其他部分却被暗暗地不着痕迹地从定义中去除。所以,在1776年,"人民"这个词的含义是相当狭窄的。不仅"人"这个词,而且在18、19世纪,部分地在20世纪的其他重要的政治词汇,如"公意"、"人民"、"人类全体"、"整体利益"、"国家"等亦如是。这种象"人"一样分节的用法并不一定是恶意的。因此,在人权的这个阶段,人权的主体并非是普遍的,在理论上它就是有限的。在我们看来主体模糊不清的古典人权理论只要用当时流行的契约理论来解释,一切表述上的自相矛盾便都释然了。北美殖民地把洛克的契约思想推及到政治领域后产生了《独立宣言》中所表达的"政治契约"思想,这种思想所设计的契约中的"人人"或"每个人"等带有普遍性的字眼理所当然仅指参与订立契约的人,而不是契约之外的人。当时参与订立契约的只是资产阶级和大农场主的代表,妇女、奴隶、黑人、印地安人、无产者等等由于没有代表参与订立契约,所以自然而然是被排除在"人人"之外的。如果在古典人权理论中能找出一种为这种排斥多数人而保全少数人的带有巨大偏见的人权主体论进行辩护的理论的话,"契约论"恐怕是在当时唯一能担当此任的。

   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上半叶,在人权发展的这第二个阶段,作为社会主流思想的人权理论不仅在推动人权主体的普遍化上鲜有进展,相反,许多资产阶级思想家还创造了五花八门的学说?来为有限的人权主体理论辩护并理直气壮地践踏人权。这些理论至20世纪中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发挥到了极致。"只有本来是人而又完全不被当作人的阶级,才可能主张彻底的、纯粹的、人之作为人的平等,主张人之作为人所应有的权利。历史的法则确乎有些奇特:对人道主义的强烈追求总是与道德败坏、人心堕落同时出现:要求自由的强烈程度总是与压抑自由的酷烈程度成正比。"正是在这场惨无前例的大灾难中才孕育出了对普遍性人权的迫切需要和真切追求。人权问题第一次不再是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范围内的问题,不再是一个少数人集团或阶级范围内的问题,不再是某一个人权原则的问题,而是世界范围内的、彻底的每个人的问题。1942年1月,同盟国宣布:抵抗轴心国的最终目的是出于人道主义,而不是出于军事。他们宣称:"彻底的胜利,对于全世界范围内保卫生命、自由、独立和宗教自由,对于维护人权和正义,是至关重要的。"

   1945年联合国成立,《联合国宪章》宣布"为免后世再遭今代人类两度身历惨不堪言之战祸,重申基本人权、人格尊严与价值,以及男女与大小各国平等权利之信念。"把"不分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增进并激励对全体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尊重作为联合国宗旨之一。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又在巴黎夏娃宫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它明确宣告世界各地"人人有资格享受本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利和自由,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区别。"联合国大会宣布:《世界人权宣言》为所有人民所有的国家共同努力的目标。宣言在措词上还特意以"所有人民(allpeople)代换了"所有男子"(allmen)。《世界人权宣言》标志着普遍人权主体在理论上终于确立了。

二、从生命主体到人格主体

   由上所论,古典人权主体无论其范围如何,指向的对象无疑都是有生命的人的个体--自然人。19世纪末一个判例的出现使这一状况发生改变,人权主体开始由生命向人格转化。

   人权是权利推导的最高规则,针对自然人的一切立法都必须在保障人权的原则下进行。根据美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第一款的规定,"任何人,凡在合众国出生,或归化合众国并受其管辖者,均为合众国及所居住之州的公民。任何州不得制定或执行任何剥夺合众国公民特权或豁免权的法律。任何州,未经适当法律程序,均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亦不得对任何在其管辖下的人,拒绝给予平等的法律保护"。那么,州能否制定或执行剥夺合众国内公司法人特权或豁免权的法律,限制或制约公司法人的活动,或未经适当法律程序而剥夺公司法人的自由或财产,或对任何在其管辖下的公司法人,拒绝给予平等的法律保护呢?能或者不能的根据又是什么?如何在当时的法律背景下保障法人的利益?1873年联邦最高法院用一个判例回答了这个问题。该年最高法院对"屠宰场"案做出判决,把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扩大适用于法人,从而保护公司法人不受州的管理的制约,由是,以生命为特征的人权主体扩展为以人格为特征的人权主体。1881年,最高法院对"圣克拉拉县诉南太平洋铁路公司"案裁决,又把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的平等保护条款适用于公司。截至到1939年,最高法院裁决的涉及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平等保护条款的案件数达554件,其中426件,即76.89%涉及企业。本世纪30至40年代,法人的人权又被以同样的方式扩展到言论、出版、不受非法搜查、财产不受非法扣押等领域。至此,虽然尚无法律上的明文规定,但法人在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人权条款的保护对象。

   先是有了保障法人权益的实际需要,有了判例对法人作为人权主体的扩大解释,然后才有了人权理论上对法人作为人权主体的接受和认同。其实,在民法理论中,法人和自然人并列作为民事法律关系的主体已是不言而喻:在现代刑法理论中,法人作为刑事法律关系的主体也日益为人们所认同:而1819年以普奥为主体而建立的"德意志邦联会议"所制定的宪法首次承认个人之外的其他社会主体享有宪法上的权利,即社会组织(Gemeinde)和教会拥有财产权,就早已对人权主体的传统认识带来有力冲击,随后的法兰克福宪法又认可了"法人及团体"的请愿权,使人权主体向人格化又大大前进了一步。"世界上第一部用立法来确认法人是人权主体的宪法是德国的波恩宪法。该法第19条第3款规定:"基本权利限于其性质上的可能,也适用于国内法人。"以此为标志,法人作为人权主体在人权史上有了成文规范。而1950年《欧洲人权公约第一补充议定书》第10条的规定:"每个自然人或法人有权和平享有其财产",则标志着法人与自然人并列作为人权的主体已经得到了国际人权法的承认。日本宪法深受德美两国宪法的影响,也以同样的方式将人权的主体资格赋予了法人。《明治宪法》的制定者之一美浓部达吉在其著作《逐条宪法精义》中说:"有关自然人的规定同样也应当适用于法人,只是服兵役、监禁等以肉体的人为前提的规定无法适用于法人。"1946年日本宪法的草拟者之一宫泽俊义说:"宪法中有关国民的权利同样适用于法人。"1970年6月24日,日本最高法院对八幡制铁政治捐款案所作的判决中承认:"法人与自然人一样,具有对国家政党的特定政策给予支持、推进或反对等的政治行为的自由。"

   这样,法人在享有财产权之外,还享有了参政权。

法人根据什么原理而成为人权主体呢?一般理论认为,法人是自然人的结合,法人的权利还要还原为自然人的权利,法人的人权实际上是组成它的自然人的人权的集合。但是这种观点解释不了不是由单个人组成的财团法人的情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徐显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权主体   主体普遍性   人格主体   特殊主体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3243.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学》2001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