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三洲:吕思勉遭遇的“危害民国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5 次 更新时间:2015-01-28 00:30:17

进入专题: 吕思勉   危害民国罪  

韩三洲  

   九十多年前的1923年9月,上海光华大学教授吕思勉(1884—1957)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他的通史著作《白话本国史》。这也是自“五四”时期提倡白话文运动之后,国内出版的第一部用白话文写成的中国通史,所以在当时影响很大,并一再重印,成为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发行量很大的一部通史。意想不到的是,因为书中对历史人物的评介问题,竟引发一场有人状告作者“诋毁岳飞,乃系危害民国”的政治波澜。

  

   对于这件涉及个人声誉的大事,在去年出版的一部厚厚的《吕思勉自述》中,只看到蜻蜓点水般地几句话:“此书在当时,有一部分有参考之价值,今则予说亦多改变矣。此书曾为龚德柏所讼,谓予诋毁岳飞,乃系危害民国。其实书中仅引《文献通考·兵考》耳。龚君之意,亦以商务印书馆不快,借此与商务为难耳。……其实欲言民族主义,欲言反抗侵略,不当重在崇拜战将。即欲表扬战将,亦当详考史实,求其真相,不当禁遏考证也。”

   查考状告吕思勉的龚德柏(1891—1980)此人,是现代一个著名报人,他曾与新闻界大佬成舍我合办《世界晚报》, 后兼《世界日报》总编辑,并自己创办《救国日报》等报刊。龚为人偏激,文风泼辣、针砭时弊,横扫一切,并因此屡屡锒铛入狱,有人统计过他在报业生涯中,曾先后蹲过十四次牢狱,故新闻界称其为“龚大炮”、“湖南怪物”,连李敖都对他推崇备至,称赞他“勇气之大,笔锋之锐,报人罕见”。

   “九·一八”事变后,四十岁的龚德柏曾出版《征倭论》一书,主张对日长期作战,轰动一时,此书畅销达10万册。到了台湾岛后,龚因口无遮拦,竟被蒋介石关押了七年,但还是没有改变着他的“大炮”秉性,出来后依旧詈言叫骂不休,揭露国民党政权非人的黑狱待遇。在对外关系上,龚德柏是主战派的领袖人物之一,他之所以要控之有司,与吕思勉打官司,就是认为岳飞是民族精神、是国魂,是民间的“岳王”,你“诋毁岳飞”,就等同于“危害民国”。

   在当时,龚德柏控告吕思勉破坏国家偶像一案、与同年有人状告商务印书馆出版顾颉刚质疑“禅让制”的《古史辨》一书是“非圣无法”和“破坏国家团结”一案,成为民国时期因为史学问题而引发的两大诉讼案。

   作为与陈垣、陈寅恪、钱穆齐名,在学界并称为“现代史学四大家”的吕思勉,治学的最大特点是以正史史料为宗,自述中说很多史书他都是三四遍的精心通读。尽管如此,吕思勉十分注重个人的独立思考,主张“治学要根据自己研究的心得,不要妄从一般人和什么权威的说法”。但他究竟在书中说了些什么,才让龚德柏大为光火、要对他提起诉讼、对簿公堂呢?

   《白话本国史》全名《自修适用白话本国史》,是作者两部通史的第一部,在提到“和议的成就与军阀的剪除”一节时,引证前人马端临《文献通考》中的记述,认为南宋的国力、将帅、军队、战况和我们常看的小说、戏剧中所讲的完全是两回事,如民族英雄岳飞、韩世忠所统率的军队并不很强大,也并非百战百胜,而是败多胜少,而且将骄兵惰,军纪不好,朝廷难以节制。在谈到老百姓眼中的千古罪人秦桧时,作者为之回护说,“和议在当时,本是件不能免的事。然而主持和议的秦桧,却因此而大负恶名……我说秦桧一定要跑回来,正是他的爱国之处,始终坚持和议,是他有识力,肯负责之处。……能解除韩、岳的兵权,是他手段过人之处。”

   读历史,虽是孱弱无能、纳贡称臣、南渡偏安的南宋政权,居然通过和议能勉强维持一百多年的国祚,已属不易,而历史上也有不少史家如钱大昕、赵翼等人对秦桧都有肯定的议论,皆与后人吕思勉的观点同气相求、基本一致。如近人胡适所讲,“中国历史上那些为数不多的成功议和的政治家仍被视为叛徒,其中最著名的秦桧,他与金人和谈成功,给国家带来一百年的和平。……七百五十年来,秦桧从来没有得到原谅。”还有学者指出,“和比战难,战败仍不失为民族英雄,和成则是万世罪人,故主和实在更需要政治的定见与道德毅力也!”

   纵观八百多年来岳飞与秦桧的忠奸形象、正如杭州岳王庙的凛凛座像与秦桧夫妇的跪像一样,早已在国人心中扎根、固化,容不得半点瑕疵与质疑。如学者胡文辉所讲,“由于世俗多受戏曲小说的潜移默化,加以近代以来外患深重,国人激于仇恨,多持民族主义的御敌高调,故论史亦主战诋和,岳飞、秦桧遂成正邪的标签,而吕氏诸人的低调持平之论,乃觉得惊世骇俗。”基于这种原因,仅仅是因为学术研究的见解分歧和对历史人物的评判不同,龚德柏就能和政治思想与国家安全挂钩,去控告吕思勉与商务印书馆“诋毁岳飞、危害民国”。

   此案虽然最终以法院不予起诉而不了了之,但延宕十二年后,到了1935年,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又勒令出版社修改书中与岳飞、秦桧相关的内容,南京市更是查禁此书,而南京政府教育部一度也想让吕先生停止授课,后来没了下文。直到1952年,年近七旬的吕思勉在写自述材料《三反及思想改造运动学习总结》时,仍不免心有余悸地说“然至今,尚有以此事诋余者”。一个历史研究中的见解与观点,成了悬在历史学家头上一生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网上有消息称,关于当年龚德柏诉讼《白话本国史》一案,吕思勉先生曾保留有一大包全套的资料,决不是自述中的那寥寥数言。九十年前的讼案资料至今果在否?倘若能像吕本人的其它著作一样编辑出版的话,那对今天仍具有“龚大炮”式的遗风流韵、动辄将学术问题上纲上线、欲陷人于罪的一些人来说,倒不失是一帖清醒剂。

  

    进入专题: 吕思勉   危害民国罪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3228.html
文章来源:《温州读书报》2015年第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