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2015年首次政治局内部学习为啥学这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3 次 更新时间:2015-01-25 23:56:16

进入专题: 辩证唯物主义   理论与实践   社会观   历史观   思想改造  

媒体  

   【解局】新年首次政治局内部学习,为啥学这个?

   1月23日,中央政治局举行了2015年开年以来第一次政治局集体学习。学什么?据新华社通稿来看,学的主题是“辩证唯物主义”。

   习近平强调了几个点:一切工作要从中国实际出发,认清中国现阶段发展形势;强化问题意识,问题导向,解决中国现实问题;学会辩证思维,客观把握规律;坚持实践第一,推动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

   检索历史,发现十八大以来,政治局的几次集体学习,多是聚焦在经济领域,涉及文化、社会、政治、军事等话题,但专门开会来学习哲学,并不多,上一次还是2013年12月3日,集体学的是“历史唯物主义”。

   对这几个字,想必各位岛友跟岛叔一样,百感交集。从高中开始一直到大学,马列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等等概念,往往成为课堂上的瞌睡虫,考试前的上甘岭。政治局的大佬们又不用考马列,学这有用吗?

   当然有用。你想,政治局的大佬们天天这么忙,凑一起并不容易,所以差不多每月一次的集体学习主题都是特别有讲究的,拿出两堂课,专门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必然不是空穴来风。

   一个历史唯物主义,解决的是社会观和历史观的问题,就是怎样看待事物和发展的问题。而辩证唯物主义,则是解决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问题。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就是辩证法。一个是知,一个是行,都是为下一步集体行动统一思想,齐步走。所以在新年的第一次集体学习,就谈哲学问题,还是很有意思的。

   在很多人看来,哲学的问题不就是虚头巴脑,空对空导弹么?以至于很多在大学里学哲学的朋友,每次问到专业,都是欲言又止。其实,没什么好羞答答的,哲学解决的就是思想的问题。

   但哲学跟政治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关系还很紧密呢。还记得两千多年前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吗?没错,就这个老头子创造了个名词“柏拉图式恋爱”。但他在哲学上的一个大贡献,就是提出了“哲人王”的概念,说白了,就是要让统治者变成哲学家。当然,这个理想很遥远,一般来说,会思考的往往缺乏行动力,就像岛叔,天天码字,买菜都懒得下楼。

   柏拉图的这个理想让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继承了,但亚里士多德也是个书生,写了一摞书,也没当上个领导。不过,他当了赫赫有名的亚历山大大帝的老师。所以,让哲学“驯服权力”就成了西方政治学里面的重要传统。在中国,我们的孔夫子们念念不忘的,也是想当“帝王师”。后来被汉武帝实现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所以儒家的一些行为方式和道德准则一直影响到现在。

   哲学看起来虚头巴脑,但如果靠近权力,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所以,强调思想立党,一直是中共重要的历史经验。这也就是为什么党内生活有这么多理论学习的原因。

   从中共的历史看,哲学往往成为历史重要转折的思想准备。岛叔给各位粗略理一理。

   在上世纪30年代初期,中共还在江西瑞金时代,当时也是“崇洋媚外”,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当时中国正在经历军阀混战,各路势力都苦于无法统一中国。苏联革命的成功,的确给中国上下造成很大的震动。尤其是苏联共产党的建党经验和思想,给包括孙中山在内的革命人士很大的启发。后来国民党为了凝聚党内力量,也在苏联顾问的帮助下改组国民党,为北伐胜利奠定了基础。所以,在很多革命者看来,苏联经验真是“万能膏药”。

   当时在苏区,从苏联留洋回来的,马列主义理论一套一套的,倒背如流,说起莫斯科,那感觉,就像傍了个“洋干爹”,牛逼得很。但革命斗争的现实比理论复杂、残酷得多。岛叔给大家举个例子。

   当时,曾模仿苏联体制,建立起以党为核心的党、军队、政府三套相对独立的系统,党机关的权力至高无上。中央政治局负责人博古虽是一介书生,但因为是留苏派,所以天然有这么个权威,大家都觉得他是上边(共产国际)派来的人,肯定厉害。博古对军事指挥完全外行,但按照这个苏联式的体制,他主持的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却掌握着军事的最终决定权。前线军事领导在作出任何重大军事部署前,都要请示征求博古同意。但面对当时国民党的层层围剿,这种僵化的决策体制,碰上个睁眼瞎的指挥,不失败才怪。

   其实,这种“崇洋媚外”的风气在延安早期也没得到多少改观。毛泽东虽然在遵义会议上取得了军事指挥权,但党内普遍认为,毛泽东是个军事天才,作用呢,也就仅限于此吧。至于文宣意识形态系统,依然被留苏派牢牢掌握。1937年,号称斯大林弟子的王明从苏联回到延安,党内马上刮起了“明旋风”,王明的理论水平自然杠杠的,但也是缺乏实际革命经验,嘴上说的漂亮,干工作,真不行。

   而我们的毛主席,在1937年末到1938年夏间,受到了排挤,他自己说这段时间“鬼都不上门”。所以,这段时间,他干了什么呢?韬光养晦,钻研马列主义和斯大林的著作,在哲学上逐步成熟起来,写了《矛盾论》、《实践论》,还写了赫赫有名的《论持久战》。就是这个时候,毛泽东提出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问题。

   当然,这中间还有很多故事,岛叔没法一一跟大家详谈。接下来就是六中全会的“学习运动”,还有批判苏维埃运动时期的“左倾机会主义错误”,以及1941年,毛泽东作了《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这报告里面很多词我们现在都很熟悉,比如“言必称希腊”,然后就是著名的延安整风运动了。经过这几年的思想改造,整个中国共产党改变了苏联气质,具有了更多中国本土色彩,也逐步统一了思想,为接下来夺取更大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当然,这一切的发端,都是从思想的改造开始。

   最近的一次著名案例,就是大家熟悉的上世纪70年代末期真理与实践大讨论了,经过这番思想解放,整个社会破除了教条主义,重新回到了中国实际:中国就是落后,中国就是穷,我们要踏实发展经济,奋起直追。

   所以,你看,这次政治局集体学习,也是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关头,大家一起学学哲学,谈谈理论。如果你了解中共的历史,会发现,思想的准备,往往是大行动的开始。而被习近平称为作为当前主要矛盾的“四个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在2015年一定会有更多举措。

    进入专题: 辩证唯物主义   理论与实践   社会观   历史观   思想改造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3102.html
文章来源:海外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