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玲:中日将来必有一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155 次 更新时间:2005-08-17 23:05:47

进入专题: 中日  

马玲 (进入专栏)  

  中国这样落后的国家不具备选择社会主义的条件,而日本的国家性质倒更像马克思预想的社会主义。

  江泽民一九九八年访问日本时,我看到日本右翼势力抬头厉害,大街上可见挂着高声喇叭喊叫、车身贴满“维护国体”和“日本无罪”标语的宣传车在江泽民活动的四周乱转;江泽民在早稻田大学演讲时,演讲厅突然爆发吼叫声打断江的演讲,然后打出“打倒江泽民”的条幅。当然,这些镜头都上了电视。

  这些年,每有中国青年在足球场表现出对日不友好行为或在街头举行反日示威时,日本电视台和其它平面传媒都会铺天盖地报道,看得日本人心惊肉跳。不仅是媒体渲染性的报道,日本媒体和政府还展开了一系列探究。他们的发现是:中国传媒在报道日本方面扮演了不公正的角色,比如夸大“右翼”影响,不宣传日本政府贷款的积极作用,推波助澜民间向日本追讨战争赔偿,片面报道中国留学生在日本受到的不平待遇。中国教科书向学生灌输反对日本的爱国主义教育,以激发国民的奋起,结果青年一代的民族主义劲头日益高涨。与此同时,政府借势助长青年学生的反日示威,是要把国内矛盾向国际问题上转移。

  日本有两大报纸,发行量排在第一位的是《读卖新闻》,排在第二位的是《朝日新闻》。两报的不同在于:《读卖新闻》偏右,《朝日新闻》偏左。这两家报纸对政府和民间的影响力非同一般,但总体而言,《读卖新闻》略占上风。此外,日本还有《产经新闻》、《文艺春秋》这样的极右报刊。由此可鉴,日本的右翼具有相当市场。《朝日新闻》前驻北京分社社长、现为该报评论委员的五十川伦义透露,他评写中国问题时,常常势单力薄,承受诸方面的压力。不过,因为他的作用,现在《朝日新闻》上有关中国的正面评论明显增加。

  日本一些人士认为,中国的“知日派”受到压制,在中国的对日政策方面发挥不出作用。前两年,前《人民日报》评论员马立诚有关中国应放弃历史问题、着眼未来的“对日新思维”一文,引起中国网民强烈反弹,而日本右翼刊物则很是推崇。当时,该文最让人关注的,不是马氏观点的一家之论,而是马氏的《人民日报》背景,被疑是替中共新领导人放气球。

  胡温政权没有对日采用所谓的“新思维”,让日本失望。日本一些人指出,现在中国不是政府牵着民间意识走,而是民间情绪牵着政府走。今年四月中国反日浪潮汹涌时,政府派出来做学生工作的人物,并非深谙日本事务的外交人员,而是在外交领域多年从事法国事务的现任外交学院院长吴建民,日本还在玩味这种“奇怪”。

  即使日本有识之士敦促日本检讨自身的原因,但日本做不到。日本不是一个肯于对自身反省的国家,它的“岛国根性”,它的战争罪恶中的骄傲,它的超级保护意识,它的矛盾特质都使其顽固不化。我们必须深刻认识它,才能有策略地针对它。

  那么,让我们回到日本记者所提“中国人为什么偏偏只恨日本人?”的问题。我思索后,归纳了以下几个因素:

  一、 日本人种和文化均是从中国母胎孕育出来的,中国某种程度上就是日本的娘,日本外子从西方学到本领成长强壮后,以六亲不认的方式杀将回来,不仅对娘亲残暴至极,而且还要霸占娘的家园,此为人间最恶;

  二、 日本的小人作风,让他们在做人做事方面,常常阴险狡诈,习惯暗下黑手,张作霜、汪精卫这样的人都被杀,没什么事日本人干不出来。中国随时有可能被日本暗算;

  三、 白人对中国侵略年代相对较远,国人的仇恨记忆转淡。八国联军的入侵,因国家众多使得仇恨不好集中。美英利用庚子赔款在中国建学校、建医院,缓解了一些国人的怨恨;

  此外,有些仇恨日本的因素,根本说不清楚,它几乎变成了一种基因,从上一代自然而然遗传给了下一代。我一个朋友的儿子,刚刚六岁,看见报纸上登的日军侵华罪行图片,用炭水笔在图片上打了很多叉,嘴里高声喊着:“打倒小日本!”。

  美国没有拿下日本前,绝对没有想到日本战争败后竟然如此驯服。“二战”中,本尼迪克特受美国战时情报局之托,写成了《菊花与剑》的日本研究报告,她在全书第一句即开门见山:“日本是美国曾竭尽全力与之战斗过的最异特的外敌。”

  盛行武士道和“神风赶死队”的日本,曾让美国特别担心他们的不驯服,但是当美国占领军进驻并统治日本后,美国完全没有想到,日本从战场上的誓死如归转眼变成了战败后的卑躬屈节,首相吉田茂对麦克.阿瑟,可谓言听计从.事实上,日本历史上遭受的第一个外侵事件,就是美国来的黑船,它不仅武力冲开了日本的门户,也迫使日本走上了明治维新.日本人没有因黑船事件对美国留下民族仇恨倒也罢了,可是日本人对美国在广岛\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也不见记仇,那就奇怪了.

  这六十年间,当然不能说日本没有一点反美国问题,冲绳居民对美国驻军的抗议,石原慎太郎著书对美国说”不”诸如此类的事,也不断出现,但毕竟都是零星和局部的,在日本形不成气候.这很耐人寻味.如果你不曾在日本观察他们的生活,你想象不出日本百姓的”崇美”程度,我感觉比中国人为甚.日本的另类异特也在这里显现.

  民族优越感被视作一个民族发动对外战争的内在决定因素。在美国人面前,日本人没有什么民族优越感,然而在亚洲,日本的优越感至今仍然浓厚.尽管中国现在开始起飞,但日本只看到了中国国力的增强,而对中国国民的形象,仍然一直抱低视态度.日本对中国,两眼里流露出不同的光束,一束以惧,一束以鄙。

  显然,中国的崛起冲击日本的利益。同时,中国的崛起也冲击美国的利益.美日结成同盟共同对付中国,让日本在有恃无恐的状态下,在历史评价\领土争端\油气田抢夺以及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等问题上频频刺激中国,让中国民间与政府之间加深歧见.说到底,日本的一系列做法,还是没把中国当成可以真正痛快教训它的对手.

  自1972年中日建交以来,中日关系还从来没有恶化到如此程度,目前中日间的“政冷经热”,不过是关系恶化中的一种经济依存而已,经济上现在彼此还离不开,现在经济上的竞争也越来越厉害,转恶的一日也未尝不会到来。请注意,即使中国“愤青”中出现一些反美或反某一国的现象,那也主要是因某个事件引发,其深远度并不足以让人忧虑。而对日本则完全不同,中国人的对日反感,不可否认已日益演变成一种民族仇恨,渗透到国民的血液里而无法清除。即使中国政府在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周年时不以日本侵略作为爱国主义教育题材,即使两国在政治上再试图修补,中国人的仇疙瘩,似乎没有办法解开.

  近来,我越发经常地听到国人“要教训小日本”的感叹,甚至这种感叹也日益成为一种不分界别的群体情绪。从军人、知识分子、白领、学生,甚至从台湾和香港记者口中,我都听到过,“中日必有一战”之见,这种观点真的正在滚雪球吗?

  随着日本政府批准帝国石油公司在东海中国专属经济区试开采石油天然气之事,随着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扬言, “到了对中国说不的时候”,中日上空的乌云会越来越密布,中国民间的感叹也越来越强烈,“不把日本打趴下,它一定不会服气”之论,呈现演变成一种民间共识之势.如此一来,即使两国政府有意识努力改善日益恶化的关系,中日之间的积怨恐怕也不是政治家能够解决的。

  日本在内政和经济的双重压力下,让中国人感觉,它业已表现出重走舞剑之路的趋势.近期,便有权威文章分析, 日本即将从军事上进入“挑衅期”.从步骤上看,日本一方面要修改和平宪法, 另一方面日本重新武装有可能获得美国的“有限度支持”,因为日本的武装,第一可以遏制中国,第二可以防止和应对朝鲜半岛发生危机,第三还可以堵截复苏中的俄罗斯在远东势力的重新膨胀。不过,美国考虑到“均势原则”,仍会对日本留一手。欧盟各国基本上不会对此事介入过深,极有可能做顺水人情,换些实际利益。俄罗斯因心有余而力不足,将不会极力阻止,无奈下不得不归还北方四岛.总体而言,日本重新恢复军备将无太大国际阻力。

  中国、韩国、朝鲜以及东南亚各国自然会对日本重新舞剑的企图与做法反应激烈,但却很难有效阻止。届时,东亚地区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一定程度的“地区军备竞赛”。

  如今,日本已经在政治上基本完成了重新舞剑的准备.由于有新老财阀的支持,经济上不成问题,再加上将会得到美国的“理解”和支持,可谓万事具备,就欠东风了。这个东风不是别的,就是需要蓄意制造点事端,造成与邻国关系紧张的局面——这已是日本100多年来惯用的伎俩,从甲午海战到9?18事变和7?7事变,其前奏无不都是从日本政客、军方制造事端开始的。日本废除和平宪法、重新恢复军备,同样需要一个让日本国内群情激愤的理由。日本与中国、韩国以及俄罗斯目前的领土争端将是日本政客们故伎重演最好的题材。挥动菊花半个多世纪的日本,已经开始磨刀霍霍了。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日本将进入一个疯狂的“挑衅期”,日本与存在领土争端的国家发生激烈冲突、甚至是局部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将始终存在。

  胡温不采用对日新思维,不是中国政府排斥对日新思维,而是中国民间不接纳此种对日新思维,同时日本也不具备中国行使新思维的政治和社会环境。往更深一层思索,此种新思维对改善中日之间的根本矛盾又能起多大作用?即使中日之间不再计较历史问题,领土、能源、争雄这些严峻的现实问题就能妥善解决吗?

  事实上,现在摆在中日之间的最大障碍,已不是事涉过去的历史问题,而是关乎未来的发展问题。日本的特质告诉人们,它绝不会甘心被中国超越。心气甚高和心眼甚小的“岛国根性”,会让日本使出浑身解数对付中国的崛起。即使中国想修复中日关系,日本却未必有这样的心愿。

  国人这种痛及灵魂的对日仇视,岂是能够以政治手段改变的?

  中日之间早晚必有一场硬碰硬的交锋吗?

  我不乐见,但我乐观不起来。

  

  2005年7月15日

进入 马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7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