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宁 张文显:法律中实践推理的内涵及其运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7 次 更新时间:2015-01-16 22:22:42

进入专题: 实践推理   内涵   运行  

于宁   张文显 (进入专栏)  

   二十世纪以来,行为主义的方法论被系统地引入了法学领域,由其催化的经验性研究渐次成为法理学领域中一支极为成熟的学术力量。本世纪的早期和中期,在司法实践、社会学等相关学科中涌现出诸如霍姆斯、卡多佐、庞德等一大批以经验研究著称的法学家,他们在法律的推理、法律程序,以及法律职业、法律教育等相关问题的研究上取得了前人所无法企及的成就。自六十年代以来,实践哲学的复兴运动风起云涌,法庭辩论的技术和程序、法解释的制度和实践博得了许多哲学家的青睐,并逐步取代数学和自然科学而被当作“用以解析实践性议论和推理中的独特逻辑及其合理性的典型。”这种思潮反映到法学领域中,使得在法律过程中适用实践推理成为一大理论热点,吸引越来越多的法学家,从不同的角度、不同层次上把法学研究同实践的哲学范畴联系起来,将“实践”用作对推理等法律问题进行理论重构的基调和底色。这一时期的一些重要的法学家(如麦考密克,魏因贝格尔,波斯纳等人)的著述中,一个具有强烈的辩证性的“实践推理”概念已作为法律推理的上位概念而在法学中出现了。这一理论动向在我们当前正日渐展开的对法律推理的研究中不能不引起足够的重视,为此,本文将尝试着对“实践推理”进行分析。

一、实践推理的内涵解析

   法律推理是法治理念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韦伯对此有过经典的论述,他认为法律秩序有赖于三个支柱:自治的法律制度、普遍规则和适用法律的推理过程。实际上,法律的推理过程是其中最具积极性和创造性的成分。正因如此,随着当代司法实践的深入而引发在法律推理问题上的传统法律推理论(形式法律推理)和现代的法律推理论(经验〈实践〉法律推理)的分野与论争,并最终导致人们对实践推理的诉求。

   法哲学上要探讨的“实践推理(PracticalReasoning)”,根本上源于西方哲学传统上对“理性(Reason)”的关注,并体现了“理论理性”与“实践理性”的认识论分野,“理论理性”探讨的问题是关于情况“是什么”的推理,而“实践理性”围绕的是关于“应当做什么”的推理,它涉及人的行为的发生、控制机制问题,具有强烈的“实践性”。

   (一)关于几个概念的分析

   对于指导实践推理活动的实践理性(实践推理的内在视角)的认识和实践,反映了人们对现实的“实践推理”的不同理解,这种不同理解集中表现在对概念的不同界定上。下面列举几个有代表性的概念以导向本文对实践推理现象的分析。

   概念1.实践推理就是主体和客体相互作用,使主体(目的)、手段(工具)与客体关系协调起来,这种协调是以行动步骤的联合、分离、归类、顺序等关系来建构工具化结构,从而适应客体关系,简言之,在活动结构的指导下,活动的有序过程就是实践推理或行动推理。

   概念2.实践推理是指从对一个实践推论的前提的信任到对其一般公认的结论的接受的一个过程(transition)。

   概念3.我称推理为实践的(推理),如果它是关于做什么(Whattodo)。

   概念4.它是指这样一些方法,通过这些方法不轻信的人们对不能为逻辑或精密观察所证明的事物可以形成种种确信。

   概念5.实践推理可以指一个过程(Process)或者相似的抽象结构(Correspondingabstractstructure),即当我们逻辑地称赞某人的实践的争论(或推理)是有效或无效时,我们所指的(过程和结构)。一般地,我们也可以认为实践推论是对实践问题反应的一种途径,一个浮现与(实践问题)本身相应差别的反应。

   概念6.此概念是就法律领域而言的,认为,实践推理是以合法的理由为前提,运用逻辑和价值选择的方法,结合实践经验发现实在法规范的过程。从上述六个概念的理解和界定上来看,它们一般都明示地或暗示地把实践推理理解为由前提到结论的推理过程或结构(与理论推理注重结论的真假不同的是,实践推理的结论在于指导如何行动)。但是,由于研究者的侧重点或切入点不同,使得概念的表述呈现不尽相同的态势。

   概念1侧重于主客体互动结构的建构,以便通过这种互动的协调程序来实现行动的目的,即实现预想的行动成果,达到主体和客体的一致。

   概念2侧重于解说前提和结论的特性。前提一般应是思维中固有的或基于对实践信息的整合而形成的内心确信,而结论是用以指导行动的一般公认的可接受的。

   概念3侧重于强调“做些什么”——行动。

   概念4侧重于强调选择达到目的或形成令人信服的结论的方法。

   概念5侧重于说明实践推理是证明结论有效或无效的过程。

   相对于概念5,概念6提出了实践推理的另一功能——发现。

   概而言之,从逻辑上讲,概念1和概念2的属概念是实践活动或过程;概念3的属概念是行动;概念4的属概念是方法;概念5和概念6的属概念是证明或发现的过程或抽象结构。从对概念的分析中我们可以进一步抽象出实践推理的本质特征和功能作用。

   (二)实践推理的本质特征

   从上述对概念1、2、3、4的分析中,我们可以将实践推理的本质特征列为以下三个方面,当然根本则在于实践本身所具有的思维与行为相统一的辩证特点。

   1、实践性。从本体论的角度来看,实践推理是一种具有实践品格的推导过程。

   实践性首先表现在与科学推理和数学推理相比较而言,实践推理有其自身的目的性。科学推理的观点着重于科学命题中的词语或符号与经验领域中客观可察的事实之间潜在的对应关系。其结论在于对命题真假的判定,而实践推理则在既定的主客体关系之间,探求指导行为和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因此,它必然受目的律支配,为实践理性所制约。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书中道出了其中的原委,他说:“社会发展史却有一点是和自然发展史根本不同的。……在社会历史领域内进行活动的,全是具有意识的、经过思虑或凭激情行动的、追求某种目的的人;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没有自觉的意图,没有预期的目的的”。

   其次,实践性还表现在与理论推理的不同上,实践推理必须切实关注现实的问题,不能使其推导或论证的活动成为逻辑游戏或诡辩技巧。这一方面表现在实践推理在适用对象上包括政治、经济、道德、法律、生产、生活等各个社会生活领域;另一方面实践推理的过程及其结论经常要考虑社会的现实情况或以其作为检验标准,例如正义的要求、公共政策的考虑等。再次,实践性还表现在实践推理的结论是“决定做什么”的判断或具体的行动。至此,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幅实践推理图景:由生动的直觉过渡到正确的科学抽象,以形成正当的目的,由此引领具体实践行动并为其提供合理的理由的辩证发展的过程。

   2、逻辑性。从认识论的角度来看,实践推理是一种具有内在逻辑的推导过程。目前已有的对实践推理的研究主要是针对于“逻辑三段论”的批判,所以它们更多地是强调直觉预感,非硬性的偏爱等因素,而对称为“逻辑”的东西表示怀疑。实际上,逻辑和经验在实践推理中同样重要。一方面,逻辑的形式、规律、规则都是客观事物在人的主观意识中的反映,是通过千百万次实践的重复而在人的意识中固定下来的思维规律和结构。另一方面,由于思维的逻辑性反映的是客观实践的规律性,而对实践推理逻辑性的强调也就在于人的认识对于预见性和确定性的要求,因而它能更好地满足人们稳定性的心理需要,增强人们对推理结论的确信。

   3、方法论。从实践论的角度来看,实践推理是决定或控制人们行为实践的方法论。“方法论的任务是说明这样一种方法,凭借这种方法,从我们想象和认识的某一给定对象出发,应用天然供我们使用的思维活动,就能完全地,即通过完全确定的概念和得到完善论证的判断来达到人为自己树立的目的”。波斯纳把实践推理比作一个“杂货袋”,实际上就是对其中所包括的轶事、内省、想象、常识、移情、非难动机、说话者的权威性、隐喻、类比、前例、惯例、记忆、“经验”、直觉、归纳等实践理性方法的综合运用。实践推理,作为一种方法论的意义不仅在于意味着为其结论提供合理合法的依据,而且其本身就有着合理合法的本质规定性,即本身所内含的逻辑结构与价值评判标准。

   (三)实践推理的功能和作用

   从概念5和概念6来看,实践推理的功能是论证和发现结论,其作用是指引和评价。

   1、实践推理具有论证说理的功能。所谓合理性论证,简单地说就是“举出理由以说明某种主张或判断的正当,它是人类理性思维活动的一种基本形式”。T·D·佩尔瑞认为,劝说听众接受你的观点正是“论证”的意旨。尤其是,当在两个或两个以上可能存在的前提或基本原则间进行选择成为必要时,对于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否正确就会产生疑问,“因为各方都有强有力的论据”。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我们便须对各种理由进行权衡,通过论证或对话求得“最佳的答案”。作为论证说理过程的实践推理不仅有助于选择最佳答案,而且有助于推理过程的公开性、合理性,其结论易于被人接受。

   2、实践推理具有创新和发现的功能。任何推理都是生产和发现新知识的过程。理论思维靠思辨在观念上思考事物及规律,得出的是抽象的认识,而实践推理能从已知的前提出发,通过一系列思维加工过程,目的是要得出新的结论。原因在于,“抽象的普遍仅形式上概括了特殊,但并不以特殊为它的内在性质”。世界上没有两个绝对相同的事物,这就决定了采用实践推理解决具体问题,得出具体认识和独特判断的必要性。

   3、实践推理具有指引作用。“行动是有意识的行为”。如果没有普遍性的方法论指引,人们不可能对应当如何行动的概念作出令人满意的解释。实践推理是一种可称之为手段——目的理性,行动在这种条件下是那些以特定的目标体系和行动者的相对评价为基础的决定和选择的产物。换一个角度看,实践推理的结论经过反复重复,即经过时间标准的检验,也将成为今后类似行为的指引和理由。

   4、实践推理起到评价作用。即通过实践推理的运用,我们可以借助于“理由”来评价行动是否是对的或者是最好的方案,通过对理由的解释去判断行为人为某种行为是否是理性的——这种理性的含义是根据行为人自己的信念和目的衡量的。

   (四)实践推理在法律领域的特殊性

实践推理在法律领域与在其它诸如政治、经济、道德等领域有所不同,这主要表现在:第一,从推理的客体来说,在法律领域中实践推理主要是对规范的分析和判断,这与对政治形势的分析,对各种经济数据及经济模态的分析,以及对伦理关系的分析是根本不同的;第二,从思维方式的焦点来看,政治讨论是以利弊为焦点,经济分析是以利益最大化为焦点,道德评价是以善恶为焦点,而在法律上则是以权利和义务为焦点;第三,从评价标准上看,在政治和经济领域中是以能否实现某一利益集团的目的为导向,道德是以客观伦理与主观信念为评价标准,而在法律上则以体系化、安全性为取向。当然,正如霍姆斯在《普通法》一书中表述的那样,当实践推理被引入法学领域,其他的几种推理因素也或多或少随之而被名正言顺地纳入法律推理。他说:“法律的生命不是逻辑,而是经验。当确定人们必须受其支配的法规时,感到的时间的必然性、流行的道德和政治理论、社会政策上公认的或无意识的直觉知识、以及法官与其同胞共有的偏见,都要比演绎推理的作用大得多,法律表现了一个国家许多世纪以来的发展史,我们不能仅仅把它看成好象数学书本中的一些公理和系定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文显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实践推理   内涵   运行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694.html
文章来源:《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1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