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仪凤:杜甫咏诸葛武侯诗探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6 次 更新时间:2015-01-08 21:36:52

进入专题: 杜甫   诸葛亮  

吴仪凤  

     一、前言

   杜甫诗集中有不少涉及诸葛武侯的诗作,这些作品包括十分脍炙人口的《蜀相》和《八阵图》,此外又如:《古柏行》、《武侯庙》、《咏怀古迹》其五、《诸葛庙》、《夔州歌十绝》其九等也都属于歌咏诸葛武侯之诗。为何在杜甫诗集中会出现这么多歌咏诸葛武侯的诗作?这是否显示杜甫对诸葛武侯具有一种特别的情感?究竟杜甫为什么会对诸葛武侯有如此多的感怀?从这一系列歌咏诸葛武侯的作品中是否能看出杜甫个人的政治抱负及其思想?由于其中大多数诗作是在杜甫入夔州之后所写,其创作年代接近,而杜甫夔州诗作又值其一生中诗艺纯熟的阶段(注:如饶宗颐《论杜甫夔州诗》和方瑜《杜甫夔州诗析论》均持有此一看法。);基于上述诸多理由,都使人对杜甫咏诸葛武侯之诗有欲一探其妙的兴趣,因此本文有意藉由主题研究的方式入手,探索杜甫咏诸葛武侯的这些诗歌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之下创作出来的,以及它们传达出杜甫怎样的心境。因此本文尝试由此一角度,探索杜甫在咏诸葛武侯诗作中的个人心志。

     二、相关诗作的创作背景

   唐肃宗乾元元年(公元758 年)杜甫被贬为华州(今陕西省华县)司功参军,第二年(公元759年)因关辅大饥, 生计艰难(注:参见杨伦《杜诗镜铨》〈秦州杂诗二十首〉其一“满目悲生事,因人作远游”注:“时公以关辅大饥,弃官西去。”(239 页)同诗仇兆鳌《杜诗详注》引顾宸注亦言:“关辅大饥,生事艰难,故依人远游,非谓因房琯而致此远游,公必不以一谪怨及故人。”(第572页, 下同)。),便弃官西去,度陇(今陕西陇山),至秦州(今甘肃省天水县西),怎奈秦州人事稠杂,风土不幽,塞田薄收,物产不饶(注:见《发秦州》:“此邦俯要冲,实恐人事稠。应接非本性,登临未销忧。谿谷无异名,塞田始微收。岂复慰老夫?惘然难久留。”(《杜诗镜铨》,第287页),实在令杜甫难以久留, 不得已只好又自秦州赴同谷县(今甘肃省成县西),原本对同谷县寄予厚望的杜甫,到了同谷县之后,姑不论旅途的奔波艰辛,单从他《乾元中寓同谷县作歌七首》即可得知,他在同谷的生活实不如他原先所预想的美好,甚至饥寒交迫,困窘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注:如其二云:“长欃长欃白木柄,我生托子以为命,黄独无苗山雪盛,短衣数挽不掩胫。此时与子空归来,男呻女吟四壁静。呜呼二歌兮歌始放,邻里为我色惆怅。”(《杜诗镜铨》,第297页)。)。在同谷住不到一个月, 就再度收拾行囊前往成都了。一路上带着妻子儿女翻山越岭,千辛万苦,最后终于历尽艰险来到了成都。这一次倒没有让杜甫失望,他很快地在浣花溪畔筑了一间草堂,经过这么多波折后,总算可以安定下来了。

   唐肃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春,

   刚到成都不久的杜甫便慕名前往成都西城郊外的诸葛武侯祠,写下了脍炙人口的《蜀相》一诗,传达了他对诸葛武侯孺慕已久的心情。这是他歌咏诸葛武侯之作中的第一首。

   两年后的四月(宝应元年,公元 762年),玄宗、肃宗相继驾崩,李辅国专权,唐朝此时的政治可说是紊乱不堪,内忧外患不断。内有各地节度使叛变(如七月徐知道反),外有异族(如党项、吐蕃)的侵凌。这个情况在代宗即位后仍然没有得到改善,广德元年(公元763 年)七月,吐蕃入寇尽取河陇;九月,遣使征仆固怀恩入朝不至。十月,吐蕃入京畿,帝如陕州(今河南省陕县),吐蕃入长安。关内副元帅郭子仪击之,吐蕃遁去。十二月,代宗还长安,吐蕃又陷松、维、保三州(今四川省松潘县、理番县),高适不能救(注:参见李春坪《少陵新谱》、《杜甫年谱》及《杜诗详注》〈登楼〉一诗所引顾注。)。在这期间,杜甫曾因送严武还朝及徐知道之乱,辗转流离于梓州(今四川省三台县)、汉州(今四川省广汉县)、阆州(今四川阆中县东二十里)。一直到广德二年(公元764年)春天,严武任西川节度使,再度镇蜀, 力邀杜甫入幕,以检校工部员外郎的头衔,参赞军事,杜甫才再度回到成都来。此时,杜甫五十三岁,眼看着异族入侵,皇帝用人失当,朝政败坏,这一切怎不教人心生愤慨呢!因此杜甫在该年春天刚回到成都之时,便作了《登楼》一诗,其中有云:“可怜后主还祠庙,日暮聊为梁甫吟。”(《杜诗镜铨》,第 520页。本文引杜诗以此本为主,以下简称《镜铨》)用三国故事来借古讽今,实即暗讽代宗任用程元振、鱼朝恩等辈,犹如后主之信黄皓一般。此亦杜诗中之名篇也,虽非咏武侯之作,但也颇能由此看出三国史实在杜诗中被征用时,其实多半含有杜甫借古讽今的寄寓。

   虽然杜甫与严武友谊深厚,但事实上杜甫在严武幕府中工作并不如意,人事上的纷扰,同僚的猜疑,及思乡还京之愿,这些都使得杜甫在出处进退间感到为难。终于他还是在唐代宗永泰元年(公元765 年)正月辞去了幕府的工作,回到草堂。没想到,同年四月,严武就死了。杜甫在成都顿失凭依,于是在五月便离蜀南下,自戎州(今四川省宜宾县北)至渝州(今四川省巴县)。六月,至忠州(今四川省忠县)。秋,至云安(今四川省云阳县),暂居于此。杜甫自永泰元年(公元765 年)九月到大历元年(公元766年)春末,居云安半年之久, 这期间主要是养病,现在病已渐减,于是春末(注:参见《杜甫年谱》,第 189页。原作“夏初”出夔,此据仇注改为“春晚”。)又从云安迁往夔州(今四川奉节县东十三里)。秋,寓西阁。大历二年春,迁居赤甲。三月,迁瀼西。秋,迁东屯。未几,复自东屯归瀼西。在夔州待了两年,至大历三年(公元768年)正月方去夔出峡。 (注:以上杜甫生平主要依据《镜铨》后附录之年谱,并参考李春坪编《少陵新谱》、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编《杜甫年谱》。)

   在夔州的这段时间,杜甫经常造访夔州的先主庙及武侯庙,写下了不少歌咏之作。其中如《咏怀古迹》其四、其五、《古柏行》、《八阵图》均为公认的杰作。而《武侯庙》、《谒先主庙》、《诸葛庙》、《夔州歌十绝》其九也都是杜甫诗集中之佳作。由这些作品可以看出:杜甫写蜀相主题的诗体相当多样化,有七古(如《古柏行》)、五排(《谒先主庙》、《诸葛庙》)、五绝(《武侯庙》、《八阵图》)、七律(《咏怀古迹》其四、其五)诗体变化很大。

   杜甫出蜀一路上是由西向东而行的,他从云安沿长江顺流而下来到夔州,首先可能见到的是在奉节县西南七里的《八阵图》,接着北上一里即是永安宫,刘备当年即殂于此宫中,宫殿此时已改为卧龙寺,杜甫来至此不免怀想当年先主临终托命于诸葛之情景,乃有《咏怀古迹五首》之四。先主庙在卧龙寺东,武侯祠在白帝城西郊,这些名胜古迹,宫庙寺院,杜甫无不亲身游览。尤其是武侯祠,杜甫自言“屡入武侯祠”(《诸葛庙》),可见他在夔州曾不只一、两次造访诸葛武侯庙。

   大历三年(公元768年)正月,杜甫离开了夔州,

   三月抵达江陵(今湖北省江陵县),秋天杜甫一家乘船离开江陵,南行到了公安(今湖北省公安县东北),在此地杜甫又怀想起三国之时刘备与吕蒙在此均有一段故事,乃作了《公安县怀古》一诗,其中有云:“洒落君臣契,飞腾战伐名。维舟倚前浦,长啸一含情。”可见此时杜甫对于先主与其臣下之相契之情仍深深眷慕在心。这年冬末,又前往岳州(今湖南省岳阳县)。大历四年正月,又自岳州往潭州(今湖南省长沙县)、衡州(今湖南省衡阳县),此时杜甫已衰老多病,却仍在外漂泊不定,生活的压力只怕更加重了诗人的病情。大历五年秋天,杜甫在舟中病逝。而杜甫在夔州的那两年(自大历元年夏至大历三年春)是杜甫咏诸葛武侯诗创作最盛的时刻,时杜甫五十五、五十六岁,他阅尽了世间一切盛衰之变,心境上有不少转变,因此这段夔州时期的诗歌可说是他死前两、三年的心情写照。以下即来看看杜甫在他的诗句中是如何描写诸葛武侯的:

     三、杜甫对武侯的孺慕——“丞相祠堂何处寻”

   在杜甫尚未入蜀之前,也曾在诗中提到孔明,那是在乾元二年(公元759年)所作的《遣兴五首》其一,这一首诗表现出他当时的想法, 认为:“不能如孔明之救时,则当如庞公之高隐也。”(《镜铨》批语,第234页)诗云:“嵇康不得死,孔明有知音”(《镜铨》,第233页),自古贤人志士莫不抱志欲伸,然而遭遇不同,荣辱遂异。嵇康之死令人同情,孔明得遇刘备则令人称羡。在此杜甫寄寓了自己当时不得志的心情。时为肃宗乾元二年,杜甫已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眼看着自己的未来一片茫然,不禁感慨万千。

   肃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奏,在历经长途跋涉后,

   杜甫来到成都,写下了脍炙人口的《蜀相》一诗,传达他对诸葛武侯孺慕已久的心情。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这是杜甫第一首通篇以歌咏诸葛武侯为主题之诗,题名为《蜀相》,又于起始即言“丞相”,可见杜甫对诸葛亮的崇慕。首句问:“丞相祠堂何处寻?”更可以看出杜甫对诸葛武侯之倾慕非出于一时,而是仰慕已久了。杜甫来到成都马上打听诸葛武侯祠,又专以《蜀相》为题来歌咏他,显见诸葛亮在杜甫心中的地位是很高的。

   “锦官城外柏森森。”锦官城即成都西城,此句点明武侯祠堂在成都西城郊外,有茂密柏林处。而这些柏树还别具意义,因为它们是孔明亲手所植(注:参见顾宸注引《儒林公议》之说(《杜诗详注》,

   第737页)本文稍后论及《古柏行》处有引。)。这使得杜甫对于庙前的这些柏树也都怀有一份特殊的情感,这在以下谈《古柏行》之时会再述及。“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这一联含有诗人内心很深的叹息和遗憾,映阶碧草春色和隔叶黄鹂好音,原本是美好的景致,但加了“自”和“空”二字便呈出一种完全不同的情调,一股无限寂寥之感,故仇注云:“空”字、“自”字,不胜寥落之感。(《杜诗详注》,第737页。以下简称《详注》)金圣叹亦言:碧草春色,黄鹂好音, 入一“自”字、“空”字便凄清之极。(《杜诗解》,第96页)祠堂虽在而丞相人已渺然,草自春色、鸟空好音,写祠庙荒凉之景,而感物思人之意,已尽在言外。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此联采刘备“三顾茅庐”的典故,杜甫用“天下计”三字说明刘备乃是为了天下苍生,非为一己之私,故三次造访孔明。诸葛亮前《出师表》云:

     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谘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诸葛亮文集·卷一》,第5 页)但孔明不只于为先主效忠,更在先主死后扶持后主,故诗中云:“两朝开济”者,即指先主时的开创大业和后主时的扶济危时,不论是先主或是后主,诸葛亮都能秉其忠诚,竭力为国事驱驰。故杨伦注云:

     言以先主之弹丸而能立国,以后主之昏庸而能嗣位,皆武侯一片苦心也。然而人还是无法逃脱历史命运的摆布,诗末“出师未捷身先身,长使英雄泪满襟。”便说明了这种无奈。尽管诸葛亮英明干练,然为国事奔忙终至不支,《三国志·诸葛亮传》云:

  亮悉大众由斜谷出,以流马运,据武功五丈原,与司马宣王对于渭南。亮每患粮不继,使己志不申,是以分兵屯田,为久驻之基。耕者杂于渭滨居民之间,而百姓安堵,军无私焉。相持百余日,其八月,亮疾病,卒于军,时年五十四。人生自古谁无死?可是何以诸葛亮之死特别令人感伤呢?诸葛亮公忠体国,为国事操劳,最后因此病倒,还来不及看到自己的部署战胜即已病终,这令人感到生命的无奈和不可掌握,无论多么顽强的人最后还是敌不过生命本身的限制。最令人感到可惜的是其功业未成,这样死去不免遗憾万千!而蜀国在孔明死后,无人继承孔明之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杜甫   诸葛亮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320.html
文章来源:《杜甫研究学刊》(成都)1998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