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映:善“不与恶做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47 次 更新时间:2015-01-04 21:17:49

进入专题: 善恶   向善   善好   意义   概念  

陈嘉映 (进入专栏)  

  

   摘 要:若把善恶视为完全主观的评价,将退回到善恶完全相对的立场,也就无所谓善恶。而以上下来理解善恶,以大地为参照,由现实生活提供坐标,则善恶不只相对待。向善成就事物之本性,赋予生活以意义。仅仅从形式上探讨善恶并不能回答实质上何为善何为恶的问题。道德相对主义和道德虚无主义仍然纠缠着我们。

   关键词:善恶; 向善; 善好; 意义

  

(一)

   告子主张人性无分善不善,“性犹湍水也,决诸东方则东流,决诸西方则西流”。孟子主张性善,“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孟子·告子》)。告子用东西来喻善恶,孟子用上下来喻善恶,初看上去两人各取所需,似乎各有各的道理,我们该孰择而从? 其实,各有各的道理,也不妨说都不成道理,阿瑟·韦利(Arthur Waley)就认为《告子》中全部讨论都“是一堆离题的类比,其中很多能同样用来推翻他们(各自)试图证明的东西”①。

   告子的比喻中出现的是东西这对反义词, 孟子的比喻中出现的是上下这对反义词。反义词是一种重要的言说工具,没有它们简直无法说话。天热了,用到了冷热中的热,向前走,用到了前后中的前。评价词更都是一对一对反义词,有好就有坏,有高尚就有鄙俗,有智就有愚。反过来看,反义词多半包含评价,好坏、智愚、高尚鄙俗,显然是在评价。有些反义词是在描述,却也包含评价——大小、冷暖、短长、上下、高下。恢弘大气好,小肚鸡肠不好;我们说上智下愚,不说下智上愚。这些评价凝结在语词中,俗人学说话时连带学会了这些,例如,善在上而恶在下。超凡脱俗之士偏要拧着来,偏要主张上善若水上德若谷,“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但善在上的观念根深蒂固,跟语言拧着来只能是局部的,老子这样的脱俗之人别处仍免不了说到“上德”,说到“知不知,上矣”,说到“柔弱居上”,其实“上善若水”,善还是在上。

   多半时候,一句话里用上的是一对反义词中的一个,两个同时用就不成话——我们不说天冷热了,向前后走。直接说出来的是反义中的一端,反义的对称性在台后给予语义支撑。这种不在现场的(in absentia)语义联系,索绪尔称之为联想关系(rapports associatifs)。② 但在忽冷忽热、又爱又恨这些话里,一对反义词同时露面,这就把原在台后的反义结构摆上前台。穷理者,本来在于反思深一层的道理,自然不会放过或在场或不在场的反义结构。说到有,接着必拎出无来,说到善,必拎出恶来。老子和黑格尔更是处处借明述反义结构立论。

   大小多少上下来往,反义词两两对称,这个显著的特点抓住了我们的眼光,忘记深究对称背后的种种区别。告子用东西为喻,孟子以上下为喻,东西与上下这两组反义词,看似半斤八两——东西相反做对,上下也相反做对。然而,东西和上下做对的方式并不完全一样。东西以不东不西的中间点为参照,这个中心点本身没有一个固定的位置。与东西相仿,左右也是完全对称的。固然,左右似乎有一个无关左右的参照,即我,然而,这个我随时都在移动,所谓以我为参照,无非是以左右的中点为参照而已。

   上下以什么为参照呢? 上下有时以人的身体构造为参照,头在上,脚在下,这时,上下的结构与左右的结构有相似之处。但上下通常另有一种参照,那就是地面。你睡上铺我睡下铺,这上铺下铺不是以两铺的中间点也不是以谁的头谁的脚为参照,而是以地面为参照。这时,上下与东西、左右不同,它有一个天然给定的、稳定的参照,什么在上什么在下,不是全然相对的。有一个地面,这是上下这对概念的语义条件——我们要理解上下,就得有一个地面,如果抽去地面,例如在太空中,就无所谓上下,在这样的“抽象空间”中,上下就跟东西左右一样是完全相对的,或者说,把什么定义为上是任意的。

  

(二)

   在一个意义上,上下对称,在另一个意义上,上下并不对称。凡与上下相连的反义词组都是这样,如善恶、快乐与痛苦、赢与输。输赢与上下相连,这一点无须多论,总赢棋的是上手,总输棋的是下手。下棋,有赢家就有输家,就此而言,输赢是相对的,但无论赢家输家,都以赢棋为目的,就此而言,输赢不是相对的。惟赢棋的努力能造就一局棋,也就是说,一步一步棋才连成一个整体,每一步棋在这个整体中才是可理解的;如果棋手不在意是否赢棋,我们就看不懂他的棋,因为一步棋与整个棋局没有联系。如果棋有棋性,棋的本性或本质,那么,惟有把棋下好才体现得出棋性。

   我们还可以从这个角度来讨论真假、苦乐、梦与醒、自然与不自然、自由与不自由。这些反义词在一个意义上是相对的、对称的,但在另一个意义上却不是。在一个意义上,真品与摹本相对,但在另一个意义上则非是:真品独立于摹本存在,摹本却不独立于真品——非得先有真品,才能有摹本。真币与假币亦如是,真假一般也大致如是。自然与人为亦相仿:曾经有一个没有人没有任何人工制品的自然世界,人却无法独立于自然世界存在,也不会出现一个没有自然事物只有人工制品的世界。不明这些反义词何时做对,何时并不做对,人们在讨论真假、梦与醒、自然与不自然时生出一丛丛无谓的纠纷。不过,眼下我们回到善恶这组概念。

   在孟子和告子的辩论中,告子以东西说事儿,孟子以上下说事儿,初看上去不过是各取所需。然而,孟子和告子的比喻并非完全平行。水决诸东方则东流,决诸西方则西流,但不管决诸东方还是决诸西方,水总是下流。用东流西流为喻,善恶被解为相对之事,用水就下为喻,则提示出善恶并不只是相对而已。无须什么眼光,我们人人都能看到善恶相对,但须有相当眼力,才能洞见善恶的不对称。东西上下初看是“一堆离题的类比”,孟子和告子初看上去各取所需,实则有见识上的高下。初级反思一向拘囿于平面上的善恶对照,错并不错,却只是流俗之见。孟子从平面上的东西转向纵深上的上下,揭示出与善恶之为性相配的是上下隐喻,这是哲人所需的眼光。这两种“看法”,不是对错之争,而是深浅之辨。后世亦有其他哲人有此眼光。王船山说:“性里面有仁义礼智信之五常,与天之元亨利贞同体,不与恶做对。”陈来对这句话做了如下说明:“船山认为,性之本体不与恶对,也就是说,如果说人性是‘善’,那么,这种‘善’并不是和‘恶’相对立的。”④

   近人之中,梁漱溟也见到这一点。他说:“恶是善的负面,它不但不是本性,并且不算是个倾向。倾向是积极的,而恶则是消极的,故不能算是一个倾向。如动是倾向,而不动不算倾向。积极是要怎样,而消极则不要怎样……,是要没有,即没有这个‘要’。故恶是没有自己而为善之缺乏,故善恶非对待之物也。”⑤ 可惜梁漱溟对这个要点未多做解说,实际上恐怕也未能想得更加透彻——他一方面提到善恶未尽做对,一方面又把善恶视作“完全主观的评价”:“如我持一个静观的态度,从旁边去看人的生活,不从主观来说,则人的心理自无善恶之可言,因为他就只是一个生生灭灭,就是这一个变化流行……但我们应是一个非静观的态度,不是想要知道客观事实是如何如何,所说的善恶全是主观的评价,权衡完全在我……若不把定此点而就客观去说话,则非乱不可。”⑥ 然而,善恶若是“完全主观的评价”,“权衡完全在我”,我们就重新退回到善恶完全相对,就像左右总以我为参照,从而是完全对称的。我们在这里须追随孟子,坚持用上下来喻善恶。上下不只是相对待,因为大地提供了一般的坐标;善恶不只相对待,因为我们的现实生活提供了一般的坐标。善恶未尽做对,  我们能不能跳出地面的参照系呢? 我们生活在大地上, 这不只是个偶然的事实吗?思想的意义不就在于能够超脱于事实吗? ——正因为人类理解能够超脱于事实,我们才能够理解事实世界,并最终把人送进太空,在那里,没有上下。的确,地面是天然的坐标,但不是绝对的坐标,实际上,即使没有宇宙飞船,人们也早就能够想象“上下未形”的太空。人类理解能够超脱于事实,然而,理解总是从某些基本事实所组成的世界图景开始的。我们生活在大地上, 是基本事实中最基本者,“大地的中心是坚固的/在草地岸边已经燃起/火焰和共同的元素”⑦,围绕我们生活在大地上这一事实,水往低处流,树往上空长,食物要送进嘴里,否则就掉到了地上。“我有一幅世界图景,并非因为我让自己信服它是正确的,也非因为我现在确信它是正确的。而在于,它是传承下来的背景,我依托这个背景来分辨真伪。”⑧ 思想的确可以带我们跳离大地进入太空,超出善恶之分,但这跳开,仍是从地面跳开。前面已经说到,即使你提倡甘居下流,居众人之所恶,结果还是要称之为“上善”,把上和善连在一起。⑨

  

(三)

   好,让我们承认上下善恶不是完全对称的,善居上,恶居下,我们何以认定向善而非向恶是人之性呢? 水性就下,这有证据,人性就上,证据何在? 人有向善的,也有向恶的,向恶好像还容易不少: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如果把社会纲纪比作水坝,那么,一旦决口,人似乎像水一样,也是就下的。

   上面说,输赢不是完全对称的,惟以赢棋为目标,一步一步棋才连成一个可理解的整体。推广开来说, 惟把一件事情做好的努力才使得目的与过程内在地联系在一起,才使得目的赋予整个过程以及每一步以意义。向善赋予生活——日复一日的生活过程——以意义。把善恶视作对待之物,难以看到这一层。扬雄曰:“修其善则为善人修其恶则为恶人。”乍一想,既然张三可以要做个有德之人,李四就能够要做个缺德之人。然而,只有孝弟忠信需要修也可以修得,“修恶”却不成话。从善如登,从恶如崩,登和崩,登才能是目的,指导并组织攀登的过程,崩无法成为目的,而是目的的瓦解,在崩解中,当事人失去了对过程的把握、理解和控制。为恶是生活整体的涣散。正如梁漱溟所言,善是努力,“是要怎样”,恶则不是努力,而是偷懒,“是要没有,即没有这个‘要’”。“要做……”包含一种努力。赢棋需要努力,输却不需要。由于我们生活在大地上,上进需要努力,堕落则不需要。善恶之不对称最能够从我们只能有意为善而不能有意为恶透露出消息。正是在这段辩证之后, 梁漱溟作结说:“故善恶非对待之物也。”惟当人求善,生活才是可理解的,有意义的。

  

(四)

   以上阐论,并不是在主张一种性善理论,我也不认为孟子有什么伦理学理论。把向善称作性,是在一个特定方向上诠释性和善。像荀子那样把性理解为类似于本能的固有的东西,像程颢那样把性理解为固有的气质,都没有什么错,这些意思也都明显地包含在性这个字之中。基于这种理解,我们自然会把善理解为与恶对待的概念,而人性当然有善有恶。但我们还是愿意追随孟子,不愿把性理解为“固而已矣”,因为这种浅俗的理解没多大意思,不能揭示性、善、修为、自然等等概念之间的深层联系。而揭示性这个概念中有向善这个维度, 可使我们更清楚地看到善恶非完全对待之物,看到性与自我的联系——性不是固有不变的东西,而是在不断自我完成的过程中所成就者。崩解、堕落、下流谈不上完成,惟登临可谓完成。

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开篇即云:“善好乃万物之所向(或所欲)。” (NE,1094a1-3)孟子说:“可欲之为善。”《孟子·尽心下》善好在于万物完成其本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嘉映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善恶   向善   善好   意义   概念  

本文责编:chenp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173.html
文章来源:《哲学分析》 2014年第5期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