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映:善“不与恶做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73 次 更新时间:2015-01-04 21:17:49

进入专题: 善恶   向善   善好   意义   概念  

陈嘉映 (进入专栏)  
这是他们关于善好的核心思想。亚里士多德最喜欢的比喻是种子长成大树。庄稼熟了,成了;盖房子,打地基、垒墙,平地而起,最后上茅,完成了;人长大了,从在地面上爬行到直立起来,从依赖于家长到自己独立做主的成人。有生命的物事,动物、植物,从种子到幼弱到长成,这个过程明显可见。推而广之,水积而成江海,土积而成丘山。纷纷万物,各有其所成。万物之所成就即是善好。

  

(五)

   我们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做事, 只有把事情做好才能是目标,才是性。人性是要把生活过好。然而,我们不能成心把人生过得失败吗? 我们一定要以赢棋为目标吗?我们不能成心输棋吗?

   有这种时候,我无心恋战,不在乎输赢,随手乱走;也有这种时候,我反正赢不了这局棋了,破罐破摔,瞎走乱走。这些都不是成心输棋,实际上,这盘棋根本就不成其为一盘棋。成心输棋大概是说,我跟皇帝或领导下棋,我知道他输了会不爽,事先想好要把棋输掉。这时,我不能随手乱走,而是要输得不留痕迹。这当然可以成为一个目标,像赢棋一样,需要用一番心思。

   成心输棋有一个目标,只不过这个目标不是赢棋,而是讨好对手等等,要达成这个目的,你还是需要能力和努力,其中,最重要的是赢棋的能力——惟当你能赢下这局棋,才谈得上你把它成心输掉。

   输棋和失败则是另外一回事——你有一个目标,向这个目标努力,却没有成功。当然,我的目标可以与你不同,你们认定为成功的人生,你们的赢棋,我看不上眼,我成心不走这条“成功之路”,以此表明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这种“失败”不是破罐破摔,反倒比“成功”还难一层——我有获得你们所谓成功的能力是这种“失败”的一个条件。就此而言,“成心选择失败”还可以隐隐约约带来一种优越感。当然,同时也带来一种危险,因为,一般说来,输棋无须费力,我不用成心,只须不用心,自然而然就输了。以输为目标,久而久之,只怕丧失赢棋的能力,我再输棋就说不上成心输棋了。

   没谁能够成心把人生过得失败。我们应当在这个方向上理解“无人有意为恶”这个命题。一个人固然可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为了获得他想要的东西而不惜作恶,例如为了劫人财货而伤人,这固然是明知其恶而为之,却并非有意为恶。若坚持认为这就叫有意为恶,那么,为了挽救生命而截肢,不也是知其恶而为之吗? 当然,歹人伤人以劫财货与医生为救人性命而做截肢手术大有区别,只是两者的区别并不在于前者有意为恶。

   由于丧失了把人生过好的信心,破罐破摔,也是明知其恶而任由之,并非为作恶而作恶。这种情况更接近于梁漱溟所言,善“是要怎样”,而恶是“没有这个‘要’”。如上文所申论,把棋下好,把生活过好,需要修为,破罐破摔却不需要修为。

  

(六)

   亚里士多德所称 “善好乃万物之所向”,孟子所称“可欲之为善”,都是从形式上讨论善好概念,也就是通常所称的辨名析理。这种辨析工作并不直接告诉我们什么是实质的善好——建功立业好还是太太平平过小日子好? 后天下之乐好还是穷当年之乐好? 小布什好还是本·拉登好? 我们固不妨从形式上申称“善好乃万物之所向”,但从实质上说,这里却有一个重大的困难:此一物之所向,非彼一物之所向。天地开辟那阵子是否出现过“害无所避利无所争……各从其命以度相守,明者不以智胜暗者不以愚败” (阮藉,《大人先生传》)的和谐局面,今天已难确知,而自可考的时代开始,情况始终是,一物完成它自己之际,很可能伤害另一物。猎豹的天性是捕食瞪羚,常有瞪羚肉吃,猎豹便完成了它自己,继此生理者即是善也。然而瞪羚的本性是从小瞪羚长成大瞪羚,不是小小年纪就被猎豹吃掉。从这里想下去,善好在于万物自成其性这个命题要得到维护,其实还需要另一个命题,那就是,冥冥之中有一个总的善好在安排一切,例如上帝,例如宇宙精神,例如“一体之心”。

   性善论者往往也主张心都是相同的。在与伯敏的一段对话里,陆象山说:“心只是一个心,某之心,吾友之心,上而千百载圣贤之心,下而千百载复有一圣贤,其心亦只如此。”这还只说到吾友,那小人之心呢? 王阳明说:“虽小人之心,亦莫不然……而其一体之心,犹大人也。”形骸是各自区分的,心却只是一个心,见孺子入井时,“其仁与孺子而为一体也” ,“若夫间形骸而分尔我者,小人矣”。⑩更进一步,这个心与天地之心也是同一个心,接着上引那一句,陆象山说:“心之体甚大,若能尽我之心,便与天同。”王阳明说:“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达乎“一体之仁”,是之谓尽性。

   众所周知,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以一个总体目的论作为支撑。“善好乃万物之自然所向”这话,似乎有两种意思。一种是,每一物之自然所向即是善好,一种是,万物合成的共同所向即是善好。在亚里士多德那里,两种意思都成立。橡树种子要长成橡树,这是橡树的善好。芸芸万物组成的宇宙,有个总体的所向,整个大宇宙有个大善好。

   近世伦理学家几乎每一个都指出,我们今人不再持也无法再持宇宙目的论。然而,“善好乃万物之自然所向”这话的两种意思是连在一起的,一旦不再持有宇宙目的论,每一物之自然所向即是善好这话就要落空。小瞪羚的善好是长成大瞪羚,而猎豹的善好是捕食小瞪羚。本·拉登之所向是摧毁双子塔,奥巴马之所向是击毙本·拉登。如果没有超出一事一物的善好,“一物之所向是其善好”就成了字面上的定义。善好若还有任何实质意义,就只剩下单纯手段上的意义。把棋下好是善好,但下棋这种活动是否善好? 本·拉登之所向是摧毁双子塔,他干得漂亮,然而,我们怎能说这个所向是善好?

   据余英时考量,“宋代理学家……似乎确实相信宇宙间有一个 ‘能为万象主’的‘道体’,也相信上古三代曾存在过一个‘道统’秩序。换句话说,‘道体’和‘道统’是他们的真实信仰或某种基本预设:离开了这一信仰或预设,他们关于人间世界的意义系统便解体了”⑪。也有论者如牟宗三者试图从宋明理学那里“开出”仁体来,但在字面上开出这东西实在不是什么难事,麻烦在于,这个仁体只是宋明理学的一个翻版,并没有回答当代人面临的真实困惑。

   看来,关于善恶的形式探讨不能回答实质上何为善何为恶的问题。在有些人看来,小布什代表善好,本·拉登代表邪恶;在另一些人看来,正好相反;在另一些人看来,也许本·拉登和小布什都不怎么样。这些看法中,也许有的是正确的看法,有的则大错特错,然而,其中并没有哪一种是不言自明的真理。我们不一定认为猎豹捕食瞪羚是恶,日本人不一定认为捕食鲸鱼是恶,亚历山大大帝的时候,人们不一定认为征伐或侵略是恶,商代不一定认为人殉是恶,伊斯兰激进主义者不一定认为自杀式袭击是恶。然而,照这么说,我们不是完全陷入到了道德相对主义乃至道德虚无主义之中? 这个纠缠了尼采一生的问题,一百多年以后仍然在纠缠我们。

  

   注 释

   ① 参见葛瑞汉:《论道者》,张海晏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3 年版,第 141 页

   ② 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高名凯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9 年版,第 171 页,第 174-176 页。

   ③ 东西以日出日落为参照,但这一事实与眼下的讨论无关。

   ④ 陈来:《诠释与重建——王船山的哲学精神》,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4 年版,第 165-166 页。王船山进一步的意思是不宜说性是善,而应说命是善,这是另一个话题。又,据陈来,最早提出孟子之善不与恶相对的是南宋胡宏(同上书,第 194 页,注 4)。

   ⑤ 梁漱溟:《梁漱溟先生讲孔孟》,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3 年版,第 129 页。

   ⑥ 同上书,第 123 页。

   ⑦荷尔德林:《希腊》,转引自海德格尔:《荷尔德林诗的阐释》,孙周兴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0 年 版,第 188页。

   ⑧维特根斯坦:《论确定性》,第94页。

   ⑨孟子说:“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民之归仁也,犹水之就下也”(例如《离娄》),只是申明人和水都有性,并不是在主张善就下。

   ⑩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下),重庆:重庆出版社 2009 年版, 第 299、312 页。

   ⑪余英时:《朱熹的历史世界》,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04 年版,第28 页。

  

进入 陈嘉映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善恶   向善   善好   意义   概念  

本文责编:chenp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173.html
文章来源:《哲学分析》 2014年第5期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