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格尔:艺术作品的本源(三)——真理与艺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35 次 更新时间:2015-01-02 20:38:00

进入专题: 海德格尔   艺术   本源  

海德格尔  

    

   艺术是艺术作品和艺术家的本源。本源即存在者之存在现身于其中的本质来源。什么是艺术?我们在现实的作品中寻找艺术之本质。作品之现实性是由在作 品中发挥作用的东西,即真理的发生,来规定的。我们把此种真理之生发思为世界与大地之间的争执的实现。在这种争执的被聚合起来的动荡不安 (Bewngnis)中有宁静。作品的自持就建基于此。 真理之生发在作品中发挥作用。但这样发挥作用的东西却在作品中。因而在这里就已经先行把现实的作品设定为那种发生的载体。对现存作品的物因素的追问又迫在眉睫了。于是,下面这一点终于清楚了:无论我们多么热诚地追问作品的自立,如果我们不领会艺术作品是一个制成品,就不会找到它的现实性。其实这种见解简直近在飓尺,因为作品一词告诉我们被制成的是什么。作品的作品因素,就在于它的由艺术家所赋予的被创作存在之中。我们直到现在才提到这个最显而易见的普遍的对作品的规定,也许显得有些奇怪吧。

   然而,作品的被创作存在只有在创作过程中才能为我们所把握。在这一事实的强迫下,我们不得不深人领会艺术家的活动,以便达到艺术作品的本源。完全根据作品自身来描述作品的作品存在,这种做法业已证明是行不通的。

   如果我们现在撇开作品不管,而去追踪创作的本质,那么,我们无非是想坚持我们起初关于农鞋的油画、继之关于希腊神庙所说出的看法。

   我们把创作思为生产。但器具的制作也是一种生产。手工业却无疑不创作作品——这是一个奇特的语言游戏,①哪怕我们有必要把手工艺产品和工厂制品区 别开来,手工业也不创作作品。但是创作的生产又如何与制作方式的生产区别开来呢?按照字面,我们是多么轻而易举地区分作品创作和器具制作,而要按它们各自 的基本特征探究生产的两种方式,又是多么举步维艰。依最切近的印象.我们在陶匠和雕塑家的活动中,在木工和画家的活动中,发现了相同的行为。作品创作本身 需要手了艺行为。伟大的艺术家最为推崇手工艺才能了。他们首先要求们熟技巧的细心照料的才能。最重要的是,他们努力追求子工艺中那永葆青春的训练有素。人 们已充分看到,对艺术作品

   有良好领悟的希腊人用同一个词τεΧνη来表示技艺和艺术,并用同一个名称【艺人】来称呼手工技艺家和艺术家。

   因此,看来最好是从创作的手工技艺方面来确定创作的本质。但上面提到的希腊人的语言用法以及它们对事情的经验却迫使我们深思。不管我们多么普遍、 多么清楚地指出希腊人常用相同的词目τεΧνη来称呼技艺和艺术,这种指示依然是肤浅的和有失偏颇的。因为τεΧνη并非指技艺也非指艺术,也不是指我们 今天所谓的技术,根本上,它从来不是指某种实践活动。

   τεΧνη这个词更确切地说是知道(Wissen)的一种方式。知道就是已经看到,而这是在“看”的广义上说的,意思就是:对在场者之为这样一个在场者的觉知(vernehmen)。对希腊思想来说,知道的本质在于【无蔽】,亦即存在者之解蔽。它承担和引导任何对存在者的行为。由于知道使在场者之为这样一个在场者出于遮蔽状态,而特地把它带入其外观的无蔽状态中,因此,τεΧνη作为希腊人所经验的知道就是存在者之生产。τεΧνη从来不是指制作活动。

   艺术家之为一个τεχυιτηζ,并非因为他也是一个工匠,而是因为,无论是作品的制造(Her-stellen),还是器具的制造,都是在生产 (Her-vor-bringen)中发生的,这种生产自始就使得存在者以其外观而出现于在场中。但这一切都发生在自然而然地展开的存在者中间,也即是在 涌现中间发生的。把艺术称为τεΧνη,这绝不是说对艺术家的活动应从手工技艺方面来了解。

   在作品制作中看来好像手工制作的东西却有着不同的特性。艺术家的活动由创作之本质来决定和完成,并且也始终被扣留在创作之本质中。

   如果不能以手工艺为引线去思考创作的本质,那么我们应依什么线索去思考创作的本质呢?莫非除了根据那被创作的东西即作品外,还有别的办法吗?尽管作品实际上是在创作中完成的,它的现实性也因此取决于这一活动,但创作的本质却是由作品的本质决定的。尽管作品的被创作存在与创作有关,但被创作存在和创作都得根据作品 的作品存在来规定。至此,我们为什么起初只是详尽地分析作品,直到最后才来看这个被创作存在,也就毫不奇怪了。如果被创作存在在本质上属于作品,一如从作 品一词中即可听出被创作存在,那么,我们就必须进一步更为本质性地去领会,究竟什么东西可以被规定为作品的作品存在。

   根据我们已获得的对作品的本质界定,在作品中真理之生发起着作用。由于这种考虑,我们就可以把创作规定为:让某物作为一个被生产的东西而出现。作 品之成为作品,是真理之生成和发生的一种方式。一切全然在于真理的本质中。但什么是真理?什么是必定在这样一种被创作的东西中发生的真理呢?真理何以出于 其本质的基础而牵连于一作品?我们能从上面所揭示的真理之本质来理解这一点吗?

   真理是非真理,因为在遮蔽意义k的尚未被解蔽的东西的渊源范围就属于真理。在作为真理的非一遮蔽中,同时活动着另一个双重禁阻 (Verwehren)的“非”。①真理之为真理,现身于澄明与双重遮蔽的对立中。真理是原始争执,在其中,敞开领域一向以某种方式被争得了,于是显示自 身和退隐自身的一切存在者进人敞开领域之中或离开敞开领域而固守自身。无论何时何地发生这种争执,争执者;即澄明与遮蔽,由此而分道扬镳。因此就争得了争 执领地的敞开领域。这种敞开领域的敞开性也即真理;当且仅当真理把自身设立在它的敞开领域中,真理才是它所是,亦即是这种敞开性。因此在这种敞开领域中始终必定有存在者存在,好让敞开性获 得栖身之所和固定性。由于敞开性占据着敞开领域,因此敞开性开放并维持着敞开领域。在这里,设置和占据都是从δεбιζ的希腊意义出发来思考的,后者意 谓:在无蔽领域中的一种建立(Aufstellen)。

   由于指出敞开性自行设立于敞开领域之中,思就触及了一个我们在此还不能予以说明的区域、所要指出的只是,如果存在者之无蔽状态的本质以某种方式属 于存在本身(参看《存在与时间》第44节),那么,存在从其本质而来让敞开性亦即此之澄明(Lichtung des Da)的领地得以出现,并引导这个领地成为任何存在者以各自方式展开于其中的领地。

   真理之发生无非是真理在通过真理本身而公开自身的争执和领地中设立自身。由于真理是澄明与遮蔽的对抗,因此真理包涵着此处所谓的设立 (Einrichtung)。但是,真理并非事先在某个不可预料之处自在地现存着,然后再在某个地方把自身安置在存在者中的东西。这是绝无可能的,因为是 存在者的敞开性才提供出某个地方和一个充满在场者的场所的可能性。敞开性的澄明和在敞开中的设立是共属一体的。它们是真理之发生的同一个本质。真理之发生 以其形形色色的方式是历史性的。

   真理把自身设立于由它开启出来的存在者之中,一种根本的设立方式就是真理把自身置人作品中。真理现身运作的另一种方式是建立国家的活动。真理获得 闪耀的又一种方式是邻近于那种井非某个存在者而是最具存在者特性的东西。真理设立自身的再一种方式是本质性的牺牲。真理生成的又一种方式是思想者的追问, 这种作为存在之思的追问命名着大可追问的存在。相反,科学决不是真理的原始发生;科学无非是一个已经敞开的真理领域的扩建(Ausbau),而且是通过把握和论证在此领域内显现为可能和必然的正确之物来扩建。[1]当且仅当科学超出正确性之外而达到一种真理,也即达到对存在者之为存在者的彻底揭示,它便成为哲学了。

   由于真理的本质在于把自身设立于存在者之中从而成其为真理,所以在真理的本质中包含着那种与作品的牵连(Zug zum Werk),后者乃足真理本身得以在存在者中间存在的一种突出的可能性。

   真理进入作品的设立是这样一个存在者的生产,这个存在者先前还不曾在,此后也不再重复。生产过程把这种存在者如此这般地置入敞开领域之中,从而被 生产的东西照亮了它出现于其中的敞开领域的敞开性。当生产过程特地带来存在者之敞开性亦即真理之际,被生产者就是作品。这种生产就是创作。作为这种带来, 创作毋宁说是在与无蔽之关联范围内的一种接收和获取。[2]那么;被创作存在何在?我们可以用两个本质性的规定来加以说明。

   真理把自身设立在作品中。真理唯独作为在世界与大地的对抗中的澄明与遮蔽之间的争执而现身。真理作为这种世界与大地的争执被置入作品中。这种争执 不会在一个特地被生产出来的存在者中被解除,也不会单纯地得到安顿,而是由于这个存在者而被开启出来。因此.这个存在者自身必具备争执的本质特性。在争执中,世界与大地的统一性被争得了。由于一个世界开启出来,世界就对一个历史性的人类作出胜利与失败、祝福与惩罚、主人与奴隶的决断。涌现着的世界使得尚未决断的东西和无度的东西显露出来,从而开启出尺度和决断的隐蔽的必然性。

   另一方面,当一个世界开启出来,大地也耸然突现。人地显示自身为万物的载体,入于其法则中被庇护和持久地自行锁闭着的东西。世界要求它的决断和尺 度,井让存在者进入它的道路的敞开领域之中。大地力求承载着——凸现着保持自行锁闭,并力求把万物交付给它的法则。争执并非作为一纯然裂缝之撕裂的裂隙, 而是争执者相互归属的亲密性。这种裂隙把对抗者一道撕扯到它们的出自统一基础的统一体的渊源之中。裂隙乃是基本图样,是描绘存在者之澄明的涌现的基本特征 的剖面。这种裂隙并不是让对抗者相互破裂开来;它把尺度和界限的对抗带入共同的轮廓之中。

   只有当争执在一个有待生产的存在者中被开启出来,亦即这种存在者本身被带入裂隙之中,作为争执的真理才得以设立于这种存在者中。裂隙乃是剖面和基 本图样、裂口和轮廓的统一牵连。真理在存在者中设立自身,而且这样一来,存在者本身就占据了真理的敞开领域。但是,唯当那被生产者即裂隙把自身交付给在敞 开领域中凸现的自行锁闭者时,这种占据才能发生。这裂隙必须把自身置回到石头吸引的沉重,木头缄默的坚固,色彩幽暗的浓烈之中。大地把裂隙收回到自身之 中,裂隙于是进人敞开领域而被制造,从而被置人亦即设置人那作为自行锁闭者和保护者进入敞开领域而凸现的东西中。

   争执被带入裂隙,因而被置回到大地之中并且被固定起来,这种争执乃是形态。作品的被创作存在意味着:真理之被固定于形态中。形态乃是构造,裂隙作 为这个构造而自行嵌合。被限合的裂隙乃是真理之闪耀的嵌合(Fuge)。这里所谓的形态,始终必须根据那种摆置(Stellen)和座架来理解;作品作为 这种摆置和座架而现身,因为作品建立自身和制造自身。① 在作品创作中,作为裂隙的争执必定被置回到大地中,而大地本身必定作为自行锁闭者被生产和使用。但这种使用并不是把大地当作一种材料加以消耗或肆意滥用, 而是把大地解放出来,使之成为大地本身。这种对大地的使用是对大地的劳作,虽然看起来这种劳作如同工匠利用材料,因而给人这样一种假象,似乎作品创作也是 手工技艺活动。其实决非如此。作品创作始终是在真理固定于形态中的同时对大地的一种使用。与之相反,器具的制作却决非直接是对真理之发生的获取。当质料被 做成器具形状以备使用时,器具的生产就完成了。器具的完成意味着器具已经超出了它本身,并将在有用性中消耗殆尽。

   作品的被创作存在却并非如此。这一点从我们下面就要谈到的第二个特点来看,就一目了然了。

器具的完成状态与作品的被创作存在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它们都含有某种生产出来的东西。但与其他一切生产不同,由于艺术作品是被创作的;所以被创作存在也就成了被创作品的一部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海德格尔   艺术   本源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艺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071.html
文章来源:《林中路》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