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华庆 刘荣:论共同自由(连载:第一章)

——On Mean Liberty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22 次 更新时间:2014-12-25 10:23:57

进入专题: 自由   民主   权利   宪政  

柯华庆 (进入专栏)   刘荣  

  

   编者按:《论共同自由》由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8月出版,感谢柯华庆教授授权爱思想网转载。

  

   自由只能为了自由的缘故而被限制。

   ——罗尔斯

  

   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

   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

   至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孔子

  

   每个人的基本自由权利不容许其他任何主体的侵犯,同时每个人的基本自由能力应该得到共同体成员的保障。

   ——柯华庆

  

   献词

   谨以此书献给

   每一位热爱自由的人

  

   目录

  

   引言

   第一章 自由:能力、权利与内心

   1.1.有限自由意志论

   1.2.自由的三重含义

   1.2.1.自由能力

   1.2.2.自由权利

   1.2.3.自由内心

   1.2.4.自由能力与自由权利的关系

   1.3. 积极自由权利与消极自由权利

   1.3.1.哲学探讨

   1.3.2.现实实现

   1.4.共同自由权利

   第二章 自由的主体性与社会性

   2.1.社会问题的主体思维

   2.2.自由能力的三主体模型

   2.3.谁的积极自由权利?谁的消极自由权利?

   2.4.合作的社会

   第三章 科斯式自由观

   3.1.三个时代的自由观

   3.2.社会性即外部性

   3.3.科斯式自由观与庇古式自由观

   第四章 共同自由原理

   4.1.共同富裕是共同自由的基础

   4.2.自由能力制衡原理

   4.3.制度侵权理论和偶然性

   4.4.自然与社会平衡原理

   4.5.中庸原理

   第五章 实现共同自由之路

   5.1.共同自由是一种价值

   5.2.知行合于效

   5.3.民主与自由权利

   5.4.宪政与自由权利

   5.5.法治与共同自由

   第六章 共同自由教义的应用:劳资关系

   后记

  

   引言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二者皆可抛。

   裴多菲的这首诗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通常我们会认为诗中反映了作者对自由的无比珍视,自由被赋予了至高无上的价值,甚至高于生命和爱情,也就是我们常常说的“不自由,毋宁死”。然而,如果深究下去我们会发现,诗中的自由并非作者的自由或者说并非仅仅是他个人的自由,而是他人的自由或者说是整个社会的自由。因为如果一个人的生命已经失去,自由也就不复存在,对于个体而言,生命和自由是并存的,对于他人和社会整体而言,自由才是有可能用生命去换取的。也许我们一直以来都狭义的理解了裴多菲,诗中所要表达的更有可能是:为了全人类的自由,我们不惜牺牲生命和爱情,作者其实是站在全人类的立场写下了这首诗。历史上,几乎所有的革命都源于一部分人群对另一部分人群的压迫,为了自由,被压迫的人群奋起反抗,一次又一次的革命推动历史走到了今天,可以说人类是将自由视为了最高价值,流血牺牲都在所不惜,这也正是裴多菲诗中所表达的。

   与之相呼应,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这样描述自由:“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可以说马克思和恩格斯对于人类发展的终极假想就是要建立一个“共同自由”的人类联合体。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把《共产党宣言》视为最高“法典”,而现实中的社会主义国家常常被批判为极权式的、反自由的。在中国,毛泽东主张“反对自由主义”,邓小平则一直提醒要“警惕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些说法都在西方被广为诟病,被视为中国缺乏自由的力证。到底什么是自由?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和对待自由?这些都是今天的中国甚至全人类要回答的问题。

   尤其是今天的中国,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奋斗目标中有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等等,唯独没有自由,那么是不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向何处去的问题答案中没有自由这一人类最高价值呢?在中国的发展方向上,邓小平曾经给出的答案是:“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也就是说,我们社会主义的奋斗目标是“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在经历了三十年共同贫穷之后,邓小平提出“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解放了生产力,促进了社会经济发展,无疑是历史上的巨大进步。但“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所造成的两极分化已经成为中国的现实。当下的中国人好像是历史上最不满意现状的一代中国人,好像当前是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中国人素以是否公平作为社会好坏的评价标准,“不患寡而患不均”和“均贫富”是中国的传统,在这种背景下,邓小平提出对共同富裕的追求无疑是顺应时代潮流的。然而,共同富裕之后呢?

   细究邓小平所确立的社会主义本质,我们发现,经济标准是其中的唯一维度,马克思所讲的“人的全面发展”仅仅变成了经济上的“共同富裕”,显然这是有失偏颇的,人的全面发展绝不仅仅是经济上的。

   社会是人的联合体,一个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必须是全方位的,仅仅有经济的发展不仅仅是不可能发生的,即使发生了也一定是畸形的,正如今天的中国。前三十年的改革集中在经济领域,今天的现状大家有目共睹,所以说,除了经济上的共同富裕,我们还应该追求社会公平和政治正义。我们的改革不仅仅应该有经济领域的改革,还应该有社会领域的改革和政治领域的改革。尽管某一阶段的改革应该以经济领域的改革为重,但是相应的社会改革和政治改革也应该跟上。否则会出现头重脚轻的不协调状态,共同富裕难以实现,或者即使实现了,人们仍然“心不平,气不顺”。归根结底,人是多维的,不仅仅有物质生活,而且有精神生活,不仅仅需要吃饭穿衣,还有求真、向善和审美等精神追求。今天的中国,深入全面的改革需要有更基本、更全面的价值追求,我们认为,那就是以共同富裕为基础的共同自由。

   事实上,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我们不仅仅富裕了,我们的自由也在逐步扩大。富裕为自由提供了物质基础,共同富裕为共同自由提供了保障,同时自由也为富裕提供了引擎,甚至可以说富裕是自由的市场经济所创造的,是自由的产物。资本主义作为一个社会形态创造了人类前所未有的极大财富,但它还是被人们所诟病,资本主义国家本身也在寻找着新生之道,其主要原因是因为资本主义关注更多的是资产阶级的富裕和资产阶级的自由,两极分化是资本主义国家不可避免的结局。而社会主义最终必将战胜资本主义就因为我们将在经济上实现共同富裕而在社会和政治领域实现共同自由。

   共同自由问题不仅仅是现实问题,更重要的是它是一个理论问题,本书试图从理论上论证共同自由的正当性和可实现性。我们需要解决下列问题:自由是什么?谁的自由?何种自由?共同自由如何可能?共同自由如何实现?

  

   第一章 自由:能力、权利和内心

   自由就是主体的自主选择。自主选择面临自身约束和外部约束,这两类约束既可以是事实意义上的,又可以是规范层面上的。

  

   1.1.有限自由意志论

   主体的自主选择预设了主体能够自主选择,然而这个预设本身值得探讨。

人生只有一次,是不可逆的。人生到底是由自我掌握的还是命中注定的?这就是哲学中的自由意志问题。这是一个玄学问题,多种答案都是可能的,因为这些答案是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的。你认为是命中注定的,然而好像有很多事情是你通过努力或者选择实现的,因为人生有很多十字路口。你认为是自我掌握的,然而为什么会选择这一条而不是那一条道路又似乎不是你决定的。相信命中注定的人是决定论者,相信自我掌握的是自由意志论者,除了这两种之外还有其他中间状态。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除了训练思维之外是没有益处的。我们能够做的是选择一种作为信仰或者假设。信仰或假设无对错,但有好坏之分,判断标准是是否满足人的需要。本书作者相信有限自由意志论,即在很多情况下命运是自我掌握的,但也有一些情况是个体无能为力的。正如歌曲《爱拼才会赢》中所唱的“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我们可以说“三分命注定,七分靠自己”。尽管我们不能证明这个命题,但我们可以以实证支持它。首先,人的自然方面自我是无能为力的。生老病死由不了自己,是否有你不是由你决定的,人会慢慢变老直至死亡是自然规律,不以自我意志为转移。人可以通过健康积极的人生态度延缓衰老的进程,也可以通过体育锻炼和健康心态避免生病,这方面是可以部分由自己决定的。饥饿要吃,渴了要喝,少男遗精,少女怀春,也是自然规律,所谓“食色,性也。”总之,人作为一个肉体要受到生理规律的约束,基本上由不了自己。其次,人的半自然半社会层面基本上也由不了自己。之所以称为半自然半社会是因为一方面由自然决定,另一方面又具有社会性质。一个人是男还是女,生在男权社会还是女权社会,生在江西还是北京,生在帝王家还是百姓家,叔叔舅舅是谁,也不是由自己所能决定的。第三,社会层面部分可以由自我把握。一个人的社会环境如何?教育水平如何?社会保障如何?社会阶层的流动性如何?等等。大的社会环境的可选择性很小。例如,极权社会很难出思想家,因为一个人思想的风险太大了;计划经济出不了企业家,因为企业只是执行命令的单位,等等。小的社会环境可以部分改变。在中国,生活在农村意味着各种资源的缺乏,你可以去城市;你周围的人素质低,你可以少与他们来往。这些并非不可改变,而是改变有难度。一个人的基因决定了他未来选择的范围,尽管这个范围很大。天资愚钝的人难以成就大业,但可以通过努力成才;天资聪慧的人很容易能够成才,但也不一定能够成就大业。一个人是否能够成才主要取决于教育,教育包括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家庭教育依赖于父母、兄弟姐妹等,自己决定的可能性较小。学校教育的前提是父母能够送孩子上学,是否进行学校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对于一个人的自主选择能力和就业的范围与层次都很重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柯华庆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自由   民主   权利   宪政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181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