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寅:清代文学的特征、分期及历史地位

——《清代文学通论》引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94 次 更新时间:2014-12-23 22:40:05

进入专题: 清代文学   特征   分期   历史地位  

蒋寅 (进入专栏)  
清人仍以为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出奇制胜之道,所谓“竹垞以经解为韵语,赵瓯北以史论为韵语,翁覃溪以考据金石为韵语,虽各逞所长,要以古人无体不备,不得不另辟町畦耳”。[23]虽然他们努力的结果,无论在当代在后世都鲜被认可,批评家往往在负面的意义上指出清代文学的这一特征,但这努力本身还是值得肯定的。“另辟町畦”的意识毕竟反映了一种力图反抗文学传统的强烈要求和冀望超越前代经验的创新精神,在这股思潮的驱动下,人们以各种方式、各种途径尝试了更新诗文写作面貌的努力。

   然而所有的努力,方向和结果是不同的。古文在充实以学问的同时,也在向日常化、实用化的方向发展,桐城文章游刃于经师论说、幕客案牍和文士闲情之余,没能在精神境界上重现清初古文的宏大气局,更不能再造唐宋文章那蓬勃的气势和酣畅的笔调。当桐城教师爷半天下,文士操觚无不奉行桐城义法时,桐城文法也就不可避免地堕落到琐屑而匠气的地步。诗歌的情形略有不同,以文为诗、以考据为诗,只是某个时期的短暂风气,在更多的时候,抒情传统仍发挥着强大的影响力。只不过当一切抒情题材都被写遍,一切感情经验都变得不新鲜,变得日常化以后,反抗日常经验成了诗歌写作中一种最迫切的要求。清代诗人为此付出了种种努力,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大力开拓旅行和怀古题材,通过旅行接触新异景观,通过怀古想象历史情境,作家由此摆脱日常经验的包围,磨去日常感觉的厚茧,获得全新的感觉和体验。

   浏览清代别集,我们一定会对数量众多的以“游草”命名的纪行、游览诗专集和怀古组诗留下深刻印象。游览一地风景,如叶封《嵩游诗》、蔡铎《观光堂游草》、陈文述《岱游集》、丘逢甲《仓海君庚戌罗浮游草》;或一次旅程,如王士禛《蜀道集》、《南海集》、《雍益集》、乔莱《使粤集》、徐兰《出塞诗》、叶燮《已畦西南行草》、吕履恒《使滇草》。有些诗人的诗集甚至全是以纪行草构成的,比如复旦大学图书馆藏朱戴曾诗集稿本和抄本,即由《圣湖草堂集》、《滇南草》、《上谷草》、《粤游草》、《东粤草》、《大梁草》、《北游草》、《庆阳草》、《晋游草》、《台游草》、《豫游草》、《塞上草》、《魏塘十咏》、《禾中草》、《西湖怀古诗》、《漫游草》、《豫章草》、《金台草》、《古北草》、《海亹草》、《伴岩草》组成。这数量众多的专集,留下不少成功的范例。田肇丽《送卢抱孙之任洪雅》云:“才子方宜西蜀去,渔洋标格许谁同?”(注:卢见曾辑《国朝山左诗钞》卷四十一,雅雨堂刊本。黄臣燮《平泉诗稿》卷首张应麐题诗卷云:“蜀江水碧蜀山青,襥被曾为万里行。到处留题传绝唱,不教能事让新城。”末句自注:“渔洋诗以《蜀道集》为最。”道光十四年刊本。)王渔洋典四川乡试写作的《蜀道集》为诗坛树立了一个“得江山之助”的典范,追慕者固然竞相仿效,即不满者也不能摆脱它的影响。(注:《湖海诗传》卷三论王峻诗云:其诗宗尚两冯,参以赵秋谷、何义门之说,不独前后七子深加摈斥,即渔洋尚书,亦多未惬。然集中黔行诗最为清矫刻削,转似《蜀道集》,何也?)以致像桑调元《庚辰四月十七日赣州登舟纪程》七绝163首,题下注“一日一首”;袁嘉谷《卧雪诗话》卷二所载其师柴门先生自云南入京《纪程诗草》百二十首,“每驿必作一绝句,每诗必提明驿名”,[24](P525)后来成为清人别集中习见的形式,也可以说是清诗的一个特色。至于怀古所包括的咏怀古迹和咏史两类,虽都是传统样式,但清人扩大了规模,由组诗发展为专集。咏怀古迹如郭士璟《广陵旧迹诗》、陈文述《西泠怀古集》、汤濂《金陵百咏》等,咏史如张笃庆《明季咏史百一诗》、鲍瑞俊《桐花舸明季咏史诗钞》、谢启昆《树经堂咏史诗》等,不胜枚举。咏史的亚类宫词以及介乎游览、咏古之间的竹枝词,也都有数量庞大的组诗和专集传世,共同构成了清代诗歌的新奇景观。很显然,这些游览胜景和尚友古人的诗篇,正是诗人们脱离狭窄的有限的日常生活,自觉扩展、更新经验世界的记录,我们可以沿此进入诗人的写作,理解他们的感觉和表达方式。

   与旅行和怀古相通,摆脱日常经验的另一种方式是拓展写作题材。歌咏题材广泛是清诗的又一大特色,几无物无事不可入诗。写日常生活,有咏鸡蛋、大头菜、醋,咏煤球,咏裹脚,咏痔;写新奇事物,有咏眼镜,咏淡巴菰,咏摄影,咏显微镜。马位见法华老衲有咏棺诗,乃劝其补足衣、衾、棺、椁四首,并一一和之(《秋窗随笔》),这种题材为前代少见。清人咏物之作往往连章叠韵,剌剌不休。吴梅村作《八幻诗》,海内多和者,林鹤招和至百首。[25]杜甫连章诗只到八首,而清人动辄数十首。晚清朱庭珍说“近人尤好以一题顺押上下平韵作三十首,甚至咏物小题亦多至数十首,且有至百首者”。[26](P269)元代中峰和尚和冯海粟《梅花百咏》,叠用神、真、人、尘、春字,已称奇观。清初赵吉士依韵答于仪部七律四首,自后一直叠此韵作诗,竟得千余首,名《千叠余波》,又有《叠韵千律诗》二卷。清代诗社雅集,也常以叠韵的方式咏物、赋题。清代的诗社不像明代那样讲究组织形式,也很少政治色彩,往往是不定期集会,分题赋咏,其题不像唐宋人多取咏物,而常是咏歌一种人物角色或情境。如佚名《养拙山房诗草》有《社课十老吟》咏十种老人,又有《社课十六声》分咏读书、度曲、弹琴、敲棋。卖花、煎茶、夜蛩、山禽、寺钟、牧笛、擣衣、纺纱、窗雪、阶雨、流泉、落叶。史善长《秋树读书楼遗稿》卷十六有《戏作二十四影诗》,分咏松、竹、梅、桐等二十四物之影;李铸《次青小阁诗集》卷下有咏月27首,分咏芦月、宫月、团月、无月等27种赏月情境;林鹤年《福雅堂诗钞》有《山居杂咏》,以山为题,分咏山鸟、山花、山泉等三十题。秋也是诗人们热衷歌咏的题材,黄鷟来《友鸥堂集》卷三有咏秋诗61题,徐谦《秋兴杂诗》分咏信、影、心、气、声、色、曛、月、汉、露、风、云、烟、雨、霜、霁、阴、晓、晚、宵、山、嵩、岱、华、栈、原、邙、瀑、海、湘、江、涨、潮、舫、滩、帆、郭、宫、寺、圃、闺、漠、燐、塞、猎、戍、驿、旅、樵、渔、获、梦、觞、别、笳、砧、笛、斥、钟、漏、琴、屐、衣、扇、簟、灯、帘、鹤、隼、鹰、鵰、燕、雁、骑、猿、蝉、萤、蛩、蝶、鲈、兰、菊、莼、芦、蕖、藓、林、梧、枫、箨,共90题,为古来罕见。即使纯粹的咏物诗,清人也每出以奇异的主题。如张贞生《庸书》卷十七咏船诗26首,分咏漕船、钦差官船、现任官船、新任官船、去任官船、假归官船、遣归官船、巡河官船、武官船、龙衣船、商客船、抽丰客船、游客船、汛兵船、盐船、进香船、渡船、渔船、柴船、酒船、月船、雪船、顺风船、避风船、冰船、雨船,在咏物中融入了各种人情世态和生活体验。

   诗歌是古代最普及的文学体裁,也是文学生活中最普遍的对象,通过诗歌我们能把握一个时代文学的精神脉搏和一般风貌。清代诗歌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为我们呈现了清代文学的整个生态和发展趋势。如果说清诗的阶段性最大程度地体现了清代文学史运动的基本轨迹,折射出清代文人在不同时期的心态和文学观,那么清代诗人在诗歌语言上的多样化开拓,则反映了古典文学向近代转型的总趋势。与题材和内容的丰富性相应,清代诗歌的语言从语料到表现力都有大幅度的拓展,成为清诗引人注目的贡献之一。清人的学问基础普遍胜于前代,谙熟传统典籍,究心地域文化,兼之文艺兴趣广泛,多方面的传统文化和地方知识为他们的文学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语言素材,带来不同文体的相互渗透,体制和修辞层面的变异、更新。像靳荣藩指出吴梅村诗俗字俚语都入陶冶,[27](《芦州行》笺)朱庭珍指出赵翼“街谈巷议、土音方言以及稗官小说、传奇演剧、童谣俗谚、秧歌苗曲之类,无不入诗,公然作典故成句用”,[26](P290)再如施闰章《浮萍兔丝篇》摹写《警世通言》中“范鳅儿双镜重圆”,[28](P182)王士禛《秦淮杂诗》用《牡丹亭》“雨丝风片,烟波画船”曲词,《落凤坡吊庞士元》以《三国演义》的虚构内容为史实,李渔诗的语言洋溢词曲风调,曹雪芹、魏秀仁以小说表现诗才,黄遵宪摭拾大量新名词入诗,直到光绪中夏曾佑、谭嗣同、梁启超“挦扯新名词以自表异”,[29](P52)凡此等等,绝不只是个人癖好,而是一个时代的风气,也是文学发展的必然趋势。

   日益复杂的城市生活,日益世俗化的生活趣味,必然带来语言素材的更新,最终造成诗歌风格的异化和传统文学体制的裂变。如果说明代以前的诗古文辞演进更多地表现为声律、句法和结构的因袭或创变,那么清代文学的变异更多地表现在语言风格的多样化上,举凡古近体诗、骈散文、辞赋、词曲、戏曲、小说、说唱莫不皆然。由于语言色彩的变化比较微妙,不像声律、结构乃至题材等方面的变化那么显豁,往往被人们所忽视,造成清代文学缺乏鲜明特征、缺乏创新力度的一般印象。这是清代文学研究不足所导致的结果,它作为一种价值判断,反过来又对清代文学研究的投入和成果估量产生影响。在阅读和研究清代文学之前,我们首先要破除这种迷执。

   清代文学是丰富的,但也是良莠不齐、有待淘汰的;清代文学总体上是缺乏创造力的,但也是复杂多样、有待认识的。在习惯于厚古薄今的中国,离我们最近的东西往往最不为人重视,文学史上的清代就是如此。迄今为止,清代文学还是研究投入得最少、成果积累最薄弱的领域,在今天用几十万字的篇幅通论清代文学,恐怕谁都会有力不从心的感觉。本卷的论述只是冰山露出海面的一角,希望它有限的呈现能引发读者阅读和探讨清代文学的兴趣,和我们一起投入对清代文学宝藏的探索和发掘中去。

   【参考文献】

  

[1] 郭绍虞.中国文学批评史[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

   [2] 丁福保.清诗话(下册)[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

   [3] 方苞.方苞集(上册)[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

   [4] 吴梅.中国戏曲概论[M].长沙:岳麓书社,1998.

   [5] 叶恭绰.全清词钞序[A].全清词钞[M].北京:中华书局,1982.

   [6] 袁行霈.中国文学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

   [7] 章培恒.关于中国现代文学的开端——兼及“近代文学”问题[A].章培恒,陈思和.开端与终结——现代文学史分期论集[C].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

   [8] 马积高.清代学术思想的变迁与文学[M].长沙:湖南出版社,1996.

   [9] 刘大杰.中国文学发展史(下卷)[M].北京:中华书局,1963.

   [10] 陆草.清诗分期概说[J].中州学刊,1986,(5).

   [11] 朱则杰.清诗史[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

   [12] 严迪昌.清诗史[M].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1998.

   [13] 蒋寅.王渔洋与清初宋诗风的兴替[J].文学遗产,1999,(3).

   [14] 曹虹.清嘉道以来不拘骈散论的文学史意义[J].文学评论,1997,(3).

   [15] 吴文祺.近百年来的中国文艺思潮[A].学林,第1期,1940年11月.转引自中国古代文论研究论文集[C].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

   [16] 梁启超.明清之交中国思想界及其代表人物[A].饮冰室合集(第十四册)[M].北京:中华书局排印本,1989.

   [17] 叶易.中国近代文艺思潮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0.

   [18] 孙葆田.校经室文集(卷三)[M].刘承干刊求恕斋丛书本.

   [19] 胡适.五十年来中国之文学[A].胡适文存二集(卷二)[M].上海:上海亚东图书馆,1924.

   [20] 刘纳.开始于一九○二、一九○三年间的文学变动[A].中国近代文学的特点、性质和分期[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86.

   [21] 涂晓马.犹有壮心歌伏枥——钱仲联先生访谈录[J].文艺研究,2003,(5).

   [22] 黄生.诗麈(卷二)[M].皖人诗话八种[M].合肥:黄山书社,1995.

   [23] 吴仰贤.小匏庵诗话(卷一)[M].光绪八年刊本.

   [24] 袁嘉谷.袁嘉谷文集(第2册)[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

   [25] 王原.林鹤招百幻诗序[A].西亭文钞(卷三)[M].光绪十七年不远复斋刊本.

   [26] 朱庭珍.筱园诗话(卷二)[M].张国庆.云南古代诗文论著辑要[M].北京:中华书局,2001.

   [27] 靳荣藩.吴梅村诗集笺注(卷四)[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

   [28] 沈金浩.论清代诗歌戏曲小说间的联系渗透与互补[A].中国文学与中国文化[M].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1997.

   [29] 梁启超.饮冰室诗话[M].长春:时代文艺出版社,1998.

进入 蒋寅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清代文学   特征   分期   历史地位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1765.html
文章来源:《烟台师范学院学报:哲社版》2004年04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