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飞 祝继萍:媒体采访监所制度的法治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2 次 更新时间:2014-12-23 19:53:39

进入专题: 媒体采访监所   采访规则   言论自由   信息公开  

高一飞 (进入专栏)   祝继萍  

  

   内容摘要:媒体采访监所制度是言论自由的自然延伸, 媒体采访监所来源于公民知情权与政府信息公开义务,媒体采访监所是保障被羁押者人权的内在要求。我国媒体采访监所制度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媒体采访监所的法律法规存在滞后性,监所对监所采访持消极态度,媒体采访报道忽视保障被监管人员的权利。将来,我国媒体采访监所应当规范化,确立既有利于保护公共安全和良好秩序、又有利于保护被羁押人权利的媒体采访监狱的制度,要对采访的审批,采访的主体和对象、采访的时间、地点和次数,采访时携带的设备,对采访过程的监督等问题予以明确规定。

   关键词:媒体采访监所  采访规则  言论自由  信息公开

  

   "监所"这一概念在中国历史上是无踪可寻的,它是伴随着我国监狱制度的改革和发展而诞生的。我国古代的鞫狱与刑罚不分,因此关押人的场所也是同一的。凡是限制、剥夺人身自由的场所都统称为监狱或牢狱,无论汉朝的"狱"还是明朝的"监"以及清朝以后合称的"监狱"从管理上而言都未区分未决犯与已决犯。直到1906年,由于受西方国家的影响,清政府正式设立了看守所,以羁押未决犯,监狱与看守所始正式分开。 随后的北洋政府、国民政府承袭了这种做法。新中国成立后,看守所与监狱分开设置的传统得以延续,监所作为一个法律专有名词仍被广泛使用。 目前,论及"监所"这个概念,我们可以从广义和狭义两个方面来解释之。从广义上而言,监所根据隶属的机关不同可以分为司法行政机关的监所和公安监所两种形态。前者包括监狱和劳教所,后者则包括通常人们所说的"五所一院",即看守所、拘役所、收容教育所、治安拘留所、强制戒毒所以及安康医院。从狭义上而言,监所顾名思义是监狱和看守所的统称。本文所指的监所是狭义的监所,即仅仅包括监狱和看守所:所谓监狱是对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的罪犯执行刑罚,实施惩罚与改造的国家刑罚执行机关;所谓看守所主要是羁押未决犯的场所,而对判处拘役,或有期徒刑余刑一年以下,不便送往劳动改造场所执行的罪犯,也可以由看守所监管。尽管在关押对象上存在着差异,但两者都是限制或剥夺人身自由的场所,都代表着国家强制力。

   论及监狱和看守所,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高墙铁网,囿于传统思想的束缚往往将其与黑暗、暴力联系在一起,"围城"的封闭性和神秘性也使其成为各种非正常死亡事件、贪污腐败事件的多发之地。近几年来,一方面人们开始意识到犯罪嫌疑人和服刑人员既是刑事犯罪案件的实施者,理应受到法律的严厉惩罚,同时也是道德良知的忏悔者,理应保护其基本的权利。另一方面是出于对监所管理混乱的不满,关于让阳光照进监所的呼声越来越高。随后,关于监所适度开放的改革在全国各地纷纷兴起,监狱和看守所的公开问题越来越引起理论界和实务界的关注。媒体作为亿万群众的眼睛和喉舌,自然而然在监所适度开放的改革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此媒体走进监狱和看守所进行采访是监所公开问题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能否实现我国监所适度开放的关键内容。所谓监所的媒体采访制度是指新闻媒体按照一定的程序和方式进入监狱和看守所收集新闻消息,采访被监管人员,并对获得的消息进行报道的制度。 媒体采访监所从字面意思理解包括媒体采访看守所和媒体采访监狱两个方面的内容,从本质上而言,媒体采访看守所涉及侦查的适度公开问题,而媒体采访监狱则涉及执行适度公开的问题,两者在本质上是不同的,因此尽管两者的采访对象都是被限制或剥夺人身自由的人,但是两者所使用的规则是不同的。

   值得一提的是,媒体采访监所问题不同于监所的主动开放行为,监所在"监狱开放日"、"看守所开放日"或其他情况下主动邀请记者进入监所参观采访的行为值得肯定,但并非本文所指的媒体采访监所问题。本文所指的媒体采访监所问题是指媒体能否主动申请进入监所进行采访。在我国,媒体采访监所问题是一个复杂且极其重要的话题:记者能否因为采集新闻信息的需要而进入监狱、看守所这样特殊的政府设施;记者能否面对面采访犯罪嫌疑人和服刑人员;记者进入监狱、看守所进行采访需要满足哪些条件,需要遵循什么样的程序,又将受到哪些限制等等,所有这些问题环环相扣,是我们研究监所媒体采访制度无法回避且须重点探讨的问题。"如果没有对新闻采集工作的保护,那么新闻自由将只剩下空壳。" 正是这句话的光芒让媒体采访监所制度熠熠生辉。媒体采访监所制度主要是指媒体按照一定的程序走进监狱或看守所采访被监管人员,并对获得的消息进行公开报道的制度。媒体采访监所制度是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具体化体现,也是公众知情权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相互作用的产物。近几年来,我国对媒体采访监所制度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媒体采访监所制度的发展和完善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如果没有对新闻采集工作的保护,那么新闻自由将只剩下空壳。" 正是这句话的光芒让媒体采访监所制度熠熠生辉。媒体采访监所制度是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具体化体现,也是公众知情权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相互作用的产物。近几年来,我国对媒体采访监所制度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实践的积极探索与理论、规则的研究滞后之间的矛盾导致实践中媒体采访监所制度乱象丛生。本文试图在分析我国媒体采访监所制度所面临的问题的基础上构建我国媒体采访监所的规则,以期对我国媒体采访监所制度的发展和完善有所帮助。

   一、媒体采访监所权利的性质

   在人类的历史发展中,言论自由并非孤立存在,它往往与民主观念,关于人的观念、真理观念等等如影随形,正因为如此,我们在探索媒体采访监所制度的根源时会发现它与言论自由是如此契合,也正是言论自由以及与此密切相关的一系列观念告诉我们限制约束人身自由的地方,同样值得关注和重视;被限制和剥夺人身自由的人,同样值得尊重和关怀。媒体走进监所,促使监所管理透明化、公开化既有利于被监管人员的管理教育,保障其合法权益,也有利于民众对监所工作的监督,促进监所的文明建设。媒体采访监所的权利,是言论自由权的自然延伸。

   言论自由构成民主社会一项必不可少的基础,是民主社会进步和个人发展的基本条件之一。 借用英国斯泰恩法官(Lord Steyn)曾经关于言论自由的一段经典叙述:"言论自由,当然从本质上而言是十分重要的:由于其本身所具有的价值。但是,公认地,言论自由从其工具价值而言也是十分重要的。首先,它促进了个人在社会中的自我实现;其次,引用霍姆斯的名言'最好的检验真理的方法是让思想的力量本身在市场上接受竞争';第三,言论自由是民主的命脉,信息和思想的自由流动影响着政治辩论,这是一个安全阀:人民更愿意接受违背他们意愿但是原则上他们参与并影响其结果的决策。言论自由可以制约公职人员滥用权力,推动将国家在行政和司法管理方面的错误暴露在阳光下……"

   表达自由是现代社会一项基本权利。它有哪些基本内容呢?根据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一、人人有权持有主张,不受干涉。二、人人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而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它媒介。三、本条第二款所规定的权利的行使带有特殊的义务和责任,因此得受某些限制,但这些限制只应由法律规定并为下列条件所必需: (甲)尊重他人的权利或名誉; (乙)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卫生或道德。"一个社会要被视为真正的民主社会,就应该对公开发表的思想言论有高度保护,无论其媒体是报纸、杂志、书籍、手册、电影、电视,或是最新近的网络。美国200多年来的经历是一个在一个国家内如何确立言论表达基本规则的有益的实例。当然,这些经历带有与美国文化和历史息息相关的独特性,但是它们所展示的基本原则对其他民主社会广泛适用。《马德里准则》在二者的关系上特别指出:"规则只有根据1984年对于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限制与抑制的斯拉卡沙公约,才能对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规定有背离。"对于作为公民权利的言论自由,1984年通过的《对<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进行限制与克减的锡拉库萨规则》 也规定了限制性规定。该克减规定是基于公约第4条的规定的具体化。第4条规定:一、在社会紧急状态威胁到国家的生命并经正式宣布时,本公约缔约国得采取措施克减其在本公约下所承担的义务,但克减的程度以紧急情势所严格需要者为限,此等措施并不得与它根据国际法所负有的其它义务相矛盾,且不得包含纯粹基于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或社会出身的理由的歧视。 二、不得根据本规定而克减第六条、第七条、第八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第十一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和第十八条。三、任何援用克减权的本公约缔约国应立即经由联合国秘书长将它已克减的各项规定、实行克减的理由和终止这种克减的日期通知本公约的其它缔约国家。这种情况针对的是在社会紧急状态威胁到国家的生命并经正式宣布时。可见,被关押的人,并非属于公约所规定的特别情况,也应当享有言论自由。

   1994年8月18日-20日,在国际法学家协会的"司法与律师独立中心"的召集之下,4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杰出的法学家和媒体代表,在西班牙的马德里相聚,研讨媒体与1985年联合国《司法独立基本规则》所确立的媒体与司法独立之间的关系,最后形成了《关于媒体与司法关系的马德里准则》,该规则是在对国际公约中关于司法独立、新闻自由的内容的总结分析的基础上提出的媒体与司法关系的具体实施措施。 该准则第一条指出:"基本准则并不排斥在司法调查程序阶段对法律秘密的保守",但是"这种情况下,秘密保守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实现对被怀疑和被控告的个人的无罪推定的实现", "审前信息的秘密性并不能限制犯罪嫌疑人的言论自由权。他可以将自己受到虐待的情况公诸于众。" 警察是否有虐待行为、受贿行为是审前程序中公开报道的重要内容。通过这样的公开,达到保护个人权利的作用。

   在刑事追诉中强制性处分的适用是不可避免的,为防止滥用,要求其必须适度,即应当与犯罪的严重性、嫌疑程度 (证据的充分性) 及案情紧急性和必要性相适应。该原则旨在强调避免过度或不当地适用强制性处分,以防止过多或不当适用强制性处分而侵犯犯罪嫌疑人及相关公民的人权。 可见即使是在审前的羁押中,除了被告人临时带出接受公开的听证可以有媒体的参加以体现诉讼程序的公开外,监所也可以成为采访的地点,以保障被关押的人无罪推定的权利和免受刑讯逼供和虐待。

   二、我国媒体采访监所制度的成就与问题

中国媒体采访监所起步较晚,但发展十分迅速。近几年来,监所开放问题开始越来越受重视,无论从政策层面还是从实践层面,我国监所开放都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在"被羁押者权利"中指出:"完善监管执法公开制度,将被羁押者权利以及监所有关执法标准、程序向被羁押者、家属及社会公开,通过举报箱、举报电话、监所领导接待日、聘请执法监督员等方式,对监所执法活动进行有效监督。" 2010年,公安部出台了《公安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公安监管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要深化监所警务公开,进一步提高公安监管工作的透明度,不断扩大公众对公安监管工作的知情权和监督权。要经常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执法监督员和人民群众代表到监所检查指导,听取意见、建议,不断改进工作。要积极、稳妥地推进一批监管场所向社会开放,争取人民群众和社会各界对公安监管工作的了解、理解和支持。"实践中,公安部监所管理局分别于2009年6月和2010年1月确定了两批共140个看守所对社会开放。这些看守所通过邀请新闻媒体记者采访报道、召开在押人员家属和律师座谈会、接待在押人员家属及律师等社会群众参观等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一飞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媒体采访监所   采访规则   言论自由   信息公开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173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