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也夫:后物欲时代的来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81 次 更新时间:2014-12-07 11:41:02

进入专题: 后物欲时代  

郑也夫 (进入专栏)  

    

   主讲人:郑也夫(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中国著名社会学家)

   主题:后物欲时代的来临

   时间:2014年10月12日

   主办:高和资本、时尚廊

    

   【编者按】

   物质炫耀已走到尽头,后物欲时代即将来临?在高和系列讲座上,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郑也夫表示,在物质极大丰富,人们已跨国温饱的今天,物质炫耀将失去其优势,取而代之的是人们为了渴望得到承认而在技能、精神方面的炫耀和竞争。

   以下是郑也夫教授澎湃新闻刊发的讲稿(有删节):

   人生观及其提供者的大转换

   我们生活的目标,简而言之我们的人生观,是谁提供的。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政治家都曾经是人生观的权威制定者。尽管在西方有一点小小的不同,就是宗教的权威一直在与政治权威分庭抗礼,和政治家争夺人生观的话语权。这不是我们今天的话题。我们今天主要谈论的是,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政治家们在近现代都先后从为人们提供人生观的这种角色中淡出。这首先发生在西方,接着也降临在东方。在西方这是表露无疑的。西方的学者们发问:在今天的西方世界谁是意识形态的首领?他们回答说:不是政治家,不是记者;在今天的西方世界中没有第二个意识形态,只有一个意识形态,就是消费;这种人生观的最大鼓吹者和提供者是商人,不是政治家。

   ……

   要政治家来鼓吹物质主义,鼓吹好生活,只能是大而化之。只有商人才可以具体而微、活灵活现地展示好生活。他们可以告诉你吃什么,喝什么,住什么房子,开什么车子,告诉你“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所以说,如果把好生活作为人生观来鼓吹的话,商人必将成为这话语的垄断者。

   以上所说,是政治家从鼓吹人生观的角色中淡出、并被商人取代的浅层原因。它下面还有一个深层原因,就是这个世界发生了划时代的变化,发生了一个从古至今整个一部人类进化史上都不曾发生过的变化。

   李鸿章在19世纪中叶说:我们遭遇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套用这个句式,我们可以说,人类眼下遭遇的是二百万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变化首先发生在北部世界,接着也开始降临在南部世界,什么变化?就是温饱大体解决了,温饱在北方的世界已经基本解决,在南部世界也开始解决。这事说得很轻松,但却是前所未有。从上个世纪中叶往前推,全部的人类历史都是残酷的生存竞争,为生存而挣扎。人类各个民族曾经提出过的所有的主导人生观,都是建立在这部历史的这样的一个基调之上的:生存是严酷的。每一个民族曾经缔造出的每一支人生观都在折射出,他们的生存状况。

   我们看一看中国古代的先哲提出的人生观。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范仲淹说,先天下之忧而忧。俗话说,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这一句句都离不开劳、苦、忧患。社会中不是还有一些贵族吗?这些贵族不是置身于苦难之外吗?不是养尊处优吗?但是这些贵族毕竟也笼罩在大的社会背景之下。这大的社会背景是什么?就是人类陷入生存挣扎之中,一种严酷的生存挣扎。少数的贵族不能豁免于这样的氛围,不能置身在这氛围之外,所以每个社会拿出来的统统是这样的人生观。

   现在这样的基础不存在了,生活不再那么艰苦了,温饱解决了。那么与之相对应,你还能拿过去的那种人生观来教育众生们吗?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为什么要艰难困苦呢?新生代们从一出生起活得就不艰难。西方的一个大文豪萧伯纳说过这么样一句非常耐人琢磨的话:人的最大不幸是基本需求得不到满足(温饱解决不了,太不幸了),人的第二大不幸,是基本需求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当温饱猛然解决的时候,你会忽然觉得空落落的,你会不知所措。这种不知所措,这种温饱解决后带来的空虚,曾经先降临在少数人的头上,导致一些人腐败堕落,但无伤大体,因为只是少数人。而现在的事情不是发生在少数人身上,是人类几百万年来头一次温饱大致解决了。我们以往建立在温饱未解决之上的价值观、人生观是不是将被卷地毯、掀桌子?我以为这是人生观的提出者面临最严酷挑战的深层原因。。

   怎样填补生活意义的真空,成了一大问题。两股力量在力争填补这个空白。一股力量就是商人,我们前面已经说到了,商人们一方面在推动消费,另一方面在营造以消费为核心的人生观。但是后一种工作,光靠商人是不行的,商人只能够去促销。后一个工作还需要理论家来出场,要有和商人的活动相配合的理论家来出场,这就是提出了快乐哲学的理论家们。

   快乐哲学批判

   什么是快乐哲学?快乐哲学的核心是:人活着的——每个人基本无例外——主要动机是追求快乐。他们学说的第二项内容是讨论如何去追求快乐。在探讨如何去追求快乐的时候,我和有些经济学家享有共识,他们是经济学家中的少数派,他们认为不是有钱就一定快乐,不是一切经济举措都可以给我们带来快乐。但是即使是这样的少数派们,大多还是认为大前提是不容置疑的,就是人活着都是为了追求快乐。在这点上我们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更准确地说,我认为,人生就是追求快乐的命题不是自明之理。自明之理是不用证明的,只要脑筋没有问题的神志清醒的人就不会产生疑问。那么我没毛病,却对此有疑问,应该说明这不是自明之理。没证明就视为自明之理,这叫什么逻辑?什么东西可以证明人活着就是追求快乐呢?人类所享有最大的三大思想资源,统统不支持这个论断。

   第一大资源就是人类的宗教遗产,那是最古老的思想资源了,应该说曾经是覆盖面最大的思想资源。它们统统地不支持这个命题——人生就是追求快乐的。

   第二大思想资源——传统道德。各个民族的传统道德没有公然鼓吹人活着就是追求快乐的。关于中国的传统道德我们前面已经讲到一点,显然不支持人活着就是追求快乐的。

   我们所享有的第三大思想资源是什么?是进化论的思想。进化论阐述了生命的进化,人类的产生。但是遗憾的是,这样一个最有解释力的近代思潮,也不支持人生就是追求快乐的说法。达尔文进化论的思想,一言以蔽之,就是适者生存。什么叫适者?适者的行为应该有利于它自己的生存和繁衍。如果它的行为不利于生存繁衍它将被淘汰。而如果一个物种,或者其中一些成员,过度地沉溺在快乐追求当中,很有可能不利于它的生存和繁衍,乃至很可能被淘汰出局。当代的生物科学家曾经做过这么样一个小的实验,可以佐证,不可以将追求快乐作为一个物种的主要生活目标,那样将带来很大的灾难。他们在一个老鼠面前放了三个金属柄,将一束电流通向老鼠的大脑当中脑下丘这个部位。老鼠的智力是很高的,经过训练就能明白这三个金属柄的用途。老鼠一接触第一个金属柄,就会出来食物;一接触第二个金属柄就会出来饮料;接触第三个,电流就击中它大脑的脑下丘的这个部位,使它产生一种非常的快感。其结果怎么样呢?这个老鼠不停地触摸这个产生快感的这个柄,不吃不喝,最后饿死了。这个例子应该非常雄辩地说明如果过度地追求快乐,将使物种怎么样。这是人造的一个环境,在自然的进化过程当中,在任何的自然环境中物种的行为模式都不会走到这一步,走到这一步是违反进化的规律的,进化规律要淘汰不适合生存的,所以进化的结果不会产生这种品性。就是说不会有那个物种执著地只追求快乐,以此为生活的目标。我并不认为我完成了这个论述:人活着不是一味追求快乐。最起码保守地说,你说人活着就是追求快乐,你要去证明,你可别把它当作前提。

   快乐哲学的祖师爷——边沁,曾经给出了一个“简单快乐清单”,一共十四种快乐。随便一看就会发现,其中的内容是有冲突的。比如说,边沁说有“感观的快乐”,有“财富的快乐”,但是接着又说还有“情感的快乐”,还有“声誉的快乐”。感观的快乐、财富的快乐很好理解。那么追求声誉,一个战士的荣誉,一个热爱祖国的公民的荣誉,为了这两个荣誉有时你要牺牲你的感观的快乐,乃至你的生命。你要说前面是快乐,就不能说后面也是快乐,你要说后面是快乐,就不能说前面也快乐。因为这两者有时候是冲突的。要么是这个快乐哲学忽视了人生的丰富和复杂,要么是把丰富和复杂的生活给简化了,把不同品质的东西搅合在一起,贴上一个标签,快乐的标签。这是说不过去的,这是荒诞!

   ……

   我认为人活着不是仅仅追求快乐的,这种说法过于简单地看待人生了,人生不是这样的。从我们直接的人生经验上看,很多人牺牲了自己的快乐,为了他人、为了团体、为了祖国去献身,他们知道这是极大地破坏了自己感官的快乐,牺牲自己没有痛苦感吗?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认为用这样一个支点来解释人生是荒诞的,是小看了人生,简化了人生。我认为人生不是一种追求,是三种追求。

   哪三种追求呢?舒适,刺激,牛皮。

   舒适也就是感官的追求,特别是温饱的解决。温饱曾经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所以曾经是人类最大的问题。

   第二种追求是刺激。刺激在近现代日益成为人们主要的追求,为什么?这正跟前一种追求相辅相成。当生存非常严酷的时候,刺激就包含在其中,生存本身就有无数的刺激。我们设想一下狩猎时代,在座的男士要和我一起去打猎,这是一件何等刺激的事情,当我们承受了这种刺激之余,我们还需要去找小刺激吗?够了,足够了,回去就别再刺激了,回去该享受安全和舒适了。那个时代——前现代——生存压力太大了,刺激寓于生存当中。与之正相反,因为现当代温饱解决了,生存当中的刺激小了,所以这种需求就提升了……

   第三点追求叫牛皮。这个词的词源为“牛屄”,本身就透露出它的含义,就是性崇拜与性炫耀。为了雅驯一点,后面称“牛皮”,其实“牛皮”不准确,带有撒谎的意思,牛屄则是纯牌的性炫耀。在动物的世界里面,具有超过了同伴的性特征的雄性,有望获得更多异性。比如雄孔雀,尾巴越大就越可望得到更多的异性,尾巴小点,吸引力就小了。进化到人类这里,虽然这个东西,或者这种秉性,首先是追求异性的青睐,但是而后升华、扩大化,转变为追求对整个群体——不管同性异性——的承认。而不变的是,这种东西仍然是根植在本性当中的。它对于少数更有作为的人来说就是一种英雄情结,不是英雄的人也在不同程度上追求被承认。实际上在追求被承认的时候,常常会牺牲舒适。且不说人类的很多英雄追求最后牺牲了舒适,就是雄孔雀,尾巴越来越大了,会舒适吗?跑路都很累。你看,追求牛皮是不舒适的,追求英雄的表现也是极不舒适的。我们可以反省一下,很多不同程度上的被承认的英雄行为,它们同舒适的生活一致吗?截然不同。所以说快乐哲学是站不住脚的。

   我批评快乐哲学的单一支点,我说人有三种追求,不是一种追求。那么现代的社会的误区在什么地方?最大的误区在于它混淆了三者,企图用单一的手段去满足这三种追求。它用满足舒适的手段,来满足刺激和牛皮的追求。满足得了吗?你因为解决了温饱,觉得空虚去寻找刺激,那怎么可以靠进一步的温饱,比如多吃一些,来填补空虚呢?多吃一点,物质条件更舒适一点,解决不了唤醒值下降的问题,不幸现代人就偏偏要用这个东西来刺激。再说牛皮。追求牛皮就是追求被他人承认。温饱解决之前,多吃一口,多穿一件,可以被视为牛皮。温饱解决以后,我要想显示自己很牛皮,怎么办呢?我本来能吃半斤肉,不行,今天我得买十斤肉放在这儿大家都看着我吃,牛皮可以这样解决吗?你有几个胃呀?你再有钱,一顿饭你只能吃半斤肉,同一个时间你只能睡一张床。我说现在社会的最大误区就是说它混淆了这三种追求,拿满足舒适的手段来满足刺激和牛皮的追求。结果是:第一,荒诞,文不对题。第二,暴殄天物,伤害自己。

消费主义批判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郑也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后物欲时代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1011.html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