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笑侠:司法与民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3 次 更新时间:2014-11-29 16:08:43

进入专题: 司法   民意  

孙笑侠 (进入专栏)  

    

   主持人:我们用掌声欢迎孙笑侠教授。欢迎您。

   各位尊敬的领导,亲爱的来宾朋友们,早上好。欢迎大家来到“市民大讲堂”。“市民大讲堂”是您身边的百家讲坛,将源源不断的为广大市民传播当今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发展的新观念、新思想。今天我们邀请到的是法学界的孙笑侠教授,孙教授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院长、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博士、哈佛大学高级访问学者,全国十大杰出中青年法学家,也是国家百千万优秀人才入选人员。他今天给我们讲的主题是司法与民意,有请孙笑侠教授开讲。

   孙笑侠:尊敬的镇江市市民、尊敬的各位公民,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

   我觉得非常高兴,有两个高兴,第一是镇江市宣传部门组织了这么一场跟法制有关的大讲堂的内容。第二个高兴是这样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居然引起这么多公民、市民们的关心和关注,所以这个高兴我是发自内心的。

   现在法制离我们的日常生活越来越近了,当然我们记得今年正好是建国60周年,如果我们从49到2009这个时间段来看的话,取一个中间线,这60年里面取它中间一个点的话除以2,正好是在1978年。大家记得1978年是我们改革开放的开始,也是法制建设的开始。所以这个中间点来划分这60年的话,前30年基本上无法制,基本上没有法。后30年,我们做到了基本上有法律,所以可以这样说,前面是无法、后面有是有法,应的一句中国古老的俗语叫做:30年河东、30年河西。前30年是无法,也就是无法无天,毛泽东同志在1957年的夏天说了一段话,他说,我这个人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当时他主张不要搞法制。后这30年,我们的法制发展很快,法律的制定、出台速度也非常快。我们说最快的发展是什么?这后面的30年,在座的各位最有发言权,我们今天再来观察一下现实生活,今天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变化是民意对法律的一种需求,同时,民意对民权的呼唤。一个是对法制的需求,一个是对民权的呼唤,民权是法律上公民的权利,今天来看的话,民意关注的两个细分点,一个是法律,一个是民权或者说是我们的人民的权利。再加上今天这个社会,我们的民意表达的渠道,增加了一样,威力无比的渠道,这个渠道就是互联网,大家知道我们在网络里面发现一个非常活跃的世界,这个活跃的世界每天都在关注我们的民意,反映我们的民意,有时候民意会起到推动法制的作用,我和大家一起回顾一下,2003年有一件事情,非常典型的说明了民意对法制的促进作用。

   2003年,在广州的街头,大约也在4月份左右,广州的街头有一位20多岁的年轻的艺术家,大家知道艺术家打扮都是跟我们普通人不太一样,艺术家头发比较长,脸比较黑、衣服比较破。艺术家的特征。在马路上走的时候被民警叫住了,他说,天这么晚了,都已经快12点了,你还在马路上游荡?为什么?盘问他。这个小伙子说不出道理,我为什么12点快到了还在路上游荡?对不起我对你表示怀疑。这个民警就上前搜身,说你身上有没有身份证?我没有带身份证,我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因为身份证没有。这时候民警就把他扣住了,说这么晚了,又没有身份证,又在马路上游荡,没有目标,毫无目标,民警这样的怀疑是有法律依据的,我们有一部法律,我等一下再讲。再加上你这个人蓬头垢面的,他不知道他是画画的,民警不知道这个小伙子是画画的,这样一来的话,小伙子就很恼火,为什么?凭什么要怀疑我呢?民警最后把他带走了,说你必须要跟我走,否则你是一个危险分子,你没有身份证明,是一个危险分子。最后这个小伙子被民警带到派出所,派出所盘问之后确定他是无业游民,你这个人没有职业,确实他,一、身份证没有带;二、半夜三更在马路上游荡;三、没有工作;没有工作就有危险,人民警察是这样推理的。没有工作就有危险。事实上这个小伙子刚刚大学毕业正好在找工作,武汉有一个大学的艺术系毕业,到广州找工作。结果被民警抓下了,民警盘问之后怀疑,最后带到了收容所,带到收容所之后交给收容管理人员,收容管理人员把他关押在有一些过去有过劣迹的收容人员关押在一起,三天之后,这位被无端怀疑的小伙子名字叫孙志刚(音),被关进去3天之后被活活打死了,孙志刚死掉了,这个事情公安系统起先准备要进行内部处理,所谓内部处理就是不是严格依照法律程序处理。但是这个案件最后呢?通过了互联网,通过我们所有的民众的关注,所有的网民的关注,用很多的帖子把这个事实调查清楚了。大家知道现在有一个所谓的网络中的说法叫人肉搜索,就是所有人通过互联网,发表言论,把事实调查清楚,看看事实是怎样的。在这样的一个民意浪潮当中使孙志刚案件真相大白。最后责任人员被绳之以法,包括几个公安民警,这个案件虽然告了一个小段落,更大的问题出现。大家都在网络上面发表自己的看法,民意,我们说民意就是人民的意见,人民的意志,人民在网络上进一步的发表看法之后,发现公安人员怀疑一个身份证没有带的人就可以把他关押起来,这部法律到底是什么坏的法律?这部是什么法律?怎么这么差劲呢?一个人没有带身份证就可以把它关起来?最后发现,这部法律是1982年制定的,国务院制订的叫做《流浪乞讨人员收容办法》,这部法律里面规定没带身份证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的话,是可以怀疑,也可以把你带到收容所进行关押。这部82年的法律经过十几年、二十年的发展变化,我们的法制进步了,但是法律还是很落后。这部法律还是很落后,一点人权都没有,所以,网络里面的民意,不断的在批驳、批判这部法律。大家呼声很大,要求全国人大,或者有关制订的机关,就是国务院,要求国务院撤销这部法律,这部法律太差劲了。最后在6月份,再过了2个月,国务院主动撤销这部法律,用另一部新的法律,用一部新的行政法规取代前面82年的行政法规,新的法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办法》,原来是叫收容办法,后面叫做救助办法。这个改变了,当然法律的内容也发生变化了,人民公民的权利得到了保障。所以这件事情,国务院为什么会发现了一个法律的落后,同时又紧跟着制定了一个保障民权的法律?靠得是什么?靠得是网络里面的民意的调查。所以民意在促进了法制的发展,促进了我们社会的进步。当然孙志刚的父亲说了,孙志刚就是被打死的这个公民,孙志刚的父亲最后老泪纵横,他说了一句话:我儿子年轻的生命换来法制的进步也是值得的。这句话里面包含了很多辛酸啊。当然我们今天这个话题是说,民意和司法的关系,我们有时候也会发现民意促进了法制、促进了司法,但有的时候,民意它对司法有一种副作用。有没有副作用?我们一起探讨。

   根据我的观察,民意有的时候会对司法活动有一定的副作用,产生一点副作用。我想和大家来交流,今天我们说司法与民意,我想和大家交流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民意的复杂性、特点。因为它和司法关系表现很复杂。

   二、民意和司法之间有一种紧张关系,这两者之间不是那种很和谐的关系,不一定都是和谐的,有时表现的很和谐,有时表现的紧张的。司法机关它的活动和老百姓的民意的表达有时候发生了一种甚至冲突的关系。我们等下分析一下。

   三、民意和司法怎样通过制度让这两者的关系协调起来?我们的司法机关怎样来吸收民意?来尊重民意?我想抽象的来讲就是今天要讲这三个问题。因为考虑到这是一个人文类的讲堂,所以我尽量把这个法律的问题变成是一个文化现象、社会现象的问题和大家做交流。

   刚才说到民意对司法有一种副作用,说明它很复杂的。那么我们先来看一个案例。

   东北在2005年,有一个案件,辽宁省,这个案件的主要事实是这样:一个黑社会的组织,黑社会的组织当然干了很多坏事,这个黑社会的头子叫刘涌,刘涌这个人被抓起来之后,网民了解到,网络里面我们大家表达民意,了解到刘涌这个人实在是十恶不赦,太坏了,大家都认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太坏了。在80年代以前,90年代就没有了,一般法院的刑事判决书里面总是写这样一句话:不杀不足以平民愤,90年代就没有。什么叫民愤呢?民愤就是老百姓对这个人已经恨之入骨了。因此要求政法机关对这个人进行处罚以极刑。要不要处以极刑,极刑就是死刑了。刘涌这个人确实是坏到极点了,用通俗的话,网民说的话就是太坏了。但是我们的办案人员,也就是法官,在碰到这样一个案件的时候,他按照正常来说没有问题,法律规定的是可以判死刑的,问题在哪里呢?在侦查这个案件的时候,有一个很关键的证据是非法取得的。我们的公安人员在办案的时候,对刘涌后来事实证明,对刘涌实施了刑讯逼供,就是打他,让他说事实。但是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这个人再坏你也不能打他。但是这个案件又是一个非常影响恶劣的黑社会的案件,不判死刑老百姓不答应,判死刑的话法律不允许,法律上规定刑讯逼供取得的证据不能做为有罪证据的。因此这个案件最后在辽宁省做出的判决,一审判决,中级法院判死刑,立即执行。网络里面一片叫好。民意都赞成,判死刑,判得好极了。可是律师,还有一部分的法学专家,包括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的一些教授、搞刑事法的教授发表意见了,说刑讯逼供取得的证据材料不能做为定罪量刑的根据,因此刘涌这个案件判死刑立即执行是不合理的。这一下网民一下子就把矛盾对准了这几个教授,包括北京大学的一位陈兴良教授,陈兴良教授被当做众矢之的,你这个教授还堂堂的北大教授,还为死刑犯说好话?北大的学生,也恼火了。北大的本科生,一起罢课,罢谁的课呢?罢这个陈兴良教授的课,你这个教授课堂上说的头头是道,到了关键时刻,和我们的民意相抵触,不听我们民众的,还为死刑犯叫冤。这下陈兴良教授也下不了台。网络里面这么一个呼声,几乎是一个声音,最后辽宁省的高院判的是什么?辽宁省高院,到了第二审了,一审是判死刑立即执行,到二审的时候,辽宁省高院听取了法学专家的意见,听取了律师的意见,认为这个案件不能判死刑,立即执行。因此就改判了死刑缓期执行。法学专家认为这是合理的,那网络里面的网民就全造反了,闹翻天了,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大家一致认为这个案子改判是不对的。最后导致了这个案件又被最高法院又重新进行一次审查。这样子最后还是维持了二审判决,死刑缓期执行。这个案子说明,网络里的民意对司法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幸亏在二审的时候,还把住关了,没有受民意的影响,所以这个人头还算保住了。但是呢,也有犯错的。

   在网民民意的压力之下,案子办错了的例子也有。办错了的案子在这里说不太合适,我就不讲具体的名字了。

   这个也不叫办错,这个是后来通过变通的办法办的。

南京有一个案件,公交车又是一个小伙子,公交车坐车到站了,下车,门打开的时候,他后面的人推他,他也一步跨出去的时候,可能跟一个刚要上来排队往车上走的一个老年妇女,一位老人家有一定的身体接触,但是没有人看见。这一下,老太太就站不住就倒在地上,这时候这个小伙子,叫彭宇,网络里很著名的案件彭宇案件,就伸手拉她,老太太拉不动,老太太说自己的腿断掉了,彭宇就把她扶起来,背到出租车上,自己掏钱把老太太送到了医院,送到医院,老太太的家属就到了,盯着他不放,你不能走,你必须要把我老妈的病治好了才能走,你要交所有的医疗费,还要赔偿侵权损害的赔偿,这一下彭宇就走不了了,最后就被告到了法院,这样的一个案件,按照正常的情况,法律的情况是怎样的呢?这里涉及到一个法律的原则,这个案件我们叫做侵权案件,原告要付一个责任,你既然把我彭宇告到法院了,你要负举证责任,你要证明我彭宇是致你妈妈伤害的主体,你要证明我有侵权责任。但是法院受理了这个案件之后,一审的法官,这个法官也是糊涂,他说彭宇,小伙子你为了搞得清白一点,你还不如赶紧去贴一个公告出去,找找有没有证人,有证人最好证明你的清白。彭宇你先去做这件事情,法官居然叫彭宇证明自己,就是叫被告来举证了,这是跟法律规定相反的,法律规定谁主张谁举证,要原告举证,但是他倒过来叫彭宇举证,彭宇也不知道,既然法官叫我去找证人,我就去找找看,东找西找,贴了很多告示,网络上也贴了很多帖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孙笑侠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司法   民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671.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